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报错
999文学 > 报告皇叔,皇妃要爬墙 > 第七十九章 那就好办多了

第七十九章 那就好办多了

一秒记住【999文学 www.999wx.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年大人正是一直替三王爷周旋,帮三王爷洗脱冤屈的年轻大人。

    他听到此话立即跪在了皇帝的面前磕头道:“皇上,既然主谋已经找到,求皇上立即处置该女子,还三王爷公道!”

    皇后皱着眉有些奇怪地看着他,正要开口,年大人以为皇后要说出什么求情的话来,立即又磕了一个头:“皇上,三王爷对皇上一直孝顺有加,又以身作则严苛要求自身,让下官们如沐春风,决不能让三王爷遭受这样的无妄之灾啊皇上!”

    皇帝先是将皇后扶了起来,看到皇后脸上微微发红,额头上青筋暴露,手臂一直在颤抖,问道:“皇后怎么了?可是凤体有恙?”

    皇后身边的一个宫女立即替皇后扇着扇子道:“启禀皇上,皇后娘娘为了公允,便挑了一个四面是墙的房间检查女眷,因天气炎热,加上密不透风,皇后娘娘疲累便受了些暑气,奴婢劝慰皇后娘娘让娘娘歇息片刻,可娘娘说不可辜负皇上的期待,定要亲力亲为,奴婢……”

    “住嘴!”皇后声音严厉地打断了宫女的话,“皇上面前岂可放肆!再多说本宫让人掌你的嘴!”

    那宫女立即吓得跪在地上求饶,皇上自然是不会和宫女计较,转而劝慰皇后,让皇后多多休息云云,又赐了冰块到皇后跟前,给皇后解暑。

    范雪羡慕地看着皇后,在我耳边轻声道:“帝后的感情真好!这么多年了还如此恩爱,你看,皇上多关心皇后娘娘啊……”

    我冷笑一声,皇后明明是过敏了,偏偏要装过劳中暑。她若是真心不想让宫女说话,早就可以打断她,偏偏要等宫女把话都说完了,才作态惩戒宫女。

    这样的伎俩后宫多如牛毛,偏偏皇帝却十分享受后宫女人为了得到他的宠幸而施计讨好他。

    可怜跪在太阳底下汗流浃背的年大人,现在已经是下午一点了,正是太阳最毒风最小的时候,他要是再多看一会儿皇帝皇后秀恩爱,估计他就真的要中暑了。

    可是他有什么办法呢,这条路是他自己选的,也是他要跑出来跪着的,只能干忍着。

    好在皇帝还算仁慈,安抚好皇后后便又提起了此事,年大人立即精神振作地看着皇帝,皇后却有些犹豫地问道:“年大人,你真的一意孤行要让她受罚?”

    年大人即刻匍匐着往皇帝跟前爬了几步:“皇上,皇后娘娘,她陷害皇子,又巧言善辩,诡计多端,万万不可轻纵啊!”

    皇后叹了口气,抬手想要往脸上抓,宫女立即将扇子轻巧地塞进皇后的手中,皇后自然知道自己的脸不能抓,否则就会破相,所以便心烦意乱地挥了挥手道:“皇上,那便依年大人所言,将掉扣子的女子抓起来吧!”

    年大人绽开笑容,但想到这样有些失仪,便又收敛,低头微笑,侧眸看着我,眼中满满都是得逞后的满足。

    我朝他微微抬头,挑了挑眉,而后端起酒杯慢条斯理地喝着酒。

    年大人的表情带着不屑,整张脸上都写满了,一会儿看我怎么办的话语。

    然而侍卫们的确是来女眷棚里抓人了,可抓的不是我,而是另一个穿着和我同色衣服的女子,那女子苍白着一张脸,一脸惊恐地看着侍卫,竟然连呼叫都被吓忘了。

    这下年大人傻眼了,看到侍卫们没有抓我,他立即高声喊道:“慢着!”

    侍卫们依言停下了手中的抓捕,转而团团围住了那名女子,那女子被吓得不行,终于是失声痛哭了起来:“哥……”

    年大人听到这一声呼唤,浑身一颤,他不敢置信地看着被团团围住的女子:“妹妹?怎么会是你?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

    “哥……救我!我,我是冤枉的啊哥!”那女子哭得着实可怜,我忍不住看向她,她的眉眼确实和年大人有几分相像,不过她比年大人更加温和一些,看上去没有年大人那么锋芒毕露。

    “皇上!”年大人不住地朝皇帝磕头,“此事定有什么误会在里面,求皇上明察!”

