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报错
999文学 > 报告皇叔,皇妃要爬墙 > 第四百四十七章 怎么跑?

第四百四十七章 怎么跑?

一秒记住【999文学 www.999wx.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咚”的一声,金子准确地踹在了对方的头颅上,将对方踹得不得不抬手抵抗。

    三王爷惊呼一声:“原来那人藏在了窗外,真是阴险至极!”

    五王爷没有时间细究三王爷话里的意思,他快步上前,用力地拉扯着套在我脖颈上的铁丝,我忍不住倒吸了口凉气。

    如果不是五王爷眼尖,我根本没有感觉出来脖子上有东西。

    我看着五王爷费力地想要解开铁丝,可是怎么也解不开,他颇为懊恼地说道:“这是天蚕丝,是最轻也是最坚韧的铁丝,怎么办?”

    六王爷和雨儿也跟着来帮忙,六王爷道:“先将它扯过来,等圈大一些再将皇婶的脖子从里面拿出来!”

    雨儿则扶着我,同时拉着离我最近的天蚕丝,避免五王爷和六王爷在解的过程中伤害到我。

    她满脸紧张地看着我问道:“小姐,你没事吧?”

    我捂着小腹道:“我没有大碍!”

    然而我的话刚说完,金子就“砰”地一声摔在了地上,紧接着一个人影从窗外跳到了屋内:“竟然被你们发现了,我还真是小瞧了你们!”

    说着,她就抬起左手开始扭动着手指,六王爷立即大声道:“五哥,他把天蚕丝绑在了自己的手上!”

    五王爷侧眸看去,果然看到那人正在飞快地扭动手指,而手指上闪耀着淡淡的一层银色光芒。

    “拉住天蚕丝,不能让她再扯了!”五王爷高声道。

    其实他还藏了半句话没有说完,要是那人将天蚕丝整个收起来,那我的脖颈和脑袋将会彻底分家。

    雨儿拼命地拉着天蚕丝,天蚕丝很细,这么拉扯两下,雨儿的手就裂开了,手指上全是一滴滴的血珠子。

    我侧头朝床榻看去,床头的小板凳底下正好放着雨儿做针线的篮子,一把红色的剪刀放在最显眼的位置。

    我抬脚勾住了剪刀的一头,将剪刀费力地踢了过来。

    我拿着剪刀用力地剪着,可是这该死的天蚕丝特别坚韧,不管我怎么剪,就是剪不断。

    “欧阳晓晓,你别白费力气了,这是红墨阁的镇阁之宝,是剪不断的!我们红墨阁答应了北疆王,一定要除了你。虽然北疆王已经死了,可是立下的诺言总要兑现,否则我们红墨阁就会被江湖人士嘲笑的!”

    她的声音比较粗,配上她英气的脸形,看上去倒是有几分男儿才有的气概。

    雨儿气恼道:“我们小姐可是你们红墨阁的少阁主,你凭什么杀她?”

    那人冷哼一声,眼神犀利了几分:“红墨阁的少阁主应当是冰清玉洁的女子,她配吗?我这么做不过是为了清理门户罢了!”

    雨儿讥讽地说道:“哼,我看你不过是想要铲除绊脚石,然后好让自己做少阁主!你这样表里不一,又虚伪的女人,我在将军府里见得多了!”

    说着,她就做出了一副被对方恶心到想呕吐的表情。

    红墨阁的人被雨儿深深地刺激了,她气恼地瞪着雨儿,愤恨道:“你休得胡说!若不是看在你也是女人的份上,我早就杀了你!”

    她的话音刚落,刚刚躺在地上不省人事的金子,突然猛地朝她射出四枚暗器。

    “砰砰砰——”

    她转动金蚕丝将其中三枚暗器接下,同时抬脚将第四枚暗器原路踢了回去。

    金子“噌”地一声拔出宝剑,直接将暗器一劈为二。

    “你们真是卑鄙,竟然想要引开我的注意力暗杀我!可惜你们的武功太弱了,要是瑞天凌在这儿,那我恐怕就躲不过去了!”她扯开一个皮笑肉不笑的微笑,满脸讽刺地看着我们。

    暗杀失败,金子直接持着宝剑朝着红墨阁的人冲了过去,她的剑法凌厉非常,每一招每一式都往对方的死穴攻击,不留任何余地。

    “凭你也想杀我?小姑娘,你还是多练几年武艺吧!”红墨阁的人和金子过了几招后,就一掌劈在了金子的肩膀上。

    金子虽然抬剑去抵抗,可到底是晚了一步,掌风落在肩膀上,金子整个人朝后飞去。

    “咚”的一声,金子撞在了柱子上,她“哇”地一下吐出一大口的鲜血。

    我担忧地看着金子,金子的武功虽然不是最好的,可是在大陆也是排的上号的,可她竟然连对方的十招都过不了!

