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报错
999文学 > 恶魔总裁霸道宠:老婆,太腹黑 > 第2529章 一辈子都在自责中(1)

第2529章 一辈子都在自责中(1)

一秒记住【999文学 www.999wx.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这一刻,云依依的眼里是斐漠削瘦的脸庞,还有他苍白憔悴的神情。

    下刻,她无力的再次靠在他怀里。

    斐漠伸手端起了旁侧摆放的蜂蜜水,然后他喝了一口再一次以嘴对嘴的将水喂她喝下,如此只是为了冲淡她口中药的苦涩。

    云依依靠在斐漠低低喘息着,她嘴里的苦涩药味消失,干疼的嗓子也因为水的滋润而好受一些,但她张了张嘴发现自己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

    胸腔中充满了悲痛,因为她大脑中都是哥哥云子辰死在自己怀里的一幕。

    泪流干。

    心痛到不能再痛。

    哥哥云子辰死了。

    她的女儿至今没有夺回来。

    从很久以来,她就认为自己这辈子亲情感都很浅,身边的亲人乔茜和云桥他们当初的伤害和背叛。

    到乔茜事情的结束又到今天这一情况,她身边的亲人一位接着一位的离开让她身心憔悴。

    现在她的心就像浸满了水的海绵,沉甸甸的经不起任何人轻轻一捏,不管是谁都足够摧毁她。

    脆弱。

    无力。

    绝望。

    斐漠看着怀里云依依这副虚弱不堪的样子,他全身的骨血都充满了疼惜的心疼。

    没有说话。

    他低头细碎的吻落在她乌黑的发上。

    无声胜有声。

    她最需要他的时候,他从来都会在她身边。

    时间一点点过去,斐漠坐在床边,他身躯微微弓着只为给云依依一个最舒服依偎的姿势,从下午到傍晚直到他等来了她第一句话。

    “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云依依的声音嘶哑而带着自责。

    斐漠听着云依依说的每个字都心如刀绞,他深吸一口气努力稳住自己的心神,他声音沙哑又沉声对她说:“你什么都没有错,你所做的一切都是正确的。”

    云依依苍白的脸上是绝望不堪,她合着的双眼眼皮在微微发颤,她轻启毫无血色的唇出声:“我讨厌我自己。”

    斐漠嗓音低沉而真挚,他眸子里凝满了深情:“我爱你。”

    云依依感到了眼眶里的热意,眼角流出一滴泪。

    云子辰死后,她越发的厌恶自己。

    但是斐漠这句“我爱你”让她满是爱意,因为不管她知道不管自己变成怎样的人,他都爱着自己。

    “我只是做我该做的事情,我只是不留后患才要铲除掉云天豪,可哥哥却决绝的替云天豪挡下一死。”

    斐漠轻吻住着云依依的发丝,他哑声对她柔声说:“他只是用他的死解开你和云天豪之间的死结。他就像一把锋利的剪刀,唯一可以剪断所有事的利器,让一切事情都结束掉。”

    云依依在斐漠话罢,她不由伸手握住了他搂住自己腰间上微凉的大手,“好累。”

    “我知道,我知道你很累。”斐漠声音很温柔的安抚着云依依,然后他在她耳边意有所指:“但是人生就是这样,慢慢熬过来的你,已经是跋山涉水的英雄,我的依依。”

    “没有你我该怎么办?”云依依听完了斐漠安慰自己的话,她轻轻地吐出一口气又说:“我知道不管我怎么哭闹,我的哥哥云子辰都不会复活,而我心里的伤痛终究还是要靠自己跨过去。”

    斐漠:“我会陪着你一起走过任何风雨,有我在,依依。”

    云依依:“我知道,我知道有你在会陪我跨过去这段痛苦。但是哥哥的死对我打击太大,我要崩溃了。”

    斐漠对云依依言道:“想想我们的儿子,若是你崩溃了那斐云寒要妈妈的时候可怎么办?你是我们家唯一能够让他开心笑起来的人啊。”

    云依依在斐漠话后一下子想起了斐云寒,因为想起儿子而让她脑袋中全部属于云子辰的画面被取代,被转移掉的思想让她内心中的自责和伤痛减少了许多。

    睁开了一双带着水意又泛红的大眼睛,她在看了看四周卧室的摆设的时候低声说:“脖子很痛不说,还在昏迷期间被你从纽约带回江城。”

    斐漠:“……”

    他柔声对云依依说道:“我也是无奈之举才那么做。”

    若是可以,他怎么舍得手刀对她。

    他自然知道疼痛,才会在她昏迷期间一直给她佩戴脖子按摩仪给她按摩,但是她还是会感到疼痛他知道也心疼。

    云依依定定地望着眼前的白色被子低声说:“心里很痛,很难受。”

    斐漠安抚云依依:“想想儿子,想想罗婉心……”

    没等斐漠把话说完,云依依便嘶哑着声音说:“最该想的是我们的女儿,还有怎么铲除掉斐正玄他们。”

    斐漠的话硬生生被云依依打断,他凤眸中都是担心对她意味深长道:“你现在最该需要的是休息,而不是去想女儿的事,因为这会让你心里更加痛苦难过,所以能够想些开心的事?”

    “开心?”云依依低喃着这两个字,她语气很幽幽充满悲痛的说:“没有任何一件开心的事。”

    斐漠心里难受极了,云依依现在痛苦悲伤,若是连他也无法控制情绪那他们两人都会产生极端心理。

    “有啊,之前章雪儿不是告诉过你她要订婚的事情吗?订婚是一件喜事,我们该想想送什么礼物给她。”

    云依依:“……”

    “是啊,这个是个问题。”她声音有气无力,又说:“但是我又想到在家里的时候孩子出生十天之后要举办宴会,可是我们儿子出生很久没有享受到喜庆的宴会不说,连我们女儿下落都不知道,做母亲做到我这份上好失望。”

    斐漠:“等你身体好了,你想举行什么宴会都可以。”

    他没有提及女儿,因为这也是他的心伤。

    而此刻他不愿意让云依依一直去想失去的女儿更加伤痛。

    “冰块……其实我心里一直都知道……”云依依眼中带着恨意和恍惚,“一直都知道……”

    “……”斐漠对于云依依突如其来的一句话而薄唇抿了抿,“放心,我们女儿一定平安无事回到我们身边。”

    “不,我不是指女儿。”云依依此刻抬头看向了斐漠,“我的心里很早就知道一件事。”

    斐漠:“什么事。”

    云依依:“乔冰夺走我们女儿的真正原因是为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