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报错
999文学 > 人道鼎新 > 第三十八章 密室

第三十八章 密室

一秒记住【999文学 www.999wx.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蒋家别院,洪琦,赤衣大汉和六个衙役奔到正门。

    “嘭嘭嘭!”

    大门被猛地砸响,蒋家仆人骂骂咧咧刚把门打开,就见到几个衙役冲了进来,拦也拦不住。

    赤衣大汉一边朝里走,一边高喊:“蒋家主,郭某深夜造访,请出来一见。”

    “哈哈哈”,几声嘹亮大笑传出,从后院转出一个身材高大的壮年,蒋平满脸笑意,迎了上来,拱手道,“什么风把郭老弟大半夜的吹了来?”

    郭捕头哈哈一笑,说:“公务,不得不来。”

    蒋平愣了下,说:“既是公务,该我明早亲自去县衙才是。”

    郭捕头伸手指着洪琦,说:“这位道长到县衙,告发蒋家主你往白水河中投毒,我们不得不来查探。”

    “哦,”蒋平看着洪琦,说,“我蒋家之前得罪过道长?道长半夜私闯我家,偷听我和管家说话,然后就给我安个这样的罪名,蒋某实在是承受不住啊!”

    洪琦说:“笑话,我亲眼所见,亲耳所听,你还敢不承认!”

    蒋平脸色大变,嘴角挂起冷笑,语气不善,说:“我与管家说的话,我自己已经忘记了,你还能记得住吗!”

    洪琦喝道:“少说废话,一搜便知。”

    “郭捕头,请你秉公行事!”

    郭捕头拱了拱手,脸皮上笑了笑,说:“这是自然。”

    “得罪了,蒋家主。”

    蒋平笑道:“无妨,郭老弟尽管搜查。”

    郭捕头挥挥手,他身后的衙役四散开来,往各个房间奔去。

    别院不算大,总共三进,前院是耳房,厨房,中院是客厅,后院是书房和卧房,后院中有个小花园,摆着水缸,水缸中养着荷花。

    洪琦径直去后院,问:“蒋家主既然不承认,那肯定不介意贫道也搜查一番。”

    蒋平皮笑肉不笑,说:“郭捕头奉县令大人之命,到我家搜查,这是公务,我自然没有异议。至于道长你,嘿嘿,不瞒你说,我素来不喜道士,犯冲!”

    洪琦冷笑一声,说:“修道之人上体天心,下顺民意,蒋家主与道士犯冲,却不知是与天心相逆,还是和民心相背!”

    “你!”蒋平原本想用话讽刺洪琦,却不料反被洪琦三言两语噎住。

    蒋平在这处别院炼丹,炼丹要用到草药,丹炉,丹鼎,从洪琦离开到返回这段时间,蒋平最多能把炼药所需的草药销毁干净,那丹炉和丹鼎体积庞大,又十分笨重,绝对来不及处理,应该还在此处。

    洪琦推开卧房木门,站在门口扫视一周,屋内陈设并不复杂,但一桌一凳,无不是用上好红木制成,一杯一盏,瓷光温润,这是低调中蕴含的奢华。

    蒋平卧房不大,大略扫视一遍,没有值得怀疑的地方,洪琦当然不会这般轻易放过,他尝试移动桌椅,灯台,柜子上的古董陈设等等一切看起来有可能隐藏着机关的地方,然后敲击墙壁,地板和床底,检查背后有没有暗道。

    都没有,洪琦确认没有遗漏,便不再纠缠,转身进入书房。

    书房陈设更加简单,书架靠墙而立,摆满书卷,书桌上有笔架,砚台,宣纸,烛台,墙壁上挂着水墨山水图,看起来十分普通,没有半点异常。

    洪琦从上到下,从左到右,一寸一寸检查,这次更加细心,但还是没能发现什么。

    蒋平站在书房门口,盯着洪琦的一举一动,他咬牙咧嘴,眼中满是寒光,如刀如剑,刺向洪琦背心。

    “大人,前院搜查完毕,没有发现。”

    “大人,中院搜查完毕,没什么异常。”

    “大人,后院搜查完毕,一切正常。”

    搜查的衙役纷纷来禀报,郭捕头听了,摆摆手,示意他知道了。

    蒋平嘴角扯起,露出嘲讽笑容,然后给郭捕头使了个眼色。

    郭捕头心里透亮,他点点头,说:“小道长,本官已经搜查一遍,你也亲自查了,这洪家别院没有问题,至于你说的什么投毒,嘿嘿,恐怕是你搞错了!”

    肯定有问题,只是蒋家主平常炼丹的密室到底在什么地方,难道真不在这蒋家别院里?

    不对,自己一路跟踪过来,听到蒋家主和管家的对话,炼丹肯定就在这里,只是藏得隐秘,还没有被发现。

    “小牛鼻子道士,我容你撒野这么久,你可不要得寸进尺,现在赶快给我滚,否则不要怪我不客气!”蒋平威胁道。

    “道长……凡事适可为止,莫要强求,否则就是自误了!”郭捕头拉长声音,意味深长道,催促洪琦离开。

    洪琦眉头紧皱,心中开始着急,有些动摇是不是该离开,但这次机会失去,再想来个人赃俱获,那就基本上不可能了。

    取舍不定间,突然,屋外一阵清风吹过,床帘飘动,打在木床四角的支柱上,洪琦脑中亮光一闪,猛地往床前窜去。

    “住手,你干什么!”蒋平看洪琦动作,脸色大变,抬掌朝洪琦拍去。

    洪琦返身一掌击出,猛地迎上,毫不相让。

    两人都是仓促之间发力,掌力不足,因此俱都身子微微一震,立马站稳,冷冷盯着对方。

    洪琦问:“蒋家主这是什么意思?”

    蒋平铁青着脸,不说话。

    郭捕头看出究竟,脸色变幻片刻,终于下了决心,他说:“蒋家主,我来时,县令大人有过嘱咐,必要伸张公义,家主信不过我,还信不过县令大人吗!”

    蒋平闻言看向郭捕头,见他朝自己微微点头,眼里也是一切都在掌控之中的神色,心中一动,答道:“好。”

    洪琦尝试转动床头支柱,先是顺时针,没能转动,反向发力,只听“咯噔”一声,支柱动了起来,逆时针扭动一圈半,有机关活动的“咔哒咔哒”声响从地下传来,接着厚重的木床向外平移开来,靠墙露出方圆三寸的黑洞,洞口有石梯向下,不知道通向哪里。

    洪琦喝道:“蒋平,你还有什么话说?”

    蒋平冷哼一声,说:“笑话,不说郡里那些名门世家,就是县里的豪族,有几个不在家里修建几处密室以备不测的?你要是不信,可敢跟我下去看看?”

    洪琦说:“有什么不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