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报错
999文学 > 影后的魔教教主[穿越] > 94.单身小江喜当妈

94.单身小江喜当妈

一秒记住【999文学 www.999wx.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此为防盗章  江意涵和洛玄歌的服装稿送到了工作人员的手中, 由于她们的古风装扮不同于其他人,所以某些细节方面需要临时更改制作, 她们也只好留在会场静心等待。

    会场内洛玄歌安静的坐在一旁, 远远看去她好似与会场的竞争显得格格不入,细心观察她的人能窥见她身上超然出尘的气质。而远处孟小萌穿着一身已经设计好的服装, 心情极为不佳的走到洛玄歌身边。

    “玄歌……”孟小萌紧挨着洛玄歌坐下。

    洛玄歌这才回神, 微扭头看着孟小萌,进过数日相处, 洛玄歌大概能猜到一些孟小萌的内心想法。此刻察觉到孟小萌情绪低落,她难得扯出一抹笑容, 安慰着孟小萌:“放心,你很棒。”

    “唉。玄歌, 你的服装准备得怎么样了?”孟小萌已经不想看自己身上的服装了, 如果没记错,每年春节跟着爷爷回老家的时候, 村子里的大婶子们就是穿着这样的一身衣服, 挨个坐在树底下嗑瓜子聊天。

    洛玄歌对比赛产生了消极的态度, 准确的说是她在得知这个世界上曾经有过武林江湖, 最后却不复存在之后, 她对这个世界产生了消极的态度。

    孟小萌不能理解洛玄歌的变化,权当做她也是在担心接下来的比赛,所以只能用自己的方式来安慰洛玄歌。

    对此, 洛玄歌一如既往的浅浅笑着不说话。

    正在观看直播的安若水, 在看到洛玄歌那一抹浅笑时, 心跳不自觉的慢了半拍:这家伙——笑得有点牵强啊。

    安若水有些为她担心,比赛倒是其次,就怕洛玄歌因为比赛的名次钻了牛角尖而出不来。

    想了想,安若水给自家老哥发去了两条信息。

    过了一会,直播间发出消息,由于工作人员的疏忽导致拍摄出了一些问题,需要停止直播半小时。

    而会场的众位选手自然也收到了这个消息,孟小萌诧异的抬头向会场四处张望:“安氏投资的节目也会临场出现问题啊?”

    语气中满满的不敢相信,由此可见安氏在娱乐圈到底是一个多么神话的存在了。

    洛玄歌正准备说些什么,然而牧凌却在远处朝她招手,洛玄歌迟疑的抬手指了指自己,似乎是在询问:在叫我吗?

    见牧凌点头,洛玄歌对身旁的孟小萌道:“我离开一会,很快回来。”

    “嗯嗯。”孟小萌心情依旧低落,所以没有像以往一样缠着洛玄歌多问什么。

    洛玄歌慢跑赶到牧凌身边,眼神中暗藏着疑惑,表面却漫不经心的问道:“找我有什么事吗?”

    牧凌拿出一款新手机递给洛玄歌:“接到通知有人待会要给你打电话。”

    “哦。。”洛玄歌一副死气沉沉的模样,着实不讨喜,然而牧凌却不敢大意。总裁亲自下令暂停直播半小时,目的竟然是为了让洛玄歌接电话,这……她不由得重新开始审视洛玄歌了。

    等洛玄歌收下手机,随后便被牧凌带去了没有安放任何摄影道具的休息间。

    洛玄歌坐在软软的沙发上,手中握着的手机还没有任何反应,等得有些不耐烦了,她又起身给自己倒了一杯水,正准备喝的时候,搁在一旁的手机响了起来。

    虽然没有备注是谁的来电,但洛玄歌记得那串号码,准确的说是原主记得那串号码。

    接通电话,洛玄歌一改方才的消极,语气带着浅淡的温和:“不用拍戏吗?怎么突然给我打电话了?”

    “你怎么知道是我?”安若水诧异,除了哥哥其他人不可能知道要给洛玄歌打电话的人是她,那么洛玄歌又是如何得知的?

    洛玄歌轻笑:“我记得你的手机号啊。”

    安若水沉默了几秒,随后抛开这个话题。

    “我今天看了你比赛直播,你的情绪好像不是很好,遇到什么事了吗?”安若水将心底的担忧藏了起来,像是极为随意的问道。

    洛玄歌迟疑着,她该怎么回答?总不能告诉安若水,这个世界没有武林江湖了,我找不到我存在于这个世界的意义,因此我很难过,所以心情很差?

