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报错
999文学 > 报告皇叔,皇妃要爬墙 > 第一百六十二章 是你父皇

第一百六十二章 是你父皇

一秒记住【999文学 www.999wx.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你说什么?”有一瞬间我的整个心神都是恍惚的,好像飘飘荡荡跑去了远方,可下一刻,我的手已经不自觉地抓住了太子的衣襟,太子看到我吃人的表情吓了一跳。

    他想挥手拍落我的手,可又不能碰到我,只能露出让我离他远一点的神情:“你疯了,这里是皇宫!被皇叔的人看到我和你拉拉扯扯,皇叔会把我剁了的,你还不快点放开我!”

    见我不动,太子索性用衣袖裹住手,满脸嫌弃地拍掉我的手,我改拉他的袖子,声音尖锐地问道:“你刚刚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我说这里是皇宫,你不能和我拉拉扯扯,快放开本太子……”

    “不是这一句,前面那句!”我捏着他袖子的手紧了紧,脸上的表情也露出了狰狞之色。

    太子生怕我将他的袖子扯下来,连连告饶,将刚刚的话又重复了一遍,我的脸色更加阴沉,我一把甩开太子,力气之大,差点把太子撂倒在地上。

    金子看我气冲冲地要往外走,连忙上前阻拦我,我怒瞪着她。

    她看到我气得脸色发黑,就差喷出火来,咽了咽口水,挑着好听的话说给我听:“三小姐,主子那么宠爱你,事情肯定不是你想的那样。”

    “还能怎么样?”我的嗓门拔高了八度,气得脸都快变形了,“老娘在这里担心他担心得快要疯了,结果呢?那个混蛋居然金屋藏娇!什么我最美,什么只爱我!狗屁!还说不会娶西番大公主,要把西番灭了,现在呢?全特么是谎言,谎言!!!”

    我暴躁地揪住自己的头发,大肆蹂躏着:“啊!早知道就不应该给他好脸色看,更不应该解除他的冰封,就应该好好冰着他的小宝贝!”

    我气冲冲地说了一大通,而后我的脸上突然浮现出了一丝诡异的笑容,五王爷、太子、金子都有点惊恐地看着我,我淡淡道:“呵呵呵,现在也不迟啊,老娘这就去剁了他的小宝贝!看他还敢不敢乱来!这个狗屁皇宫,还有那个神经病皇帝,老娘统统都不管了!”

    金子听到我开始疯言疯语,吓得脸都白了,她连忙捂住我的嘴,看向太子和五王爷:“太子,王爷饶命,姑娘受了刺激才会这样,求两位千万不要治她的罪啊!”

    太子和五王爷对看了一眼,太子有些尴尬地咳嗽了两声:“本王刚刚什么也没听见,没看见,五弟,你呢?”

    五王爷点了点头,金子松了口气,又说了几句感激的话,准备强行拽着我离开。

    “慢着!”五王爷拦住了她,思索片刻后道,“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我们换个地方说话。”

    太子看他神色严肃,便点头同意了,金子不管我的挣扎,将我点了穴道,强行拖着我走在太子和五王爷的身后。

    五王爷走到了御花园,找了一个安静的地方,又在周围的树丛中仔细查看了一番后才低声道:“看来皇叔真的出事了。”

    我抬眸看向他,刚刚太激动,加上太子的话实在是太刺激我的神经,我的脑子一下子当机了,没反应过来,现在冷静下来倒是觉出事情非常不对劲。

    太子疑惑地问道:“五弟是说西番大公主有问题吗?”

    太子垂下眸子,似乎是在仔细回忆着什么:“她从凌皇府出来的时候倒是脸色如常,不过身边多了不少人,看样子应该不是西番的人,我本来想上去盘问,不过她的马车太快,上朝的时间又快到了,我就将事情搁置了,现在想来……”

    太子盯着五王爷问道:“冬翎一定有西番的内应,五弟,你是不是知道了些什么?”

