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报错
999文学 > 报告皇叔,皇妃要爬墙 > 番外一 我来送你出嫁:

番外一 我来送你出嫁:

一秒记住【999文学 www.999wx.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日子如白驹过隙,转眼即逝,因为五王爷的飞蛾扑火,为了规避,雨儿的婚礼延期了不少日子。

    三皇叔斟酌后,命令钦天监重新挑选了一个大吉的日子,很快,挑好的黄道吉日便到了。

    我抱着孩子坐在一旁,看着雨儿呆呆地坐在梳妆台前,在我印象中,雨儿一直都是活泼开朗,话很多的,很少有沉闷的时候。

    但是今日,雨儿一直呆呆地坐着,一动不动,任由喜娘摆布。

    我笑着喊了一声:“傻雨儿!”

    雨儿根本没听见,我又喊了几声,雨儿才回过神来,她刚刚转头,便将梳妆台上的簪子碰到了地上,引得喜娘一阵的阿弥陀佛,大吉大利地咋呼。

    雨儿下意识地想要弯下腰去捡,正在为她梳头的喜娘连忙惊呼制止,她便不敢再动,只能红着脸,非常窘迫地看着我。

    我忍不住笑道:“上次不知道是谁在我出嫁的时候嘲笑我,现在换了自己,原来也是这么紧张的呀!”

    我的话引得屋里的喜娘们全都捂着嘴笑了起来,站在旁边的金子笑得更加嘚瑟,她屁颠屁颠地跑到雨儿面前,堆着笑脸问道:“雨儿,马上就要做六王妃了,心情如何啊?”

    雨儿本来就是脸皮薄的小姑娘,哪里经受得住我们的调笑,她抬手正要娇羞地捂住脸,被喜娘一把抓住:“哎呀,我的好姑娘,您可千万不要乱动,这刚做的丹寇,若是动了,指甲就不好看了。还有这妆,咱们可是忙活了好久了,姑娘可千万不能乱碰啊!”

    这下雨儿的脸便更红了,她扭扭捏捏地坐在椅子上,嘟着嘴道:“小姐真坏,就知道笑话奴婢,金子也是,奴婢不理你们了!”

    我和金子互相看了一眼,笑嘻嘻地指着雨儿的脸颊道:“金子,你看看雨儿多好,出嫁都知道为本皇妃省银子,这红彤彤的小脸多滋润,可以省下不少胭脂呢!”

    金子调皮一笑,点头如捣蒜,雨儿没好气地朝我翻了个白眼,而后撒娇一般喊道:“了!”

    金子嘿嘿笑着,正要继续逗雨儿,门口突然出现了一个人,金子的笑容一顿,有些尴尬地看向我。

    我转头看去,二十九站在门口,他的手中拿着一个盒子,用红色的丝带绑着,他目不转睛地看着穿着红色嫁衣的雨儿。

    雨儿似乎感受到了灼热的视线,转头看去,和二十九的视线触碰到了一处。

    这一次,她没有回避,而是露出了一个幸福的笑容,二十九也跟着笑了起来,但是他的笑容有些苦涩:“我来道贺,恭喜你要成亲了!”

    二十九欲言又止地说了这句话,他的声音很低沉,带着一丝崩溃的沙哑,我朝屋里好奇的喜娘们挥了挥手:“你们先出去!”

    喜娘们面面相觑,而后道:“凌皇妃,吉时马上就要到了,这……这恐怕不太妥当吧?”

    今日的喜娘都是六王爷安排的,他似乎早就料到二十九会来,所以提前安排了自己得力的喜娘守在雨儿这边。

    不过感情说是要守便不是自己的,而雨儿对二十九早就没有男女之情了,所以六王爷也无须守。

    我摆了摆手道:“你们放心吧,新娘跑不了,六王爷若是问起来,本皇妃自会和他交代!金子,带她们出去,顺便将出嫁事宜再检查一遍,看看有没有纰漏。”

    金子福了福身子道:“属下领命!”

    “这……”喜娘们面露难色地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直到我收起了脸上的笑容,喜娘们才慢慢吞吞地走出了房门。

    金子在她们的身后关上了房门,房间里只剩下我们三人。

    二十九上前几步看着雨儿衷心说道:“我想象过你穿嫁衣的样子,我知道会很美,但没想到会这么美!”

    这番话说得很苦涩,雨儿一直静静地听着,等二十九说完,她朝二十九微微一笑道:“是啊,六王爷他对我很好!”