    “不方便说吗?”安若水的语气中终于带上了一丝担忧。

    焦急担忧的语气,问出极为关切的话语,洛大教主的小心脏像是受了什么刺激一般慢了半拍。

    为了不让关心她的人担忧,洛玄歌一改方才的消极,语气中带着小小的欢悦:“不是不方便说,而是根本就没什么事。大概和我前几天做了一个梦有关吧。”

    “做了很可怕的噩梦吗?”安若水听到不是遇到了难事,心底的担忧放下了一些。

    洛玄歌连连摇头,却突然想起来这是在打电话,她的摇头对方也看不到,于是理了理思绪带着极为孤寂哀怨的语气说:“我梦到了一个风花雪月的江湖世界,在梦里我是自由自在的江湖人,我有独步武林的绝世功法,我有令人望尘莫及的深厚内力,还有我精心饲养得蛊虫,还有祖辈传给我令人闻风丧胆的武林门派。这些我都很喜欢,可是一觉醒来,这个世界什么都没有。我只是一个小演员,这个世界没有武林江湖没有内力轻功,没有蛊毒易容,甚至十八般武艺甚少有人能全部了解。大概是梦里的执念,影响到了我吧。”

    “……”

    安若水沉默了。虽然一直以来洛玄歌在她心目中的形象是大大咧咧的,但是现在听洛玄歌的语气,她不认为洛玄歌是在开玩笑,或许洛玄歌的心底隐藏着一个武侠梦。就像她一直想要成为一名演员,直到她拿下了影后的头衔,这一切她才会觉得真实。

    如果某一天,她突然发现这一切都只是一场梦,真实的世界中根本没有演员,更是没有人知道演技是何物,到了那时候,她大概也会很难过甚至是崩溃的吧。

    不知道该怎么安慰洛玄歌,更不能直接对洛玄歌说:‘这个世界本来就没有武林江湖,你还是放下执念吧。’这种话,对于洛玄歌而言,无疑是另一种打击。

    洛玄歌见安若水迟迟没有反应,她也不想因为自己而影响到了安若水的情绪,于是洛玄歌很快的收敛了自己内心的苦涩,喜悦的笑声传到安若水的耳里。

    “嘿嘿,其实只是一个梦而已。我已经不在乎了,不过你能打电话给我,我真的很高兴。”洛玄歌如实说:“你走了以后,我经常想你呢。可是比赛是封闭式的,我又联系不到你。”

    洛玄歌傻乎乎的话传到安若水的耳里,并且闯入了她的心底。

    安若水自从那日离开后,她关注洛玄歌的直播次数也每日增加,甚至在片场得了空闲,不管自己有多么疲劳,她都是最先打开直播,寻找到洛玄歌的身影才肯坐下来好好休息。

    洛玄歌的一番话在安若水的心底激起了一片涟漪,伸手慢慢按住自己心脏的位置,心跳似乎变得更快了。

    “你还在听吗?”洛玄歌等了许久没有得到回复,她不确定的问了一声。

    安若水恍惚间听到洛玄歌在问她什么,下意识的回问道:“你为什么会想我?”

    “诶?”洛大教主愣了愣,情商不是很高的脑袋飞快的运转着,最终傻呵呵的笑道:“我们是朋友啊。”

    安若水的眸光随着这句话而变得黯淡,不知哪儿突然生出一股怒气:“对!我们是朋友。”

    “嗯嗯,我们是好朋友。”洛大教主乖巧的附和着。

    随后便听到安若水压得低沉的声音:“是啊,朋友。时间快到了,我先挂了。”

    “再——”‘嘟……’

    洛玄歌‘再见’二字都还没说完,便听到了电话挂断的提示音,看着已经黑屏的手机,极为不解的挠了挠脑袋:“那女人又怎么了?莫名其妙的!”

    孟小萌小声嘀咕着:“莫名其妙。”

    洛玄歌走出几步外,回头看着张曼曼的背影勾唇笑了笑:“狗急跳墙的小丑而已。别放在心上,我们走吧。”

    孟小萌小跑跟到洛玄歌身边:“玄歌,你是不是知道什么了?”

