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报错
999文学 > 报告皇叔,皇妃要爬墙 > 第四百九十八章 跟紧我,听到没有!

第四百九十八章 跟紧我,听到没有!

一秒记住【999文学 www.999wx.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有脑子的人都知道在这种情况下走在最前面的人是最危险的,范云谦当然是个聪明人,所以他怎么都不肯走在最前面。

    金子毫不客气地用剑柄直接将他推进了密道里,范云谦尖叫着咕噜咕噜滚到了最底下。

    金子正要跳下去,白子墨抓住她道:“本公子在前面给你接应,你小心一点!”

    白子墨说完这话就先跳了下去,金子心里一阵感动,但嘴里却说道:“就你那三脚猫的工夫还想逞英雄,也不掂量掂量自己的本事!”

    说着她也快速地跳了进去,黎小天三人对视了一眼后,黎小天的母亲先跳了进去,最后由黎小天的父亲压阵。

    几人进入密道后就发现密道里的血腥味比外面的更加浓郁,白子墨从怀里掏出一颗夜明珠,很快就照亮了周围的景象。

    地上,尤其是接近密道口的地方全是黑压压的一堆人,黎小天的母亲在第一时间就捂住了黎小天的眼睛,她柔声细语地道:“儿子乖,不要看!”

    黎小天很是乖巧地跟在自己的母亲身边,金子皱眉看向周围,饶是她见多识广也从未见过如此残忍的杀人方法。

    “啊!好,好痛!”前面传来了范云谦的呐喊声。

    白子墨立即将范云谦抓在手里小声道:“你要是不想死就给本公子闭嘴,否则本公子就将你留在这里让你自生自灭!”

    范云谦被金子推下密道的时候已经心生怨恨,此时到了密道,他知道金子必须靠自己才能找到路,所以不由硬气了起来:“你特么少威胁我,有本事你现在就杀了我!”

    范云谦料定不管是白子墨还是金子,都不会在这个时候杀了他,毕竟来都来了,要是不拿回点像样的情报回去,他们也不好和三皇叔交代。

    白子墨正要将范云谦臭骂一顿,金子已经眼疾手快地扯下了范云谦的黑布,范云谦一愣,倒是睁开眼睛看了起来。

    等他看到眼前的景象的时候吓得腿脚发软:“这,这,这些都是黎族的人啊,怎么,怎么会都死在这里了?”

    “你确定是黎族的人?”金子不由奇怪地看了一眼黎小天等人。

    黎小天是很小的时候就被送出了黎族,加上进密道以后就被他的母亲蒙住了眼睛,认不出眼前的人并不足为奇,可是黎小天的母亲常年待在黎族,怎么会认不出来呢?

    范云谦指着其中一人道:“我怎么不能肯定?大长老每次找我都是派的他,没想到他竟然死在了这里,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白子墨摊手道:“你问我们,我们问谁去?”

    范云谦被白子墨的话给噎住了,他挣扎着要往回走:“我不去了,要去你们自己去!”

    “这可由不得你!”金子迅速抓住范云谦的肩膀,同时将他绑在身后的绳子拽在手上,“娘娘腔,将他的眼睛捂起来,今天他就是不去也得去!”

    白子墨手脚麻利地给范云谦绑上了黑布,然后推着范云谦正要往前走,金子朝黎小天三人道:“等一下,你们三个走前面!”

    白子墨正要开口说话,被金子一个眼神给瞪了回去,黎小天的母亲解释道:“刚才密道黑暗,我们没看清才没认出来,你要是因为这个而怀疑我们,那真是冤枉了!”

    金子沉默着没有说话,黎小天道:“如果我娘知道这里很危险,她根本就不会带我来这里的,金子姐姐,你应该相信我们才是!”

    金子淡淡道:“现在我们是乘坐一条船的人,谁走前面都一样,总归是要有人走前面的,不是吗?”

    黎小天嘟着嘴道:“可是没有这个人带着我们,我们根本不知道该往哪儿走啊!”

    金子将范云谦往前推了推,但是手上还牢牢捏着绳子的另一端道:“现在可以了吧?”

