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报错
999文学 > 我在仙界种田 > 175.175金灿灿渡劫!

175.175金灿灿渡劫!

一秒记住【999文学 www.999wx.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作者有话说:  居然一眼就看出了他隐藏在灵田里的火属性灵米稻。

    别看林乘风一家表面上是很风光的灵培师,实际上灵田里收获的灵米都是有数的, 每一年都要向主家上缴足够数量的高等灵米中等灵米低等灵米, 达不到数量还要受罚, 克扣家传功法和修炼用的灵石。

    还有人在村里监管灵田估量产出, 这就大大限制了旁支私下扣留灵米暗自壮大的可能。

    上有对策下有政策, 还是让林乘风一家找着机会偷偷培养属性灵米。

    他们也不贪多,就在夹缝中种了些,零零散散一年也才产出百来斤, 食用属性灵米来辅助修炼火灵根。

    林乘风他们做得很谨慎,这么多年以来从没有人察觉到灵田里居然混了稀有的属性灵米稻。

    倒是没想到居然被陈听雲一眼看破了。

    真是长了一双好眼睛。

    林乘风猜测陈听雲的灵根估计差不到哪里去。

    只是此时他动不了灵力, 前世的东西一样都没带回来,想要知道陈听雲灵根还得等他解了经脉里的余毒。

    心下也打算要让陈听雲尽快踏入修炼行列, 毕竟丹药系统绑定了在他们两个身上,没有足够的修为根本炼制不了高等级丹药。

    “是不是高等灵米啊?应该是火灵米吧?我看就这块田的颜色最深了。”

    林乘风没说话,少言寡语并不妨碍陈听雲继续悄咪咪追着问。

    马甲都掉光了,当然是怎么舒服怎么来。

    反正她和林乘风一个半斤一个八两谁也别笑话谁。

    “是高等灵米。”

    林乘风回答得很敷衍。

    这所谓‘高等灵米’在星洲域连杂草都不如, 聊胜于无吧。

    曾经的元婴老祖林乘风看不上灵米, 只是形势逼人低头,他此时还得依靠着苍昆大陆有限资源重新筑基。

    “干活啦干活啦。”

    林乘雨听不懂哥哥嫂嫂在说什么哑语, 来到田里就只知道对着灵田施展纳灵诀。

    别看林乘雨傻乎乎的,陈田村里一半的农田灵米稻都归他管。

    实际上林乘雨单木灵根要比想象中厉害,只不过林父和林乘风都教导他要藏拙。

    林乘雨不懂什么是藏拙, 那就干脆限制他哪些田施多少次纳灵诀, 通过次数来控制灵米稻的成熟, 这才把他们私下培养属性灵米的事儿隐藏了好些年。

    而林乘雨则记住了哪块田要多少次纳灵诀,通过单纯的死记硬背记忆法训练成了身体本能,一到灵田里就主动对号入座施展纳灵诀。

    “原来这么多田都是二叔种的呀。”

    陈听雲惊讶。

    “嗯嗯,我很厉害的。”林乘雨似乎很在意别人说他没用,非常积极地表现证明自己很厉害。

    只见他对灵米稻田施展了一个法决,陈听雲就看到有不少的灵气从地底往上涌然后被灵米稻吸收,肉眼可见还差几天成熟的灵米稻就吸足了灵气成熟了。

    林乘雨在灵田里劳作,林乘风又像往常一样站在灵田边上守护的情形吓煞了某些心虚的人。

    林乘风没有管这些人,他外放的灵魂力像一张网一样往山脚下延伸,并不断地往上蔓延。

    元婴老怪灵魂力像一个信号一样警告着山里想要下山祸害灵米的妖物。

    这就是林乘风的底牌。

    不过此时他没有用来报复陈田村的人,而是用来装逼。

    用灵魂力对付陈田村的人太大材小用了,林乘风不屑于此。

    他会留到后面慢慢收拾他们。

    就在林乘风两兄弟一如既往地在灵田里劳作的时候,陈二婶子已经悄悄溜到村长屋子里。

    “村长,村长您一定要救救我们啊。”

    陈二婶子说得嘴角带着白色唾沫,好说歹说之下还硬塞了20两银子给村长,见他勉为其难收下之后又是喜又是急地连连道谢。

    “下不为例。”

    村长嘴里训斥着陈二婶子,心里却一阵阵狐疑怎么就让雲丫头冲喜把林乘风冲醒了呢。

    他们两兄弟醒来之后第二天一早就去灵田劳作的信息早已经传到了他的耳朵里,让他有些顾虑要不要继续执行来自主家三公子那边的秘密命令。

    陈田村的村长其实就是主家用来监视旁支在下面灵田劳作的棋子。

    这一次林乘风出事里头就有陈田村村长的手笔,若不然以雲丫头父母和陈二婶子一家根本成不了什么事。

    林乘雨的天赋太高了,高到主家那边已经有人注意到了他。

    三公子不忿他堂堂水木灵根会输给林乘雨这个傻子的单木灵根,猜测到家主意动想把林乘雨召回林城,他便提前一步下了手。

    借故把林父调离陈田村,在灵田里偷偷埋了引兽迷草,伪装成妖兽下山造成的意外,就连通知林父的紧急信函也在途中‘意外’丢失,种种诡谋多管齐下都没能弄死林乘风两兄弟,还让林乘风活过来了……

