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报错
999文学 > 爆笑穿越:剿剿匪,撩夫君 > 第359章 所谓解谜

第359章 所谓解谜

一秒记住【999文学 www.999wx.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这日,吕同与付思雨中午未回巡检司用午饭。

    不是他们不想回去吃饭,实在没有时间回去。

    为何会没有时间回去?

    提起这事,除了一言难尽,吕同内心最真实的想法,便是再来这么一次,不管谁在背后撑腰,他都要将不惹事就皮痒的江小二掐死。

    这话在傍晚回到巡检司看见沈大人时,他便毫不犹豫地说出了口。

    “沈广德,下次再有这种事,你不付出点代价,休想再让本少爷去给那厮撑腰。”

    沈大人扫了眼咬牙切齿恨意满满的吕同,视线去转向一旁表情全然不同的付思雨,问道:“发生何事了?”

    付思雨闻言,先是眼睛冒心,然后张嘴要说时,又不知该如何用词,最后抿唇皱眉侧头思索了一下之后,所有情绪凝结成一声叹:“师叔,反正我现在十分佩服江寒,我感觉,我们以后的铺子,一定会很挣钱的!”

    沈大人听得稀里糊涂,吕同却嗤笑一声,说道:“呵,也就是你这种傻子,才会被她那花里胡哨的招式所迷惑!她那大礼包一个才一两百文,不算月饼,便是那两种茶也要一百多文,王掌柜肯定还要抽成吧,再加上祝扬那里,你以为他会傻得只拿那五文的人头钱?他俩可是有怨之人,今日若不是有咱们镇着他,你以为他会就范?抛头去尾,你自己算算,一个礼包她能挣几文钱?费尽心力搞一天,二两银子顶了天了!”

    他这番说辞听起来有理有据,可付思雨想到临走时江寒对笑得自信无比,便狐疑地说道:“可江寒让我放心,说比她预期还要好。”

    “哧,真是笨得无药可救了,她是什么人,一天挣二两银子,对她来说当然是大钱啦,可你是什么人,一天挣二两,一个月才几两,几个小钱而已,耗费那般心思做甚?”

    一个月六十两银子,刨除费用,两人一分,确实没有几个钱。

    生意小白付思雨被他的话堵得无言以对。

    沈大人却听得很不舒服,他道:“这世上,一夜暴富之事,有几何?积少成多,一步一步,变小为大,才是正道。”不待吕同再说话,他又道,“听你方才的意思,午后,可是祝扬去闹事了?”

    昨日在小丘上,他给江寒的方案提了些意见,江寒思忖良久之后,突然让他帮忙以调查闹鬼之事为名,向黄员外强征百万饭庄,还说什么,她原本是想模拟现场,但那效果肯定不如亲临现场更好。

    问她具体要做什么,她便说想在百万饭庄里直接指出她不可能扮鬼的疑点。

    他说那方法用处不大,且即便黄员外答应了,可祝扬肯定会去闹场,抛开他俩的仇怨不说,他如今才是百万饭庄的所有者呢。

    她却让他放心,祝扬她会想办法支开,若不是时间太仓促,她倒是愿意去找黄员外谈谈合作的,自从和解之后,黄员外似乎真的在管教祝扬,相信只要她晓之以理,他肯定会同意的。

    他听得一头雾水,让她说明白点,她却说只是想借用百万饭庄的场地一用,增加一点说服力而已。

    这话听起来就不对,但再逼问,她便发誓说,等他去坐镇现场时就知道她没有骗他了。

    于是他只能暂且信了她的话,下晌便着人去请了黄员外,帮了她这个忙。

    本以为今日即便发生再大的事,有他坐镇也不会翻了天去,哪知大清早,县太爷派了人来把他叫去了县衙,更没想到这一去便耽搁到傍晚。

    回来的路上他是想拐道去茶馆看看的,但想着他走时,千叮万嘱过吕同,吕同虽然看起来不太靠谱,但答应的事情他还是会尽力去做好的,若是有他也阻止不了的事情,自己即便去了也来不及了,便决定先回巡检司换身衣服问问情况再说。

    如今看来,江寒所谓的会支开祝扬,中途又出了问题,可祝扬会问她要钱是怎么回事?

    还有刚刚他们提到五文人头钱又指的是什么?

