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报错
999文学 > 报告皇叔,皇妃要爬墙 > 第三百十三章 没有你的呼吸,本皇不习惯

第三百十三章 没有你的呼吸,本皇不习惯

一秒记住【999文学 www.999wx.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马车再次启动,等走远了,三皇叔才慢悠悠地说道:“这静心符全天下只有两块,一块和本皇的母妃同葬,一块现在在你的手上了!”

    我震惊地睁大了双眼,不敢置信地摸着面前这块看似普通,可触手微温的木符道:“真的假的?这木符明明很简单啊,给我几天时间我都能做出一块来!”

    三皇叔却是朝我微微一笑,他伸手在木符上轻轻一掰,原本手掌大小的木符立即朝两边掉落,露出里头的东西。』『8Ω1中 文』』Δ网

    那是一块只有两个手指头大小的木符,我伸手摸了摸,触手微温,指尖还有一点很奇特的滑腻感,这个触感肯定不是磨滑后的木头会有的感觉。

    我在手上捏了好几下,惊奇地问道:“这是骨头?”

    三皇叔赞许地挑了挑眉:“你还挺识货的!这是用佛教得道高僧的舍利子磨成的骨符,佩戴在身上可以驱散妖物,也能让人静心,所以也叫静心符。相传以前有位高僧得道了两串骨符,放在一起后,悟出了佛教真理,后来有了大成就。本皇倒是不希望你悟出什么佛法,只希望这东西可以让你静心敛气,保佑你平安!”

    我听了瞠目结舌地看着三皇叔:“那个家伙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县官,怎么会有这么珍贵的东西?”

    三皇叔揽住我的肩膀,淡淡道:“你说呢?”

    我心里一暖,微笑道:“是我娘让他给我的,她对我真的很有心……”

    天下间见过骨符的人不多,但最近去北疆的人却很多,难保不会有人认出来,所以三夫人特意在骨符外套了一个木符,将骨符牢牢地包在里头,不让外人知道,也避免了不必要的争端。

    只是三夫人既然这么在意我,又将世上绝无仅有的骨符给了我,她为什么就不肯和我相认呢?

    莫非她有另外的什么打算?

    因为村民的事,我们的行程耽搁了大半天,所以接下来的日子里,我们夜以继日地赶路,连续赶了三天的路,终于来到了一个比较繁华的城镇,这是要经过北疆必经的第三个塞口。

    和以前一样,北疆王派来的人早已被三夫人提前处理了,我们完全用不着动手,就能安心地在城镇中驻扎下来。

    连续赶了三天的路,就连红影也有些疲惫,三皇叔下令全员整顿,轮流休息。

    我入了客栈,还不等红影将房间里的桌椅擦过五遍,我就已经倒在枕头上睡着了。

    三皇叔处理了政务后,又舒舒服服地洗了个澡,才正式休息。

    说实在,有的时候我真的很佩服三皇叔,他每天都要处理那么多公务,要顾全很多事情,甚至可以三天三夜不睡觉,可是一到床上,只要有需求,他就立马能够神龙活虎,那精力,简直逆天!

    我在睡梦中迷迷糊糊地感觉有人一直在摸我的背,我不满地拍掉身后的手道:“别闹我,我快累死了!”

    低沉醇和的声音,带着一丝微醺:“本皇知道,所以本皇会轻一点!”

    “不要,等我缓过来再说!”我严词拒绝了三皇叔的不正当要求。

    三皇叔却是将我抱进了怀里,我立即感觉到了某一处传来了别样的温热,紧接着我就听到三皇叔压抑的声音:“可是本皇的小伞已经撑起来了……”

    听到三皇叔幽怨得快要冒出水泡来的声音,我的瞌睡一下子就醒了,我挣扎了两下,传说中的小伞反而越撑越大。

    “晓晓……”三皇叔一边叫着我,一边开始靠近我,“本皇很想你!”

    那软软糯糯的声音带着强大的诱惑,钻入我的耳朵里,又钻到我心里。

    然后我就猛地感觉自己的脚丫上传来一阵怪异的感觉,原来是三皇叔正抬起自己的脚尖,在我的脚心窝中轻轻地磨来磨去。

    “嗯……”这感觉太奇妙了,我忍不住轻吟出声。

    三皇叔立即抓住机会,吻上我的唇,趁我还陶醉在他的热吻中,一把拉下了床幔,遮住了这一室的旖旎。

    折腾了几回后,我欲哭无泪地求饶:“还要赶路,你这样我会散架的!”

