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报错
999文学 > 欢迎来到BOSS队 > 125,树倒猢狲散

125,树倒猢狲散

一秒记住【999文学 www.999wx.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唐猊乌金铠,蜀锦百花袍,金冠束发,雉翎修长,殷红似血。

    这身装扮,天下无双,独一无二。

    再配上那魁伟如山的雄躯,稍有见识之人,见到那人的第一眼,便能认出他的身份。

    而直至此刻,方才首次见到欧阳靖“真面目”的孙尚香,回首之际,美眸已瞪得老大,小嘴张得溜圆,俏脸之上,满是难以置信之色。

    对面的皇宫卫士,更是人人色变,如见鬼神。

    “吕……吕……吕……”

    一声声颤抖的惊呼,自皇宫卫士们口中发出,却无一人能完整地说出那个名字,只反复念着一个“吕”字。

    欧阳靖手提袁术首级,阔步走出殿门。每前行一步,对面离他明明还有二三十步远,明明处于相对安全距离的皇宫卫士,便都情不自禁地后退一步。

    欧阳靖行至殿外,走到孙尚香前方,一言不发,高举袁术首级,虎视四方。

    视线到处,众皇宫卫士,如遇洪水猛兽,连连后退。

    “吕,吕,吕……吕布啊!”

    终于,有人叫出了这个名字。

    “快跑,是吕布啊!吕布斩了陛下啊!”

    这声撕心裂肺的呼喊过后,数百皇宫卫士,再也坚持不住,哄地一声,四散奔逃。

    看着皇宫卫士们仓惶逃窜的背影,欧阳靖气沉丹田,舌绽春雷:“斩袁术者,某与江东孙尚香是也!”

    声如雷霆,响彻皇宫上空,甚至震动了半个寿春城。

    听到他的大喝,皇宫卫士们逃散得更快,就像是背后有铁骑追杀一般。

    欧阳靖连喝三声,方才回过头来,笑看着身后的孙尚香:“如何,某说话算话吧?”

    “你,你……”孙尚香手足无措,结结巴巴说道:“你怎会是吕,吕,吕伯父?”

    到了此时,她才终于明白,为何之前他说无须报名,亦能人尽皆知了。瞧皇宫卫士们方才的表现,可不是人人皆识吕奉先吗?哪里用得着报名。

    欧阳靖眉头一挑:“为何不能是我?”

    “可是,可是你不是,不是正被曹操……”

    欧阳靖傲然一笑:“曹操的包围,对我来说,只若纸糊的一般。我想进就进,想出就出。”

    顿了顿,又道:“好了,此地不是说话的地方,尚香你也受了伤,我们还是赶快出去吧。嗯,你腿上中箭,还能走吗?”

    孙尚香小声道:“能,能吧……应该。”

    “我看不成。”欧阳靖瞧她样子,摇了摇头,大步走到她面前,转过身,单膝跪下,“来,我背你。”

    “啊?”孙尚香一怔,俏脸唰一下变得通红。

    “啊什么啊?快上来。这皇宫里,应该有养马的地方吧?为我指路,我背你去找马,找到马后,你便自己骑马赶路吧。”

    “噢。”孙尚香嘟了嘟嘴,红着脸儿,趴到欧阳靖背上,双臂搭上了他的肩头。

    欧阳靖调侃道:“我说,你小丫头分了一半斩袁术的功劳还不够,还想达成斩杀吕布的惊世伟业啊?”

    “啊?”孙尚香一呆,这才意识到,自己两手还抓着日月乾坤圈,胳膊搭上他肩膀后,双圈锋刃,恰好一左一右,堪堪抵在他脖子上。

    孙尚香俏脸一红,强辩:“谁叫你刚才用刀架人家脖子的?我这是报复!”

    话是这么说,她还是把双圈收起,背到背上。之后再往欧阳靖背上一趴,双手老实不客气,紧紧搂住他脖子。

    欧阳靖把人头收回储物戒中,双手往后一托,兜住孙尚香大腿,起身道:“走,指路去养马处。”

    孙尚香指了个方向,欧阳靖当即迈开大步,往那边飞奔而去。

    奔跑之时,难免颠簸摩擦。

    孙尚香胸脯压在欧阳靖宽厚的脊背上,大腿亦被他宽大有力的手掌托着,不知不觉,一抹异样情愫,自她芳心之中悄然升起,俏脸一时彤红似霞,美眸中波光闪烁,羞不自胜。

    欧阳靖却是毫无感觉——他战袍、盔甲太厚,实在感觉不到什么。

    至于双手……呃,他脑子里正设想着回去以后,怎么在刘备面前装一个大b,用袁术的人头打动刘备,所以根本就没有抓住机会,去体会某些滋味。

    片刻后,欧阳靖找到了皇宫马房,挑出四匹高大健壮的纯色好马,装好鞍鞯,将孙尚香放到了一匹红马背上。

    离开欧阳靖宽厚若大地,极富安全感的脊背,孙尚香一时怅然若失,悄悄一瞥欧阳靖,却见他面无异色,正忙着给马系缰绳,顿时好一阵气苦。

    系好了四匹马的缰绳,欧阳靖翻身上马,随口一问:“自己能骑吧?”

    不待孙尚香回答,他便一抖缰绳,喝了声“驾”,催动了马儿。

    见他打马就走,孙尚香又一阵气苦,银牙暗咬,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忙不迭催动健马,跟了上去。

    二人各乘一骑,身后还带着两匹换乘的空骑,一路往皇宫外驰去。

    因欧阳靖方才的大喝,惊动整个皇宫,此刻皇宫之中,已是一片混乱。

    到处都是没头苍蝇一般四下乱跑的卫士、宫女、宦官,以及袁术的后宫美人。其中不少人还背着大包小包,显是准备卷款跑路。

    欧阳靖也懒得理他们,带着孙尚香直往前驱。所过之处,无论卫士还是宫女宦官,又或是后宫美人,只到他,无不吓得面无人色,连滚带爬让开道路。

    就这样,欧阳靖与孙尚香一路畅通无阻地来到皇宫城门前。

    皇宫城门已然大开,之前把守皇城的戍卒,早已逃散得无影无踪——袁术在时,尚能勉强维持最后一支亲卫的士气。他一死,当然只会是树倒猢狲散,不会再有半个人为他尽忠了。

    此时天色已亮,雪亦暂停,尽可放马飞驰。

    欧阳靖与孙尚香冲出城门大开的皇城,堂而皇之纵马大道,冲出内城,又至外城,途中未遇一个袁术军卒阻截。

    至外城后,欧阳靖看了看身上仍插着四枝箭矢的孙尚香,想了想,驰离大道,找到一座无人的大宅,带她进了大宅院中。

    拴好马匹,欧阳靖对孙尚香说道:“先在此处理好你的伤势再赶路吧。你进屋休息,我去找柴烧水。”

    【求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