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报错
999文学 > [红楼]美人鱼宝玉 > 46.第 46 章

46.第 46 章

一秒记住【999文学 www.999wx.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此为防盗章, 购买比例不足,显示为防盗章。

    如果说珍珠粉促使她表面恢复青春, 那么那些药丸子, 就起到了让她的身子骨枯木逢春的作用。

    贾母心潮澎湃,兴奋得面红赤耳。

    老太太最近不按例用过的东西, 唯有昨日鱼儿送来的补药和珍珠粉, 屋子里的人,不用动脑子都能想到, 这一奇迹,定然是鱼儿带来的。

    贾母摸了一把自己的脸, 恋恋不舍地从镜面收回目光,强令自己从激动中冷静下来。“那药和珍珠粉放哪儿了?”

    鸳鸯连忙回道:“都收在了柜子里。”

    贾母想了想, 说道:“放进我的私库里, 藏在最里层锁好了,往后有需要了再取出来。”

    药丸子是不需要了, 珍珠粉她却是不敢再用了。都古稀之年的老婆子了, 真要恢复豆蔻少女的模样, 她都不好意思见自己的小辈了, 现在这般就很好。

    老太太绕着花梨木桌走了两圈, 脑海中正在思考着接下来的步骤,就有小丫头来禀说:“老太太,林姑娘来了。”

    不例外, 这刚进屋的小丫头, 瞧见了贾母的样貌, 和方才鸳鸯几人的反应一模一样,心里狠狠一震,傻眼了!

    贾母知道林黛玉也得了鱼儿的药,立刻就明白了她的来意,不理会这呆傻的丫头,忙催促鸳鸯几人道:“这么早,那孩子还没用膳便来了吧。你们快伺候我梳洗,别让玉儿等久了。”

    林黛玉昨夜临睡前也吃了药,只不过她心中只把那药当做普通补药,不甚在意。

    可是,一觉醒来,她就意识到不同了。

    从前她每日睡醒,总会手脚无力,头眼昏花,胸口发闷,要静坐缓和一会子才能有所好转。

    不过,今日一起身,她身上所有的毛病都不见了,感觉身子前所未有的舒坦。

    林黛玉脑海瞬时闪过昨日服药的画面,明白是鱼儿的赠药起了大效。

    纠缠自己十数年的顽疾一夜尽除,林黛玉激动地握着拔步床的栏杆。

    她没觉得自己用了多少力气,可就是这一下,就让那沉香木制成的床栏上,多出了五个凹下去的手指印。

    看了看床栏的手指印,复又瞧了瞧自己那双纤细、不沾阳春水的五指。半晌,林黛玉不得不接受了那是自己造成的结果。

    面对身体康复带来的小瑕疵,一时之间,她哭也不是笑也不是。

    于是便有了林黛玉早膳都来不及吃,急急忙忙赶来找贾母的一幕了。

    林黛玉没等多久,简单收拾好的贾母就出现在了她的眼前。她以及带来的丫鬟,看清楚了贾母样貌上的惊人变化,惊愕到不能说话。

    林黛玉绛唇微开,露出点点洁白的素齿,不是很确定地唤了声儿。“外……外祖母?”

    转瞬,这聪明的姑娘,已想明白了原因。“也是因为宝玉送的东西吗?”

    此时,贾母一头乌发挽成发髻束起,脸上由鸳鸯化了个淡妆,嘴角噙着清浅的笑意,眉宇间是年轻人才有的好精神,显得愈发的年轻,活脱脱的一个中年美妇。谁又能看得出来就在一天之前,眼前之人还是一个庞眉白发的老妪呢?

    贾母含笑点了点头,肯定了林黛玉的猜测。

    老太太端详着脱胎换骨的林黛玉,见她精神头大好,举手投足,顾盼流转间,皆流露出勃勃生机,亦有所猜测,不禁心下一喜。

    “孩子,告诉祖母,你吃了药,身子是不是大好了?”