    “没有。”

    “那你为什么一副什么都知道的样子?”孟小萌很好奇。

    洛玄歌沉默一会儿,狡猾如狐的笑着:“因为我十分了解坏人的心思。”

    “可是,玄歌——”

    “今天是第一轮选拔赛的第五天,今天的赛制要求两两组合完成。”

    孟小萌的话还没说完便被主持人打断了。孟小萌也只好撇撇嘴停止说话,耐心的听着牧凌讲解。

    等她说完,洛玄歌心中也有了些打算。今天的内容无非是比试妆容服饰,有趣的是衣服和妆容不是由自己给自己挑选打扮,而是由选手给临时组队的搭档做决定。最终由网友投票决定比赛的胜负。

    而且组队的搭档也不是自己能决定的事,需要抽签来组队。

    这样一来不认识的人,或者彼此之间有过摩擦的人会被组到一起。节目组可能是想要看到选手们对‘敌人’的容忍度,毕竟这个圈子杂乱得很,没有一定的大度可不会走得长久。

    洛玄歌不会现代的一些装扮,甚至原主的脑海中留有的信息也十分浅薄,于是这一次的比赛她终于换了一副表情,脸上不再是以往一副气定悠闲的模样。

    孟小萌在听完比赛规则后,也是愁容增添:“玄歌,这一场比赛我们不知道会不会被分配到一起。”

    “不管待会和谁搭档,你都记着藏拙三分帮搭档完成比赛。”洛玄歌趁着直播尚未开始,提前小声交代她。

    孟小萌有些不能理解:“为什么要藏拙?”

    “因为那些搭档是你的对手。”洛玄歌不了解娱乐圈的潜规则,但是作为魔教教主,她知道武林的生存法则,没有永远的敌人也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利益才是永恒存在的。而他们魔教则是连利益都不看重,一切随心而为。

    孟小萌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我知道了。”

    孟小萌话音落去,直播间已经打开了,网上的众多网友也纷纷进入直播间观看今天的比赛。

    而今天的比赛内容,也已经在直播间的评论区置顶了,进来的观众都能一目了然的明白今天的赛制内容。

    抽签开始——

    孟小萌看着和自己的号码牌相同的人,是那位张曼曼,她顿时就不知道该怎么哭了。嘴角微微抽搐的看向洛玄歌,似乎想寻求安慰,然而却瞥到了洛玄歌手中的号码牌。

    孟小萌在看到洛玄歌手中号码牌的时候,忘掉自己的委屈,在心底默默的给洛玄歌点蜡。因为洛玄歌的搭档是一直都和她们不对付的江意涵。

    收好了号码牌,孟小萌走到洛玄歌身边,浅浅的叹了口气:“祝你好运啊,玄歌。”

    “嗯。”洛玄歌心底倒是平静了许多,江意涵比之张曼曼,她更乐意和江意涵组队。反倒是孟小萌,洛玄歌为她担心了几分,也不知道小丫头自己能不能解决。

    洛玄歌拿着手中的号码牌找到了江意涵,江意涵在看到洛玄歌的时候,内心小小的紧张了一下。

    因为在江意涵的眼中,洛玄歌虽然在所有的选手中表现得很低调,一副不近人情的模样,但是她知道洛玄歌是一个真正有才能的人,而且洛玄歌那张脸也是她在行走在娱乐圈里的绿色通行牌。就是不知道今天洛玄歌和他去搭档会不会故意藏拙,把她打扮得很丑。

    洛玄歌眼神扫到江意涵,前世身为一教之主的她,自然能轻而易举的看透江意涵此刻在担心什么。她嘴角微微勾起一抹好看的弧度,江意涵并不是一个坏人,她不会刻意的让江意涵输掉。

    江意涵走到洛玄歌身边,伸出手极有礼貌的打着招呼:“你好啊,我的搭档。”

    “你好。”洛玄歌并不算热情,但也不同于以往的清冷。

    在比赛开始之后,洛玄歌仔细的打量着江意涵,脑海中有江意涵在第一轮比赛时演奏笛子的场景。

    洛玄歌眸光微变,不知道这一轮比赛能不能用古风装扮。若是能用,那么这一局的冠军十有八九是江意涵。

    对于这一点洛玄歌不是盲目的自信,毕竟搭配一件古风衣物,对于洛玄歌这个货真价实的古人而言,无非是帮江意涵选一件日常服。

    而江意涵此刻则在观望中,她学过服装设计,自然知道什么样的人搭配什么样的服装更能体现那人潜在的美感。然而她不确定洛玄歌的态度,总不能她为洛玄歌搭配出一件十分得体优秀的服装,而洛玄歌却给她马马虎虎的选几件衣服了事。反之洛玄歌也是这样试想江意涵的。

