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报错
999文学 > 报告皇叔,皇妃要爬墙 > 第一百七十章 你们都想要朕的命

第一百七十章 你们都想要朕的命

一秒记住【999文学 www.999wx.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三皇叔哪还有心思责罚皇帝,他立即将我抱在怀里查看:“晓晓,你怎么了?”

    我只感觉肚子里好像有万蚁在啃咬,五脏六腑具是痛得难以言语,额头上冒出了豆大的汗珠,很快汗珠顺着额头淌下,沿着面部轮廓流到脖颈。

    三皇叔捏住我的手,又抚上我的额头:“怎么这么烫?”

    烫?

    可是我只感觉自己好像掉进了冰窟窿,全身的毛孔都冻得快要凝固起来了,我紧紧抓着三皇叔的手,不由自主地往三皇叔的怀里缩着:“皇叔,我好冷,抱……抱紧我!”

    我的嘴唇发抖,手指发抖,全身都在发抖,三皇叔连忙紧紧将我抱入怀中,他手掌贴着我的后背,一股暖流从后背向着四肢五骸流动着。

    我知道三皇叔内力深厚,也知道他见到我如此,肯定会费尽心力救我,可是我感觉自己好像一个无底洞,他注入我体内的暖流好像一条线,根本填不了我冰冷无比的感官。

    “冷,好冷,三皇叔,我好冷……”

    我在三皇叔的怀里瑟瑟发抖,脸上的血色尽褪,唇畔也渐渐变成了白色,三皇叔将我身上的披风裹得更紧。

    金子等红影也纷纷脱下了披风裹在我身上,可是那点温度如杯水车薪,根本无法拯救我冰冷的四肢百骸。

    看着我的脸色越来越透明,三皇叔急切地喊我名字:“晓晓……”

    我很想回应他,可是我全身冰冷,手脚都有些僵硬起来,我牙齿打颤,连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只断断续续地说道:“点,点我的,三,三处要穴……”

    练武之人都知道点住身体上的三处要穴可以缓解痛楚,若是中毒也能拖延一炷香的时间,三皇叔立即出手点住我的穴位。

    原本应该减缓的寒意却是丝毫未减,我冻得不行,三皇叔也担心得快要发疯,他脸色紧绷,如诗如画的脸露出凌厉之色。

    皇帝看到我痛苦不堪,又看到三皇叔焦急万分,却是什么办法也没有,不由大声笑了起来:“哈哈哈,天助我也!瑞天凌,朕才是九五之尊,朕才是真命天子,得罪朕的下场只有死路一条!欧阳晓晓就是报应,报应啊!哈哈哈……”

    皇帝笑得嘴角都快裂到耳后根了,三皇叔抿着唇,琥珀色的眸子透出森冷的杀意,他的视线紧紧盯着皇帝道:“你是不是给她吃了什么?”

    皇帝双手摊开,指着地上的茶盏残片道:“朕根本不需要对她做什么,欧阳晓晓触犯朕就是触犯天颜,朕只不过召见她,喝了一盏茶的功夫,她就变成了这样。瑞天凌,你认命吧,是你害死了她!你想要取代朕坐上龙椅,连老天都不肯!朕早就说过了,你是个被上天诅咒的人。你先是中寒麟毒,不能和任何人亲近,现在连唯一不怕寒麟毒的欧阳晓晓也要命赴黄泉!瑞天凌,你不是灾星又是什么?”

    “放肆!”金子恼怒地朝皇帝吼叫,她知道三皇叔最反感的就是别人说他是被上天诅咒的人,虽然三皇叔不相信天理命数,可是心里却是有芥蒂的。

    “放肆?你说朕放肆?”皇帝精明的双眼瞪着金子道,“哼,无妨,朕不跟你这种黄毛丫头计较,朕今日就要看看你瑞天凌是怎么把最心爱的女人害死,然后一步步走入痛苦的深渊,你们放心,朕一定会十分愉悦地欣赏!”

    三皇叔并没有理睬皇帝的话,他专心致志地给我输着真气,看着我苍白的脸,将我抱得更紧了一些,他的薄唇贴着我的耳垂轻声道:“晓晓,本皇不会让你有事的!”

    这时,伺候我的红影跪在地上道:“主子,姑娘今日早上在玉华殿的时候用过莲子汤,会不会是莲子汤有问题?”

