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报错
999文学 > 叫我创界神 > 第616章
一秒记住【999文学 www.999wx.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知道啦...”

    陆玲珑被光臣这么一说,顿时一脸委屈的瘪了瘪嘴。

    这一幕,看得她一旁的织瑾花一脸惊奇,虽说陆玲珑性格很好,但那也是相对而言,其性格执拗可不是一般人能够劝的住,想不到居然碰到了一个年岁不比他大多少的年轻人将其降住,这如何不令人感到惊奇?

    正是好奇打算探究一番之时,风莎燕却忽然开口了,“你就是我明天的对手?”

    织瑾花挑了挑眉,推了推鼻梁上的镜架,“如果你是风莎燕的话,那我就是织瑾花了。”

    风莎燕冷冷一笑,“希望你能给我点乐趣,这第一场,我可是打的一点都不尽兴。”

    “那就要看你的手段如何了。”

    还没开打就已经争锋相对,这一桌的人都不禁有些尴尬。

    其实,不仅仅是这一桌的人尴尬,有些明天的对手坐到了一起,也难免在言语之上有些摩擦,俗话说输人不输阵,怎么说也不能在气势上输给对方不是?

    毫无疑问的,陆老爷子的目的已经达到了,他将通天箓给拿出来已经将罗天大醮给搅的越来越浑,届时就看会有多少妖魔鬼怪跳进来。

    翌日。

    众人来到了天师府所修建的比赛场地之中,其场地看上去跟古时候的西方斗兽场类似,搭配的是现代拳击比赛的电子屏幕,这样就算没有入场的人也能够看到比赛。

    32进16的第一场由8人开始。

    由风莎燕对织瑾花、陆玲珑对云、王也对铁马骝、才禄对零。

    这四场比赛,其看点是在第一组以及第三组,至于第二组的陆玲珑,除了藏龙之外,谁都不看好陆玲珑晋级,就算是教导过陆玲珑的光臣也没有丝毫的例外。

    虽说陆玲珑的实力的确不错,其修炼全真门派的武功,性命之修极为强劲,只不过这个叫云的异人实力也是极为强大,其量天尺那无物不摧的功夫,就算是少林的金钟罩也顶不住。

    只不过,凡事,自然有着例外,在许多人目瞪口呆的情况之下,云宣布了主动弃权,其理由是,从不跟女人动手,着实让不少人大跌眼镜。

    于是,陆玲珑就这样莫名其妙的晋了级。

    随后,众人不得不将目光放在了第一场的风莎燕和织瑾花身上。

    风莎燕的先天异能极强,其自创的百步神拳极难躲避,攻击的方式可谓无迹可寻,再加上她那极为灵敏的缩地近身,基本上没用躲开其攻击的可能。

    是以打从一开始,风莎燕就打定了主意一步不动。

    然而,数次攻击之下,居然无功而返,令其顿时来了兴致。

    “真神奇,她居然能够躲开你姐的拳头?要知道当时就算是我和宝儿姐都没有躲开过啊。”

    风星潼此刻一反常态的神色凝重,“我都跟老姐说了,一开始就用全力的,结果她还是起了逗弄对手的心思。”

    张楚岚闻言不禁一脸好奇,“哦?怎么个说法?这个叫织瑾花的人很厉害吗?”

    风星潼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怎么说呢,织瑾花人称异人界的活电脑,任何招式只要经过分析很快就能找到破绽,并且迅速应对,我姐拖的也就,就对她越不利。不过她的弱点也很明显,只要一开始全力出手,让她没有办法应对就行。”

    “这样啊,那你姐现在岂不是很麻烦?”

    风星潼一脸凝重的点了点头,“的确很麻烦,只要她分析出五成以上的几率,我姐就必败无疑了。”

    许是风星潼的担忧让身为他姐的风莎燕感应到了什么,于是接下来便开始了全力出手。

    如此一来,织瑾花开始变的岌岌可危,就连分析都做不到,在判断出赢的几率不超过三成之后,她果断的选择了认输。

    随着这一组决出了胜负之后,众人很快又将目光放在了王也和铁马骝的身上。

    这一组,可谓精彩纷呈,先不说那王也,且说这铁马骝。

    这铁马骝的老爹通臂金刚当年在异人界中也是位响当当的人物,其本来是少林寺的俗家弟子,精通少林寺不少的绝学,外加上自己自创的轻功和一双手上功夫通臂掸手,可谓纵横无敌。

    这铁马骝也是深得其老爹通臂金刚的通臂拳精髓,那通臂掸手使的可谓是炉火纯青,竟然一时之间令王也落入了下风。

    “这位王也道长看上去并不强啊?”看不出门道的张楚岚一脸纳闷。

    无意中听到这话的诸葛青一脸不屑的说了一句,“无知!”

