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报错
999文学 > 混沌纪元 > 第三十三章 阴阳神龙戟

第三十三章 阴阳神龙戟

一秒记住【999文学 www.999wx.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哈哈,陆叙师兄这招狠啊,爆裂火符的妙用之处原来在这里,哎,你刚刚看到没有,仇师兄走光了。。。。”

    “你小子莫非找死不成,看到了就不要说出来啊。”

    “正经的,爆裂火符如此珍贵,陆叙身上想必也没有几张了,待他灵符用完,就黔驴技穷了。”

    法衣被毁,护体气盾被轰散,那仇莎莎也是有些气愤,咬牙切齿道:“我倒要看,你的法力还能够发出几道灵符。。。喂!”

    仇莎莎话还没说完,陆叙又是四张爆裂火符甩出,那在常人眼中珍贵的灵符,在他手里仿佛不值钱的破纸一样,一个劲不要命的往外丢。

    于是,高台之上便出现了滑稽的一幕,仇莎莎明明用碧霞霓光绫困住了陆叙,却奈何不得,而陆叙身子被困住了,只能被动的发出一道道灵符。

    这得多亏了丁不二啊,陆叙心中感叹。

    坐在高台下围观的丁不二不由得心痛不已,他没办法骂陆叙,只能抱着小猴子,跳着脚骂道:“西西,你这个王八犊子,劳资的灵符不要钱么,我是留着他防身的用,他就这样白白扔掉,你主人是不是傻?”

    西西一脸懵然,半天才吐出一个字:“肉。。。。”

    燕青捂嘴大笑:“哈哈,丁兄,西西现在见到就如同看到了肉一般,你就是肉啊。”

    赵德天摸着肚子狂笑:“哈哈,我忍不住了,西西太逗了,老丁太逗了,陆叙更逗。。。。”

    高台下热闹非凡,擂台之上惊险连连,陆叙的爆裂火符好像永远用不完的样子,法力也没露出枯竭的迹象,而那仇莎莎却是被一道道灵符砸中,狼狈不堪了。

    终于,仇莎莎精疲力尽了,一屁股坐在地上,伸手指着陆叙,咬牙道:“你。。。你无耻!”

    陆叙一脸无辜,说道:“是你先无耻的。”

    “好好,好吧,是我输了,我认输。”

    仇莎莎有气无力的摆手认输,当下也是站起身,收了碧霞霓光绫,目光看着陆叙,说道:“我记住你了,小子,千万不要落在姐姐手里。”

    说完,那仇莎莎小脚一点地面,整个人飞去了内门之中,潇洒至极。

    说实话,陆叙这场赢的不轻松,虽然看着只是扔了数十道爆裂火符,但是当时情况紧急,也是无奈之法,浑身被困,法力运转不开,只能出此下策,倒是多亏了丁不二赠送的爆裂火符。

    又一次战胜,这是前所未有的三级跳,从一个普通外门弟子,直接冲到了山河榜第二名,史诗级的壮举。按照以往的惯例,外门弟子冲入山河榜,无不是一步步稳固自身地位,等来年再往上冲击排名,而陆叙打破了这一惯例。

    “第三场,陆叙对皇甫风!”

    这一次,荣德天长老连问都懒得问了,深深的看了陆叙一眼,直接报出了对决。

    话语传出的刹那,场中的目光均是落在了陆叙与那皇甫风的身上,两人隔着高台而战,均是神色平静。

    “真的是皇甫风师兄啊,他可是常年不出,难得一见真身的。”

    “皇甫师兄三年前就踏入了神通秘境这才一举夺得山河榜第一,如今已经不知道踏入什么境界了,只是不知为何,他早就可以进内门,却迟迟留在外门之中。”

    “那陆叙生不逢时,强则强矣,但跟皇甫师兄还是有太大的差距。”

    “说实话,我也看好皇甫风师兄,历年以来多少人想挑战他山河榜第一的位置,均是无极告终,皇甫风师兄实在是强大太多了。”

    擂台下议论声不断,所有人的焦点几乎都凝聚在了皇甫风的身上,连续霸占山河榜第一数年,威名早已震慑整个外门之中,即便是内门也是有无数弟子知晓。

    与此同时,执事大殿的长老席位上也是议论声不断。

    “阴阳神龙戟?”那丹鼎一脉的郭长老先是一惊,愣神道:“皇甫仁师兄居然把这件宝器都给了皇甫风,这可是一件宝器啊,看来他是铁了心的想让他儿子夺得这一届的山河榜第一啊。”

    天心一脉的一名女长老也是意有所指,意味深长的说道:“皇甫风已经占据山河榜第一数年,门派每年赏赐最大的一部分全部让他占去了,今年的奖励更是一件宝器,哪怕你我这些各脉长老都眼馋啊。”

    那丹鼎一脉的长老似乎听出了对方的嘲讽之意,当下也是脸红道:“山河榜之争,各凭本事,怎么样郭师兄,不服气不如你我也赌斗一局,我赌皇甫世侄赢,压上一件宝贝,一瓶混元化法丹,同出一炉,只有三颗,如何?”

