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报错
999文学 > 痛仰 > 45.第四十五章

45.第四十五章

一秒记住【999文学 www.999wx.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chapter45

    倪迦在卫生间清理自己, 身上的血迹不多,但已经渗进衣服里, 洗不干净, 她胡乱擦了几下,把手上胳膊上的血用清水冲掉。

    水混合着血丝流进蓄水池, 她重新捧起一把水扑到脸上, 脸刺疼刺疼的。

    再抬头,镜子里的她脸颊高肿, 眼睛也肿,脸色惨白, 蓬头垢面,嘴唇皲裂。

    鬼一样。

    她又接了把水, 把头发理顺。

    抱着烟盒和手机躲进厕所格挡里。

    她手还是抖的, 点了好几次,差点把头发撩着, 小格挡里冒出一股机油味, 终于点着。

    她凑到嘴边, 深深抽了一口, 混乱紧绷的神经有了片刻的舒缓。

    她把手机拿出来, 几乎是下意识的就能把那串已经记得滚瓜烂熟的电话号码打出来。

    她总说不想再依靠他。

    但最后,还是把一堆烂摊子留给他。

    周弥山没有像往常一样迅速接通,因为宋彰的手机是陌生号码, 但知道他私人号的不多, 响了几声, 那边传来一道低沉的男声。

    “喂?”

    倪迦的眼泪一瞬间就流下来了。

    她蹲在地上,抱住膝盖,“周弥山,我有事跟你说。”

    “想通了?”

    “……”

    “我在等你愿意主动说的那天。”周弥山没有急着问她,语调很平静,“你有事瞒我。”

    倪迦咬唇,“你现在忙么?”

    周弥山把面前成堆的文案夹合上,“不忙,说吧。”

    倪迦一边抽烟,一边把事情的前前后后交代了,有多前就讲了多前,她和陈劲生的恩怨开始,到肖子强对她的恶心行为,到陈劲生现在的情况。

    一件一件讲完,时间连成串,在她脑海里过了一遍。

    越说,眼泪掉的越凶。

    周弥山听完,似乎淡淡笑了一声,“你只有在最糟糕的时候才想起我。”

    倪迦合上眼,道:“没到最糟糕以前,我总以为自己可以解决好。”