    张楚岚闻言也不恼,一脸好奇,“这位诸葛兄看出了什么吗?”

    诸葛青淡淡一笑,“既然你好奇,我也就跟你讲讲,这位铁马骝的通臂掸手可不单单只是通臂拳,能够压制住太极云手也是因为其通臂掸手的出其不意,一旦王也看出了其通臂掸手的虚实,届时便是铁马骝的落败之时。”

    与此同时,光臣身边结束自己比赛的陆玲珑也问出了相同的问题。

    对此,光臣的回答是,“那通臂掸手是将炁在打出来的同时并且扔出去,所以才会给王也一种并没有接触到却偏偏能够将其打到的错觉,这通臂掸手也的确是对付太极云手柔劲的妙招。不过...”

    “不过什么?师父,说话不能说一半啊!”陆玲珑一脸迫不及待的问道,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殆,谁知道自己接下来会不会遇到这两位的其中之一,所以现在多知道一些关于他们的情况却是最好不过的。

    光臣自然知道陆玲珑的那点小心思,淡淡一笑,“你看下去不就知道了?”

    对于光臣的卖关子,陆玲珑不禁一脸幽怨,不过她也知道光臣不想说的话是绝不会说的,是以也没有再追问。

    场中,王也又吃了几记通臂掸手,终于恍然大悟,“我懂了,这通臂掸手,本身并不是一般的拳掌之力,而是将劲力和炁以丢石头的方式丢出去,而你在这股劲力之中又加入了佛门金刚之力,所以你能丢出炸弹一样的劲力,爆破的时机和距离你都能掌握,怪不得我的柔劲粘不到你的劲力。”

    铁马骝闻言嘿嘿冷笑,“你知道又能怎么样?当年我老爹就是败在你们武当手里的,回去之后他就一心钻研破解你们武当柔劲色方法,以柔克刚?哈哈,那也要看是什么刚!”

    话音落下,通臂掸手再次使出,来势汹汹,刚猛非常。

    那劲力的炸弹再次扔出,被王也接到了手中,看到这一幕,铁马骝不惊反喜,心下暗道,‘王也,你这双手就给我废在这里吧!’

    双手握住那股炸弹一般劲力的王也忽然目中神光一闪,一招太极揽雀尾将手中的劲力卸去。

    看到这一幕,铁马骝一脸难以置信,‘不可能!那个架势虽然的确是揽雀尾,不过那不是太极,这家伙居然用更蛮横的力量将我的劲力撕碎了,这哪里还是四两拨千斤的太极劲?’

    “呵呵...”看到这一幕的诸葛青忽然莫名其妙的发笑。

    他的弟弟诸葛青和张楚岚不禁一脸纳闷,只听前者问道,“哥,你笑什么?”

    诸葛青笑容不减,眼带嘲讽,“我是在笑那铁马骝的父亲,真是心疼他啊,恐怕当年武当山上的师傅对付他根本就没用什么真功夫,虽然败给了对方就下功夫去钻研的心的确不错,但是错把武当的太极劲当做只有柔劲就未免有些太想当然了点。”

    “阴手柔劲,阳手刚劲...”

    陆玲珑和织瑾花一脸错愕的看着光臣手中两股不同的炁,耳边听着他对太极的讲解,“阴阳交汇,刚柔相济,放可谓太极,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这太极便是由二生三,继而衍出万物的拳法...”

