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报错
999文学 > 道长,镇山河![重生] > 第184章

第184章

一秒记住【999文学 www.999wx.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别添乱了。”无尽之刃绷着脸不悦地说,等说完他才意识到自己是在和一个npc较真,无尽之刃把脸撇过去,不再吭声。

    孤星繁也跟着纳斯急了:“小弟弟你就不用去了,我们几个去就行了,保证一定把你爷爷救回来,行吗?”

    艾力瞪着孤星繁,坚决地摇了摇头。

    顾书白走到艾力身边,蹲下来,摸着艾力的脑袋,说:“在这里等我们,我答应你的事情不会食言。”他看着艾力握刀的那只手,说道,“等你什么时候握刀的手不抖了,再来谈这样危险的事情。”

    艾力脸色一白,顾书白一句话轻易地卸掉了她全身的力气,她哭泣地捶打着顾书白的身体,骂道:“为什么为什么不能带我去——为什么——我要救我爷爷——呜呜呜——”

    顾书白对纳斯说:“看好艾力,我们去地窖。”

    “哎。”纳斯赶紧过来分开艾力,第一件事就是将她手中的刀抢了过去,丢在一边。

    顾书白带着其他人径直往地窖走去,艾力忽然喝了一声:“清川!”

    顾书白回头,眼前一个东西被砸了过来,顾书白下意识地接住。

    【萤星】

    艾泽拉小镇祖传宝物,有几率召唤艾泽拉的守护战灵

    时间限制:剩余使用时间5小时

    萤星这东西在顾书白脑海里有印象,是作为艾泽拉的最后剧情出现的,守护战灵彻底摧毁了大祭司索达尔在艾泽拉布置下的阵法,是如同之前约娜的那个法杖一样,在目前这个剧情阶段属于不可能供给玩家使用的东西,甚至在上一世,玩家们都到一百级了,这个萤星也只是个剧情道具。

    但此刻,顾书白手中却有一个有时间限制的萤星。

    这是不是就证明也许他的思路没有错?

    万古的剧情兼容并包,并不是一条剧情走到底,但顾书白担心蝴蝶效应的存在。他修改了剧情,随后的剧情很有可能会发生变化,到时候的那个万古还会不会是他认识的万古?他储存了那么多的资料会不会因此而报废?

    他一下子想了很多,在顾书白的沉思中,艾力又叫了顾书白一声。

    顾书白看过去,莉莉绷着哭花了的一张小脸,拼命忍着眼泪,她吸了吸鼻涕,大声吼道:“你会救我爷爷!你答应我的!”

    “我答应你。”

    “你一定要救我爷爷——”莉莉此刻已经哭得听不到顾书白的回答了,她情绪失控地大喊着:“你答应我的——要救我爷爷!你会救他——你会救他!”

    顾书白叹了口气,管他蝴蝶效应,知晓游戏资料只不过是给他提供了一条便利的途径,如果他靠着自己还不能走下去的话那他有什么资本和何峰那样的人为敌?

    心念一正,顾书白走入后院,一路向地窖走去。

    莉莉仍在崩溃地大吼,吼到声音嘶哑都丝毫不知,她鼻涕眼泪早就混作了一团,黏糊得满脸都是,小姑娘哑着嗓子喊道:“你要救爷爷——爷爷不会死——你也、你也不会死——”

    进了地窖之后,顾书白熟门熟路地带着他们下了地下暗道,孤星繁情绪还不稳定,他一路吸拉着鼻涕,鱼尾刃无语地拍着孤星繁的后背,还好这是游戏,没有流鼻涕的设定,不然的话,手里头肯定没有足够的纸给孤星繁擦鼻涕。

    话虽如此,但他自己也有点伤害,鱼尾刃嗓音略显喑哑地抱怨说:“一个游戏而已,剧情做的这么逼真催泪干嘛?”

    “所以让你们多看看书啊。”孤星繁哭得不像样子,“万古的书写的真的很有意思,别整天就想着打装备、pk、刷本,静下来来感受一下这个世界,就像是现实生活里的那样,捧一本书,点杯咖啡,坐在桌子旁好好看看。不过说真的,现在社会的纸媒体书太少了,也就一些大的图书馆有,我觉着这不是什么好现象,社会虽然在进步,但是人类的阅读方式却是在退步……唉,我说你们,等等我啊,鱼尾?鱼尾你怎么也不理我啊……”

    几人一路前进,到了出口的地方时,他们各自使用了攀登的道具,很快就顺利地从地道顶翻了出去。

    到仓库的时候,顾书白守在门口,听了下外面的声音,他让其他人准备好,小心翼翼地打开房门,等确定周围没有巡卫的小兵时才走了出去。

    走廊上静悄悄的,几乎听不到有人走动的声音,鱼尾刃在团队内说道:“怎么都没人?我有点小紧张。”

    “小心。”顾书白提醒一声,鱼尾刃立刻停下了脚步,跟在他身后的孤星繁也停了下来,走成一线的大部队全都因此停了下来。

    从前面走过来三只巡逻的小怪,顾书白感知高,从这个位置就可以探查到小怪的等级和血量。

    他回头报给几人:“三只小怪,等级42级,血量10000。”

    “不低啊这个血量。”孤星繁大致算了下,“估计秒不掉,得打一会儿。”

    “不打,一人一只,带着走。”顾书白说道,“我知道前面有个卡脱离的位置,反应要快,不能失误。”

