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报错
999文学 > 报告皇叔,皇妃要爬墙 > 第两百六十四章 凌皇府不养闲人

第两百六十四章 凌皇府不养闲人

一秒记住【999文学 www.999wx.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等我跑到湖边时,没有见到雨儿的身影,我的整颗心立即提到了嗓子眼,老天爷,可千万别出事啊!

    “雨儿!”我扯开嗓子喊了起来,喊了两声,湖旁边的草丛中站起了一个身影。

    夜幕下,娇小的身影带着无尽的凄婉站在那里,我心里松了口气,连忙快步走了过去。

    雨儿有些歉意地喊了我一声小姐,然后眼睛一直往我身后看着。

    看着她满眼的期盼,我叹了口气道:“他就是个木头,他就算追来了,也肯定躲在暗处偷偷看你!”

    雨儿垂下眸子,吸了吸鼻子道:“奴婢知道!”

    看着雨儿想哭又生生忍住的样子,我心疼得不行,我伸手抱住她道:“二十九是喜欢你的,他要是不喜欢你,也不会为你打算,他就是太愚蠢,生怕连累你!”

    雨儿唇畔蠕动着,道:“奴婢不怕他连累,就怕他不连累!他要是肯将奴婢带在身边,就是将奴婢当成自己人,可是他……”

    说着说着,雨儿再也忍不住痛哭了起来:“小姐,奴婢好难过,奴婢感觉心里头一下子就空了!奴婢想不通,他就算不要奴婢,又为什么要将奴婢推给六王爷呢?”

    雨儿一边哭一边说着,声音哽咽,好几次说着说着就说不下去了,我被她哭得心里难受不已,却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安慰她。

    雨儿哭了很久,才稍微好过了一点,我扶着她坐在湖边的长廊下。

    雨儿呆呆地看着平静的湖面,我叹了口气道:“两个人在一起肯定会有很多摩擦的,慢慢磨合就会好的,二十九是个百年才能开花的木头,你得多点耐心!”

    雨儿被我的话逗笑了,可下一秒她又恢复了伤心的神色:“奴婢恐怕是等不到他开花了。”

    我抓住她的肩膀道:“不会的,你们彼此相爱,只是一个小矛盾罢了,很快就会过去的!你看金子,还天天想着切了白子墨的小鸟呢,现在不照样打打闹闹的,挺和谐的吗?”

    雨儿眨巴了两眼,奇怪道:“金子和白城少主?他们两个……不会吧?金子喜欢的只有她的宝贝小疙瘩,白城少主……”

    雨儿的脸上露出了十分怪异的表情,估计金子在她跟前说了不少白子墨的坏话:“奴婢觉得金子不会喜欢白城少主的!”

    我挑了挑眉:“你要相信未来无限大,什么都有可能发生的!你想啊,几个月前我还是将军府的三小姐,没人疼,没人爱,可是现在呢,我却是三皇叔的掌中宝!所以你和二十九也一定可以度过这道难关的!”

    一提到二十九,雨儿的小脸又垮了下来:“他那么死脑筋,一旦认定了这件事,便无法挽回了!”

    我摇头道:“你们之间没有血海深仇,又怎么可能无法挽回呢?你想,三皇叔是因为三夫人才受了那么多年的苦,可是三皇叔照样选择包容我,相信我,这么大的难关我们都熬过来了,你们又怎么可能熬不过来呢?他只是需要时间思考一些问题,等日子过去,他就会发现失去你,才是最大的痛苦!”

    “失去我?”雨儿的眼珠子转了转,“奴婢知道怎么做了!让小姐担心了,奴婢有罪!”

    我的眼皮子一跳,总感觉雨儿的话哪里不对劲,可看着她的脸颊又光彩照人起来,我又不好再打击她,只好摆了摆手,示意我不会和她计较。

    我的手正好碰到了雨儿的手,她抽了一口凉气,我立即握住她的手查看,发现她的手上血肉模糊。

    我恨铁不成钢地啐了她一口:“不管什么时候,都要爱惜自己,你不爱自己,谁来疼你?”

    说着我掏出了随身携带的金疮药,小心地为雨儿处理伤口。

    雨儿一个劲地倒抽冷气,同时小声求饶道:“奴婢知道错了,小姐,您,哎哟,您小心点,轻点嘛!”

    我朝她翻了个白眼:“现在知道疼了?刚刚也不知道是谁跑得跟世界冠军似得,一溜烟就不见了。”

    雨儿冲我吐了吐舌头道:“奴婢下次跑慢一点,保准让小姐追上奴婢!”

    我伸手戳着她的脑袋:“还有下次?再有下次,老娘的心脏病都被你吓出来了!”

    雨儿眨巴了两下眼睛道:“小姐,为什么您现在说话,奴婢越来越听不懂了?总感觉你说的话好奇怪啊……”

    我心里猛地跳了一下,我下意识地咳嗽了两声道:“这是婚后后遗症,等你成了婚也这样!”