    只听吕同冷哼一声,出口的话又是连嘲带讽的:“可不就是去闹事了,差点又要打起来了,不过,不得不说,江小二那三寸舌头确实挺厉害,竟然几句话就将人震住了不说,还将那傻子祝扬骗得团团转,最后倒是跟她沆瀣一气起来了。”

    这话说得没头没脑,听得沈大人更加的迷惑。

    他眉眼一沉,按捺住心中的不悦,道:“怎一回事,你从头到尾,说给我听听。”

    吕同一副不愿再提的模样还在拿乔,付思雨面色激动地却先开了口。

    原来,江寒那所谓的大礼包不过是小意思,更雷人的其实在后面。

    当时,店内的客人虽说走了大半,但留下来的没有一百也有八十,大家被她的免费尝、大降价以及强迫买,给忽悠得一愣一愣的,还真的有大半的人买了他那所谓优惠大礼包,虽然大部分挑的都是便宜的那一份,江小二收了钱给了货,便两手一拍,吆喝道:“好了,方才有三十八位客官捧了场,那么接下来就到了,在下给诸位揭开谜底的时候了。”

    听了这话,没买礼包的人都很高兴,还在心里嘲笑买了的人傻。

    谁知江寒却跳下舞台,叫上一个站在舞台附近的弓兵,走到茶馆大门边,回头喊道:“现在,请刚才买了礼包的人,到门口排队,咱们这就去现场查探一番,看完你等便会明白,在下为何说自己不是扮鬼的凶手了。”

    她这一喊,没有买礼包的人才明白过来,为何她说只要买了她的大礼包,便能亲临现场亲眼见证她揭开谜底了。

    亲临现场……

    虽然扮鬼之事闹得轰轰烈烈,可百万饭庄的里面到底是什么样子,却并没有人见过,现在却能亲眼去瞧上一瞧,这种事对胆子大的男人们很有吸引力,以后吹牛都能多一项谈资。

    当即便又十来二十好奇心强的人,要掏钱买她的礼包。

    哪晓得她却说,一百五十文的富贵大礼包她只准备了四十二份,刚才已经切了四份让大家免费品尝,现在只剩二百文的了。

    这就是明晃晃的坐地起价啊!

    可是解释权在人家手里,想看就得多掏五十文,虽然有人心疼钱退缩了,但眨眼间,那豪华大礼包还是卖掉了十来份。

    这一来二去的招式,搞得大家心痒难耐,完全忘记了,百万饭庄其实早就已经被黄家的人打扫干净了,哪里还会有什么真正的现场痕迹存在哦。

    然后,店里的其他客人便眼睁睁地看着这五十来号人,在茶馆门口排好对,一人手上拿着一张写着号码的纸条,浩浩荡荡地往隔壁的百万饭庄而去。

    话说,此时的百万饭庄,里面早就有人了。

    这些人沈大人早上去县衙时,担心出事,临时指派来的,领头的还是赵青峰特意挑选出来的,一个办事得力拳脚不差的小旗长。

    一行人身后跟着一群凑上来看热闹的群众,来到百万饭庄门口,江寒一敲门,里面的弓兵便打开门,然后一边两个手持杀威棒站在门口,然后按纸条上的号码放人进去。

    这一些列的布置,吕同和付思雨其实也是不太清楚的。

    吕同把人带之后,便按照吩咐将人丢给江寒,沈大人走之前,只跟他说江寒要进百万饭庄,他向黄员外征用了,黄员外已经同意,未免中途出岔子,给江寒派去一队弓兵。

    当时吕同就很鄙视沈大人这种假公济私的行为,于是把沈大人强调的,那句让他看着点的话,当作了耳边风。

    可想而知,当他与付思雨看到百万饭庄门口时,心里是多么惊愕。

    但这才只是刚刚开始,等他们跟随头批二十五人,走进百万饭庄之后,他才发现自己的想象力简直太有限了。

    江寒确实是在给大家解说为何不是她扮的鬼。

    但她却让大家发挥想象,提出假如要扮鬼该怎样进入百万饭庄,进入又要如何做,然后她在根据大家的说法演示一遍,搞得自己跟个猴一样,但所有的说法都会留下痕迹,最后大家心生怀疑开始觉得莫非真有鬼时,她居然让那小旗长按照她做的那些再做一遍,然后得出一个结论说是,能扮鬼的人必定是身手很好的人。

