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报错
999文学 > 报告皇叔,皇妃要爬墙 > 第五百三十九章 可有其他不妥?

第五百三十九章 可有其他不妥?

一秒记住【999文学 www.999wx.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三皇叔愤愤地盯着我的小腹,因为盖着厚厚的被褥,小腹隆起得更加明显,三皇叔的脸色简直比锅底还要黑。?

    我哈哈大笑了起来,然后朝他勾了勾手指道:“要不你自己问孩子?”

    三皇叔眯了眯眼,十分挫败地坐在了我旁边,低头趴在我的小腹上,一边抚摸着我的小腹,一边埋怨道:“孩儿,你可知道为父好苦啊!”

    我听到这话差点笑岔气,三皇叔可怜兮兮地抚了好一会儿,但终究是不忍心责怪孩子,只能叹了口气走到一旁洗漱更衣。

    我靠在床头轻轻抚着自己的小腹,想到三皇叔想要又要不了的纠结神情,我忍不住又笑了起来。

    三皇叔洗漱得很快,他换上了如常的寝衣,然后用毛巾为我擦拭了手和脸颊后便躺在了我身旁。

    他伸开手臂,我侧过身依偎在他的臂弯里,我描绘着他寝衣上复杂的花色问道:“听说女人生了孩子以后脑子就不好使了,你说我以后可怎么办啊?”

    三皇叔的呼吸停了一下,然后我感觉到他在笑,抬眸看去,他果然在憋笑。

    我立即板下了脸,三皇叔咳嗽了一声道:“没事,这样也挺好的,本皇已经习惯了!”

    我抬手就捏住了他的脸颊拉扯着:“好啊,你居然敢拐着弯地骂我没脑子,胆子越来越肥了!”

    三皇叔一边侧过脸,五官用力躲着我作乱的手,一边拍着我的肩膀道:“快把手放回去,小心着凉!”

    我假装没听见他的话,三皇叔无奈了,只能老老实实地躺在一旁等我捏够了才握着我的手,将我的手重新塞回被窝里:“不许再胡闹了!”

    我哼了他一声,正要说话,三皇叔突然朝我做了个噤声的眼神。

    我立即警觉了起来,三皇叔的眸子看向帷幔外,脸上的神色变得严肃而认真,另一只手则牢牢地搂紧了我。

    我顺着三皇叔的眼光看向帷幔,难道帷幔外有人?

    自从五王爷中毒以后,三皇叔又加派了黑骑镇守长寿殿,可对方却能如入无人之境闯到我们的帷幔外,会是谁呢?

    我很是紧张地抱住了三皇叔的腰肢,另一只手则护在了自己的小腹上。

    半夜三更闯入长寿殿,绝对不是朋友!

    就在我虎视眈眈而又全神贯注地盯了好一会儿后,耳边突然传来了一阵均匀的呼吸声,我转头一看,三皇叔竟然搂着我睡着了。

    我万分惊诧地看着他,什么情况?这货怎么睡着了?难道他不怕外面的人对我们不利吗?

    就在我想要起身推醒三皇叔的时候,三皇叔大手一挥按住了我的肩膀,他的嘴角带着浅笑道:“睡吧,没人!”

    我的嘴角剧烈地抽了抽,感情这家伙是在耍我!

    我立即抬手想要狠狠咬三皇叔两口,却看到了三皇叔眉眼间的疲惫之色,想到三皇叔今日很早就起了,又连着好几日没有好好休息了便作罢了。

    我捏了下他的手腕小声道:“今天先饶了你,等你精神了再收拾你!”

    我靠着三皇叔的臂膀,寻了个舒适的姿势搂住了他,三皇叔几乎是条件反射般地抱紧了我,另一只手则懒懒地抚了抚我的小腹,然后小心翼翼地将我背后的锦被掖好。

    三皇叔的身上很暖,一靠上去就有一股热流传过来,格外舒服,所以没多久我便睡着了。

    一夜无梦,这一觉我睡得格外沉,三皇叔唤了我好几次才将我唤醒。

    我睁开朦胧的眸子看他,三皇叔抬手摸了摸我的额头问道:“本皇瞧着你的脸颊有些红,你可有觉得哪里不舒服?”

    我摇了摇头,又抬手推他:“我很好,让我再睡一会儿!”

    三皇叔却很是担心地看着我,他朝后招了招手,红影将太医请来给我问诊。

    这么一折腾,我便醒了,但因为没睡饱,我的起床气很大,所以我就一直瞪着太医,瞪得太医额头上全是冷汗。

    他战战兢兢地回禀道:“启禀凌皇,凌皇妃只是体内有些热火,只要多喝点温和的汤汁,排出体外便会好的!”

    三皇叔点头又问道:“可有其他不妥?”

    太医摇了摇头:“老臣并没有诊出异样,孩子在凌皇妃的肚子里很是健康,脉搏有力,将来定会成为一方枭雄!”

    太医回禀的时候不忘拍了把马屁,三皇叔脸上的表情淡淡的:“赏!”