    说话之间,那丹鼎一脉的长老便是拿出一个玉瓶,稍微揭开,一股扑鼻的清香散发出来。

    那郭长老目光之中露出怒意,道:“混元化法丹?石老鬼,我上次还为我的弟子讨要这灵丹你居然说没有,今天你居然拿出这个,说,是不是看中了我身上的某件宝物了?”

    那丹鼎一脉的石长老嘿嘿笑道:“不错,我看中了你的神霄五雷符,我要求也不多,三张就够了。你不会是怕了吧?”

    “我怕?哼哼,笑话,当年你我在外门的时候你可只是山河榜第八,我却是第七。我郭宏什么时候怕过你,不就是三张神霄五雷符么,跟你赌了!”郭长老当即大怒,同样拍出三张灵符符箓在桌子上,道。

    这时,那席位中间的莫惊天缓缓的拿出一件上品灵器古尺,淡淡道:“皇甫风。”

    众多长老之中,那莫惊天地位最高,乃是剑道一脉的掌座,地位尊崇,他一说话间就是拿出一件上品灵器,众人也是一阵惊讶。

    那天心一脉的女长老也是笑着说道:“既然如此,小妹也凑凑热闹,我出一枚天心玉晶飞剑,也压皇甫风。”

    神霄宗之中,五脉本是同气连枝,表面上一团和气,实际上也是各有纷争,五脉之中实力最强,弟子最多的自然是剑道一脉。也只有天心一脉能与剑道一脉争锋。

    其次便是丹鼎一脉与符箓一脉,实力相当,而炼器一脉却是人气萧条,自宗门建立以来,炼器一脉的弟子从未过百,人丁不盛,与其他几脉竞争就落了下乘,资源分配的就少,而资源少就更难招收新弟子,于是便一年比一年差。

    五脉之中四脉均是下了重注,只差炼器一脉了,众人的目光均是落在最角落的一名灰袍老者和一名年轻弟子身上。

    这次外门山河榜之争,炼器一脉派出了两人前来,那年轻弟子倒是无妨,若是平时众人少不得要奚落一番,但是看到那灰袍老者,均是言语都收敛了几分。

    很显然,在场的众多长老,莫惊天身份地位最高,但是那灰袍老者来历神秘,便是莫惊天见了也得尊称一声师兄。

    那丹鼎一脉的石长老也是客客气气的问道:“公羊浩然世侄,五脉之中人人有份,你也赌一把吧。”

    那叫公羊浩然的弟子是炼器一脉掌座的亲传弟子,他代替师尊前来,面对询问,也是有些慌张,道:“众位师叔,我。。。我还是算了吧。”

    似乎看出了公羊浩然的窘境,那符箓一脉的郭长老倒是大大方方道:“神霄宗五脉同气连枝,岂能少了一脉,浩然世侄,你随便拿一件东西,即使输了也不打紧。”

    公羊浩然犹豫了片刻,目光投向旁边正闭目养神的灰袍老者身上。

    片刻后,那灰袍老者眼睛都未曾睁开,随手扔出一物,淡淡道:“炼器一脉,压陆叙。”

    那物件遗落在桌面上,众多长老均是心潮澎湃,目光火热的盯着桌子上的那一块半黑半绿的灵玉。

    就连那莫惊天也是转过头来,目光看着那神秘的灰袍老者,似乎永远也看不透对方所想。

    天心一脉的女长老此刻也是惊讶道:“这是。。。阴阳紫灵玉?天地瑰宝,凌云子师兄如此大手笔,那小妹也压陆叙。”

    丹鼎一脉的石长老顿时慌了:“这。。。凌云子师兄,你。。。。”

    那被称作是凌云子的灰袍老者,声音淡漠道:“赢了东西归你们,输了,人,归我炼器一脉。”

    执事大殿的席位之上赌斗正酣,并没有影响到高台上面,陆叙与皇甫风的战斗。

    两人正在激斗,并没有任何废话,那皇甫风一出手就是杀招。浑身气息鼓荡,凌空一掌掌拍出,那手掌凌空幻化,无影无踪,一道道凌厉的气流巨掌拍向陆叙。

    ;j最新d章\^节m上!\n

    气流巨掌飞舞,陆叙的身形也是掠上空中,进退自如从容不迫,灵活的身子宛若惊鸿穿梭在气流巨掌之中,避开了一道又一道的攻击。随后飞身欺近,一击破魔拳腾空而出。

    那皇甫风目光凛然,掌中一转,阴阳神龙戟出现掌心,双掌往前一推,阴阳神龙戟便是将破魔拳的攻势抵消打散。

    “能躲过我的迷踪幻影掌,身法倒是灵活,再接我一招,大日乾坤戟法。”

    “戟破天惊,剑戟风暴!”

    那皇甫风嘴上说着,整个人腾空而起,一刹间他的身前,一股一人多高的旋风萦绕,手掌中阴阳神龙戟飞出,化为一股狂风席卷着狂风风暴,向着陆叙那里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