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报错
999文学 > 报告皇叔,皇妃要爬墙 > 第一百八十二章 皇婶是怪我画得不够生动吗

第一百八十二章 皇婶是怪我画得不够生动吗

一秒记住【999文学 www.999wx.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三皇叔一手搂着我的腰肢,一手搂着我的背,我整个人斜躺在他怀里,他出尘绝世的脸在我的鼻尖上方,离我只有一个手掌的距离。

    他温热的呼吸喷洒在我的眼睑上,酥酥麻麻的一股热风,撩拨得人的心也跟不住得微醺。

    我稍稍仰头看他,琥珀色的眸子异常明亮,好像夜空中明亮的繁星陨落在他这一汪的深潭中,璀璨得令人心惊。

    他眸子中清晰地倒映着我的容貌,清丽脱俗,娇艳欲滴,犹如一朵含苞待放的芍药,美艳不可方物。

    三皇叔就这么静静地抱着我,看着我,眼神中带着无限的宠溺和爱意,那种柔情似水的眼神仿佛能掐出水来,只看得我的心一阵阵得泛起涟漪。

    鼻尖是三皇叔身上特有的药草香,隐隐还有满树桂花飘散的甜味,心里好像酿了一壶桂花酒,甜腻香甜,令人心醉。

    原来温柔的眼神是真的能够让人陶醉的,而爱人的注视也是能够让你迷醉的,那一瞬间,整个天地间仿佛只剩下我和三皇叔。

    那一份美好让我的脸就如喝了陈年的甜酒,不自觉地浮起两坨红晕,我微微别开三皇叔炽热的注视,轻声道:“你让太子作画,怎么不早点告诉我,我也好打扮一番。”

    三皇叔声音温柔,带着无限的蜜意道:“在本皇眼里,本皇的晓晓无论何时都是最美的!”

    这是情人眼里出西施吗?

    看着三皇叔一本正经地说情话,我忍不住回嘴道:“嗯,我信了!”

    这话一出口,我的嘴角再也控制不住地往上飞扬起来,三皇叔看到我明媚的笑容,也弯起了唇角。

    看着三皇叔展露笑颜的那一刻,我仿佛听到冰雪融化的声音,三皇叔的笑容纯粹清新,就如冰川上的雪莲花,夺目万分,美得让人移不开眼。

    那时候,我多么希望时间能够永远停留在这一刻,我和三皇叔彼此相依,相视而笑。

    “别动!”三皇叔突然轻声道,看到他眸光更加炙热,眼中的情意更深,我的心狂跳如擂,仿佛要跳出心口一般。

    三皇叔靠近我,微凉的唇畔覆在我的唇上,带着一丝甜意,让我心尖都微微颤抖起来。

    我仿佛吃了一大块的红枣糕,唇间泛甜,心尖泛蜜,补得我整张脸都涨得通红起来。

    我赶紧闭上眼睛,不敢再看三皇叔的眼睛,他的眼中映着我的影子,我娇羞异常,如一朵盛放的牡丹花,诱人采撷。

    轻轻的,我感觉鼻梁上有一种蝴蝶翅膀略过的酥麻感,我知道是三皇叔长长的睫毛在作乱,他定然也和我一样闭上了双眼,享受这一份美好。

    秋天的气候很是舒爽,空气中飘散着淡淡的桂花香,芳香扑鼻,悠远迷人,沁人心脾。

    这时,对面传来了一道无比郁闷的声音,太子仿佛受到了十万点的爆击,他长长叹了口气,幽怨地说道:“皇叔,侄儿没法画了……”

    我的脸顿时红得能做成腮红,我本来想一把推开三皇叔,可是想到他胸口还有伤,只能轻轻拉着他的袖子,呢喃道:“太子……嗯……还在……”

    三皇叔见我要逃离,伸手扶住我的脑袋,将我的脸凑得离他更近,方便他索取,他口齿不清,神情迷醉地回了一个嗯字,而后继续享受这一份甜美。

    他吻得很投入,也很深情,完全不管太子和其他那些亮得快要爆炸的电灯泡们。

    可是我的脸皮没有三皇叔那么厚,我已经羞得快要钻地缝了,三皇叔感觉到我不专心,惩罚性地在我的腰上轻轻揉捏,我一惊,差点就跳起来了。

    三皇叔的眼中闪过一丝狡黠,他明知道腰上是我最敏感的地方,偏偏每次都喜欢捏我那里,然后看着我一副柔情似水的样子,笑得像只得逞的小狐狸。

    腹黑,真是太腹黑了!