    他抬了抬手,红影便带着太医去领赏钱了,雨儿也跟着太医出去了,一路上不停地问喝什么汤比较好,如何还能尽快让热火消下去,太医很是恭敬地一一解答了。

    雨儿得了答案便朝着小厨房的方向奔去,三皇叔坐在了我的床榻边,捏了捏我的黑脸道:“产婆说你不能一直躺着,否则生产的时候会很麻烦!”

    “哦!”我不咸不淡地瞥了他一眼。

    三皇叔柔声细语地拍着我的肩膀安抚我:“今日又下雪了,本皇带你去看雪景好不好?”

    “不好!”我嘟着嘴摇头,不知道是怀孕的缘故还是怎么的,我最近的心绪一直不宁,脾气也变得越来越暴躁。

    我推开三皇叔道:“我又不能自己堆雪人,成天看别人打雪仗多不过瘾啊!”

    “那本皇带你做灯笼,我们一起许愿如何?”三皇叔又道。

    我还是摇头,三皇叔正要再说话,我已经重新钻回了被窝,同时还用被子蒙住了自己的脸:“我什么也不想做,只想安静地做个睡美人,你不要吵我!”

    三皇叔一直软声细语地劝慰我,一面还轻手轻脚地来拉我的被子,我直接将被子的两个角压在了自己的肩膀上,然后又用自己的脑袋死死顶着。

    三皇叔没了办法,只能叹了口气坐在一旁,我一开始心里有气,但没多久又睡着了。

    三皇叔见我半天没有反应,以为我被自己蒙晕过去了,连忙掀开被子的另一边查看我的情况,结果现我蜷缩在被子里如同猫儿般睡着了。

    三皇叔皱眉招来红影,小声吩咐了几句,红影将产婆带了过来。

    三皇叔放了一个小的枕头在我的手臂旁,防止我蒙着头睡觉透不过气,同时又让人多加了两个火炉,免得我受凉。

    他放下帷幔走到外间,产婆跪了一地,她们都是黑骑从北疆各地请来的,有些还是从村子里出来的,没见过世面,一看到三皇叔的模样,哪里还敢乱动。

    三皇叔坐在中间的太师椅上问道:“夫人近几日格外嗜睡,按照月份推算可是正常?”

    三皇叔的声音很清冷,如同冬日里的溪流,缓缓淌过雪山,给人宁静祥和之感,但看到他琥珀色的眸子却又能感觉到他藏在眉眼里的威严。

    产婆们一开始不敢说话,直到红影说让她们畅所欲言,说得好的还可以拿赏钱,她们这才开始三三两两地说了起来。

    “老身做接生婆已经有三十年了,经验丰富,老身猜测夫人是无碍的,只是孩子可能会比较大,到时候生产的话会有些吃力。不过只要老身在,一切都不是问题!”

    说话的是这些人里头年纪最大的产婆,她的脸上是满满的自信:“老身之前倒是怀疑是有人要加害夫人,毕竟有钱人家这些肮脏的事多了去了。不过老身听说这位相公只有这一个夫人,连个填房丫头都没有,那就不存在这些事了,这位相公,您尽管放心便是!”

    这些产婆都是蒙着眼睛进宫的,所以她们并不知道坐在她们面前的是把持北疆和冬翎的凌皇,只以为他是富贵人家的公子。

    三皇叔点了点头,红影便拿了一包银子递给了她,她打开一看,全是白花花的银两,加起来应该有四五百两。

    跪在她旁边的人看到她惊诧的神色,全都好奇地凑上前,一看到她拿到这么多赏银,全都仰着脖子想要说话。

    三皇叔倒是让她们一一说了,但之后的几个人说的和这年长的产婆差不多,听来很是乏味。

    三皇叔看了一眼她们两眼冒光的眼神,并没有吩咐红影给赏银,这些产婆便有些不高兴了。

    跪在人群最后的一个年纪比较小的女子道:“出现这种情况还有一个可能是孩子在腹中不好!”

    这个女子的声音很清脆,看她的饰应该是还没成亲的姑娘,她跪得也很远,显然是被这群年长的产婆给孤立了。

    她的话一出口,立即有人不满地说道:“你一个未出嫁的丫头知道什么?看你年纪那么轻,哪里会有什么经验可言?我看你还是莫要乱说话的好,免得咬了自己的舌头!”

    这话一出,旁边的几个产婆全都点头,还对着那年轻的姑娘指指点点。

    那姑娘倒也不恼,等她们都说完了才慢慢地说道:“我确实没生过孩子,但我接生过不少请不起产婆的夫人,这位相公若是信我的话,不妨听我慢慢跟你说。”

    三皇叔并没开口,也没看她,只顾低头喝茶,年长的产婆们都朝她翻了个白眼:“没本事还想要让人家信你?下辈子吧!”

    那姑娘不去管年长的产婆们的酸言酸语,只看着三皇叔问道:“不知夫人这几日是不是小腿一直酸胀,腰肢也直不起来,时不时地要捶几下才能继续行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