章节报错
999文学 > 报告皇叔,皇妃要爬墙 > 第五百四十七章 有人催动了血巫之术

第五百四十七章 有人催动了血巫之术

一秒记住【999文学 www.999wx.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三皇叔皱眉想要再说什么,我摆了摆手道:“我们快去喜堂等着吧,本皇妃今天可是金子的娘家人,一定要看着她风光出嫁!”

    三皇叔抬手点着我的鼻尖,满脸宠溺又无可奈何地说道:“你哟!总是不让本皇放心!”

    他又半蹲下身子将脸颊贴在我的小腹上,小心翼翼地抚着我的小腹道:“孩儿乖,今日不要闹娘亲,让娘亲好好高兴高兴,好不好?”

    孩子仿佛听懂了三皇叔的话,在我的肚子里闹腾了一下,三皇叔明显感觉到了胎动,不由笑得更加慈爱。() | (八)

    他满脸宠溺地抱着我的肚子,又和孩子说了好一会儿话才抱着我走到喜堂。

    我和三皇叔身份尊贵,加上又是金子的娘家人,便和白城城主一起坐在了高堂的位置上。

    白城城主在收到白子墨的家书后便启程来了北疆,到了北疆以后便进行了各种打点,脸上也是掩饰不住的笑容。

    他已经是个快四十的人了,但浑身的气度却很是出众,一张脸更是保养得相当好,看上去只有三十多,眉眼间和白子墨十分相像。

    此时白城城主正笑眯眯地和三皇叔攀谈着,我则安静地垂眸盯着自己的小腹。

    刚才的感觉真的很奇怪,但那一下特别快,快到我自己都有些怀疑起来。

    我不停地抚着小腹,过了好一会,那种奇怪的感觉并没有再次袭来,我倒是放松了一些。

    三皇叔转头看我,捏住了我的手,现我的手有些凉,便吩咐人给我拿披风来。

    他为我穿戴好披风问道:“是不是不舒服?如果不舒服,不要硬撑着,本皇让莫老过来看看!”

    我摇头道:“没事,只是有点不安,可能是日子大了,人比较烦操吧!”

    三皇叔看了我一会儿,我朝他笑了笑,然后指着旁边的红枣道:“我想吃那个!”

    三皇叔便拿过筷子给我夹了一颗,入嘴都是香甜的味道,我很是满足地努了努嘴,示意他我还要吃,三皇叔便又夹了一颗放入我的嘴里。

    我咀嚼得很高兴,眼睛不自觉地盯着红枣,却没有察觉到三皇叔眼里的担忧之色。

    等我扭头去看他的时候,他的脸上已经变成了温柔的浅笑,他问道:“喜欢的话就再吃一些吧,这是小厨房新做的,很爽口。”

    我刚要张嘴,但想到什么又摇了摇头,三皇叔眨巴了两下眼睛,我笑道:“今日的酒宴都是美味佳肴,我要留着肚子吃它们!”

    三皇叔轻笑了起来,然后依言放下了筷子,我咳嗽了一声道:“不过再吃一颗也无妨!”

    于是三皇叔又拿起筷子给我夹了一颗,为了怕我又改了主意想吃,三皇叔便一直拿着筷子看着我,直到门外响起鞭炮声才放下筷子。

    “吉时到!”司仪一声悠长而又喜庆的高喝声压住了喜堂里的声音,众人全都朝外看去。

    白子墨正一脸乐呵呵地抱着大红的绸缎走在一旁,看上去特别像地主家的傻儿子。

    金子则盖着鸳鸯红盖头,被喜娘一颠一颠地背在背上,金子作为红影第一,从来没有被人这样背过,显得十分不自在。

    喜娘只以为她是害羞,便一个劲地颠着她,嘴里还说着不少的吉祥话,直把金子颠得是头晕眼花,分不清东南西北。

    喜娘背着金子走到门外,然后放下金子,金子连忙抬手想要扶住什么,被喜娘一把抓住,然后带着她跨过了火盆。

    又是好一串的吉祥话后,喜娘才取过白子墨手里的绸缎递给了金子,这时金子已经恢复了神志,头倒是不晕了,但脑子却空白了。

    白子墨也是如此,于是两人就那么傻愣愣地站在原地,喜娘笑着催道:“这是高兴得生根芽了吗?咱们可得先拜堂才是啊!”

    喜娘这么一打趣,便引来了众人的笑声,白子墨的脸颊红了红,然后他紧紧捏着绸缎的一角便朝前走去。

    金子被喜娘推了一把,也往前走去,但她以为白子墨将绸缎拉得特别紧是有什么讲究,于是她也用力拉着绸缎。

    然后喜剧性的一幕出现了,两人一边走一边不停地用力扯绸缎,到最后就差点演变成拔河。

    喜娘吓得连连朝司仪摆手势,司仪立即高喝起来:“一拜天地!”

    白城护卫第一时间将两个大红的团扇拿到了正确的位置,可白子墨不知是真的蒙了,还是高兴得分不清方向,竟然朝着反方向走了过去。

    众人又是一阵哄笑,白子墨的脸更加红润,我和三皇叔对视一眼,也忍不住笑了起来。

    白城城主则一脸无奈地朝众人拱手,连连说着失礼失礼。

    在喜娘的帮助下,白子墨好不容易找到了正确的方向,可金子却出错了,司仪还没说话,她已经先跪在了团扇上。

    众人便又笑了起来,此时的喜娘已经是一个头两个大,她只能笑着打圆场,说着各种吉祥话,司仪便也快地高声喊道:“跪……叩!”

