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报错
999文学 > 混沌纪元 > 第三百六十八章 言无常

第三百六十八章 言无常

一秒记住【999文学 www.999wx.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此物非凡铁,曾是伴生龙类灵兽巢穴诞生木铁之宝,对于龙种灵兽这一类的气息很是敏感,你身上的龙种灵兽,换不换?”黑衣青年淡淡开口时,一副很傲然的样子,右手将那铁片放在了桌子上,看似很寻常的动作,但却有一股电光从其掌心内绽放出来,化作弧形扩散开来。

    这青年修为是六合境界的金丹修为,此刻修为随着那些璀璨的弧形电光散开时,笼罩在了四周,更将陆叙那里弥漫在内。

    更是在这青年身上,煞气慢慢更强烈了一些,似乎只要陆叙说半个不字,他就会强行出手,尤其是那双眼,更是露出冰冷之芒。

    “滚。”陆叙一直拿着酒杯,抿了一口后,淡淡说道。

    只一个字,可在说出的一瞬,却是让那黑衣青年眉头立刻皱起。

    “多年没出血域,难道外界之人,都变的如此自大不成!”青年嘴角露出冷笑,右手微微抬高的刹那,陆叙那里似随意的抬头,看了这青年一眼。

    这一眼看去,黑衣青年忽然全身一震,略微抬起的右手更是刹那顿住,竟不敢再抬起丝毫,他的心脏在这一瞬猛地加速跳动,陆叙的目光,爆射出奇光,在他看来如同两把利剑顺着自己的双眼直接穿透而来,轰在了心中,使得他脑海在这一刹那直接轰鸣,神魂仿佛都要不稳,更有一股寒气直接从他体内滋生,使得额头瞬息流下了冷汗。

    他的眼中不再是煞气弥漫,而是被骇然取而代之,来自陆叙身上的威压,在这一瞬,使得黑衣青年的身体仿佛僵硬。

    这一切,来自于他被陆叙注视后的直觉,他并非大元帝国修士,而是来自凶修凝聚的大商王朝血域门,在那里生死残杀如家常便饭,使得他养成了这种生死一瞬的直觉,在这一刻,他有种强烈的感觉,仿佛自己面对的,不是一个六合境界的修士,而是一尊可以将自己吞噬的凶灵。

    那种体内寒气滋生,额头流下冷汗,心脏急速跳动,甚至修为仿佛都要被压制的感觉,让这黑衣青年面色连续变化,身体一动也不敢动。

    陆叙神色至始至终都很是平静,眼前之人哪怕存在了煞气,哪怕修为到了六合境界金丹修为,但陆叙若想杀此人,用不了多久时间。

    他刚才施展的神魂压制正是最近苦修的天地玄门,看来经过这段时间,天地玄门的凝结让神魂更加的强大了。融合了九天封神碑的天地玄门,一出手就是镇压,威慑,压抑得对方喘不过气来。

    “哼!”

    此刻陆叙冷哼一声,表示不忙,随后放下酒杯,不再去看这黑衣青年一眼,一甩衣袖,起身向着酒庄外走去。

    直至陆叙离开,黑衣青年那里忽然双眼一闪,转身看着陆叙离去的背影,心有余悸,方才那一瞬,等于是他被完完全全的压制,这不是斗法,而是神魂直接的一次对抗。

    “此人到底什么修为,看起来不过是六合境界金丹修为,可其神魂强度居然超我数倍还多……而且在他的身上,虽说感受不到什么煞气,可偏偏让我在与其目光对望时,心神颤抖。”黑衣青年面色连续变化,眼看陆叙背影要消失,他起身快速走出几步,向着陆叙那里追去。

