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报错
999文学 > 报告皇叔,皇妃要爬墙 > 第三百四十一章 她是谁的女儿?

第三百四十一章 她是谁的女儿?

一秒记住【999文学 www.999wx.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黑骑士兵一脸蒙圈地看着哭着跑回去,然后重重地将城门关上的北疆人,不明所以地看向自己家的首领。

    北疆人什么情况?仗还没打,剑还没碰一下,怎么就哭着跑了,整得好像他们欺负北疆一样……

    黑骑首领也是呆愣了好一会儿,北疆的毒兵他是领教过的,那些毒蝎子和毒蛇威力很大,每次碰上黑骑们都要花费不少的力气来应对。

    没想到这次竟然会这么轻松就赢得了胜利,他立即下马走到三皇叔的营帐前跪下,由衷地说道:“擒贼先擒王,谢谢主子出手相助!”

    三皇叔摆了摆手道:“这是皇妃的功劳!”

    黑骑首领惊奇地看向我:“属下参见皇妃,属下看到射向城楼上的东西似乎和北疆新研制的武器很像,属下没想到皇妃竟然也会制作武器,实在是太好了!皇妃有所不知,属下被那武器困扰多日啊……”

    黑骑首领似乎有一大堆的话要说,但我实在乏了,便摆手道:“你要是喜欢,本皇妃可以教你,不用半个时辰你就学会了!”

    黑骑首领的眼中闪现激动的神情,但他还是咬唇说道:“属下不敢,这定然是皇妃的祖传秘诀,属下多谢皇妃的抬爱,但属下资质愚钝恐怕学不会!”

    我一边打着哈欠一边说道:“你不用那么客气,反正黑影他们都学了,你要是想学让他们教你也行,我太困了,你们继续聊吧!”

    说着我就拍了拍三皇叔的肩膀,三皇叔抱着我起身回到了营帐。

    黑骑首领在回话的时候一直是低着头的,所以他并没有看到我的脸,直到三皇叔抱着我站起身的时候,他才偷偷看了我一眼。

    黑骑首领倒吸了一口冷气,猛地站起了身,旁边的黑影笑眯眯地说道:“你是不是惊讶于主子的温柔啊?我跟你说,主子自从遇到皇妃后变了很多,他们两个腻歪着呢。黑骑首领,你别追着看了,我们会在北疆呆一段时间,你很快就会见怪不怪了!”

    黑骑首领抓着黑影问道:“皇妃是哪里人?她是谁的女儿?”

    黑影被问得莫名其妙,脱口道:“皇妃是欧阳安的女儿啊,主子大婚不是也送了喜糖给你们黑骑吗?”

    黑骑首领皱眉道:“我是问皇妃的母亲是谁!”

    提到这个,黑影的脸色不好看道:“是欧阳将军府的三夫人,也是梅妃娘娘的陪嫁庶妹。不过你不要误会,三夫人虽然为人阴险,可是皇妃人很好,对我们府里的人都很友善!”

    黑骑首领松开了黑影,沉着脸道:“二十九和红影第一呢?带我去见他们!”

    二十九和无极决斗后受了伤,一直在神医处休养,金子的脸也受了伤,正好也在神医这里换药,所以黑骑首领直接去了神医的营帐。

    两人见到黑骑首领都是一愣:“你怎么来了?”

    黑骑首领朝营帐里的其他人扫了一眼,神医带着药童们识趣地退了出去。

    黑骑首领随手搬了把椅子坐在二十九的旁边说道:“皇妃的母亲真的是三夫人吗?”

    二十九和金子同时点头,黑骑首领道:“这下麻烦了!”