    这几个字足以说明雨儿的态度,二十九不是傻子,自然明白雨儿的意思,他捏着丝带的手紧了紧,而后还是说道:“我想带你去个地方。”

    雨儿摇头拒绝道:“新嫁娘是不可以沾地的。”

    二十九的嘴唇颤抖着,眼眶瞬间变红,眼泪在眼眶中打转,但硬生生地被他逼了回去,我看到眼前的场景,只能低头叹气。

    雨儿从铜镜中看着失魂落魄的二十九道:“二十九大哥,我要出嫁了!”

    二十九吸了吸鼻子点头道:“我知道,我来不是阻止你出嫁,也不是要带你走,只是……”

    只是想要做完一直为你准备的惊喜,但是我知道自己已经没有机会了,二十九在心里默默说完了未说出口的话。

    他深深吸了口气,道:“不说这个了,我在来之前便已经猜到你不会跟我出去,所以我将东西带来了!”

    说着,二十九打开了丝带,五彩斑斓的蝴蝶从盒子里飞了出来。

    我吃惊地看着屋里的蝴蝶,这些蝴蝶很漂亮,而且每一只的花色都是不同的,它们从盒子里出来以后便开始在屋里打转,划出一个个多彩的纹路,简直是美不胜收啊!

    雨儿抬眸看着屋里的蝴蝶,二十九观察着她的表情,她在笑,但是笑容一直很恬静,没有任何的波澜。

    二十九道:“你说过你喜欢蝴蝶,但是北疆太冷了,蝴蝶不好找,这是我在南浔找来的蝴蝶,恭贺你大喜,希望你以后能过得精彩!”

    雨儿抬手,一只蝴蝶靠近她的手,在她的眼前打转,雨儿很是高兴地抬起手指逗弄着它。

    她看向二十九由衷说道:“这份礼物很特别,我们夫妻很感谢你送这份大礼给我们!”

    二十九垂下眸子,我看不到他眼中的神情,但我能感觉到他听到这话以后彻底放下了。

    喜娘在门外催促道:“凌皇妃,吉时马上就要到了……”

    二十九收敛的情绪,绽放了一个灿烂的笑容道:“你的发髻还没梳好,我来帮你梳吧!”

    不等雨儿拒绝,二十九已经握住了雨儿的发丝,他张开手臂,想要从背后拥抱一下雨儿,但看到雨儿瞬间僵硬的后背,他的手转而抓起了梳妆台上的发簪。

    “一梳梳到尾,二梳白发齐眉,三梳儿孙满堂……”二十九一边为雨儿梳头,一边面带笑容说道。

    他明明在笑,可是我的心却是忍不住为他疼痛了一下,我无奈地摇了摇头。

    二十九将发簪轻轻放入雨儿的发髻中,朝着铜镜里美艳的雨儿微笑道:“雨儿,你是凌皇府的人,我也算是你半个娘家人,我来送你出嫁吧!”

    雨儿从铜镜中深深看着二十九,最后在二十九坚持的目光中点了点头。

    得到我的允许后,喜娘们立即冲进了屋,看到二十九静静地站在一旁,都是大大地松了口气。

    喜娘们很快就为雨儿装扮好,外面响起了鞭炮声,喜娘便准备给雨儿盖上红盖头,二十九从喜娘的手中接过红盖头,淡淡道:“我来吧!”

    喜娘本来想要阻止,被金子拉到了一旁,二十九深深地看着近在眼前却再也触及不到的女子,动情地说道:“其实你嫁给他,我很放心,因为他和我一样,也是真心对你的……”

    雨儿捏着苹果淡淡微笑着,二十九盯着她看了一会儿,将红盖头放在了雨儿的头上,喜娘们立即围了过来,将二十九挤在了外头。

    二十九只浅浅笑着,看着雨儿被喜娘背在了背上,等所有人离开了,他才默默地盖上了盖子。

    我想上前安慰几句,二十九朝我摇了摇头:“皇妃放心,属下没事,属下不过是了了一桩心事,现在倒是浑身轻松!”

    我看着二十九的笑容,点点头,二十九催促我去前厅,三皇叔正好来寻我,我便跟着三皇叔离开了,这时,无极从屋檐下窜入了房中。

    今日的他穿得很艳丽,脸上的妆容比平日里更加精致,他抬手拍了拍二十九的肩膀道:“喂,要不要我陪你喝一杯?”