    这就是他带了三个刺客的原因。

    游戏最不坑人的地方就在这儿,阻碍基本都是小怪,没什么糟心的奇门遁甲。

    这边的小怪和40级副本内的小怪差不多,都是分部在沿路上的,但是因为走廊狭小,不比之前他们在野外地图的时候好发挥,三个刺客同时拉三只小怪不是什么容易的事情,但如果只由一个刺客拉的话很容易在拉后续小怪的时候因为地形狭窄而发生撞车事故。

    顾书白对其余没任务的两人说道:“孤星看血,注意仇恨,无尽补漏。上吧。”

    顾书白说完这话的时候,他们正好到了小怪的攻击范围,顾书白冲过去拉住一只小怪的仇恨,继续前进。因为顾书白走在最先,三只小怪的仇恨都是建立在他的身上,这就要考验剩下两个刺客的拉怪能力。

    深渊回响在顾书白拉住仇恨的第一时间就带走了一只小怪的仇恨,鱼尾刃反应稍微慢一点,手法也没有深渊回响精简但也在三秒内搞定了仇恨。

    几人快步前行,靠着各种伶俐的位移技能和系统自带的位移动作溜着身后面目狰狞追逐着他们的小怪,秀的飞起。

    无尽之刃看得手痒,等他们每个人都拉到三只小怪的时候,无尽之刃冲上去抢走了鱼尾刃的仇恨。

    鱼尾刃嘴角一抽,不满道:“无尽不带你这样的啊……有本事抢清川的啊。”

    “谁让你太弱了。”无尽之刃大大方方地承认了,丝毫没有一丁点友好的解释给鱼尾刃,鱼尾刃脸一青,骂道,“靠,在天梯上等着老子。”这几天天梯越来越难打,高手太多了,鱼尾刃排名止步不前还往下掉,本来就很怄气,这一下彻底被无尽之刃激发了心里头的那股不服输的火气。

    小队冲到一个拐角处,顾书白说道:“右拐折返出去,速度。”

    “明白。”

    顾书白利落地指挥完毕,带着那几只小怪冲了进去,这个拐进去的凹槽极窄又浅,像是一个瓦罐,顾书白将小怪带进去后一扭身子从凹槽另一边冲了出去。小怪的动作没玩家那么灵活,由于惯性向前扎去,还没来得及拐弯,后背被他们带的另一只小怪撞了一下向前倒去。就这样,几个小怪在他们的带动下纷纷向凹槽里直冲过去,摔了个前仰后合。三人配合默契,没发生撞车事件,看得孤星繁目瞪口呆,“这都行?”

    “行不行你不是看到了嘛?”鱼尾刃得意地冲孤星繁说道。

    顾书白对着最后面还想要翻身的两个小怪打了一个挑飞,在前有阻力的情况下,挑飞的效果被削弱为前仰,将那些小怪胡乱地压在了凹槽里。

    破风声忽然闷响,孤星繁疑惑地四下看看:“什么声音?”

    “不清楚啊。”鱼尾刃紧张得肌肉都绷了起来。

    顾书白说:“机关陷阱。”他指着小怪所在的凹槽,说道,“这里有不少像是这样的地方,如果玩家躲在这里躲避巡逻的的小怪的话就会受到机关的攻击。”他回头指了指这一路走过来的墙面,其他人随之看去,果然有不少如顾书白所说的那样机关槽。

    “走吧,再不走等他们缓过来就拉不脱了。”

    “他们不会被射死?”

    “你见过有小怪被系统的机关射死?”鱼尾刃反问,“在机关面前小怪是绿名。”

    “这倒没有。”孤星繁一本正经地说,“不过我见过摔死的。”

    “那还真有够笨的。”鱼尾刃吐槽了一句,没想到孤星繁还很配合地点了点头,鱼尾刃哈哈大笑了起来。

    顾书白带着他们继续前进,在一处地方停了下来。

    “精英boss。”顾书白将目标共享给其他人。

    45级精英boss。

    达利。

    达利是索达尔座下的三大护法之一,也是40级副本镇公府的第一个boss,其外形魁梧,一身肌肉遒劲,手持两柄钢斧,力大无穷,据说曾经徒手撕开过一头成年巨象,打出来的伤害相当可怕。

    孤星繁看着他两臂上隆起来的发达肌肉群,咽了口口水:“这打一下得多疼啊,一拳头能直接把我给打成二维的。”

    深渊回响他们却毫不畏惧,说道:“我就喜欢这种类型的boss。”

    “巧了。”鱼尾刃活动了下手腕,“我也是。”

    孤星繁听他俩这么一说,立刻明白了过来,他想起来之前开荒不落深渊老二时过桥填河说的话。

    伤害这玩意只有打在身上才叫伤害,打不到那就是瞎折腾,碰见这种力量型的对手,不让对方打到自己,那一身力气基本是打在空气上。

    可问题这是boss啊,难道可以吃控?所以清川才带了这么多刺客,没带坦克职业?孤星繁惴惴不安地看向无尽之刃,试探地问道:“你t?”他说这话的时候眼睛却是瞥向的清川。

    清川没说话,无尽之刃替清川回答了这个问题:“你t。”

    孤星繁一懵,反应过来后欲哭无泪:“别闹了,就我这小身板都不够boss一拳拆两半捶的。”

    顾书白说:“带你是以防万一,如果他们不蠢的话,你基本没什么危险。”

    “要是他们蠢了呢……”孤星繁在心里嘀咕,这句话他当然没胆子说出来。他甩甩头,把脑袋里不好的想法全都甩掉,他跟在清川身边这么长时间,知道清川从来不做没把握的事情,但说实在话,每次都能刷新他的认知……

    又瞥了一眼达利魁梧的身材,孤星繁一闭眼,咬牙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