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报错
999文学 > 道长,镇山河![重生] > 第115章 ~

第115章 ~

一秒记住【999文学 www.999wx.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鬼网三】我买了一个号,附赠了一个好友列表的……鬼

    原贴已经删除

    可能白天路上睡得太多,晚上反而毫无困意,

    我跟阴阳眼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

    我问他,“这次是要干嘛啊?很辛苦吗?”

    回想了一下连老白发都一脸疲惫的样子。

    阴阳眼却答得很随意,“一般吧,找个东西而已。”

    “什么东西这么宝贝啊,还得在沙漠里找?”

    阴阳眼低声笑了一下,收紧了双臂蹭了蹭我的脑袋,

    “我不觉得那玩意儿宝贝啊,我的宝贝已经在这里,不用找了。”

    我侧过头意味深长地对他笑,“你的宝贝不在这里的话~你就要入七秀了~”

    阴阳眼愣了愣,过了会儿才反应过来,“我靠,你脑子里都在想什么。”

    我看着他满脸通红的样子哈哈大笑。

    “这么沉闷的氛围总要讲点比较开心的嘛。”我说。

    “谁让你觉得沉闷了?”阴阳眼摸了摸我的头,“不会是我吧?”

    “那个炮哥……还有毒姐。”

    “啊,”阴阳眼应了声,“很正常,他们这对就这样,我先开始也看不惯。”

    “这对?”

    “对啊,破军是屠夫的情缘。屠夫性格就那样,不过……”

    “不过什么?”

    “按照正常的说法,破军应该已经不算活着的人了。”

    片刻间我回想起了那个炮哥的眼神,

    没有任何光彩和波澜,就像是真的死物一样。

    “什么意思……?”

    “嗯?”阴阳眼歪了歪头,“我也不是很清楚,但是他们只是看上去可怕,都不是坏人,反正明天墨香也在,你可以跟破军接触下看看。唐门武学我也不是很懂,但是有什么问题你可以等我回来再问问我。”

    我点点头,“你能跟我具体说下那个毒姐吗?”

    “怎么?”阴阳眼说,“屠夫以前好像是专门管某个队伍的,后来出了点事儿,她就分配跟老白发一起处理散事了。我一开始就跟老白发一起,老白发就是个傻逼。破军倒一直是那样,以前连话都不会说,现在偶尔会说几句。”

    我把阴阳眼说的东西细细地记了下来,打算之后告诉苍爹和花姐。

    不过……说到他们,我又想到一件事,“那,战场那边,我们对面的队伍里,可能会有普通人混进来吗?”

    阴阳眼想了想,说,“不可能。”

    我心里有些微妙。

    然后阴阳眼加了一句,“除非他们里面的鬼,根本不知道自己是鬼,把正常人一起带了进去。”

    什么?!难道苍爹花姐他们那个战场团的团长,早就不是活人了?

    还是别人不是?那为什么团长会死?

    苍爹是团长亲友,他知道更多的事情吗?

    我还在思考,阴阳眼却继续叨叨了,

    “东西还吃得惯吗?你是不是吃不惯啊晚饭吃那么少。要不要我明天去那儿顺点好吃的?还有瑟瑟那个,瑟瑟是我之前在马匪那边救出来的,所以她跟我关系比较好你千万别误会。好吧我知道你不介意。”

    我点点头,说,“……我介意啊。”

    “嗯???!!!”阴阳眼整个都僵了,紧张兮兮地别过头去,“介意哪里?”

    “我以为瑟瑟是你的猫,结果居然不是……”我说。

    阴阳眼:……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的,再醒来就是清晨了

    我睁开眼发现自己躺着床上,身上还是披着绒毯,

    好像我一直都这么睡着一样。

    只有紧闭着的窗户在昭示,的确有人把我送回了房间。

    我匆匆洗漱了下就听见墨香在敲我的门。

    “咦,你已经醒了啊。”秀秀拉着我去吃早饭,“来来来,破军已经在等我们了。你别忘了带弩啊。”

    然后我们离开了客栈。

    炮哥跟我一样穿着一身带暗器的深蓝色校服,

    面无表情地跟在我们后面。

    我回头看了一眼他,却正好瞥见有一个人站在二楼窗前看着我们。

    她面容美艳,乌黑的长发上点缀着银饰,神色冰冷地盯着我

    是揭下了面纱的屠夫。

    那一瞬间我心里在尖叫,我确定我见过这张脸,我肯定在哪里见过她!

    然后她好像也察觉了什么,对我绽开了一个微笑,

    带着嘲讽和轻蔑。

    我马上转过了头,抱着千机匣的手指都在颤抖。

    我还是很害怕她,不知道为什么。

    疯狂的屠夫,你到底是谁?

    墨香把我们带到了离客栈不远的一个荒废的建筑附近,

    然后她坐在了石板上吃起了瓜。

    我:????墨香你???