    场中,王也的反击开始了,面对铁马骝那不信邪的通臂掸手,他那刚柔互济的太极拳将其一一化解,那粘连相随,四劲齐发,令铁马骝如临狂风和怒涛之中,如坠深渊,如陷泥潭。

    就在此时旁观者以为铁马骝要落败之时,但见他忽然一声大喝,金色的炁宛如金粉一般覆盖全身,整个人犹如一根木桩一般钉在地上一动不动。

    “这是千斤坠和金钟罩?”王也挑眉。

    “哈哈哈...想不到吧?老子会的可不止是只有这通臂拳,现在老子稳如泰山,看你还粘不粘的动我!”

    铁马骝此刻一脸得意,宛如胜券在握。

    王也毫不在意的笑了笑,“的确有两把刷子,看来你老爹把你调教的不错。”

    “来啊!看你能奈我何!”铁马骝一脸得意的大笑。

    王也只是一招进步搬拦捶擂在其胸口之处,继而缓缓收招。

    铁马骝只觉不痛不痒,见此更是得意,“怎么了?知道奈何不了我准备认输了?算你识相...”

    诸葛青这个时候忍不住站出来给他泼冷水了,“蠢货,看看你身后的那堵墙吧!”

    铁马骝一怔,旋即缓缓转头,当他看到墙上那深深嵌入其中的拳印以及四周的龟裂之时,不禁一脸震骇。

    “自己想想看,如果这进步搬拦捶的劲力在你体内爆发的话,你那脆弱的五脏六腑不知道还能不能支撑的住?”

    铁马骝闻言一脸黯然,缓缓举手,“我认输...”

    王也打了个哈欠,“真是麻烦啊,有空记得来武当山找我玩啊...”

    随着裁判宣布王也胜出之后,观看这场比赛的人谁都不敢小看这从武当山下来的懒散道士了。

    “想不到这位王也道长这么厉害...”

    听到张楚岚的惊叹,冯宝宝煞有介事的点了点头,“不错,这家伙的拳劲之上变幻莫测,跟我的阿威十八式又得一比。”

    风星潼一脸纳闷,“这么阿威十八式?”

    张楚岚赶紧止住话题,“什么鬼啊,别听她的,她瞎说的。”

    随着第四场的零胜出,这第一批32进16的四场比赛终于结束,接下来的就是第二批的16强。

    冯宝宝对王二狗、藏龙对张灵玉、风星潼对路人甲,最后一场是白式雪以及胡杰。

    听到冯宝宝要上场了,光臣倒是来了兴致,也不知道这么多年,阿无的修为到了什么地步。

    见光臣这么关注冯宝宝,陆玲珑也不禁好奇,虽说她之前并没有将冯宝宝放在眼里,毕竟在情报里,冯宝宝只是一名哪都通快递公司的基层员工,更是被称为跟张楚岚一起参加比赛的添头罢了。

    此刻,陆家的那几名异人也相继聚集在一起,其中包括织瑾花、云以及零。

    此三人,很多人都不知道他们是由陆家所培养出来的异人。这也从侧面说明,陆家的底蕴是多么深厚。

    在三人相继打趣了几句之后,他们的话题放在了要跟冯宝宝做对手的王二狗身上,要知道这王二狗,也同样是陆家的异人。

    对于云和零虽说冯宝宝是来凑数的说法,织瑾花表面不置可否,心下却是感觉冯宝宝绝不会简单,她的目光隐蔽的放在了光臣的身上,能够得到这位看重的人,又岂能简单?要知道,几乎每一场精彩纷呈的战斗,都少不得这位的观看。

    这位王二狗是打扮的花枝招展的中年人,看上去就犹如一只开屏孔雀一般,很难不让人联想到gay的身上。

    当他看到冯宝宝那不修边幅的模样之时,不禁嘴角抽搐,“如此邋遢,没有自觉的女性,必然不会优秀...”

    随着裁判一声比赛开始,王二狗还未曾反应过来,只觉脸部传来剧痛,整个人腾飞而起。

    落地之际,他捂住自己的一脸,因为接下来是来自冯宝宝放狂的踩踏,令其不禁失声大喊,“卧槽,我说裁判,这算是犯规吧?!就自我介绍都不让吗?”

    身为裁判的那位天师府道士下意识望向了光臣,当看到后者缓缓摇头,他不禁大声喊道,“你个大老爷们还这么磨磨唧唧的?从我喊比赛开始,就已经开始了,还介绍个屁啊!”

    “...”王二狗只觉自己有句mmp不知道当讲不当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