    这一回倒是没有出错,两人拜完转身往回走,司仪道:“二拜高堂!”

    有了之前的经验,两人倒是找好了位置,然后等着司仪喊跪,叩。

    两人都是规规矩矩地朝我们拜了拜,雨儿站在我身旁,难掩内心的激动,眼眶中全是激动的泪水,她抬眸朝人群中的六王爷看去。

    六王爷朝她微笑着点了点头,她的脸上便绽放了一个大大的笑容。

    我的内心也难掩激动,我吸了吸鼻子,红了眼眶,但没有落泪。

    大喜的日子不能落泪……

    我朝雨儿抬了抬手,雨儿将已经准备好的托盘拿了过来,金子端过喜娘递过去的茶,然后递给了我,喊了一声:“皇妃,请用茶!”

    她的手很凉,还在抖,端着茶杯的时候杯子剧烈地晃着,看得人心惊肉跳的。

    她的声音也有些颤抖,想必心里有太多的情绪,一时间说不清道不明吧。

    我接过茶喝了一口,然后将一个红包塞进了她的手里:“好好对白子墨,争取三年抱两!”

    金子的肩膀微微抖了一下,喜娘在一旁轻声提醒,金子便咳嗽了一声,有些尴尬而又强装镇定地说道:“属下会努力的,属下也会让娘娘腔一起努力的!”

    听到这话,一旁的喜娘仿佛被雷劈中一般,瞬间石化在原地,天哪,老身只是让你应一声,这姑娘个怎么把大实话都说出来了?

    我和雨儿都笑了起来,喜堂里的众人更是笑得前仰后翻,一旁的白子墨则咽了咽口水。

    金子敬完茶便轮到白子墨敬茶了,白子墨倒是比之前镇定,就是整个人看上去很僵硬。

    三皇叔将红包递给他的时候,刻意捏了一下,这就导致白子墨一下子拿不到红包,于是他多用了三分力。

    结果三皇叔竟然松手了,白子墨差点倒栽过去,三皇叔清冷如常的声音淡淡道:“好好对凌皇府的人。”

    白子墨郑重点头,然后两人又给白城城主也敬了茶,一向笑眯眯的白城城主此时却是红了眼眶。

    他拍着白子墨的肩膀,连着拍了好几下,才哽咽着道:“好,好,好,我的墨儿长大了,娶亲了,好啊!”

    白子墨的眼眶也忍不住红了,但他硬生生地忍了下来,只唤了一声:“父亲,喝茶!”

    白城城主接过茶喝了一大口,然后塞了一个大红包给金子,金子恭敬地道了谢。

    拜完高堂,司仪便高喊:“夫妻交拜!”

    终于进行到最后一关了,喜娘长长地舒出一口气,然后扶着两人站定,司仪高喊:“拜!”

    此时不知道是绸缎拉得太紧,还是怎么的,白子墨突然朝着金子跌去,两人的脑袋就那么“咚”的一声撞在了一处。

    痛得金子倒吸了一口冷气,白子墨手忙脚乱地要去给金子揉,却差点将金子的红盖头给扯下来,吓得喜娘连忙抱住了金子的脑袋。

    众人又是一阵哄笑,司仪满脸尴尬地站在原地,他看着白子墨额头上被撞的红印子,想笑又不敢笑,只能抿着唇憋着。

    旁边有人戳了一下司仪,司仪咳嗽了一声,正色道:“泉儿叮咚响,夫妻来交拜,拜!”

    喜娘特意将白子墨往后扯了两步,两人再次拜了一下,司仪终于高喊:“礼成,送入洞房!”

    于是所有人都欢呼了起来,白子墨第一时间握住了金子的手,立即有人调侃道:“看看看,新郎官等不及了,看来两年就能抱两了!”

    这话引得大家都笑了起来,白城城主觉得异常丢脸,但也忍不住催促道:“去吧去吧!”

    然后众人便都学着白城城主的模样,朝着白子墨努了努嘴,大喊:“快去吧,洞房要紧!”

    白子墨便红着一张脸握着金子的手,牵着金子往里走去,金子破天荒地没有出手打他,而是温顺地跟在他的身后。

    本来有人想要去闹洞房的,却全被白城护卫给挡了回来,他们笑着高声道:“我们少主今晚的任务繁重,大家就不要打扰了,我们陪大家多喝一杯吧!”

    于是来参加婚礼的人便看向三皇叔,三皇叔还没落座,他们不敢落座。

    三皇叔浅笑着扶着我正要坐下,我突然抓住了他的手道:“我还有东西要给金子,你和我一起去拿吧!”

    三皇叔便吩咐其他人先开席,他则扶着我回了房,刚刚回房我便猛地吐出一口血,身子更是抑制不住地朝旁边倒去。

    三皇叔厉声大喝:“晓晓……”

    我摆手道:“不要声张,快,快叫莫老来,有人……有人催动了血巫之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