    说着,无极像变戏法一样从怀里拿出了一壶上好的女儿红,递给了二十九:“今天这个日子,喝女儿红最吉利,你说对不对?”

    二十九翻了个白眼,却还是接过了酒朝外走去,无极嘿嘿笑了一声,快步跟上:“损样儿,等等我!”

    前厅,老远就看到六王爷伸长脖子看着外面,两只眼睛都快盯得凸出来了,他脸上是焦急的,但神色又是故作镇定的,表情相当复杂。

    但所有的担心在看到一身红衣的雨儿后便都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兴奋到爆炸的满足笑容。

    他正要上前,喜娘连忙扯住了他,在他耳边嘀嘀咕咕说着什么,六王爷的脸色窘迫了一下,而后又是满脸期待地乖乖摆好姿势站在原地。

    他的眉眼间是掩饰不住的笑意,那可爱的嘴角早已不自觉地弯了起来,一双眼睛更是黏在了雨儿身上。

    我和三皇叔对视一眼,乖乖坐在了高堂的位置,雨儿被喜娘背进了喜堂,六王爷牵住红绸缎的那一刻,轻轻喊了一声:“雨儿!”

    这一声呼喊包含了太多的感情,雨儿都懂,她捏着苹果应了一声,六王爷脸上的笑容都快飞起来了,我摇了摇头。

    这小子就是雨儿的小迷弟,没救了!

    在各种祝福声中,雨儿和六王爷顺利成亲,六王爷忍不住当着众人的面紧紧抱住了雨儿,喜娘惊呼一声:“王爷,洞房在那儿,这儿可不能洞房啊!”

    这话引得在场的人全都笑了起来,六王爷闹了个大红脸,雨儿更是羞得都快把脑袋垂到肚脐眼了。

    她挣脱开六王爷,在喜娘的牵引下去了新房,六王爷正要走,太子扯住了他:“哎,六弟,洞房之前必须和兄弟们喝两杯,要是不说出点小秘密,怎么能放行呢?”

    太子一发话,众人就起哄着应和,六王爷推脱不过,便喝了几杯,结果太子太贼了,将六王爷喝的酒都换成了烈酒。

    六王爷本来就不怎么会喝酒,没多久就喝得云里雾里了,太子和白子墨便轮番上阵逼问六王爷。

    六王爷也是个实诚孩子,他们问什么就答什么,时不时就爆出猛料:“其实是雨儿先追的我,当年本王帅得一塌糊涂,雨儿便在大街上亲薄了本王,她一定要给本王负责,哭着喊着来六王府……”

    六王爷这里的牛皮刚刚吹了一点,金子早就把消息递给了雨儿:“雨儿,六王爷在外头败坏你的名声,他说你几年前就亲薄了他……”

    雨儿一听,哪里还管喜娘,立马掀了红盖头就气势汹汹地冲到了喜堂,一把揪住六王爷的耳朵大吼道:“你说什么?谁给你的胆子胡诌的!”

    可怜六王爷刚刚用吹牛建立起来的一点形象顷刻间荡然无存,他可怜兮兮地抱住雨儿的腰肢道:“六王妃,本王错了!”

    雨儿大声吼道:“知道错了,还不快来新房!”

    众人都被雨儿的狮吼功吓了一跳,雨儿咳嗽一声,面对众人的时候放柔了声音:“各位慢用,我先收拾一下我家王爷!”

    大家刚刚松了口气,想着这才是平日里温柔可爱,清纯美丽的雨儿嘛,结果雨儿一低头,对着六王爷又是一记狮子吼:“还不快走!”

    六王爷便乖乖地黏在雨儿的腰肢上,被雨儿揪着耳朵带去了新房,众人都是一阵唏嘘,啧啧,冬翎又多了一个妻管严。

    不过要论妻管严,最著名还是凌皇,要不是凌皇对凌皇妃千依百顺,哪里会带起这股邪门到家的妻管严风潮?

    于是大家相当默契地将视线投到了主座上的三皇叔,只见三皇叔正抱着孩子,极其熟练而又自然地做着丑到没人性的鬼脸。

    孩子咯咯地笑着,伸着胖乎乎的小手使劲地掰着三皇叔的鼻子。

    众人都是一阵汗颜,这天下敢动凌皇的人,除了凌皇妃,也只有郡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