    “不瞒外祖母,玉儿身上的顽疾已经彻底根除了。”林黛玉一对儿含情美目,闪烁着点点泪花。

    “好!这是好事啊!”贾母喜出望外,抱着林黛玉摸摸瞧瞧,不肯松手。

    她最在乎的只有两个玉儿,这些年来日日为这俩孩子的后半生忧心不已。

    前头一个玉儿大好,她了却了一桩心事,今儿另一个玉儿的身体问题也解决了,她老婆子又了却一桩心事。双喜临门,若不是时机不对,她真恨不得举办一场三天三夜的流水宴庆祝。

    她们祖孙二人,昨日还在奇怪着药的来历,打算今朝寻鱼儿问个清楚。

    然而如今,回想起早些年,从鱼儿身上浮现出来的小金龙,再结合如今自己身体上发生的奇迹,祖孙俩心中万分笃定,那药只能是鱼儿自己弄出来的,也许更是从仙界来的,绝非凡药!

    贾母拉着林黛玉的手问道:“除了你我,你可晓得还有谁得了玉儿所赠之物?”这话不光是在问林黛玉,也是在问屋中伺候两人的丫鬟。

    其他人摇摇头,以示不知情,林黛玉在麝月送药来的时候多问了一句,所以是清楚的。“宝玉身边的晴雯四个,还有环儿都得了东西。”

    尽管贾环交代了四大丫鬟此事不可同外人说,但那外人里,并不包括贾母和林黛玉。故而林黛玉问了,麝月也就老实全交代了出来。

    “环儿倒也还好,就怕赵姨娘那搅屎棍从他那得了东西,满府的炫耀,要是闹得满城风雨就不好处理了。”

    贾母点了鸳鸯的名字,嘱咐道:“你亲自带人去,看看环儿那边的情况。如果是环儿用了要药你就将他带过来,说我有话要交代。如果是赵姨娘服用了,便暂时围了她的住处,遣人回来知会我一声,我马上带人过去。”

    前脚鸳鸯刚走,后脚不用贾母遣人去请,鱼儿就不请自来了。

    老太太视线轻拂过跟在鱼儿身后的四大丫鬟,直接省下了再派人去喊她们来的步骤。

    进了门口,鱼儿直接奔向贾母的脚步突然一顿。想不到那珍珠粉的效果竟然如此之好呀!

    落后鱼儿几步远的晴雯、麝月、茜雪和碧痕,进了屋抬头一看,整个人猛地一震,不由自主伸手揉了揉眼睛,确认那人是否为幻觉。“老太太您……”

    眼前之人当真是老太太?!!

    居然一夜之间大变了样,走出去,即便是她老人家的亲儿子都未必敢认娘了吧!

    贾母笑了笑,也不解释,只是凝视着鱼儿,双目闪闪发光。

    鱼儿眨巴眨巴水润润的桃花眼,微微一笑,双目化作弯弯的月牙。“祖母,你看起来年轻了好多。”

    “多亏了你的珍珠粉。”贾母笑眯眯地说道。

    鱼儿揉了揉怀里奶猫儿的的耳朵,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我也没想会这么好用。”

    贾母看了眼林黛玉,继而挥退屋子里的丫鬟。“你们都下去吧,宝玉留下,陪我老婆子说会祖孙私房话。”

    林黛玉收到了贾母递来的眼色,拉着麝月道:“让他们先聊着,咱们几个去院子走走,说会女儿家话。”

    麝月几个昨夜太累,匆匆休息去了,没和林黛玉、贾母一般用药,故而不清楚药物之不凡,受到的震动太强烈,一时半会的,还未能从贾母带来的震撼中清醒,对外界没有任何反应。

    林黛玉和琥珀、紫鹃对视一眼,分别牵起晴雯四女之素手,拉着她们去了庭院。

    寒风一吹,她们打了一个寒颤,刹那回魂。

    当回神后,她们的思绪飘到了自己所得的赠药上,从贾母的变化中,彻底认识到琉璃瓶中的药水,是许多权贵倾家荡产都求不来的,众女又有些发懵了。

    如今回想起昨日环三爷的提醒,想来,他应当早已知晓了那药物的神奇之处了吧!