    她到底还是,太理想主义。

    **

    倪迦去警局做了笔录,又匆匆赶回医院。

    肖子强和那几个兄弟的电话一直打不通,警察联系了他们周围一票人,都是些江湖混子,滑头多的很,要么装不知道,要么一口咬定不认识。

    陈劲生的手术一直到后半夜才结束,但人并没有清醒,还没有脱离生命危险,随后被推入重症监护室。

    那刀捅的,离他的心脏只有三毫米。

    情况不容乐观。

    更重要的是,病人的求生意识并不强。

    倪迦和宋彰在病房外守了一夜,天蒙蒙亮时,他让她回家洗漱,休息一下。

    倪迦点点头就走了,她跌宕起伏的熬了一晚上,心理身体双重打击,人已经快废了。

    她出去找了家开门的早餐铺,随便吃了两口填饱肚子,然后打车回家。

    再次进家门,家里还保持着她昨天出门时的原貌,拖鞋飞出去一只,茶几上还放着半杯开水。

    只是一天一夜,她的生活天翻地覆。

    没有最糟,只有更糟。

    她把陈劲生那件带血的衬衫泡在盆子里,亲手揉干净,洗衣水洗成了血水,散发着腥味。

    她洗了很多遍,直到再也看不出来有血的痕迹。

    她把衬衫挂去阳台,然后观摩它的衣领,它的袖口,它的裁剪。

    想象它被人穿上,露出脉络分明的脖颈,骨感修长的手,宽肩宅腰的身形。

    他穿白衬衫很好看。

    干净利落,也撑得起白衬衫该有的气质。

    倪迦心里一抽。

    但那个人,现在躺在重症监护室里。

    生死未卜。

    **

    洗澡的时候,脖子到锁骨那块全是红印和淤青,她发了狠的搓,搓的皮肤出血,那些印记还是触目惊心。

    她想到那些油腻而猥琐的触感,胃里就直犯恶心。

    如果那些事情真的发生了,她不能想象自己现在是什么状态。

    倪迦没再继续虐待自己,她把一身污浊气息洗去,从里到外换了一身干净衣物。

    昨天那套,全部扔进垃圾桶。

    倪迦再赶到医院时,脚步顿了一下。眼前的景象与昨夜天差地别。

    几个像模像样的医生站在病房外,和一个穿着打扮十分得体的女人交谈着,女人身侧站着一个西装革履的助理,同时在的,还有两个穿着警服的男人,

    显而易见,那个挽着低发髻的女人是陈劲生的母亲,眉眼太过相像,有了成年人的韵味,更显动人。

    不论是医生还是警察,模样都比昨天高级许多。

    估计都是些有点一官半职的人物。

    只有这一刻,倪迦才直观的感受到什么是“有妈的孩子像块宝”。

    还得是个有钱的妈。

    宋彰见她来,走过去跟那女人说了句。

    女人只是微微点头,表情淡然,表示她知道了,连一个打量的眼神都没往倪迦身上放。

    没有像电视剧里那样,冲上来质问她为什么要害她儿子,也没有冷言冷语让她滚。

    没有任何的攻击,她压根没有把她加入到这件事里。

    彻头彻尾的忽视。

    倪迦顿时不知道自己是走是留。

    她以为还会有不断的警察问话和笔录等等,但都没有,她这个当事人就像空气一样,显而易见,陈劲生的母亲摆平了一切。

    “我今天才知道,他是这样一个人。”女人似乎有点心痛,“打架斗殴,被这种流氓伤害,像什么样子。”

    宋彰说:“阿姨,你应该多关心关心阿生。”

    “我和他爸太忙了,今天回来已经推掉了一个会。男孩子需要独立和自由,我给足了他,但我没想到是这样的结果。”

    宋彰有点无语,“那您也不能独立和自由到只打电话吧……阿生平时的状态你们根本不了解。”

    女人摇头:“他不愿意让我了解。”

    宋彰欲言又止,憋的挺费劲,毕竟对方是陈劲生他妈,成年人就是这么回事,用千万套说辞来维护自己的理论,为自己辩解。

    “不管怎么样,我的儿子还在icu,我作为母亲的心情希望你们理解,我相信警察的能力,这件事会给我一个满意的处理结果。”

    “您放心,这是我们的职责。”警官点了点头,道:“我们已经在审问肖子强了,这小子犯事儿也不是一回两回了,我们会严惩。”

    肖子强被抓到了?

    倪迦心里一块巨石落地。

    这个情况来看,那些人陈劲生家应该是打过招呼,不会让肖子强轻易出来。

    宋彰见她一人站在一边,朝她走过去,“你要么先去学校吧。”他看了眼时间,“现在去还能赶得上第一节课。”

    倪迦抿了抿唇,又看了那女人一眼,问:“陈劲生怎么样?”

    宋彰:“还没醒。”

    还没醒。

    他昏迷一整晚了。

    倪迦顿时觉得心口一阵堵。

    她慢慢点头,“好,我先去学校,中午放学我过来。”

    宋彰没点头也没摇头,只道:“这事儿别跟学校的人说。”

    **

    倪迦自然不会说。

    但人的嘴她堵不上,她差点被强,陈劲生被捅,一夜之间传的纷纷扬扬,各种版本都有。

    她自进班开始,同情和鄙视的目光交织在她身上,几乎把她淹没。

    女生所有不光彩的事,在她身上发生了个遍。

    她的名誉,彻底毁了。

    倪迦已经不在乎别人如何看她。

    这世上有人愿意付出生命去保护她,无论她是否是常人所道的“好女人”。

    这一次,她只关心陈劲生。

    ……

    倪迦一上午的课都上的心神不宁,中午一放学,迅速赶到医院。

    而这一次,宋彰不在,助理不在,医生和警察都不在。

    只有陈劲生的母亲。

    她穿了一身纯黑的西装裙,勾勒出曼妙的曲线,身材紧致,裙摆包裹住纤细的小腿,脚底蹬了一双银色尖头高跟。

    头发梳的整齐,耳边的碎发都弯着精致的弧度,早晨那一面,倪迦看过她的脸,妆容精致,面容保养非常好,红唇使她干练精明的气场立显。

    此刻,她腰身挺得很直,静静坐在椅子上。

    听到脚步声,她没有回头。

    倪迦停在她旁边,出声叫人:“阿姨。”

    女人抬眸,看了她一眼。

    她面色如常,但微敛的眉头透出一丝淡淡的凝重。

    倪迦轻声道:“对不起。”

    这一天里,她把她前几年从未说过的话反复说着。

    曾经她从不跟人认错。

    但生命如此无常,她的高傲,在错误面前没有任何价值,甚至像个笑话。

    女人的目光只在她脸上停了一秒,便移开了。

    “小姑娘,我不会怪你,也不需要你的赔偿,陈劲生瞒了我太多,我需要重新审视我作为一个母亲是否合格。我只希望你做到一件事。”

    倪迦看着她卷翘的睫毛,听到她继续说:“在他住院这段时间,你不用再过来了,高三的学生,好好备考,据我所知,你自身的情况不容乐观,这或许是你唯一的出路。”

    她很会说话,连意味深长的威胁都像是来自长辈的温柔劝诫。

    她缓缓说着,目光重新回到倪迦身上,那双眼,和陈劲生一模一样,冷静的时候,黑白分明,不近人情。

    “这件事我不会向学校施压,你无需背任何的处分,可以继续完成学业,相应的,在这段时间里,我不希望你不再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