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报错
999文学 > 透视小神医 > 第四百零二章 骨灰级人物

第四百零二章 骨灰级人物

一秒记住【999文学 www.999wx.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少年整个身影被一条铁链捆住,在他旁边还有一个正有神态悠闲数落着他的老头。老头一手拿着蒲扇,另外一只手拿着鸡腿。

    少年面色涨红的看着老头,愤怒的喊着:“你放开我,我要找我姐姐!”

    “唉!我说你这个小孩,怎么不讲信用,你当时说了只要我救了你姐姐,就把身体让给我,现在怎么反悔了?我告诉你,门都没有,身体是我的!”

    虽然不知道中间到底发生过什么事,我打断了二人,挑着眉看向那个老头,“不知前辈怎么称呼?”

    “你就是在外面设下阵法的小娃娃吧?年纪轻轻,修为不错,在阵法上面的造诣也不错,只是你这阵法,老头我看上去有些眼熟啊!”老头没有回答我的问题,摸着胡子意味深长的看着外面。

    我笑了起来,“友人所教,晚辈资质愚钝,不过学了个皮毛罢了!”

    “呵呵!就是不知道是友人教的,还是偷得。老头我又不是不认识创此阵法的主人,他要是肯教,就邪了门了!”老头嗤笑的看着我。

    我没有在意,既然是认识小白,那肯定又是一个骨灰级的人物,放缓语气,“您认识白皓?”

    “老头我怎么可能认识……停,你说什么白皓?你说的白皓长什么样?”老头一开始还不相信,在我说道白皓名字的时候,态度就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

    我脑海中第一时间浮现的就是在珠子里面看到的虚影,不过摇了摇头,冲他比划着,“就是这么大的一只小白虎,长得就像是小奶狗,挺臭屁的。”

    我说道后面的时候,老头已经震惊的合不拢嘴。

    “这……这这不可能啊!怎么可能?他怎么会,完全说不通啊!”老头双手抱头,原地转起了圈。

    我看向那个被锁住的少年,打断了老头,“前辈,不知这位您和这位道友有何过节?把他的神识锁在了这里!”

    “呵!老头我和他能有什么过节?当初他姐姐差点被人带走,是他央求老头救他姐姐,说可以用一切来报答。结果,老头我不过是让他当我徒弟。”

    “当我徒弟又不委屈他,接过他还一脸不乐意,老头没办法,只好把人锁在这里让他清醒清醒。老头心软,放他出去见他姐姐,结果这家伙就招惹上了一堆乱七八糟的诅咒。”

    “有些诅咒是迷惑心神的,老头在这里倒不怕什么,就是怕这傻小子傻乎乎的,被诅咒控制!”

    我能看出来,老头在说道想收他当徒弟的时候,是真心实意的。并且,老头身上并没有恶意。

    “你为什么不愿意当这位前辈的徒弟?”我看向那个被绑住的少年,继续说道:“既然你当初答应了这位前辈,无论什么事情都可以做到,不过是让你当前辈的徒弟,我倒是觉得你赚到了!”

    “在我看来,前辈无论是实力还是见解,都远远超过宗主或者是主宗的人,有什么不好的?”我也不是故意恭维,能活在那个时代的,会有简单的人物?

    神魔大战,那可不是闹着玩的。魔,不光有魔修,还有那种黑暗生物。黑暗生物不仅能战斗,还能趁机侵入修士的神识,霸占修士的身体。

    有时候打打的,就会有黑暗生物从一旁的道友体内钻出来。所以,当时要防备的,不光是敌人,还会有自己人。

    从那个我说的来看,就知那时候他们肯定是站在巅峰的。这个老头的实力,肯定也差不到哪去。

    老头欣慰的拍了拍我的肩膀,“看到没,这才是识时务的,老头我到底那里比不上那个姓雷的?他不过是把你当成记名弟子,知道记名弟子是什么吗?说白了就是一个杂役!”

    “就算是杂役那又怎么了?要不是雷长老,当初我和姐姐就死了。”

    “可是没有老头,你姐姐或许会被人当做炉鼎,生不如死!”

    一老一少在那边吵了起来,我抽了抽嘴角。那个少年是顾忌那个雷长老的救命之恩,但他同样忘了要不是这个老头,他姐姐就会被人带走。

    这老头就是脾气倔,和这个少年倔到了死胡同里。两个人明显就是对着干,凭借老头本身的能力,他要是想收徒,多得是人挤破头都想的一个名额。

    我看着他们两个吵的不可开交,忍不住开口,“前辈,这位小道友体内的诅咒您准备怎么办?”

    “怎么办?这不是有你呢吗?老头可不会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看着就觉得伤神!对了,他体内有小时候留下来的暗疾,你想办法给弄点丹药治好了!”