    可是此等奇药,自古只听过那居于白玉京上的神仙拥有,那么她们家二爷,又是从何处得来的呢?

    难道……难道多年前,府里关于二爷的传闻,确有其事?!

    诸女纷纷注视着林黛玉,盼着她解惑。

    然而,林黛玉神秘地笑了笑,并没有多言其他,只是千般叮咛她们暂时先保密,至于之后要如何做,就要看老太太的打算了。

    “来,坐这儿。”贾母拉过鱼儿坐在了她身边的坐墩上,“祖母悄悄问你一个问题,你是不是还有很多奇特的东西。”

    鱼儿既然肯将宝贝拿出来分享,就从来没想过隐瞒。“对呀,都藏在我的鳞片里。”

    鳞片?贾母妥妥的把鳞片误解为了龙鳞,于是更加坚定了她宝贝孙儿的真身是一条神龙。

    “那你可是……”

    轰隆!

    突然一道雷声响起,吓得贾母直接咽回了到嘴的问题。

    她摸了摸剧烈跳动的心脏,以为是老天对她发出了警告,也不敢再问鱼儿是不是恢复了仙界的记忆了。

    知道那么多作甚,横竖此世他都是自己的孙儿,她老婆子还是继续当个糊涂人吧!

    因着那一次大搜找,如今府中上下全部都清楚宝玉失了玉。是以此刻听了道士的询问,一时之间所有人的脸色都非常不好。

    空气瞬息冷凝了下来,道人的目光快速划过众人难看的面色,当即意识到了什么。

    贾元春咬了咬下唇,轻声问道:“听道长之言,莫非宝玉是因为丢失了那块宝玉,才导致他一直昏迷不醒?”

    道士微微颔首,再次问道:“怎么?可是玉出了问题?”

    贾母紧了紧手手中的拐杖,敲了敲地板,双唇蠕动却未发一字,片晌叹了叹气才懊恼地说:“道长不知,那玉在宝玉出事那天一起跟着不见了影踪。老身差遣下人翻遍了家中的每一个角落,无奈都没有下落。”

    道士捻了捻胡须,沉默了一会儿,开口道:“无妨,待贫道掐指一算,算一算灵玉究竟身在何方。”

    一言说罢,其左手五指微动,口中溢出无声之语,约莫几十息之后,他的双目亮起了光芒,扯起嘴角露出了一个了然于胸的笑容。

    “有了!”道士指了指西边,又说:“这玉不远不近,就在府中的池塘深处。”

    贾母闻言大喜,忙不迭点了身边的一名丫鬟,语气急切地吩咐道:“快快快!喊来家里所有熟识水性的小厮下水寻玉去。”

    丫鬟出了房门,屋内的妇人们立马欢呼起来,霎时间,整间房子都回荡着她们七嘴八舌的惊喜声。“太好了,宝玉有救了!这回咱们宝玉有救了!”受了道士的误导,大家伙心里头都以为只要找回了贾宝玉遗失的玉,那么贾宝玉必然能毫发无损的醒来。

    说着说着,贾元春回想起弟弟这阵子遭受的险难,眼珠子顿时就红了。王夫人并王熙凤以及大小丫头们受了感染,紧随着都悄悄抹起了眼泪。

    在一屋子女眷无声落泪的空隙中,院子里几十个年轻力壮的小厮把池塘翻了个底朝天,总算是摸到了两块经受淤泥污脏了的碎裂灵玉。

    不到半个时辰,适才离去的丫头回来了。她面色惶恐地低着头,小心翼翼捧着两块已经洗净的碎玉走到了贾母跟前。

    当瞧清楚了玉分裂成两半的情形,一屋子的女眷,前一刻还焕发着喜悦光芒的脸色,下一秒就化作了阴雨天。

    “玉……玉怎么会碎了?!”贾母惊得差点昏厥,唇色苍白,连带着说话的声音都哆嗦了起来,贾元春第一时间发现了,连忙搀扶好老太太。

    “从池子里捞起来已经是这般了。”丫头吞吞吐吐地说道:“想必是……是被那日的天雷劈成了两半的。”