    陈田村村长只是一个普通人,擅长玩弄人心的村长在普通人里也许有些地位,只是他并非修者,骨血里本能畏惧着那些能够施用仙法的仙长。

    这一次没能弄倒林乘风两兄弟,他心底隐约有些怕了。

    好在他没有亲自出手,前头有雲丫头父母做替罪羔羊。

    再不济逮不到雲丫头父母还有陈二婶子一家挡着来自主家又或者来自林乘风的怒火。

    林乘雨他们花了一天时间把成熟的灵米稻收割完毕。

    那些灵气不多的灵米照旧送到了村长那边,弥足珍贵的少量高等灵米一如既往地暗地里扣了下来然后被陈听雲这个囤货精藏在了玉佩空间里。

    现在林乘风也已经知道陈听雲早把藏在隐秘阁楼里的灵米全搜刮走了,也就默认了陈听雲管米粮的角色,看到她顺手将属性灵米收到玉佩空间里也没吭声。

    “真想见识一下这个世界的灵石啊。”手里有粮心里不慌的陈听雲有空没空就逮着林乘风这个元婴老祖问有关修真的事儿。

    毕竟是从信息大爆炸时代来的灵魂,对有关修真长生的事分外好奇。

    在她那里人类最长命也不过百来岁,如今知道能够活几百岁上千岁甚至渡劫成仙,陈听雲说不心动那是虚伪。

    力量是个好东西,打得了丧尸还镇压得了元婴老祖。

    “嗯?”

    林乘风扭头。

    “我是说,家里没有藏着有灵石吗?”陈听雲正襟危坐,没敢让林乘风察觉到她的内心。

    “灵石很少,一年也只不过能得一块下品灵石。”

    从主家发下来的灵石一到手就立即吸收了,哪里还有灵石的影子。

    “哦……这么稀罕啊,要万一给我们发现了灵脉那不是发达了。”

    陈听雲的囤货癖又发作了。

    “呵呵,真这么容易早被人发现挖掘逛了。”林乘风嗤笑。

    “那可不一定啊。不是说你们林家暗藏了一条灵脉嘛。我看陈田村的风水挺好的,三面环山成聚宝盆形状,每天早上看到薄雾流下山,搞不好陈田村灵田底下还真有一条灵脉经过呢?”

    陈听雲随口胡诌,瞎几把扯嗨了没留意到林乘风眼神微动。

    “也许。”

    林乘风看了眉飞色舞的陈听雲一眼。

    事实上陈田村还真有一条小灵脉,当初他能够绝地逢生就是靠得这条小灵脉的机缘。

    靠着小灵脉里的灵气冲刷,换遍了体内的灵气和血液才解得了毒蝗蛾的毒。

    但也把小灵脉给废了。

    这一次林乘风不打算浪费小灵脉。

    有空再带陈听雲见识见识,别被人一块灵石就勾走了。

    元婴老祖的底蕴可不是苍昆大陆里的人能比的。

    尽管他现在一块灵石也没有。

    她的五感不弱,自上山那刻开始就察觉到有妖兽吊尾暗暗觊觎他们一行人,将他们视为口中肉迟迟不肯离开。

    只是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鲜少露面,只偶尔有几只不长眼的照一日三餐的节奏撞上来送肉然后被陈听雲一木仓毙了收进空间里当储备粮,这明显是有古怪啊。

    感觉就像是以前那样刻意放个闸让丧尸进来逐个击破一样。

    知道林乘风有意识控制妖兽送上门,陈听雲这才能安心在夜里睡觉。

    可现在不奏效了?

    难不成元婴老祖他时效有限有点……虚?

    林乘风没意识到陈听雲又乱腹诽他,而且还沾了点边边。

    “出了点小意外,紫云丹药效太好挡不住那些送肉的妖兽了。能收多少收多少,边收边撤。”

    心知这些观察了他们好几天的妖兽已经盯上了紫云丹不会善罢甘休那就只能边打边撤下山了,大山里源源不断的妖兽即便林乘风有元婴期灵魂力也经不住长时间消耗。

    原本一颗紫云丹还不至于引发如此大型的骚动,偏偏这是一颗地心火炼制的上品紫云丹。

    超出年份的紫云草药力加上地心火,炼制出来的上品紫云丹能让八层炼气直接突破到九层,更能让妖兽闻之疯狂。

    在野兽比人多的古代,这深山老林里藏着的妖兽就算威慑于林乘风这个元婴老祖的灵魂力,为了灵丹妙药豁出命取抢也在所不惜。

    蚂蚁咬死象这种事情在修真界屡见不鲜,特别是与天争命的修道者更容易被天道盯上。他能耗着灵魂力来绞杀源源不断的妖兽,可身边这两个不行。

    “原来如此!”

    陈听雲立即将帐篷收进空间里,拔营的速度越来越快,上次好歹还用了一分钟呢,这次居然十几秒就搞定了。

    并且立即左手紧抓着林乘雨的手腕不放,拖上林乘雨这个小后腿沿着旧路快速下山。

    林乘风又默默看了眼陈听雲握林乘雨手腕的那只嫩爪子,眼见她抢走了护卫弟弟的角色,他此时再提醒陈听雲也不合时宜了。

    当然,林乘风也再一次深刻地体会到了他这名义上的小妻子完全没把男女设防看在眼里。

    他看到的那些零星异世记忆碎片里露胳膊露腿的画面只怕全都是真的……

    林乘风还不知道心塞是个什么意思此时已经亲自体会了一把。

    “二叔跟紧我。”

    “好。”

    “大王跟上!”

    “喔喔喔!”

    别看陈听雲被末世锻炼得挺冷心冷肺的,壳子还又硬又厚,心肠倒没怎么硬,对着智障儿童仍旧保留了几分关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