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报错
999文学 > 报告皇叔,皇妃要爬墙 > 第两百八十四章 太不容易了

第两百八十四章 太不容易了

一秒记住【999文学 www.999wx.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四根手指……

    金子是红影第一,手中掌握的情报不少,所以她的心里已经有了几个人选。

    但稍微仔细一想,那些四指高手都是我行我素之辈,不会替人卖命,更是不可能跑到这么偏僻的地方来,而且也用不上那么多药材啊!

    金子越想越觉得事情不对劲,她必须马上把这里的异样禀告给主子。

    金子用了暗号,吩咐红影先将准备好的药材运回客栈,她则支身朝着掌柜的指的方向追去。

    白子墨在药铺倒腾半天,一直踌躇着,同时慢慢消化着那可怕的秘闻。

    等他扭扭捏捏地在药材铺里摸了半天的药材后,金子早就不见了,他气得咬牙。

    这个该死的男人婆,脱了他的衣服,说了一堆莫名其妙的话就走人,也太不将他这个白城少主放在眼里了吧?

    白子墨猛地将抓在手里的枸杞扔在了药框里,这时,二十九正好走进了药材铺。

    二十九看了一眼白子墨手边大片大片的枸杞,不由轻笑了起来,道:“看不出来啊,白城少主年纪轻轻就被掏空了身子,得用那么多枸杞才能补身啊!”

    这是在明着讽刺白子墨肾虚了!

    以白子墨的个性,他一定会出言好好地讽刺一番二十九,同时至少和二十九抬半个小时的杠。

    可是他今天却是神色古怪地瞅着二十九,他的脑海中不停地回响着金子的那句话:“……我们凌皇府的护卫就上得很好啊,技术特别完美,而且经常互相上啊……”

    他忍不住上上下下地打量起二十九来,二十九被他盯得浑身发毛,他咳嗽两声,双手下意识地遮住了身体最重要的部位。

    二十九这动作让白子墨想得更歪,他揉了揉有些麻辣的双眼,看着二十九问道:“你是护卫首领?”

    二十九总感觉白子墨今天特别奇怪,但他又说不出哪里怪异,只能应道:“是啊,怎么了?”

    白子墨砸吧着舌头,摇了摇头:“啧啧啧,太不容易了!”

    二十九满脸懵逼地看着白子墨,不明白白子墨说的是什么意思,但他清楚地知道白子墨话里有话:“白城少主,你什么意思?”

    白子墨意味深长地看着二十九,而后郑重地抬手在二十九的肩上拍了拍:“兄弟,本公子虽然和你不是一路人,但是身为男人,还是懂的!”

    二十九更加迷茫了,白子墨究竟在说什么?

    就在他打算细问白子墨的时候,白子墨长长叹了口气道:“你们凌皇府的护卫真是伟大啊,这样的感情真是世无仅有啊!”

    二十九听着白子墨的感叹,以为白子墨是在管理属下的时候,遇到了难题,不由宽慰道:“进我们凌皇府当差,都是要精挑细选过的,拔尖的才可以成为暗卫等。我们常年都要训练,训练的强度不是常人能够忍受的,所以府里的暗卫们一直以来都是相亲相爱,恍如一家人一般。白城少主不需要叹息,只要好好训练,你的护卫们虽然不太可能达到凌皇府百分百的水平,但有七八分也是好的!”

    白子墨连忙摆手道:“不不不,我们白城不需要!”

    二十九的话听在白子墨的耳朵里,整个画面都是冒着旖旎的颜色。

    原本相亲相爱这样无比正常的词语,到了白子墨的耳中,自动切换成了几个男子互相搂在一起,嬉笑打闹的场景。

    白子墨忍不住深深恶寒了一下,他搓了搓手臂,不由好奇道:“你们……还有训练?这……平时是怎么训练的?”

    二十九眯了眯眼睛,原来说了半天,白子墨是在旁敲侧击地问自己训练暗卫的方法啊,看来白子墨是打算成立和凌皇府差不多的暗卫组织了。

    二十九立即升起了警惕之心,主子的训练方法有效又独特,若是被他人知晓,岂不是可以训练出和凌皇府相媲美的暗卫和黑影了吗?