    黎小天等人倒是不再说话,范云谦却跳了起来,怎么都不肯走,他知道金子为了抓到沈云汐会贴身保护他,可是黎小天等人不会啊!

    所以他强烈要求金子走在自己身后,否则他就撂担子不走了。

    金子“噌”的一声拔出了宝剑道:“我看这里路就那么几条,你要是不肯走,我们就自己找路走!我们最多多费些周折,但你就没那么走运了!”

    范云谦没了办法,只能硬着头皮往前走去,他每走十步路总会喊一声金子,直到得到金子的答复,他才肯继续往前走。

    就这样几人摸索着在密道里走了不少时间,金子突然拉住了白子墨的胳膊道:“娘娘腔,你贴着我的背走,小心重了后面的埋伏!”

    白子墨点了点头,他又拿出了一颗夜明珠,同时按照金子的吩咐偷偷在墙上留记号。

    拐了好几个弯后,他们总算是走到了尽头,范云谦道:“出口就在上面,但是开门的机关我不知道在哪里。”

    “大家分头找一找!”金子吩咐道,白子墨正要蹲下身子,金子已经先一步抓住了他的胳膊,朝他微微摇了摇头。

    白子墨顿时了然,两人只是装模作样地寻找,实则是在暗中观察黎小天三人的动作。

    他们还没看多少时间,黎小天的父亲就找到了开门的机关,他旋转着按钮,随着“砰”的一声巨响,石门打开了。

    黎小天三人先推着范云谦出去了,金子和白子墨则走在最后,白子墨道:“外面有一股很奇怪的味道,你闻到了没有?”

    金子摇头,白子墨掏出了一颗药丸道:“这是莫老给本公子制作的药丸,说是可以解一些简单的毒药,你先服下!”

    金子摇头:“你的武功在我之下,还是你用吧!”

    白子墨不由分说地将药丸塞进了金子的嘴里道:“你放心,本公子这里还有一颗,没事的!”

    金子这才听话地吞下了药丸,她转头看向白子墨,等着白子墨也一起吞下药丸,结果白子墨却是绕过她往前走去。

    金子立即明白自己被骗了,恼怒道:“你怎么能这样对我!”

    白子墨摆手道:“本公子昨日刚吃了一颗,应该还没过药效,嘿嘿,你就先吃着呗,反正你说了,你会保护本公子的,不是吗?”

    白子墨虽然说得轻描淡写,可是这话却在金子的心里掀起巨浪,她咬着嘴唇上前猛地抓住了白子墨的手道:“跟紧我,听到没有!”

    白子墨淡然一笑,一脸无所谓地掏了掏耳朵道:“听到了听到了,以后啊不能叫你男人婆了,应该叫你管家婆才对!”

    金子却没有心思开玩笑,而是死死拽着白子墨的手往外走,黎小天三人已经在外等了一会儿了。

    见他们出来,黎小天第一个迎了上来:“金子姐姐,这里……”

    他的话还没说完,“嗖”的一声,空中突然窜出来一支冷箭,朝着黎小天的脑门而来。

    金子下意识地挥剑砍下了这支冷箭,同时将黎小天护在自己的身后,白子墨也第一时间拿出玉笛放在了唇边。

    “欧阳晓晓,老子等候你多时了!”林中突然传来一道女声,紧接着就从枯树叶中腾空冒出了一座轿撵,坐在轿撵上的赫然就是沈云汐!

    沈云汐见到是金子和白子墨,不由大为恼火:“混账,我不是说过我要的是欧阳晓晓吗?你们为什么将她们带来了?”

    黎小天的母亲苦着脸道:“凌皇对凌皇妃的保护实在是太好了,不管我们做什么,他都寸步不离地跟着凌皇妃,也不许凌皇妃出门半步,我们实在是没办法了!这个侍女是凌皇妃最得力的助手,凌皇妃一定会为了她来此处见你的!”

    “做错事还那么多借口,看来你们夫妻是不想让儿子和族人活命了!来人,将黎族的人推出来一个,杀了!”沈云汐拍着轿撵的扶手高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