    接着她又指着地上的一道深浅不一的黑灰色印记,说什么鬼是飘着的,根本不可能落地,怎么会有黑色的痕迹留下,因此这些痕迹便是那扮鬼之人,为了掩盖自己的脚印而故意留下的。

    这一想法并不稀奇,当初巡检司的人到现场看过之后也是这样想的。

    可是那黑色的印记,以及之前在利来茶馆的桌椅上留下的,都像是物体突然变黑一般,不是纸烧出来的,也没有油的痕迹,更不是用墨或炭之类的东西涂抹上去的,这让巡检司的人想不通,因此才会在真鬼假鬼之间游移不定。

    不想,江寒突然哈哈大笑,话题一转说起了鬼火,然后从怀里拿出副手套,再掏出一个纸包,说道:“现在,在下便让大家见识一下所谓的鬼火吧!”她打开捏出一下戳,一脸正色地让大家让开一点,也不见她是如何动作的,那东西一落地便燃起火来了,空气中同时升起一股淡淡的怪味。

    她接连扔了好几次,烧完了,结果地上却啥也没留下。

    大家正不明所以时,却听她又道:“大家看到了吧,这玩意烧完之后,只有一层淡淡的粉末,在下若是要扮鬼,为何要在地上留下印记,在下手上这东西,扮起鬼来不是更有说服力吗?”

    她这番前后矛盾的强词夺理说服力并不高,马上有人提出了疑虑。

    “可是,方才你不是说,那些印记是为了掩盖脚印吗?”

    “对啊,可是在下手上有这玩意,要想掩盖印记,多往脚印上扔点它不就是了?”

    “那这些印记……难道是真的闹了鬼?”

    这话一出,大家顿时觉得周遭的空气都阴森了几分。

    “错,鬼还是人扮的,方法应该也与在下的差不多,只是用的东西就与在下的不同,在下用的是白色的,他们用的肯定是黑色的。不瞒大家说,在下也是前些天与我爹讨论这件事情时,我爹说了个闹鬼的典故,在下灵机一动,便去问了一位大仙,那大仙便帮忙找来了这个东西,还告诉在下,他这个白色粉末很少见,但黑色粉末可以从黑市上买到。”

    大家又提出异议,她便胡说八道什么这种黑色粉末要十几两银子一两,她要有那钱做什么不好。

    到这里,原本大家以为事情就结束了,大多数人都觉得这所谓揭秘虽然有些牵强,但也勉强能接受,而且好歹也亲临了现场,还看了江寒一番耍猴般的折腾,也算得上满足了好奇心。

    哪知她又说话了:“大家今天幸运的看到了,还没有装修的百万饭庄,相信大家都知道曾启那件事情吧?”

    众人面面相觑不知道她这样说的意思是什么。

    “但是大家一定不知道,那孩子当时到底藏在哪里,为何官府找了一轮又一轮也没找到吧?”

    在场的众人,不知情的人立即摇头,知情的却直接提到了暗室。

    吕同听到这话,心里突然升起不好的预感。

    果不其然,下一瞬,便听江寒说道:“大家好不容易进来了,难道不想亲眼去瞧瞧吗?这暗室现在还在,但再过段时间,百万饭庄重新开业,肯定就不会在了。”

    “……”

    “今天,你们是第一波,很幸运,在下昨日跟沈大人请求过了,可以让大家进去看,若是有想一探究竟的,便需要花上小小的三文钱。”

    “……”

    事情发展到这里,吕同才发现自己对江小二贪财程度的认识,实在太浅薄了!

    可是,接下来,他发现自己对落霞镇民众的痴傻程度,认识得也非常粗浅。

    这样明显骗钱的事情,居然也会有人信了,然后真的掏了钱,就为了去看一眼那啥也没有的暗室……

    后来,他才知道,他当时的腹诽太没见识——

    那密室里不仅有东西,还有一场精彩的戏。

    一大一小两个不知江寒从哪里找来的人,现场装成曾启和那田家的小公子,不伦不类地重现当时场景,江寒便站在一旁口沫横飞地讲解。

    讲解很精彩,众人跟听书一般,从暗室出来时,面上竟然还有些意犹未尽的唏嘘……

    他跟付思雨两人出来时也是一脸的唏嘘。

    只是他们唏嘘的是,江寒不停刷新他们的认识底线的能力。

    可是,最后证明,他吕同还是太单纯,太年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