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报错
999文学 > 报告皇叔,皇妃要爬墙 > 第一百九十八章 难道是我多心了?

第一百九十八章 难道是我多心了?

一秒记住【999文学 www.999wx.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密密麻麻的吻落在耳旁,脖颈处,带起一阵酥酥麻麻的感觉,鼻尖是药草香和花香,耳边是三皇叔的呼吸声,这一切太过美好,让我恍如做梦一般。

    半个时辰很快就过去了,三皇叔毫不满足地舔了舔唇畔,又狠狠吻了吻我才抱着我走出百花丛。

    我的发髻微微散乱,黑影们纷纷投来揶揄的目光,被三皇叔凌厉的气势给瞪了回去。

    中秋佳节,月圆,人更圆,看着天上满轮的明月,我依偎在三皇叔的怀中,饮下一杯甜蜜的百花酿。

    “主子,纸狮子准备好了。”金子拱手道。

    三皇叔点了点头,示意可以表演了,我侧头问道:“纸狮子是什么东西?”

    三皇叔神秘一笑:“你看到就知道了。”

    舞台很简单,只有一个平面和挡板,所以很快就搭好了,这时上来了四个人,三人手中拿着用纸扎成的狮子,一人手中拿着绣球。

    那些狮子扎得很漂亮,颜色艳丽,栩栩如生,而绣球则是用木头雕刻而成的镂空的红色小球,上面绑着细线。

    还有四位黑影帮着抬了一个大的黑木箱子,说是一会儿要表演大变活人。

    我好奇地看了一眼那黑色箱子,箱子上刻着简单的花纹,看上去很普通,可不知为何我总感觉那花纹好像有什么特别地方,可一时之间也想不到哪里特别。

    “咚咚咚——”

    舞台上的锣鼓敲了起来,热闹的戏开场,那四人全都站在大的挡板之后,手中拉着绳子,原本扁着,焉了吧唧呆在舞台上的纸狮子们一下子活了过来。

    随着手指舞动,舞台上的狮子憨态可掬地扭着屁股朝绣球跑去,稍大一点的狮子跑得较快,一下子扑到绣球上面,因为绣球是圆的,它的肚皮贴着绣球,咕噜噜地滚到了一边,模样委屈而滑稽。

    我忍不住笑了起来,赞道:“真是有趣!”