    五王爷嘴角微微抖动,他抬手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道,原本想说什么,看到我一脸急切,眼睛里都快迸射出感叹号来了,他抬手想把我的穴道解开,可一想到我和他男女有别,就放下了手,对着金子道:“把她的穴道解开。”

    金子应声,我的穴道一解开,我就急切地问道:“太子殿下,你说夏春冬是坐着马车离开的?”

    太子见我和他关注的点不在一处,有点讪讪地说道:“是啊,棕色的马车,前面有四匹马拉着。”

    这下我心里的猜测更加肯定了:“之前三皇叔遇刺的事你们知道吧?想要三皇叔性命的人就是西番王子,三皇叔抓到他后就将他秘密地囚禁在凌皇府里,抓到他的时候他已经受了重伤,无法独立行走,所以一向骑马的夏春冬才会坐马车离开,一定是为了掩人耳目!”

    太子呼吸一窒,立即道:“难怪了,三皇叔一向不让女人进凌皇府的,我还奇怪西番大公主怎么能进凌皇府,原来是为了救西番王子!”

    五王爷的眉头皱紧:“看来凌皇府真的出事了,冬翎一定有人在帮夏春冬,否则仅凭她一个附属国公主,完全不可能从戒备森严的凌皇府把人带走。”

    太子道:“看五弟的样子似乎心里已经有答案了,那个背叛冬翎的人是谁?”

    五王爷看着我,我权量一番后道:“是你父皇!”

    太子起伏的胸口一窒,他原本是想说不可能,可话都到唇边了,他不知是想到了什么,又生生地将话咽下去,问道:“你们预备如何?”

    我深深吸了口气道:“太子殿下,你应该清楚,皇叔危在旦夕,我不可能袖手旁观。可是你是太子,说得不敬一点,皇上驾崩,你就是下一个皇帝,如果你打算置身事外,也情有可原,我不会怪你的。可如果你打算救皇叔,那么我也得事先跟你说清楚,你很有可能会因为这件事丢掉皇位。”

    见太子沉默着不说话,我叹了口气道:“如果太子殿下选择前者,只希望殿下假装什么都不知道,不要将今日的对话说出去。”

    我的话音刚落,太子突然看向我,脸色郑重道:“我要救皇叔!这是,这是……这是父皇欠他的!”

    他最后几个字说的很轻,如果不是他的脸正好对着我,我又一直看着他的话,我可能无法读懂他这一句意味深长的唇语。

    五王爷则抬了抬肩膀道:“本王与皇叔是生死之交,皇叔需要本王,本王当仁不让!哪怕粉身碎骨也在所不惜!只是……欧阳晓晓。”

    他叫了一声我的名字,我转头看向他,五王爷朝我眯了眯眼睛,脸上的神情难看地说道:“事情一码归一码,你对沈姑娘的伤害,本王绝对不会姑息。”

    我的嘴角抽了抽,我忍不住在心里邪恶得想着,要是我把钟杰是男人的事实告诉五王爷,五王爷会不会来个托马斯旋转,然后原地爆炸呢?

    五王爷当然不知道我心里的小九九,他轻声道:“本王出宫后就去凌皇府看个究竟,看看他们已经做到了哪一步,到时候再想对策。”

    我点了点头,知己知彼方能百战百胜,五王爷不愧是带兵打仗的,比太子这个绣花枕头好多了。

    五王爷说完话就走了,太子则站在原地两眼无神地看着草丛中的一朵野花,我抬手在太子的面前晃了晃,正要说什么,一个太监远远地从御花园那头跑了过来。

    “三小姐,原来您躲在这儿啊,让奴才好找!”太监跑得近了,才看到站在阴影后的太子,连忙跪在地上朝太子行礼。

    太子抬了抬手,太监道谢后站了起来,他低眉顺目,脸上带着讨好的笑容道:“三小姐,皇上召您去养心殿,奴才找了您大半天了,您快跟奴才走吧,别让皇上着急了!”

    我和太子对视了一眼,都从彼此的眼中看到了惊讶,皇上怎么会在养心殿召见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