    二十九和金子对看一眼,金子问道:“怎么了?你是不是担心皇妃会因为是三夫人的女儿而加害主子?你放心吧,皇妃为了主子连命都可以不要,她不会伤害主子的。”

    黑骑首领叹了口气道:“那个三夫人很可怕,主子命我们派人伪装成三夫人和三王爷的样子混入北疆,我们已经成功取得了北疆王的信任,可是一夕之间我们的人就被三夫人杀了。”

    二十九面色凝重了起来,黑骑的本事他们是知道的,假扮三夫人的任务是经过一段时间的准备和布置的,就算被拆穿也不可能是一夕之间的事。

    “黑骑中有没有内奸?”二十九第一时间想到了一个可能,“三夫人身边的人都很擅长易容术,她会不会易容成你身边的人窃取情报?”

    黑骑首领摇头:“不可能,我在北疆已经生活了很长一段时间,北疆的毒药,易容术我已经找到了办法鉴别。我手下的将领每天都会喝一种药汁,常年以往,身上会有药汁的味道,如果是易容的,一闻就知道了。”

    他垂着眸子看着茶几上明晃晃的蜡烛,金子看他若有所思的模样道:“你是不是有另外的猜测?如果有的话,你不妨说出来,我们和三夫人打过不少交道,或许可以帮你甄别一下。”

    黑骑首领皱着眉头说道:“北疆有一种巫术,是可以用盅虫控制人的思想,而最厉害的则是血巫。皇妃是三夫人的亲生女儿,她的血液里肯定有巫的潜能,万一爆发,会对主子不利!”

    二十九和金子齐齐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不可能!三夫人绑架过皇妃,还多次迫害皇妃,也从不养育皇妃,皇妃和三夫人之间没有任何的母女之情,怎么可能会对主子用血巫之术?”

    黑骑首领没想到他们两个会这么激动,不由奇怪地说道:“你们怎么了?你们难道忘了我们的主子是凌皇,主子想要做什么,想要为天下百姓付出什么,你们难道都忘了吗?”

    金子抿了抿唇,气恼地冷哼一声:“主子已经将我给了皇妃,我的第一主子是皇妃,第二主子才是凌皇,凌皇说过如果有危险,我必须先救皇妃!”

    二十九也说道:“皇妃是我半个主子,凌皇也是我半个主子,合在一起才是完整的凌皇府,我不会让任何人伤害皇妃,诋毁皇妃,因为我知道主子也是如此!”

    黑骑首领完全呆住,他不敢置信地看向金子,金子朝他冷哼一声,他又看向二十九,二十九也撇开了眼睛:“你们都疯了吗?”

    二十九拍着黑骑首领道:“你没有和皇妃相处过,所以你会有这个疑虑,我可以理解,但我劝你必须尽快打消拆散皇妃和主子的念头,因为主子已经离不开皇妃了,皇妃也是真心爱慕主子。”

    金子直接推了黑骑首领一把:“没错,主子的寒麟毒能够控制下来也全是皇妃的功劳,之前三夫人给主子下毒,也是皇妃想尽办法给主子解的毒。”

    黑骑首领焦急道:“可是血巫……”

    二十九捂住他的嘴道:“饭可以乱吃,话不可以乱说,你要是还想跟着主子就老老实实回答我的问题。你一直说皇妃的体内有血巫,你有什么证据吗?”

    黑骑首领摇头,金子问道:“我虽然不了解巫术,但也听说中了巫术的人会有大变化,你看皇妃的模样和中巫术的人一样吗?”

    黑骑首领想了想又摇了摇头,二十九松开了他,同时帮他正了正盔甲:“既然都没有,你有什么好担心的?”

    黑骑首领道:“可是皇妃和画像里的女子长得一模一样!”

    金子奇怪道:“画像?什么画像?”

    黑骑首领脱下盔甲,从怀里拿出了一张十分褶皱的画像,那画像已经有不少年数了,所以边角都很破旧,但画中的人物倒是十分清晰。

    金子和二十九凑到画像前一看,立马顿住了。

    “这不可能,皇妃从来没有让别人给她画过画像,只有主子给她画过……不可能,怎么会这么像!”

    金子完全不敢置信地将画像拿在手上反复看着,又拿到蜡烛旁照着亮光仔仔细细地看着,最后依然是满脸的吃惊。

    她问道:“这画中的人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