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报错
999文学 > 报告皇叔,皇妃要爬墙 > 六十七章 三皇叔呢?

六十七章 三皇叔呢?

一秒记住【999文学 www.999wx.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皇帝暴怒,无人敢说话,众人全都跪在地上瑟瑟发抖。

    这时,两队身穿铠甲的御林军从外面冲了进来,领头的年轻男子看到现场的惨状,脸色刷白地跪在地上:“微臣救驾来迟,请皇上息怒!”

    我跪在地上不由微笑,这些御林军可真有意思,皇帝差点被杀他们不来,现在刺客被潦倒了他们倒是来了,皇帝会饶了他们就怪了。

    果然,皇帝一把抢过方公公手里的拂尘,重重地甩在御林军统领的脸上:“息怒?你还有胆子让朕息怒?是不是非得等朕死了你才肯来?”

    皇帝的力道极大,御林军统领不敢躲,脸上一下子变得血肉模糊:“皇上恕罪,微臣并不知道闯入了刺客,微臣刚刚在东苑围剿了一批刺客,正要向皇上来请罪,没想到这里也有……求皇上恕罪!”

    皇帝铁青色的脸上全是怒火,不过他倒是不再抽御林军统领的脸了,而是声音森冷地问道:“你说东苑也有刺客?”

    御林军统领赶紧点头称是,他跪在地上一动都不敢动。

    我不由皱起了眉,东苑怎么会有刺客?

    我明明记得我和六王爷路过一处时,正巧看到有几个蒙面黑衣人要去刺杀欧阳安,我当时以为那便是三皇叔送给六王爷的惊喜,让他知道三王爷有谋位的野心,且要对护国大将军不利。

    六王爷也确实知道了,但念在兄弟一场的份上,六王爷没有把这件事公之于众,而是把他们引到了别处。

    我记得是引到了西门,说是西门守卫松懈,容易跑路。

    但我趁六王爷不注意将一个纸条塞进了黑衣人的剑柄中,让他们以为行动有变来这儿继续刺杀。

    他们确实来了,可现在东苑又冒出了刺客,莫非三王爷还安排了其他人?

    我看向倒在血泊中的刺客,嘶……刚刚太混乱,没看仔细,现在一看,这些人的身量好像和我之前看到的蒙面黑衣人不太一样啊,难道真的有人要刺杀皇帝?

    我不由将视线落在了还在昏迷中的西番王子身上,不对,杀了皇帝对西番王子夺位没有益处,他不会这么做的。

    我又将视线落在三王爷的脸上,他的脸色晦暗不明,手上还捏着一把从刺客手里夺来的剑,他的身上也有不少血迹,不知是他的还是刺客的。

    我皱起了眉,会是他吗?

    这时二十九已经搜了一遍刺客的身,他跪在地上道:“启禀皇上,刺客无一活口,身上也没有身份的标识,不过……”

    “不过什么?”皇帝挥着手神色不耐地示意二十九继续说,不要卖关子。

    二十九看了一眼三王爷后,朝方公公使了个眼色,方公公在皇帝身边伺候了这么多年,见眼色行事的本事自然不在话下。

    方公公急匆匆地从上头跑到二十九身边,二十九在方公公的耳边低语了几句,方公公神色大变,他不自觉地看了一眼三王爷,而后又跑到皇帝跟前在皇帝的耳边低语。

    皇帝听了脸色一下子变得阴沉可怕,他突然从上面走下来,一把抢过二十九的佩剑,朝着三王爷挥去:“孽子!朕要杀了你这个畜生!”

    方公公急忙上前拦皇帝:“皇上息怒,三王爷杀不得,杀不得啊!”

    可不知为何,方公公阻拦的动作一顿,慢了半拍,皇帝的剑就这样深深扎进了三王爷的肩膀中,三王爷不敢置信地看着皇帝:“父皇……”

    “你还敢叫朕父皇?朕没有你这个儿子!”说着,皇帝一把将剑拔出,扔在了地上。

    众人皆吃惊地看着眼前这一幕,没有一个人敢出来为三王爷说话,大家全都屏气凝神,生怕皇帝的怒火烧到自己。

    我看向方公公的衣袖,看到他衣袖上多了一个酒渍,那个酒渍很浅,却生生地让袖子上的面料往里凹陷了几分。

    我看向一直坐在前面镇定自若的三皇叔,全场只有他一个人还在喝酒,看来是他出手阻拦了方公公的动作,才让皇帝顺利地把剑刺进了三王爷的肩膀。

    他可真是聪明,酒滴到衣服上很快就会挥发,等皇帝反应过来的时候,就算怀疑也没证据,更何况皇帝暴怒,哪会管这些事?