    不过好在,这个要命的热吻并没有持续多久,等三皇叔享受够了,他就轻啄我一口,放开了我。

    我明显感觉到唇畔红肿了一些,可也不能说什么,因为此时不管说什么都会让人觉得更加暧昧。

    我只红着一张脸,将脑袋垂得特别低,恨不得将脑袋摘下来藏在口袋里,不去看别人带着笑意的眼神。

    三皇叔深深看着我,正打算再将我搂在怀里,此时太子道:“画好了,哎,真是太不容易了。”

    听到太子话语中的调侃之意,我的脸更是红得不行,我咬着唇畔,偷偷在三皇叔的大腿上狠狠一掐。

    三皇叔平时完全不怕痛,可此时却是倒吸了口凉气,将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到了这儿,他淡淡笑道:“还要继续?”

    众人看到三皇叔神清气爽,而我的脸则鲜红欲滴,无数双八卦的视线落在了我的唇畔上。

    我咬牙,这个男人分明是故意这么说的,让所有人都以为我掐他是因为我还没亲够!

    啊啊啊,这个该死的腹黑男!

    就在我恼怒地转头准备回击他的时候,他突然站起身,将我的手执在掌心,拉着我往前迈步:“走,去看看太子的画。”

    我所有的恼羞都被这句话塞回了肚子里,我跟着他走到桌子面前,此时桌上放了两幅丹青,我不由为太子的速度惊叹,可是等我看到太子的画时,差点喷出一口血。

    第一幅画是三皇叔抱着我,我们相视而笑,三皇叔的眸中装着无限柔情,而我的眼中也盛满了似水的蜜意。

    而第二幅则是我和三皇叔忘情地拥吻,三皇叔的手扶着我的脑袋,我的下巴微微扬起,唇齿相依间,尽是甜蜜。

    桂花树下缱绻缠绵,就连落在画中人肩上的桂花,都能让人闻到醉人的甜意。

    然而太子之前明明是害羞得不行,现在转眼又画出了这样的画,我忍不住瞪了一眼太子。

    太子笑道:“金桂开花,定能早生贵子,皇婶是怪我画得不够生动吗?”

    看着太子笑得据愉,完全没了之前文人的清高傲骨之气,反而有了几分三皇叔的腹黑之气,我顿时被太子的话噎得说不出话来。

    三皇叔拿起第二幅画,十分满意地点头,并招呼二十九道:“这副甚好,可以挂在书房!”

    我差点喷出一口血,书房是三皇叔面见朝臣,处理正事的地方,要是所有人都看到了这副令人脸红心跳的画,那我以后还要不要出门了?

    我赶紧阻拦道:“等一下!三皇叔,这画没有描金,怎么能挂在书房里头呢?”

    三皇叔极其认真地看着我,似乎是在考虑我的话,半响后他郑重地点头,似乎是认同了我的话,我松了口气,却听到他淡淡道:“那就现在描金,此画挂在书房可镇宅。”

    我的嘴角抽了抽,三皇叔的话分明是别有深意,他知道我脸皮薄,这画只要在书房挂一天,我就一天不敢再去书房偷信,而他也能让所有人都知道我是他的女人。

    正所谓一失足成千古恨,我现在无比后悔偷信,以及答应让太子作画,他们两个分明是合起伙来欺负我!

    而另一幅画三皇叔则让人挂在了我们的卧室,他说怕我醒来看不到他想念他,便挂在了我视线能及的地方。

    三皇叔对太子的画赞赏有加,便传了午膳让太子一起享用。

    午膳的菜肴十分丰盛,然而我和太子两个人都没有动几口,只有三皇叔一个人破天荒地吃了两碗饭。

    我是因为被三皇叔欺负了,心里不痛快,在筹划着怎么欺负回去,所以没有心思吃饭,而可怜的太子则是被三皇叔喂了满满一吨的狗粮,现在有点消化不良。

    席间气氛怪异,谁都没有说话,只偶尔传来三皇叔夹菜的声音。

    这时,一个黑影从角落里飘出,跪在地上道:“主子,城门来报,西番人闯城离京。他们下手狠辣,已经砍杀了不少护卫军。主子,要不要派黑影拦截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