    怎么办?

    可能意识到对方的实力太强,雨儿更加急迫地扯起天蚕丝来,她用自己的袖子胡乱裹住了天蚕丝,以方便自己拉扯。

    “没用的,你们这么做不过是黔驴技穷,穷途末路罢了!自古以来,只要是我们红墨阁想杀的人,还没有杀不了的!”

    她的语气和神情都十分狂傲,听在耳中,让人恨得牙痒痒。

    六王爷受不了她的挑衅,愤怒地站了起来:“什么红墨阁,不过是一群得不到男人,又自怜自艾的怨妇罢了,本王跟你拼了!”

    “六弟,不要冲动!”五王爷想要伸手拉他,可是已经来不及了。

    六王爷抽出腰间的软剑,奋勇地冲了上去,五王爷没办法,便也跟着冲了上去。

    雨儿则一边高喊着来人救命,一边用力地往回拉扯着天蚕丝。

    我用剪刀剪了很久,果然如红墨阁的人所说,剪不开,我只能放弃剪刀,转而扭动着脖子,想要从圈套中钻出来。

    “小心!”一只手握住了我脖子上的天蚕丝,“撕拉”一声,天蚕丝划开了他的手。

    我转头看去,三王爷正双手护在了我的脖颈上,他看了我一眼道:“我帮你!”

    他知道我不想和他讲话,也不多说,只认真地结着我脖子上的扣,解了一会儿,他有些挫败道:“红墨阁的人打了死结,只能另外想办法了!”

    他看了一圈后,从床榻上扯了一条被褥下来,然后用剪刀快速地剪了一圈,垫在我的脖颈上。

    天蚕丝很快就陷在了用被褥做成的护颈上,我扭动着脖子,有些难受地皱起了眉头。

    三王爷安抚道:“可能有点紧,你先忍一忍!”

    他又在房间中快速地搜索了起来,他从雨儿的针线篮中找出了两块雨儿平日里用来垫手的小铁片,他将铁片塞在我脖颈上的大动脉旁。

    这么一来,我的脖子更加紧,我张开嘴,有些艰难地呼吸着。

    虽然脖子卡得很紧,可是短时间内,这些东西的确可以帮我抵挡一阵,至少现在天蚕丝不会像刚才那样,那么容易就能割破我的脖颈了。

    我看着三王爷,淡淡道:“谢谢!”

    他正要开口说话,接连的“砰砰”两声,六王爷和五王爷被红墨阁的人先后踹在了地上,其他红影连贯而入。

    她们奋力和红墨阁的人缠斗在一起,可对方的武功实在太高,就算再多的红影,也是杯水车薪,解决不了实质问题。

    我看向床尾,三皇叔说过,如果遇到危险就可以躲进密室中,我要不要现在就躲进去呢?

    可是那么早躲进去,无疑是将底牌过早地暴露了,万一对方能够在密室外镇守两个月,而三皇叔又一时半会儿回不来,到时我和孩子该怎么办呢?

    我咬着牙,思想很是挣扎,这时,三王爷捡起了六王爷掉在地上的剑,也跟着红影们冲了上去。

    雨儿见我看向三王爷,冷哼一声道:“这个三王爷疯疯癫癫的,一会儿对小姐很好,一会儿又要杀小姐,奴婢看他真是可怕极了。小姐,你以后见了他,还是绕道走比较好!”

    我点了点头,的确,三王爷阴晴不定,我根本捉摸不透他的心思。

    不过三王爷的武功也着实不行,没多久,他就被红墨阁的人踢到了墙上,他闷哼一声,嘴角流出血来。

    看着节节败退的红影们,雨儿焦急道:“小姐,怎么办?奴婢护着您跑吧?”

    我皱眉道:“怎么跑?天蚕丝的另一头还在她的手里,只要她动手,随时都能将我拉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