    三皇叔见我喜欢,抬手让人准备金子,等表演完赏赐给他们。

    看到三皇叔微笑,舞台上的狮子们舞得更加卖力,两只小狮子们互相打闹着跑向绣球,一只用小短腿踹了另一只一脚。

    那只被踹倒的狮子摔在地上,滚了好大一圈,才慢慢吞吞地爬起来,它用爪子挠了挠自己的头,看到踹它的狮子已经超过了自己,连忙从地上爬起来奋起直追。

    而跑在前面的小狮子遇到了超过绣球的大狮子,忍不住停下脚步,朝着绣球一点一点地挪动,似乎是很惧怕大狮子。

    而跟在后面的小狮子却十分胆大,三步并作两步,一下子扑到了绣球上,用爪子牢牢地抱着绣球。

    另一只小狮子见跑得慢的都来抢绣球了,也不示弱,直接扑了上去,它胖乎乎的小爪子一伸,跑得慢的小狮子没抱稳绣球,绣球咕噜噜地滚向了一边。

    跑得慢的小狮子生气了,也挥着爪子打回去,于是,两只小狮子闹腾在了一起。

    稍大点的狮子则趁着这个时候扑上去抱住绣球,有了第一次的经验,它不再用肚皮顶绣球,而是张大了嘴咬绣球。

    可是它的嘴巴张得不够大,绣球从它嘴里跳出,溜到了前面,大狮子往前追,绣球又跑了一点,它继续追。

    场面十分温馨可爱,就在我感叹古代艺术家们灵活的双手时,绣球突然朝着我的耳边飞来。

    三皇叔历时收了笑容,凌厉的视线盯向舞台,正要出手时,绣球又咕噜噜地滚向了另一边,好像刚才这一下只是意外,又或者是故意这么设计的。

    大狮子狂奔着朝绣球跃去,一副无忧无虑的样子,丝毫没有在意三皇叔冷凝下来的脸。

    另两只小狮子也追着往这儿跑来,大家的视线都落在纸狮子上,不可避免地看向离得最近的我。

    三皇叔皱起了眉,伸手将我揽进怀里,嘴角抿着,一脸的不高兴,显然他不喜欢别人盯着我看,哪怕只是用余光。

    我笑着戳了戳他的下巴,拉过他的耳朵,趁别人不注意,在他侧脸上偷亲了一下,这才让三皇叔的臭脸缓和了下来。

    随着绣球滚回到舞台上,小狮子们追逐回舞台,这一个插曲便被人们遗忘在了脑后,可我总感觉哪里不对劲,但又说不出来究竟怎么不对劲。

    我已经收起了看戏的心情,转而盯着舞台后拉扯细线的人,这些人蹲着马步,身材健硕,脸上的表情很专注,也很认真,眼睛里有着对舞台的热爱。

    并不像是别人易容假扮的,难道是我多心了?

    由于我和三皇叔都面无表情地盯着舞台上的狮子,加上三皇叔强大的气场压迫,舞台后的人汗流浃背,十分紧张,频频出错。

    原本大狮子的两条前腿应该先跑,可是却是后腿倒退了起来,整个纸狮子调转了一个个头,看上去十分怪异。

    操作大狮子的人吓得脸色苍白,赶紧手忙脚乱地调整着,而另外两只小狮子也一样,不是头扭错了地方,就是身子扁了下去,完全没有了刚开始的灵动和可爱。

    我朝三皇叔翻了个白眼道:“你好像吓到他们了。”

    三皇叔朝我挑了挑眉,修长的手指勾起我的下巴,侧头在我唇上咬上一口:“不好看的话就回屋看本皇!”

    我拍掉他的手,笑骂道:“没正经!”

    三皇叔却伸手不规矩地在我腰上游走:“本皇只在屋里正经。”

    他的手捏着我腰上的敏感之处,因为今日的衣服宽大,正好遮住他作乱的手,所以别人从外面看,只看到三皇叔一脸正经的抱着我,而我则两颊绯红,面赛桃花。

    我磨牙道:“三皇叔!”

    三皇叔轻轻嗯了一声,转头凑近我的耳边问道:“想进屋欣赏本皇的盛世美颜了?”

    我抬手戳他的胸口,羞恼道:“给我老实呆着,不然晚上把你赶出房!”

    三皇叔面露委屈,两只眼睛眨巴眨巴地看着我:“晓晓的心真狠。”

    我挑了挑眉,三皇叔却突然展露笑颜,趁我不注意,在我脸颊上吧唧亲了一口:“不过本皇喜欢!”

    这一口亲得很响,嘴皮子带着面皮子,我的脸上立马就出现了一个红红的印子,顿时脸颊变得火烧一样得红。

    三皇叔很是满意地看着自己的战绩,就在他还要在我的另一脸颊上吧唧一下的时候,外面急匆匆地走进了一个暗影:“主子,宫里的太医说皇上病危!”

    三皇叔一下子皱起了眉,我也奇怪道:“皇上的药是我下的,可是那药只会让他不能行动,不能开口,浑身无力,并不会要了他的命,怎么可能病危?难道是三夫人进宫了?”

    北疆人大多都擅长以毒攻毒的解毒之法,因为北疆的毒霸道,有时反而会适得其反,所以我的猜测也算合理。

    皇帝在朝中的党羽还没有清除干净,太子也还未站稳脚跟,皇帝要是在这个时候驾崩,对冬翎不但没有任何好处,反而会给三皇叔带来很多麻烦。

    “三皇叔,你还是快进宫一趟吧!”我扯了扯三皇叔的衣袖,“你放心,金子会在府里保护我的。”

    其实我内心里并不关心皇帝死活,而是希望三皇叔能够尽快抓到三夫人,三夫人擅长用毒,她对寒麟毒一定有研究,只要抓到她,到时候有的是法子让她开口说出彻底解毒的方法。

    三皇叔点头,最后用力抱了我一下后离开了,金子和二十九则站在我身边保护我。

    可是没了三皇叔,舞台上的狮子就算舞得再好看也吸引不了我了。

    我站起身,示意黑影们继续看,而我则打算回屋等着三皇叔的好消息。

    就在这时,舞台上突然发出一声“砰”的响声,我转头看去,原来是绣球被大狮子咬开,露出了里面的金粉和一个横幅。

    横幅上用黄色的线绣着“和和美美”四个字,舞狮的第一幕算是结束了。

    我抬手示意黑影去给赏银,可刚抬手的时候,我突然发现手串上的猫眼石发出了暗沉色的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