    秀秀一脸无辜地看着我:???你们可以开始了啊。

    破军还是没什么表情,低下头对我说,“你,弩,拿出来。”

    声音很低沉,语气毫无波澜,带着一点机械性。

    我抽出千机匣,冷光弧在阳光下是一圈美丽的流光。

    破军也拿出了他的弩,指着弩把上一个暗扣说,“这里,天绝地灭。”

    我这才发现设计复杂的千机匣上有一排排暗扣,

    分别是不同的技能。

    我按照破军的指示按下了暗扣,咔嚓一声,

    一个机关从弩里被释放出来,

    带过一阵蓝绿色的毒气,在地上盘旋。

    然后破军又告诉了我,哪里是暗藏图穷哪里是毒刹连弩还有蚀肌弹。

    我一一记下,然后问了一句,“化血镖和暴雨梨花针呢?”

    破军的嘴角似乎轻轻上扬了一下,“你,好问题,唐门。”

    我:???

    墨香放下了手里吃到第二个的瓜,说:大概就是你问了个好问题吧。

    原来要墨香在旁边看着的意义是翻译啊……

    炮哥却没理会我们两个,从衣服上抽了一枚小小的飞镖出来,

    反手向背后扔去。

    叮的一声,飞镖已经扎在了废墟的墙上,被扎中的地方附近泛起一层紫黑色的腐蚀痕迹。

    “化血镖。”

    然后他从手甲下抽出一排银针,摊开手掌给我看,

    “暴雨梨花针,你,试试。”

    我接过那排针,思考着该是甩出去还是扔出去的时候

    炮哥握住了我的手,按着我的手指把针一根根放到我指间,

    然后一扬手,对面的墙上又是一阵金属划过的声音,

    带着墙体被腐蚀的痕迹。

    我清清楚楚地感受到了针上的毒,还有,

    这个炮哥,没有体温,没有呼吸,甚至,没有心跳

    可是他却准确地握住了我的手,射出了暗器。

    “你,做一遍,全部。”他说。

    “做一遍全部的技能?”我问。

    他点点头。

    墨香也停下了动作,看着我。

    我按着顺序把机关和暗器都放了遍,

    除了机关有时候瞄得不太准之外感觉也不算太难。

    破军点了点头,“需要,练习。”

    墨香站起来,拍拍衣服对我们说,“那木清你就去杀沙漠里的野狼和狐狸试试吧吧。”

    我说,“好,你带路。”

    墨香舔了舔嘴角,说了句,“那个狼肉做成肉干,真的很好吃。”

    我:????

    于是一天里我和破军反复地重复技能和纠正错误中,

    墨香在旁边展示如何在一天内吃完大漠所有美食特产。

    将近傍晚的时候我们回到了客栈,

    胡姬瑟瑟依旧在跳舞,老板娘也依旧不急不缓地指挥着小二。

    吃完晚饭炮哥就回房间去了。

    我趁机悄悄问墨香,“为什么破军也吃饭啊?”

    而且吃得非常认真,连一粒米都没有在碗里剩下。

    墨香看了看我,说,“你发现他是人偶了啊?”

    我有点惊讶,原来是人偶……“可是他真的很像一个普通人一样。”

    “唔,因为他跟别的人偶不一样,”墨香顿了顿,说,“嗯……他有点接近土偶吧。”

    “什么是土偶?”我问她。

    墨香坏笑起来,眼神里都是狡黠,“这个你不如去问阴阳眼啊~”

    “为什么要问阴阳眼?”

    我刚问完,阴阳眼他们就推门进来了。

    瑟瑟欣喜地从桌子上跳下去,冲着阴阳眼跑去,

    突然她爆发出一声尖叫。

    “瑟瑟!”老板娘瞪了她一眼,“回去!”

    瑟瑟委屈地在原地呆了会儿,不甘不愿地回去了

    神色楚楚可怜,平添一份娇俏。

    我和墨香站起来走到老白发和阴阳眼那边,

    然后我明白了,为什么瑟瑟会尖叫。

    阴阳眼的锁骨到左肩,有一道狞狰的伤口,

    看上去很新鲜,还在往外面冒血。

    “你们也不包扎一下。”墨香小声地抱怨道。

    老白发瞟了她一眼,“没用的,昨天屠夫也这样。”

    我担忧地看着阴阳眼,还没开口,他就摸着我的头,对我笑了一下,

    “没事的。”他轻声说,脸上却毫无血色。

    我有点难过,却也不知道说什么好,

    只能跟着他们走到了阴阳眼的房间里。

    老白发去隔壁找了毒姐,拿了一个药罐回来,说,

    “先处理一下,然后上药。”

    阴阳眼的衣服已经被层层血液浸透,有的地方还结成了血块,

    看上去血淋淋的一片,甚是狼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