    这样的话,主子十年如一日的努力就白费了!

    不行,他绝对不能让主子的辛劳付诸流水,所以二十九淡笑道:“抱歉,这是我们凌皇府的机密,我不能告诉你!而且凌皇府的每一位都在主子面前发过誓,就算身死也不会将训练方法泄露半分,希望白城少主见谅!”

    白子墨立即秒懂,那种训练方法肯定不是世俗能够接受的。

    他不由点头,原来都是发了誓的,难怪这么多年过去了,凌皇府相亲相爱的秘密一直无人知晓。

    白子墨不由握住了二十九的肩膀叹息道:“本公子非常理解,你们真是……辛苦,太不容易了啊!”

    二十九下意识地往旁边缩了缩,为什么他还是觉得白子墨的眼神怪怪的呢?

    二十九也不纠结这些了,他抖了抖肩膀,挣脱开白子墨的束缚,问道:“白城少主,看到金子了吗?属下得到她的消息,前来支援!”

    白子墨一脸茫然地问道:“支援?她不是刚刚还在药铺吗?”

    见白子墨不知道,二十九也不跟他废话了,直接抓了一旁看热闹的掌柜的问话。

    掌柜的一五一十地将事情告诉了他们,二十九点了点头,正要转身问白子墨要不要一起去支援金子,一转头,白子墨也不见了。

    二十九连忙吩咐黑影去通知白子墨的护卫,又带着剩下的黑影朝着掌柜的指的方向飞奔而去。

    此时,白子墨马不停蹄地沿着金子的路线追着,他的整根神经都紧绷着,这个男人婆,怎么这么逞强,不要命了吗?

    想到金子丢下他,一声不吭地独闯敌营,他就气恼得不行。

    他的武功虽然不如金子,可他好歹是个男人,万一出点什么意外,他也能替金子分担,可是那个死女人,竟然扔下他独自去了!

    白子墨越想越气,忍不住朝着一旁的草丛猛踹了几脚:“该死的男人婆!等本公子抓到你,一定要把你吊起来毒打一顿!”

    然而他的话刚说完,他就看到前面的不远处,突然升起了一个红色的烟花。

    那烟花刚刚炸到屋顶的高度,就被密集的剑气给压了下来,愣是没有发出去。

    要不是白子墨离得近,他恐怕是看不到这红色的烟花了。

    白子墨一看到烟花,心都快跳漏了,糟糕,是男人婆的求救信号!

    白子墨想也不想就立即使出轻功飞快地朝那边奔去,同时大喊:“放开她,欺负一个女人算什么本事,有种就来和本公子决一死战!”

    然而白子墨飞到破旧的院落中,立马傻眼了,眼前哪有金子的身影,只有一群同样傻眼的人在看着他。

    白子墨不由快速地环顾了一圈,发现这个破旧的院子里至少有五十多个高手,而每个高手都在看着他,白子墨咽了咽口水道:“你们把男人婆抓到哪里去了?”

    这些高手穿得很普通,乍一看特别像是江湖走镖的人,可仔细一看,他们的眼中满满都是经历无数生死后,修炼出来的摄人杀意。

    白子墨心里一凉,他一个人绝对对付不了那么多人,可现在箭已上弦,不得不发,他没有退路可言。

    他不由握紧了手中的玉笛,咬了咬牙道:“只要你们将她放了,本公子可以保证,我们不会再来打扰各位修行,请各位行个方便!”

    又是一阵沉默,白子墨的手心渐渐出汗,被这么多高手盯着,要说不紧张,那绝对是假的,可是金子还在他们手中,再害怕他也得撑下去。

    见他们不说话,白子墨直接自己高喊了起来:“男人婆,你在哪儿,你要是听得见本公子说话,就吱个声!”

    终于在白子墨连番的喊话下,有一个人指着白子墨问道:“这小娃子是谁?”

    另外一人答道:“管他是谁,一看就是脑子不好使的,看他细皮嫩肉的,不如杀了入药!”

    立即有一道劲气朝着白子墨而来,这时,一道身影飞快地从角落中窜出,挡在了白子墨面前,硬生生地接下了这一掌。

    金子恼怒地转头骂道:“娘娘腔,你是不是来跟我作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