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报错
999文学 > 报告皇叔,皇妃要爬墙 > 第一百三十五章 今天本小姐要做女王

第一百三十五章 今天本小姐要做女王

一秒记住【999文学 www.999wx.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我正笑得开心,三皇叔突然将我打横抱起,暗卫见状,低下头按住了另一个石室的门,随着一声震动,石室开启,三皇叔抱着我大步走了进去,石室的门自动在身后关闭。

    这是一个很小的房间,里面的陈设很简单,一张大床,一个圆桌,一把椅子,桌上放着茶壶和几只茶杯,应该是三皇叔处理公务累了之后休憩的地方。

    三皇叔将我抱到床上,棱角分明,俊逸无双的脸颊凑到我面前,清亮的琥珀色眸光中映着我的倩影。

    他勾起唇角,心情愉悦地问道:“今日有没有想本皇?”

    石室的光线很暗,只有米粒大小的黄色烛光照着三皇叔,本来这样幽暗的光线应该会把人照得特别丑,可三皇叔却依然光鲜亮丽,美艳不可方物。

    今日的他并没有着月牙色锦袍,而是穿着一套黑色的紧身服,平时散在肩上,只用玉冠攥着的银丝竟然一丝不苟地梳起,看样子三皇叔是秘密地出过凌皇府了。

    我推开三皇叔的手,不高兴地说道:“为什么要想你?某些人连陛下赐婚这么重要的事情都没有告诉我,只知道瞒着我,我没有将这人咬下一块肉来,已经算是温柔体贴,贤淑大度了!”

    三皇叔轻笑着在我的鼻尖上轻点,十分痛快地承认道:“此事是本皇的错!”

    我挑了挑眉,三皇叔继续道:“不过看到你掉进醋缸里挣扎着爬不出来,本皇很是欢喜。”

    我怒瞪着他,这个没良心的家伙,明明知道我吃醋了,还在一旁看我的笑话,真是太过分了!

    就在这时,三皇叔拉开我抵着他的手,将我和他的距离贴得更近了一些,他低头擒住我的唇畔,最后一句话融化在动情的深吻中:“晓晓,你终于在乎本皇了!”

    我的唇畔微张,这样下意识就不管不顾地吃醋的的确确是头一遭。

    原来在不知不觉中三皇叔已经在我心里扎根,对我越来越重要,我无法容忍任何女人,哪怕只是名义上亲近他了。

    “晓晓……”

    三皇叔轻声呼唤我的名字,我原本全身都是刺,竖起坚硬防护的心就在这一声软软糯糯的叫声中退去,我轻轻嗯了一声,转而伸手抱住了他的脖颈。

    三皇叔捧起我的脸颊,略带薄茧的手指顺着我的脸颊移向我的耳廓,又慢慢抚上我的青丝,他稍稍用力,拔下我头上的簪子,又取下我的耳环,随手一抛,便放在了圆桌上,顺便熄灭了桌上的烛光。

    一室黑暗,锦被下石床透着微凉的温度,一种冰凉的黑暗如深夜里的水汽,弥漫在我周身,我忍不住瑟缩了一下。

    三皇叔环住我,温热的唇畔在我的耳边留恋,他手指翻动,轻而易举地除去了我身上的衣物,略带薄茧的手在我的身上游走起来。

    因为里面太黑,看不见彼此,所以听觉和触感一下子被放大了无数倍,三皇叔的手仿佛有魔力一般,游走过的地方微微带起一阵战栗,一把又一把的火苗燃烧着我的周身。

    他正忘情地亲吻着我的小腹,我突然抓住了他的手,一个翻身将他压在石床上。

    三皇叔愣了一秒,就听到我颇为霸气地说道:“你犯了错,所以今天我在上面!”

    三皇叔不由轻笑了起来,他一个转身,重新夺回了霸主地位,道:“既然是本皇不是,自然由本皇好好效劳皇妃了!”

    我双腿一夹,将他推向一边,复而跨坐在他身上,随手拍在三皇叔的胸膛上:“今天本小姐要做女王!”