    “父皇!”三王爷跪在地上不住地磕头,他肩膀上的伤口很深,正在往外冒着血,可他不敢捂,“儿臣不知做错了什么,请父皇明鉴。”

    “你,你去跟他说!”皇帝推了一把方公公,怒气冲冲地反身往龙座上走,似乎是不愿和三王爷多说一句话。

    方公公擦着额头上的冷汗道:“三王爷,您还是自个儿去瞧瞧刺客嘴里的毒药吧……”

    三王爷皱着眉爬到了离他最近的一个刺客旁,伸手掰开了他的嘴,立即脸色大变道:“父皇,毒药是儿臣府邸的,可儿臣从来没有让人这么做过啊!定是有人偷了毒药,陷害儿臣!父皇!您不要被小人蒙蔽了啊!”

    三王爷一双丹凤眼如啐了毒,狠狠地刮着我的脸,我朝他粲然一笑,虽然我也不知道这些刺客是什么情况,但是我很乐意看到他倒霉啊!

    我的笑容深深刺激了三王爷的感官,他立即怒吼道:“欧阳晓晓,是你!是你陷害本王!”

    众人的视线落在我的身上,我立即跟受了惊的兔子般可怜兮兮地说道:“王爷,我,我哪有钱雇刺客啊……”

    这话一出口,三王爷的脸色变得更加阴沉:“你不要再狡辩了,不是你还有谁会陷害本王?”

    我往皇帝跟前挪了挪,假装很害怕地说道:“可是我要怎么偷王爷府里的毒药啊?况且最后那个刺客明明是看着王爷的,又不是我……”

    我越说越小声,一副饱受委屈又不敢多说的样子。

    但是我的话很快就入了皇帝的心,试问刺客没刺杀成功又马上就要死了,会看向谁?当然是看向雇主了,祈求雇主不要让人侮辱自己的尸首,所以这种眼神比说一万句话都管用。

    皇帝又看到刺客倒地的方向,虽然三王爷也奋力刺杀,可他那边的刺客最少,才两个人,这说明什么?说明刺客不过是装装样子去杀他。

    这下皇帝对三王爷的怒火更盛了,他正要下令可余光撇到三皇叔镇定闲适的样子,生生将怒火忍了下来:“来人,先将三王爷禁足半年,等事情查清楚了再说!”

    “父皇!”三王爷立即跪直了身子,半年能发生多少事啊?禁足半年等于废了三王爷的前程,他怎么能受得了?

    他一下子急了,也顾不上身上的伤,匍匐着靠近皇帝:“儿臣冤枉,儿臣冤枉啊父皇!”

    “拖下去!”皇帝连眼皮都懒得抬起,直接烦躁地让御林军把三王爷拖走了。

    三王爷喊冤的声音渐行渐远,很快,会场陷入了死一般的沉默中。

    我以为皇帝会没了心思开宴,结果皇帝竟然大手一挥道:“收拾干净,今日是花期节,朕要与民同乐!”

    很快就有侍卫们将尸体搬走,太监宫女们鱼贯而入重新布置了起来,皇帝脸色阴沉地坐在上方,视线扫视着周围的人。

    事情都到了这一步了,谁还有心思吃饭啊,可皇帝看着,大家又能怎么办?只能白着一张脸坐回座位上,觥筹交错地寒暄着。

    我也回到了座位上,范雪坐在我旁边,冰凉的手指握住了我的手:“好险啊,吓死我了!”

    我安抚地摸了摸她颤抖的手,这时舞姬们陆续地上场了,丝竹之声响起,范雪道:“皇上真是可怕,都这样了还不放咱们回去。”

    我微微一笑,皇帝这么做是在保三王爷,他这是在告诉世人,虽然三王爷可疑,但没有实质性的证据,皇帝不会把他怎么样的。等皇帝气消了,事情淡了,三王爷随便找个人出来顶罪就雨过天晴了。

    我不由看向主座,我倒是小看了皇帝的忍耐力,更没想到皇帝对三皇叔竟然会防得这么深,这人都快杀到跟前了,还能忍下,着实了不起。

    我的视线移向皇帝的身旁,那里空空如也,嗯?三皇叔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