    我抽了抽嘴角,感情这是把我当成仆人了?不过……我眼珠一转,“把这位道友治好了,然后呢?前辈是想……”

    “想什么想?白皓那家伙现在怎么样?就算还活着实力也没多高了吧!”老头不耐烦的挥了挥手!

    我把白皓的情况如实说了出来,但隐藏了我们两个曾经签订过契约的事情。

    “原来是这样,小子,本尊再问你最后一遍,愿不愿意拜本尊为师?”老头看向那少年的眼神突然凌厉起来,周身也散发着浓浓的煞气。

    把之前那股说不上来的猥琐劲给冲散了不少,整个人十分充满着一往无前,是剑意!我眼神亮了起来,剑那少年没有开口,就催促着,“小子,我要是你就拜师了!”

    “不过是一个记名弟子,又不是亲传弟子,算不上什么!宗主要是知道了这件事也会为你高兴!就算是不为你自己想,也要为你姐姐想吧!”

    “你如果还像现在这样,没有实力,也没有后盾,如果你姐姐被实力更加强大的人掳走了怎么办?光看着?”

    说到最后的时候,我语气沉了下来,没有实力,就什么都不是。

    少年突然抬起头,露出了那张清秀的小脸,只不过脸上写满了坚毅。同时他身上的锁链禁术消失,虽然有诅咒在,但他的眼神依旧明亮。

    他看着那老头,直直的跪了下去,“师父在上,受徒儿一拜!”

    “好好好!师父没什么见面礼,就让这小子帮你处理一下诅咒和暗疾!”老头白了我一眼,我急忙退出少年的识海。

    靠!这是把老子当成下人使唤了。我没有在意,这少年短时间内肯定不会离开华严宗,到时候可以从老头的嘴里套套千百年的事情。

    尤其是关于那场仙魔大战,我总觉得里面隐藏着很多东西。

    “长老,我弟弟他怎么样了?”女修明艳的脸上已经布满泪痕,但却是楚楚动人。我拿出一张手帕,放到她手心上。

    摇了摇头,“你放心,你弟弟没事。在你弟弟体内的是一个灵魂,生前最少是渡劫期,现在已经成了你弟弟的师父。只要我把他体内的诅咒清除,并解决暗疾,他就能彻底清醒过来!”

    “多谢长老!”女修攥着手帕,就要跪下去,被我拖住!

    我看了一眼昏迷着的少年,把沈鹤叫了进来,让他和女修去拿一些药材,一会我好炼制丹药。

    我把少年放到了床上,就开始思索着要用什么方法解除他体内的诅咒。就像是那老头说的,这少年实在是太能作了。

    光是致命的诅咒就有三个,要不是那老头护着,这少年的坟头草估计都三米高了!

    其一是噬心咒,其二是锁骨咒,其三是破脉咒。第一个是针对心神,第二个是针对一身的骨头,第三个则是针对身上的经脉。

    没有一个不重要的,无论哪一个都十分棘手。我翻看着白皓给我留下的珠子,刚有了一点眉目,急促的敲门声就传到了耳边。

    “叩叩叩!”

    “请问是刘长老吗?沈鹤出事了,麻烦您过去看看!”与此同时,外面响起了陌生的声音。

    我心里咯噔一下,出事了?我用神识和老头说了一声,就急忙出去,看到了有些脸熟的一个小童,“沈鹤在哪?带本座去!”

    虽然心里着急,但我表明还是十分平静。

    这小童看上去和沈鹤的关系不错,走得很快。很快我就跟着他到了存放药材的库房,女修红着脸和别人骂了起来,而沈鹤衣服上明显多了几个脚印。

    我靠,这家伙做事挺圆滑的,怎么老挨欺负?

    不过,看到对面那人的时候,我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原来是韩子剑啊!难怪会给沈鹤找茬,看来是还记得房间里的事情。

    我走过去,周身的元婴威压被我放了出来,我嗤笑的看着韩子剑,“呦呵!你是什么玩意?谁允许你进丹峰了?”

    “还有,你现在跟着本座,一言一行,一举一动都代表着本座!老被人欺负像什么话?本座告诉你,谁要是敢打你,你就打回去!谁要是敢踹你,你就踹回去!”

    “要是打不过,就记下那人的模样回去找本座,本座替你报仇!本座要是打不过,相信宗主也是站在本座这边的!”我看着沈鹤,严肃的说了出来。

    沈鹤眼中隐约闪烁着泪光,我一脚踹了过去,“大老爷们,这像什么话?别让不是东西的玩意看了笑话!”

    “刘明,你说谁不是东西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