    “是吗?”雨儿眨巴着眼睛,满脸呆萌地看着我。

    我的手上偷偷用了点力,雨儿的注意力立马转移了:“嗷,小姐,您轻点!奴婢这是手,不是您喜欢吃的猪肘子,不能这么用力啊!”

    我松了口气,放开了她的手道:“行了,别嗷嗷叫了,你的伤口处理得差不多了,不过我没带白布,无法包扎。”

    我环顾了一眼四周道:“这里离神医师傅的药罐子最近,我们去那儿讨点白布,顺便让他给你开几副药,免得你留下疤痕,到时候嫁不出去就怪在我头上!”

    雨儿嘟了嘟嘴:“小姐,您就不会说点好话嘛!奴婢都那么伤心了!”

    我扯了个笑容道:“说个毛线好话,再不包扎,你就真成酱肘子了!还不快走!”

    雨儿朝我做了个鬼脸,跟在了我身后,我们快步朝神医住的院子走去。

    离开之前,我偷偷地往地上扔了一串刚刚从雨儿手腕上褪下来的手链。

    等我们离开后,一个黑色的身影闪身出现在了湖边,他怔怔地看着雨儿的背影,弯腰从地上捡起了手链,反复摸索了两下,他取出一块布,小心翼翼地包好,放到了自己的怀中。

    虽然天色已晚,但是神医还未就寝,他简单看了一下雨儿的伤势,叮嘱了一下雨儿的注意事项,便替她包扎了伤口。

    雨儿跟着小药童去取药,我则留下将新研制出来的糖衣药丸递给神医:“师傅,您帮着徒儿看看,这药的效果怎么大打折扣呢?”

    神医接过药丸拿到鼻尖嗅了嗅,立即喜出望外地说道:“晓晓,你果然有学医的天赋!这种制药方法,老夫闻所未闻!”

    我在心底偷偷笑了,您要是见过,那还得了?

    不过我面上还是十分恭敬地催促神医想办法提升药的功效,神医拿着药丸细细研究了一番后,给了我不少的建议。

    我一开始的时候并没有往心里去,但到后来我简直是听痴了,我的心中不由感叹,有时候,古人在医术上的造诣真的是没话说。

    神医的建议对我来说太重要了,如醍醐灌顶,让我有了很多新的思路,我连连道谢,正准备离开的时候,神医叫住了我:“凌皇的解药老夫已经研究透彻了!”

    我立即坐直了身子,原本喜悦的情绪,对上神医沉重的脸色,我皱起了眉道:“是不是有什么不妥之处?皇帝说必须得有三夫人的血做药引子,是真的吗?”

    神医点头:“不错,这解药服下后确实可以解寒麟毒,但若是没有下毒者的血做药引子,解药会在体内慢慢堆积,然后……燃烧生命!”

    我猛地睁大了眼睛:“燃烧生命?你是说得不到药引子,三皇叔的性命将堪忧?”

    神医点头:“必须在服下解药的一个月内服下药引子,否则不出三日,凌皇便会……”

    我顿时感觉心上压了一块巨大的石块,压得我喘不过气来。

    三皇叔是在昨日服下解药的,除去耗费在北疆的二十日行程和太子登基的两日时间,我还剩下不到七日的时间拿到药引子。

    三夫人是个武功高强,阴险狡诈的人,七日的时间太过紧迫,我根本不可能办到!

    可是要我看着三皇叔死,我更办不到!

    我“噌”地一下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急冲冲地跑向书房,我不顾二十九的阻拦,一脚踹开了书房的大门,里面的辩驳声戛然而止。

    “我们必须即刻动身去北疆,本皇妃给你们两天的时间准备,嫌时间少的就给我滚出凌皇府,凌皇府不养闲人!”

    我毫不客气的发言立即引来了幕僚们的反对声,他们中不乏有大男子主义的人,看着我冲进书房已经不满,现在又下了这样的命令,更是不满。

    一片嘈杂声中,我直接拔出了二十九的佩剑,一剑砍在了一旁的文竹上:“黑骑副将惨死,你们不想着如何震慑北疆,只会一味地躲在这里当缩头乌龟,算什么本事?”

    立即有一位嘴尖猴腮的幕僚往前站出了两步,指着我的鼻尖道:“您虽然贵为皇妃,但不过是一介女流之辈,目光短浅不说,还如此一意孤行,才两日时间便要求我们解决北疆的全部瘴气毒药,分明是故意为难我们!”

    我并没有接这个幕僚的话,而是将剑尖指向另一个幕僚,问道:“两天时间,你能办到吗?”

    他愣了一秒道:“时间虽然紧迫,但在下愿意不眠不休尽全力办到此事!”

    “噗嗤——”

    我的剑没入了刚才的幕僚的胸口,所有人全都怔住了,我淡淡道:“我说了,凌皇府不养无用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