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报错
999文学 > 快穿:这个女配很邪门 > 第1410章 妈宝男的崛起5

第1410章 妈宝男的崛起5

一秒记住【999文学 www.999wx.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天就知道睡睡睡,你除了睡你还知道什么?你儿子还生着病,你这个做爸爸的就不知道关心一下,我看你心里除了你老婆,根本就没有我这个妈,没有这个儿子,范艳呢?叫她快点起来,连早饭都不做,还怎么做别人媳妇的。”高母以为范艳还在睡觉,故意将嗓门提得老高,为的就是让范艳听见。

    不过可惜的是,今天范艳早早的就走了,在她还没起来的时候,就已经出了门,所以不会听到她这番话。

    云初有些不耐烦的看着面前这个如虎姑婆一样的女人,高母的控制欲,已经达到了变态的地步,她一手主导了原主悲剧的一生,而她却浑然不知,还自鸣得意,哪怕最后原主死了,高母也不曾觉得她有什么错,对于这样的老女人,云初是感化不了她的。

    估计原主也知道他的这个妈食古不化,是不可能改变的,所以他的心愿里,丝毫没有提到高母,也没有提到自己,他已经对他们这段母子关系,彻底死了心,即没想着改变,也没想着反抗,大概在他看来,高母终究是他的母亲,还是有些亲情存在的,只是对高母太过于失望,哀莫大于心死,有时候就是这种反应。

    云初不打算对高母怎么样,但是高母也别想拿她怎么样,她不是原主,不是高母手中的提线木偶,任凭她摆布。

    “范艳已经出门上班了,你要是想吃早饭的话,楼下就有,走几步就能吃到了,你要是觉得带着孩子不方便,那就把孩子交给我吧。”云初说着就伸出了手,要去抱孩子。

    高母见状,赶紧抱着孩子后退了一步,让云初的手伸了个空,一脸嫌弃道:“高云,我看你是翅膀硬了,越来越不像话了,是不是你媳妇跟你说什么了?你竟然这么跟你妈说话,你别忘了,是我辛辛苦苦一手把你拉扯大的,不是你那个媳妇把你养大的,你和她结婚才几年啊,就处处向着她,完全忘了我是你妈了,都说养儿防老,我看啊,我老了也指望不上你。”

    高母总能有许多理由来指责高云,纵使高云这个儿子已经对她惟命是从了,但她心情稍有不爽,就会给高云找些莫须有的罪名,把不孝的大帽子,扣在高云的脑袋上。

    云初听着高母喋喋不休的话,有些头疼的揉了揉发胀的太阳穴,说道:“当初是你让我娶范艳的,这个媳妇也是你选的,为了让我娶她,你还跑到我工作的地方去闹,如今你怎么说这种话啊,妈,我知道是你把我养大的,这种事情就算你不挂在嘴边说,我也会记得,所以你现在说这些,究竟是想让我怎么样呢?跟范艳离婚吗?”

    高母的脸色本就不好看,听见云初的反驳,脸顿时黑了一个度,与此同时,嗓门也跟着提高了,神情激动道:“对,当初是我让你娶范艳的,那还不是因为,她在我面前表现得很乖巧的模样,我才被她给骗了么,谁知道她是那样一个女人啊,要是早知道是这样,我怎么会让你娶她,你现在倒是因为这件事来怪我了,我是你妈,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好,你不了解我的苦心就算了,现在是要拿这件事来埋怨我吗?我怎么就生出了你这种儿子。”

    在高母颠倒黑白是非的能力下,仿佛所有的一切,都是别人的错,而她一点错都没有。

    就如同曾经她和高父离婚,若不是她太强势,事事要强,高父又岂会出轨,当然,这不是说高父出轨就是正确的,这是道德问题,在婚姻中,他是过错方,可是离婚后,高母却怨恨上了所有的男人,在她眼里,男人都不是好东西,不仅经常在高云面前辱骂高父,有时候看个电视剧,也会对着电视剧里的男人指搡骂槐,她这种已经不仅仅是怨妇了,更像是个满身仇恨的怨灵。

    真亏的高云能在高母的手底下长大,没有心理变态,这已经是奇迹了。

    高母后悔生出他这样的儿子,殊不知,她的儿子一样后悔投到她的肚子里。

    她以为别人很想做她的儿子吗?有这样一个妈,真是人生莫大的悲哀。

    “如今说那么多,也没有用,如果你想让我和她离婚的话,我马上就和她离,如果不想的话,那就消停一下。”云初不紧不慢的说道。

    高母觉得今天的高云有点不对劲,平时他是不敢这样和自己说话的,怎么今天到是有胆子敢顶撞自己了,肯定是那个范艳,在背后鼓捣儿子说她的坏话,要不然以高云的个性,绝对不会这么对自己的。

    高母将一切的错处,都怪到了范艳这个外人的身上,而对于高云,毕竟是自己的儿子,她的私心还是会选择维护儿子,更何况,她的儿子她了解,从小到大都很听她的话,就算要变,也不可能一下子就变了,所以不管范艳到底有没有说什么,这个黑锅,她都要背定了。

    可高母现在虽是讨厌范艳,但要让范艳和高云离婚,这种话她还是说不出口的,自古劝和不劝离,她的人生已经因为离婚而一边昏暗了,怎么能让儿子也离婚呢,再说还有孙子呢,要是离了婚,孙子就没有妈了,反正高母现在只是想把孙子带在身边,好好照顾孙子,至于范艳和高云夫妻关系怎么样,她管不着,只要别来害她孙子就行。

    “高云,你是一个男人,别动不动就把离婚挂在嘴边,我可没有说过要让你们离婚的话,现在你就为当初结婚的事怪我了,要是离了婚,那你不也得怪到我头上来啊,这是你和范艳两个人的事,你们自己决定就好了,总之不能影响到孩子,别说的我好像破坏你们夫妻感情似的。”高母说的大义凛然,如同一个正义的使者一般。

    “要是没别的事的话,我要换衣服了。”云初冷淡的回道,本来还打算多睡一会的,听高母唠叨了这么长时间,再想睡肯定是不行了,看看时间,也差不多快要上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