    所以当下两人都在用自己的方式,不动声色的试探着对方,能为彼此拿出多少的实力。

    而另一边的孟小萌此刻正和张曼曼一起商量着待会的比赛。

    “说说你的建议吧。”由于所有人都在会场,直播还在继续,所以即使张曼曼十分看不起孟小萌这个‘侥幸获胜’的乡巴佬穷丫头,她也不会摆在明面上。

    孟小萌见张曼曼一改方才初识的不屑,她心情好了不少,原来直播还没开始前她感受到的敌意只是错觉,其实张曼曼为人挺好的,孟小萌心底窃喜的想着。

    张曼曼见孟小萌傻呵呵的笑着不说话,她眼底闪过鄙夷,不过很好的掩饰过去了。摆出一副温和的模样对孟小萌道:“你有什么想法可以和我说,我们一起商量总不会太差的。”

    一副邻家温和大姐姐的模样,张曼曼成功的在直播间吸引了一波好感度。她的票数也涨了不少。而生性单纯的孟小萌,自然也对她很有好感。

    不过在张曼曼多次问出有没有什么好的计划时,孟小萌犹豫了一会,张曼曼是个很不错的人,即使这样也要藏拙吗?

    会场内洛玄歌安静的坐在一旁,远远看去她好似与会场的竞争显得格格不入,细心观察她的人能窥见她身上超然出尘的气质。而远处孟小萌穿着一身已经设计好的服装,心情极为不佳的走到洛玄歌身边。

    “玄歌……”孟小萌紧挨着洛玄歌坐下。

    洛玄歌这才回神,微扭头看着孟小萌,进过数日相处,洛玄歌大概能猜到一些孟小萌的内心想法。此刻察觉到孟小萌情绪低落,她难得扯出一抹笑容,安慰着孟小萌:“放心,你很棒。”

    “唉。玄歌,你的服装准备得怎么样了?”孟小萌已经不想看自己身上的服装了,如果没记错,每年春节跟着爷爷回老家的时候,村子里的大婶子们就是穿着这样的一身衣服,挨个坐在树底下嗑瓜子聊天。

    洛玄歌对比赛产生了消极的态度,准确的说是她在得知这个世界上曾经有过武林江湖,最后却不复存在之后,她对这个世界产生了消极的态度。

    孟小萌不能理解洛玄歌的变化,权当做她也是在担心接下来的比赛,所以只能用自己的方式来安慰洛玄歌。

    对此,洛玄歌一如既往的浅浅笑着不说话。

    正在观看直播的安若水,在看到洛玄歌那一抹浅笑时,心跳不自觉的慢了半拍:这家伙——笑得有点牵强啊。

    安若水有些为她担心,比赛倒是其次,就怕洛玄歌因为比赛的名次钻了牛角尖而出不来。

    想了想,安若水给自家老哥发去了两条信息。

    过了一会,直播间发出消息,由于工作人员的疏忽导致拍摄出了一些问题,需要停止直播半小时。

    而会场的众位选手自然也收到了这个消息,孟小萌诧异的抬头向会场四处张望:“安氏投资的节目也会临场出现问题啊?”

    语气中满满的不敢相信,由此可见安氏在娱乐圈到底是一个多么神话的存在了。

    洛玄歌正准备说些什么,然而牧凌却在远处朝她招手,洛玄歌迟疑的抬手指了指自己,似乎是在询问:在叫我吗?

    见牧凌点头,洛玄歌对身旁的孟小萌道:“我离开一会,很快回来。”

    “嗯嗯。”孟小萌心情依旧低落,所以没有像以往一样缠着洛玄歌多问什么。

    洛玄歌慢跑赶到牧凌身边,眼神中暗藏着疑惑,表面却漫不经心的问道:“找我有什么事吗?”

    牧凌拿出一款新手机递给洛玄歌:“接到通知有人待会要给你打电话。”

    “哦。。”洛玄歌一副死气沉沉的模样,着实不讨喜,然而牧凌却不敢大意。总裁亲自下令暂停直播半小时,目的竟然是为了让洛玄歌接电话,这……她不由得重新开始审视洛玄歌了。

    等洛玄歌收下手机,随后便被牧凌带去了没有安放任何摄影道具的休息间。

    洛玄歌坐在软软的沙发上,手中握着的手机还没有任何反应,等得有些不耐烦了,她又起身给自己倒了一杯水,正准备喝的时候,搁在一旁的手机响了起来。

    虽然没有备注是谁的来电,但洛玄歌记得那串号码,准确的说是原主记得那串号码。

    接通电话,洛玄歌一改方才的消极,语气带着浅淡的温和:“不用拍戏吗?怎么突然给我打电话了?”