    说着,我立即扑向三皇叔,因为我不会武功,没有三皇叔的视力好,所以我的鼻尖一下子撞到了三皇叔的下巴。

    “嘶——”

    我痛得倒抽一口冷气,头上传来三皇叔的轻笑声,那声音很小,好像是自行车轮胎漏气一般,显然是憋着笑的。

    我气恼地拍了一把他的大腹肌,低头在他的脖子上一阵狂啃,三皇叔很快就有了反应,可是我一直慢慢吞吞地撩拨他,就是不做正事儿。

    三皇叔受不了了,他有些懊恼地抱着我的腰肢,几次三番想要让香肠进到面包中间,合成热狗,可是我就是不让他如愿。

    听到三皇叔粗重又带着一丝火气的呼吸声,我不由勾起了唇畔,让你隐瞒我,让你不告诉我,现在就是得罪本小姐的下场!

    聪明如三皇叔,自然知道我是变着法儿地惩罚他,他哭笑不得地叫我:“晓晓……”

    我老神在在地应道:“嗯,怎么了?”

    三皇叔磨了磨牙,他自然不可能将露骨的话说出来,只能再次动手丰衣足食,可是我就是扭来扭去,不给他可乘之机。

    “晓晓!”这一次三皇叔的火气更盛,手上的力道也不自觉地加大了一些,不过为了怕我受伤,他还是放软了动作道,“别再折磨本皇了!”

    我眨巴着无辜的大眼睛,突然想到室内太黑,三皇叔是看不见我的,便开口道:“怎么会呢?皇叔不是可以一个时辰一次吗?本小姐也可以哦!皇叔,这事儿就得慢慢来,方要好好享受哦!”

    三皇叔气结,我则开心地这儿点火,那儿点火,玩得不亦乐乎。

    可怜的三皇叔一直处于大火熊熊燃烧的地步,他忍受了好一会儿,终于受不住了,抓着我的手,放在一处道:“你看,再这样下去,本皇就要原地爆炸了!”

    我十分满意三皇叔的反应,笑眯眯地拍了拍他的手,语重心长地说道:“放心吧,本小姐会医术,一定不会亏待三皇叔的!”

    我的话刚说完,三皇叔突然坐直了身子,趁我不备,一个用力,语带满足地抱住了我的身子:“终于吃到了,你这小妖精!”

    我气得磨牙,该死的,原来他是故意说话引开我的注意力,好对我下手,真是太腹黑了!

    我推拒着他,他将我逼到石壁上,而后肆无忌惮地开始享受。

    昏暗的石室,强大的刺激,交缠的呼吸,越走越近的两颗心终于跳成了同一频率,一室旖旎而美好。

    当然,我再一次地拜倒在了三皇叔的体力之下,由于被我挑逗得太久,让某人憋了太久,连着四五天,三皇叔是夜夜辛勤,直到第六天他才放过了我,抱着我安安静静地入眠。

    中午,我昏昏沉沉地醒来,几场大战下来,我感觉自己的手脚都软的不像是自己的一般。

    二十九为我准备了大补汤,十分暧昧地看着我喝了个底朝天。

    我长长地叹了口气,在心里悔得不行,以后再也不能这样惩罚三皇叔了,这种惩罚最后倒霉的还是自己,不行,以后得另外再想个惩罚。

    二十九刚刚收拾好碗筷,金子急急忙忙地冲了进来,看到我脖颈上的一朵朵绽放的梅花,她红着脸别开了眼睛。

    我轻咳了两声,拿过扇子遮住了自己的脖颈,语气如常,脸却红得一塌糊涂:“出了何事?”

    提到正事,金子的神色变得肃穆起来:“因为边疆瘟疫,急需灯须草,不少富商不肯拿出草药,地方官员为了完成皇上交代的任务便强制征集,导致南方大乱。很多家底优厚的人纷纷关上门不做生意,大富商也不再开仓放粮,而是团结着将药草的价格提升了十倍!百姓们吃不上饭,又看不起病,纷纷涌到京都,说治瘟疫的法子是毒方,要求惩处始作俑者,如今城门外全是难民。”

    见我神色如常,似乎早就料到的样子,金子继续道:“三小姐,皇上在早朝上大发雷霆,为了平息灾民的怒火,已经下了口谕,要将欧阳将军府株连九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