    两人对话间,鱼儿嗅到了空气中碎玉飘散出来的灵气,正在掏花瓶的举动一顿。

    他停下了探索新世界的举动,转身飘到了贾母跟前,盯着碎玉鼻头微微动了一下,轻轻嗅了一嗅。

    花瓣似的唇瓣动了动,鱼儿伸出自己白玉般的手指,轻轻按着自己殷红的下唇,目露渴望。玉里的灵气是从未闻过的香味,真想一口吞了,尝尝滋味。不过真要吃了,会不会闹肚子呢?

    虽然正处于灵魂状态之下的鱼儿感觉不到饥饿,但这并不妨碍他嘴馋。

    贾母望向道士与和尚,面如槁木死灰,脱口而出的声音又干又涩。“道长……”刚出现的转机转瞬却毁灭了,难道天意如此,要她的金孙离她而去吗?

    癞头和尚摇了摇头,叹息一声说:“玉既然碎了,贫僧也没有十足的信心能完全治愈贾公子。设若老夫人愿意,我二人定当尽力试上一试,只是最后贾公子能否恢复如初,那就要看天意了。”

    贾母往床上躺着的贾宝玉处探了一眼,凝视着他和死亡差不多的样子,含泪点了点头道:“不管结果如何,还请两位放手一试吧。”

    癞头和尚从丫鬟手中拿过碎玉,几步走到了贾宝玉面前施法。

    鱼儿还在自顾自地纠结着吃或不吃,感觉到诱人的香味飘远了,立时从犹豫状态回神。

    他抬起眼帘定睛一看,瞅见了癞头和尚拿走了他的食物正要施法,瞪圆了眼睛,气呼呼地冲了过去。

    就在此刻,贾宝玉的身体产生一股强大的吸力,鱼儿不受控制,被吸力扯进了床上失了灵魂的空躯壳里。

    也许是身份复杂,兼之又是来自于其他的世界,身上神奇之处甚多。有些来历的僧道两人,自始至终都感觉不到鱼儿的存在过。

    因而,等鱼儿入驻了新身体,屋子里的僧道都没有一丝异样。

    见着贾宝玉的身体四周萦绕着一圈儿淡金色的柔光,施法过程中的癞头和尚脸上露出了一个放心的淡笑,继而出指轻轻点了点贾宝玉的眉心。

    弹指间,贾宝玉或者也可以说是鱼儿蓦地睁开了双目。

    贾母与王夫人等人的目光始终停留在床上,一看宝玉果真苏醒了,立刻让无限的惊喜占据了心头。

    贾母拄着拐杖,三两步不顾形象地跑了过去,欢天喜地抱着宝玉,又是哭的又是笑的。

    王夫人抹泪吩咐下人道:“快快去禀告老爷,说是宝玉醒了,让他也知晓这个大喜讯高兴高兴。”

    听罢,立刻有小丫头快步跑了出去,往家里其他主人处报喜。

    待到女眷们从喜悦中回神过来,记起要答谢一僧一道,不想回头一看,僧道不知何时便消失在了房中,只余留有两人的大笑声回响在众人耳际。

    老太太最近不按例用过的东西,唯有昨日鱼儿送来的补药和珍珠粉,屋子里的人,不用动脑子都能想到,这一奇迹,定然是鱼儿带来的。

    贾母摸了一把自己的脸,恋恋不舍地从镜面收回目光,强令自己从激动中冷静下来。“那药和珍珠粉放哪儿了?”

    鸳鸯连忙回道:“都收在了柜子里。”

    贾母想了想,说道:“放进我的私库里,藏在最里层锁好了,往后有需要了再取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