    “你怎么知道是我?”安若水诧异,除了哥哥其他人不可能知道要给洛玄歌打电话的人是她,那么洛玄歌又是如何得知的?

    洛玄歌轻笑:“我记得你的手机号啊。”

    安若水沉默了几秒,随后抛开这个话题。

    “我今天看了你比赛直播,你的情绪好像不是很好,遇到什么事了吗?”安若水将心底的担忧藏了起来,像是极为随意的问道。

    洛玄歌迟疑着,她该怎么回答?总不能告诉安若水,这个世界没有武林江湖了,我找不到我存在于这个世界的意义,因此我很难过,所以心情很差?

    “不方便说吗?”安若水的语气中终于带上了一丝担忧。

    焦急担忧的语气,问出极为关切的话语,洛大教主的小心脏像是受了什么刺激一般慢了半拍。

    为了不让关心她的人担忧,洛玄歌一改方才的消极,语气中带着小小的欢悦:“不是不方便说,而是根本就没什么事。大概和我前几天做了一个梦有关吧。”

    “做了很可怕的噩梦吗?”安若水听到不是遇到了难事,心底的担忧放下了一些。

    洛玄歌连连摇头,却突然想起来这是在打电话,她的摇头对方也看不到,于是理了理思绪带着极为孤寂哀怨的语气说:“我梦到了一个风花雪月的江湖世界,在梦里我是自由自在的江湖人,我有独步武林的绝世功法,我有令人望尘莫及的深厚内力,还有我精心饲养得蛊虫,还有祖辈传给我令人闻风丧胆的武林门派。这些我都很喜欢,可是一觉醒来,这个世界什么都没有。我只是一个小演员,这个世界没有武林江湖没有内力轻功,没有蛊毒易容,甚至十八般武艺甚少有人能全部了解。大概是梦里的执念,影响到了我吧。”

    “……”

    安若水沉默了。虽然一直以来洛玄歌在她心目中的形象是大大咧咧的,但是现在听洛玄歌的语气,她不认为洛玄歌是在开玩笑,或许洛玄歌的心底隐藏着一个武侠梦。就像她一直想要成为一名演员,直到她拿下了影后的头衔,这一切她才会觉得真实。

    如果某一天,她突然发现这一切都只是一场梦,真实的世界中根本没有演员,更是没有人知道演技是何物,到了那时候,她大概也会很难过甚至是崩溃的吧。

    不知道该怎么安慰洛玄歌,更不能直接对洛玄歌说:‘这个世界本来就没有武林江湖,你还是放下执念吧。’这种话,对于洛玄歌而言,无疑是另一种打击。

    洛玄歌见安若水迟迟没有反应,她也不想因为自己而影响到了安若水的情绪,于是洛玄歌很快的收敛了自己内心的苦涩,喜悦的笑声传到安若水的耳里。

    “嘿嘿,其实只是一个梦而已。我已经不在乎了,不过你能打电话给我,我真的很高兴。”洛玄歌如实说:“你走了以后,我经常想你呢。可是比赛是封闭式的,我又联系不到你。”

    洛玄歌傻乎乎的话传到安若水的耳里,并且闯入了她的心底。

    安若水自从那日离开后,她关注洛玄歌的直播次数也每日增加,甚至在片场得了空闲,不管自己有多么疲劳,她都是最先打开直播,寻找到洛玄歌的身影才肯坐下来好好休息。

    洛玄歌的一番话在安若水的心底激起了一片涟漪,伸手慢慢按住自己心脏的位置,心跳似乎变得更快了。

    “你还在听吗?”洛玄歌等了许久没有得到回复,她不确定的问了一声。

    安若水恍惚间听到洛玄歌在问她什么,下意识的回问道:“你为什么会想我?”

    “诶?”洛大教主愣了愣,情商不是很高的脑袋飞快的运转着,最终傻呵呵的笑道:“我们是朋友啊。”

    安若水的眸光随着这句话而变得黯淡,不知哪儿突然生出一股怒气:“对!我们是朋友。”

    “嗯嗯,我们是好朋友。”洛大教主乖巧的附和着。

    随后便听到安若水压得低沉的声音:“是啊,朋友。时间快到了,我先挂了。”

    “再——”‘嘟……’

    洛玄歌‘再见’二字都还没说完,便听到了电话挂断的提示音,看着已经黑屏的手机,极为不解的挠了挠脑袋:“那女人又怎么了?莫名其妙的!”