    “道友请留步,在下乃是血域门言无常,还请道友听在下一言。”那自称血域门言无常的黑衣青年快走几步,临近陆叙后,连忙开口,言辞中带着客气,与之前截然不同。

    “那龙气浓郁的天地灵兽,在下愿付出足够的价码,只望道友割爱,在下感激不尽,或者道友需要什么,在下若有,我们可以商量。或许道友应该知道我血域门的名号,在这龙空山也是颇有声名,地下黑市,有十数家坊市是我血域门所开。只要道友愿意,我血域门可以为你搜罗任何想要的东西来交换。”那言无常靠近陆叙,赶紧说道,尽管陆叙那里对他的威压不小,可想到那龙气灵兽对自己的重要程度,言无常不得不如此报出名号,显露身份,企图让陆叙留下来。

    “血域门?!”

    陆叙皱起眉头,没有理会这言无常,依旧向前走去。

    ;#最n新章z节:上/

    血域门陆叙自然听过,大商王朝;两大势力之一,与青雷山并列,只不过这个黑衣青年言无常索要的东西陆叙根本不可能拿出来。

    那言无常感应出来的龙气,自然是正在山河图内炼化太古天龙尸骸的寒九天,陆叙根本不可能拿出来交换。

    那太古天龙尸骸的气息太过于浓烈,所以才很容易引起一些神魂强大修士的注意,这个言无常还有先前天机府的那个尤苦乐,应该都是被这股龙气所吸引。

    这个是没有办法的,除非陆叙不让寒九天炼化太古天龙尸骸,但是这个时候,寒九天已经快要处于关键时刻,他现在已经炼化大半太古天龙尸骸,寒九天的寒冰巨龙身躯也化形出来了大半,已经有百丈大小,要不了多久他就能彻底化形,成为千丈大小的真正寒冰巨龙。

    除了不可能将寒九天拿出来交换,陆叙更是因为接到了元景德的传音灵符,他们在地下黑市里出了一些状况,所以才急匆匆要走。

    而看到在自己报出了身份,血域门名号后,陆叙仍然置之不理的时候,那黑衣青年言无常眼中顿时冒出了无尽的凶光,胸腔里满是怒火。

    眼睁睁看着陆叙离去,那言无常目光冷厉阴毒,默默道:“多年不出血域,现在的修士真是越来越不把我血域门放在眼里了。好好好,待会儿我会让你知道,我血域门,言无常的厉害!”

    龙空山的地下黑市十分庞大,陆叙找寻了一会儿便是很快就找到了元景德提供的方位,那里元景德与墨问在一起,墨问受了伤。

    陆叙走了过去,看到这一幕的时候,眉头就皱了起来,墨问是重伤,胸口一道血红的掌印几乎将他的身体打穿,显然出手的人没有留余地,企图下死手。

    陆叙走过去,直接问道:“怎么回事?”

    元景德的脸色也有些不好看,隐隐有着怒气,道:“被人黑了,他进入了一处秘会想要交换东西,结果对方看上了他身上的那件法宝尺子,就想黑下来。幸亏我离得近,赶到及时,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墨问身上的那件尺子法宝陆叙自然清楚,那是往生洞天里得来的九大法宝之一,古朴的尺子是一件尚好的宝器,惹人眼红很正常。

    元景德神色愤然,语气带着歉意,道:“也是我疏忽大意了,没有料到现在的龙空山黑市这么胆大包天了。”

    墨问脸色苍白,道:“不怪景德大哥的,是我自己太不小心了。”

    陆叙手掌按住墨问的胸膛,一股纯正的真气度入进去,边问道:“知道对方是什么人么?来历身份。”

    墨问摇了摇头,显然涉世未深的他并没有弄清楚对方的来头。

    倒是元景德瞧了片刻,肯定道:“不是很清楚,不过从这神通造成的伤痕极有可能是大商王朝的血域门下的手。”

    陆叙眉头一挑,道:“血域门?!”

    元景德一惊,道:“怎么?陆叙兄,千万不要想着在龙空山黑市报仇,这里毕竟是七大势力的汇聚之地,血域门在此间的势力更是不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