    我忍不住看向茶棚里的吴小姐,她又是一副唯唯诺诺的神情,和旁人一样,脸上全然是不敢相信和弱弱的同情。

    我的嘴角忍不住狠狠地抽了抽,三皇叔哪里是培养暗卫,明明是培养了一群骨干演员。

    我转头看向高位上的三皇叔,他正闭着眼睛休息,他的胸膛起伏缓慢,看上去好像已经睡着了一般。

    可当我的视线落在他身上时,他似乎有所察觉一般,如蝴蝶般醉人的睫毛轻颤,眼睛漏出一条缝,他修长如玉的手指轻轻抚了一下被我咬过的耳垂,嘴角勾起了一抹极浅却十分迷人的笑容。

    这个腹黑的家伙,明明导演了这么好看的一场戏,偏偏装得丝毫不感兴趣的样子。

    这个时候风越来越小,空气也越来越闷热,皇后虽然有冰块护着,可脸上的过敏更加严重,导致她的心也浮躁了很多:“年大人,本宫已经依你所言将人找出来,是你自己说要严惩,皇上和本宫也答应严惩,怎么现在你又说有误会,你是在戏耍本宫不成?”

    皇后这话说的很重,给年大人戴的帽子也够高,戏耍皇后可是大罪,换成别人早就吓软在地,哪还敢说什么?

    可年大人却挺直了腰杆道:“娘娘定是被小人骗了,下官现在就证明给娘娘看!”

    说着,他突然站起身朝着我扑了过来,高台上的三皇叔一瞬间便睁开了眼睛,琥珀色的眸子牢牢锁定在年大人的身上,只要他敢碰我一下,三皇叔定会当场废了他。

    好在年大人还算识趣,只站在棚子外,并没有像欧阳婉晴那样扑过来就抓着我不放。

    他脸色阴沉地朝我摊手:“三小姐,请将你身上的纽扣全都摘下来!下官相信你身上定有和主谋一样的纽扣。”

    他这是摆明了怀疑我,并要求我证明自己咯?

    我浅浅一笑,并没有动,年大人早就料到我会这么做,继续道:“三小姐莫不是怕了?哼,只要三小姐承认自己是主谋,下官也会为你向皇上皇后求情,给你留一条全尸。”

    我摇了摇头:“我只是好奇年大人的胆子怎么会如此大!不知此事是年大人自己所为,还是三王爷授意?”

    年大人十分鄙夷地撇着我:“下官做事自然有下官的准则,你何必什么事都扯到三王爷头上去!”

    “哦……这样啊!那就好办多了!”我十分愉悦地勾起了唇畔,你几次三番地挑衅我,老娘不发威,你真当我是软柿子不成?

    “你什么意思?”年大人略带疑惑地看了我一眼,而后又不屑道,“女子多是善辩之人,下官的口舌没有三小姐厉害,就请三小姐配合下官将扣子取下来就成!此事自会水落石出!”

    我站起了身:“年大人,请求皇上严查的是你,同意皇后娘娘搜查女眷的也是你,如今皇后娘娘虽凤体违和,却依然坚持检查我等女眷,好不容易将疑犯抓住,年大人却说娘娘糊涂,抓错了人,试问年大人是何居心?”

    年大人冷哼一声:“下官不与三小姐多辩驳!三小姐既然不肯,下官只好得罪了!”

    他正要伸手来抓我,一旁的范雪看不下去了,一巴掌招呼在年大人的脸上,我立即厉声道:“放肆,皇上皇后在这儿,岂容你胡来!”

    年大人被打却依然没有放弃,他照样打算伸手扯我,我往后退了几步,范雪也是有点武功底子的人,立即上前挡住年大人。

    我即刻一边高声喊着,一边朝皇帝的方向跪下道:“皇上,臣女替皇后娘娘喊冤啊!”

    众人皆愣,皇帝诧异地看着我,有点反应不过来:“你……替皇后喊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