    这么一说,金子也想起了一件事,她跪在了地上,犹豫再三道:“主子中醉仙灵芙和七花七虫草的剧毒时,姑娘曾经去求三王爷赐心头血,三王爷和姑娘谈了很多条件,他怕姑娘拿了心头血就不认账,给姑娘喂了盅虫。此事只有姑娘和属下知情,姑娘曾经千叮咛万嘱咐不让属下将此事告知主子,可如今姑娘垂危,属下不得不据实禀告,属下怀疑是那条盅虫在作祟。”

    三皇叔抬眸,琥珀色的眸光骤然变得冰凉刺骨:“三王爷……”

    他嘴里吐出三个字,字字都带着极大的怒意,他正要吩咐金子把三王爷带来,门口就有骑兵来报:“凌皇,三王爷带着一个蒙面黑衣人在东华门求见。”

    “传!”三皇叔冷声道。

    皇帝眉开眼笑地在龙椅上坐直了身子:“三皇儿不愧是朕的好皇儿!峰回路转,柳暗花明!瑞天凌,你永远斗不赢朕,老天爷是让朕来做这个真命天子,从前是,现在是,以后也是!”

    三皇叔并没有理会皇帝的言论,而是看向从外面款步而来的三王爷。

    三王爷一身紫色的锦缎,锦缎上用金线绣着飞扬跋扈的金龙,他的腰间束着一根镶金的腰带,脚上踩着黑色的鞋子,鞋子上绣着五彩的祥云,整个人看上去器宇轩昂,气度不凡。

    三王爷并没有理会三皇叔冰冷如刀的视线,也没有理会养心殿中剑拔弩张的攻势,只神色如常地跪在地上,向着龙椅上的皇帝行礼:“儿臣叩见父皇,父皇万安!”

    皇帝看到三王爷,知道三王爷能给三皇叔吃瘪,高兴得都快飞起来了,他上前亲自扶起了三王爷,拍着三王爷的手赞叹道:“好皇儿!不愧是朕最好的好儿子!”

    三王爷邪魅无边的脸上扯出一个得体的笑容,他犹记得上月的花期节上,皇帝还当众给了他一剑,咒骂他是畜生,说自己从来没有他这样恶毒的儿子。

    才几日过去,皇帝就又抓着他的手赞扬他,夸他是最好的儿子!

    圣心难测,他虽然贵为三王爷,可是讲白了不过是皇帝的庶子,而皇帝从来都不把他们这些庶子当人看。

    有利用价值了,就和颜悦色,捧在手上,没有利用价值了,就踩在泥里,恨不得再捅上两剑!

    三王爷自从被皇帝捅了一剑,又囚禁了好几天之后早就对皇帝淡然了,已没了往日的父子情深,但是他的面上还是装得恭敬万分。

    皇帝好不容易掰回一局,哪里会去在乎三王爷眉眼间的不同,他将三王爷拉到自己的身边,让三王爷的手搭在龙椅的扶手上。

    皇帝从来没有让自己的儿子如此靠近过龙椅,哪怕是最得圣心的太子和六王爷也最多是跪在龙椅旁边,从来不曾靠近龙椅,更不要说伸手搭在龙椅上了,所以这对三王爷来说是全天下独一无二的荣耀。

    然而面对这样的一份殊荣,三王爷只觉得十分讽刺,如果不是他给我下了盅毒,皇帝会这样亲近他?

    皇帝拉着三王爷的手指着我道:“好皇儿,快让盅虫将她咬死,朕要看着瑞天凌痛不欲生!”

    三王爷看向身边的蒙面黑衣人,那人虽然有大半张脸都藏在黑布之下,可透在外面的部分能够看出她眉眼如黛,是位难得的美人。

    那蒙面美人抬手摇了摇手中的铃铛,我顿时腹痛如绞,我牢牢抓住了三皇叔的衣襟,痛得整张脸都快皱起来了。

    “够了!”三皇叔冰冷的声线响起,眼中的寒意更甚,看向蒙面黑衣人的时候恨不得将她碎尸万段。

    三王爷抬手示意蒙面黑衣人停下,蒙面黑衣人依言放下了手中的铃铛,我的痛楚减缓,无力地靠在三皇叔的怀里。

    可是皇帝却不肯罢休,他恼怒地问道:“怎么停了?还不快把她的命夺去!好皇儿,瑞天凌处处掣肘你,又给了朕那么多难堪,你难道不想给他一点颜色瞧瞧吗?”

    三王爷的唇边绽放了一个邪魅的笑容:“当然!”

    皇帝笑眯眯地拍着他的手,然而下一秒他却是惊讶万千又是惊恐万分地看着三王爷的另一只手,只见三王爷不知道什么时候掏出了一把刀,而那把刀正好刺向了皇帝的肩膀:“你,你,你和瑞天凌是一伙的!你们都想要朕的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