    三皇叔挥汗如雨地点头:“本皇最擅长拼装!”

    我嘴角抽动了两下,心里已经意识到一个事实,三皇叔这个家伙是受不了饿的,一旦有两天没有喂他,他就会如狼似虎。

    所以我在心里默默地抹了一把辛酸泪,看来以后得每天喂一喂三皇叔,否则隔几天喂一次,我会挂掉的!一定会!

    不过这一次,三皇叔还算有点良心,至少给我留了一点体力,让我舒舒服服地洗了一个热水澡。

    泡完澡,精神也回来了不少,我靠在三皇叔的肩膀上,闭着眼睛问道:“到了北疆以后,我们住在驿站还是客栈?”

    北疆王根本就不欢迎我们去北疆,所以肯定会在驿站设置一大堆的事情来刁难我们,稍不留神就有可能丧命。

    所以我更加喜欢住客栈,可是三皇叔却说:“自然是住北疆的皇宫!”

    “啊?”我惊诧地盯着三皇叔,那一刻我怀疑是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听岔了。

    直到看到三皇叔自信的笑容,我才缓过神来,但我还是不理解地问道:“为什么要住皇宫?皇宫里全是北疆王的人,虽然北疆的嫡系争斗很严重,可是遇到外敌的时候,还是会不自觉地连成一线,到时候我们要对付的人不是更多吗?”

    三皇叔拉高了被子,盖住我的肩膀,他搂着我的腰肢,闭上眼睛道:“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本皇住在宫里,北疆王就要担责任!”

    我不由砸吧了两下舌头,三皇叔这个人真是腹黑透了!

    北疆王明明想要杀三皇叔,三皇叔偏偏住进了他的皇宫,全天下的人都知道三皇叔住在北疆王的皇宫中,要是三皇叔出了一点事,冬翎就有了出兵北疆的理由,到时候北疆先战争上已经失去了出战的名头,等于是失去了士气,这仗还怎么打?

    三皇叔这一招真是损透了,他可以什么都不用做,只需要日日在北疆王面前晃悠来晃悠去,就足够把北疆王气个半死了。

    我正要戳三皇叔的胸口,抬眸时,看到三皇叔已经闭上了眼睛,似乎是打算休息了,我便停了手,安安静静地趴在他的肩膀上瞅着他。

    三皇叔睡觉的时候特别安静,而且喜欢半缩着身子睡,就好像一个小婴儿,格外可爱,让人忍不住想要亲一亲他。

    “再看,本皇便不客气了!”三皇叔慢悠悠地说道,他的声音带着一点绵软,应该是正在准备入眠,有点迷迷糊糊的感觉。

    我嗤了他一声:“你不看我,怎么知道我在看你?”

    三皇叔理所当然地说道:“你已经是本皇的女人,本皇怎么可能不了解你,比如你的小腿上有一颗小黑痣,你的腰上……”

    “闭嘴!”听着三皇叔越来越没分寸的话,我忍不住重重地敲了他一下,“快睡觉!”

    说着,我也不再闹他,我转过身,背对着他,打算不再理他。

    三皇叔将我一把捞进怀里,淡淡道:“不许背对着本皇,没有你的呼吸,本皇不习惯!”

    我轻笑一声道:“瑞天凌,你最近的嘴巴怎么跟抹了蜜一样,越来越甜了!”

    三皇叔轻笑了起来:“当你夜夜听着一个人打呼、磨牙、蹬被子、踹人、扇巴掌、打肚子、咬肩膀、做恶梦时狂喊的时候,你就会很习惯了!”

    “你……你胡说八道,我哪有那样!”我本来还准备和三皇叔好好辩论一番,将我在他心中的形象扭转过来时,我看到三皇叔眼下的乌青,我最终还是心疼他,不再说话,让他好好休息。

    可就在这个时候,金子突然在帷幔外面轻声道:“皇妃,您睡了吗?能不能出来见一见属下,属下有急事找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