    不过当天晚上洛玄歌却得知了一件事,一件颠覆了她以往认知的事。

    晚上,江意涵和白柳都还没有回到宿舍的时候,孟小萌拉着洛玄歌坐到床上聊天。

    孟小萌依旧一副小迷妹模样,对洛玄歌极为崇拜不已的道:“玄歌,你今天做的那道五谷鱼是谁教你的?”

    “我自己试着做的,没人教我。”洛玄歌很疑惑的看着她:“怎么了么?”

    “我在书上看到过五谷鱼这道菜,但是除了明轩皇帝在位的时候,他手下一位御厨做过,再也没有其他人会,听说这道名菜后继无人,你是怎么学会的?”孟小萌本身就是个吃货,虽然会吃却不会做,但是她了解得多,这道菜她也是又看到过的。当时还为了这道后继无人的菜深感惋惜。

    洛玄歌迟疑了很长一段时间,前世她活着的时候,在位的皇帝便是明轩帝,而孟小萌口中的御厨,有□□分的可能就是指前世的自己。

    可是这种从别人口中,把自己当做历史人物来说的感觉,还真是微妙得很。

    洛玄歌一直都以为她来到了一个异世界,醒来以后从来没想到过历史,更没有在原身的脑海中翻找过有关于历史的记忆。

    现在她努力的搜寻了一番原身脑海中的历史,惊讶的发现,她并不是去了另一个世界,而是来到了八百年后。

    当洛玄歌找到这些记忆的时候,惊出了一生冷汗,其实她在这个世界也曾经真正的活过。

    洛玄歌疑惑有三,既然八百年前有腥风血雨的江湖,八百年后为什么丝毫找不到江湖的存在?甚至原身的记忆没有任何有关于真实江湖的画面,原身记忆中的江湖都在小说中,或者是电视里。

    魔教教主离开了江湖,就像是一个寻梦人追寻了大半辈子的梦想,突然有人告诉她,你所追寻的东西早就不存在了,早在几百年前就不存在了。

    这种落寞感瞬间将洛玄歌紧紧地包裹住,洛玄歌沉默许久,声音虽然有些发颤,但控制得很好令孟小萌没有发觉。

    “大明年间有江湖吗?”洛玄歌问。

    孟小萌突然笑了:“有啊,不是有人说‘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江湖无处不在’吗?不管什么时候都有江湖吧。”

    “是啊,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你知道魅影宫吗?”洛玄歌隐隐的带着点小期待问她,毕竟那是她辛苦经营半辈子的魔教啊。

    孟小萌摇摇头:“不知道,……玄歌,你有点不对劲。是不是今天累着了?”

    “我没有累着,我再问你几个问题。”洛玄歌有些失望的道。

    “你问吧。只要是我知道的,我都告诉你。”孟小萌笑了笑。

    洛玄歌:“当今社会有武林江湖吗?有武林盟主魔教教主吗?”

    “……”孟小萌憋着笑,终于憋不住了:“玄歌,武林江湖我找不到,不过大街上武馆有很多。至于你说的武林盟主和魔教教主,那不是电视剧里的人吗?”

    “嗯。我大概明白了。”作为曾经的一名武痴,在得知武术的存在,仅仅是用来强身健体或者是表演戏耍时,洛玄歌的内心一阵凄凉。

    武功啊,曾经令她如痴如醉的东西。并不是这个世界不曾出现过,而是历尽八百年后,断了传承,武林江湖成了戏里的存在。这种事,对于她而言无疑是最悲哀的。

    孟小萌见洛玄歌的脸色越来越不对劲,情绪越来越低落,她挠了挠脑袋想了一会:“玄歌,虽然没有小说和电视剧里面的那种江湖,但是我们还有古武世家存在。每年他们都会有国际武术交流,到时候你可以买票去看看。也能了了你的江湖梦吧。”

    “古武?”洛玄歌默默地记下了这个名字,以后有机会定当上门讨教一番。

    到了很晚,白柳和江意涵也回来了。孟小萌打着哈欠催促洛玄歌早点休息。

    ……

    第三天,洛玄歌的情绪很明显不对劲。但是除了和她走得比较近的孟小萌能够隐约察觉到一些,其他人都感觉不到。

    第三天没有具体的安排,让选手自由活动,可以用自己的方式在直播间拉票,到了晚上八点,票数最低的十位选手会直接淘汰出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