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报错
999文学 > 特工皇妃:邪王,请宽衣 > 第四百四十八章嫡子血脉

第四百四十八章嫡子血脉

一秒记住【999文学 www.999wx.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此时的慕云昭面容隐隐显出红色的曼珠沙华的模样,这血红色的曼珠沙华顺着慕云昭的眼角只知道往下蔓延而去,延伸到了嘴角边。

    他的眼睛含上了厉色,往前走一步,所走之处,朵朵曼珠沙华绽放,他手指一动,一朵艳红色的曼珠沙华在他指尖慢慢零落,片片花瓣被他轻轻一吹,尽数落地。

    这一刻李潇玉感受到了慕云昭不太一样的地方,她能隐约觉得此时的他满身戾气,已经不是他本人了一般。

    “这气味……你是……”那澜月的影子大声笑起来,“你竟然觉醒了?怎么靠近你的父母,你就提前觉醒了吗?”

    慕云昭玩着手指上的曼珠沙华,风吹起他的长发,将他本就俊秀的脸蛋衬得更加的倾国。他微微低下头,鼻尖触碰到了曼珠沙华的花瓣,此时这花变成了燃烧的火焰,火焰之花慢慢燃烧,看着这火焰的光芒,他的声音很低。

    “我醒了,是吗?”慕云昭的声音很冷,让李潇玉不自觉的皱起眉头来,这不是慕云昭,这绝对不是慕云昭!

    “看来你真的是靠近你的父母才能够完全的做回你自己啊。”澜月的影子挑高眉。

    “你不过是一个母蛊罢了,也敢跟我这般说话?当真不知我历来的脾性?”慕云昭的抬起头。

    一阵风起,万千曼珠沙华将他包裹住,一阵红光之后,曼珠沙华被碾碎,红色的汁液滴在了他的衣衫之上,白色的衣衫慢慢变成了血色,不过眨眼之间,花去白衣变成了红色。

    “红衣?倒是符合对你的心性,怎么,你沉睡了这么多年,还没改变你的心性?”澜月的影子笑眯了眼睛,“你还是这么喜欢红色,而且厌恶一切丑的东西。”

    “是吗?我什么喜好你还知道?”慕云昭挑了挑眉,只是可惜,“你若是熟悉我的喜好,更该知道,挑衅我的人,尤其是以下犯上的人,我一般会做些什么吧?”

    “做些什么?我还真不知道如今的你还是那般暴戾呢,还是维持你转世之后的温吞呢?”澜月的影子指了指慕云昭身后的李潇玉,“毕竟你都能容忍这么丑陋的女人在你身边,不是吗?”

    慕云昭皱了皱眉,转过头与李潇玉对视的时候,李潇玉竟然有一种紧张的感觉。尽管她知道此时的慕云昭不是她的昭,而是那个陌生的嫡子。但是她依旧不希望这张熟悉的面孔说出让她心伤的话来。

    “你……”慕云昭的眼睛眨的很慢,就连语气都像是施舍一般。

    李潇玉不自觉的后退了半步,而慕云昭则是弯起嘴角,“你这是怕我?”

    李潇玉摇摇头,但又点点头,说怕吗?确实她不怕。说不怕吗?她确实很担心这暴力阴鸷的嫡子会狂性大发让所有的人团灭在这冰山地狱之中。

    她现在无比的希望从这鸣凰楼里面出去,她不喜欢这种非人类的时空,不喜欢这种充斥了神魔的鸣凰楼,她宁愿披挂上阵,与唯方大陆的人类浴血奋战,杀出一道血路,靠着双手,一步一个脚印的建立属于她的未来,也不愿意在这鸣凰楼里面做一个毫无法术的无用之人。

    她不喜欢鸣凰楼,甚至从蒸笼地狱开始,她就厌烦了这里的一切,她甚至怀疑有些人为什么要做神,做神到底又有什么价值?只是长生不老吗?未必吧?看看这些古老的上神,不还是魂归混沌,轮回转世?

    想要拥有无上的法力吗?可只有在鸣凰楼才能施展出法力,除了这个小小的楼以外,任何地方都无法施展。若是在唯方大陆之上,这些所谓的神或者魔,除了用头脑和武艺以外,又与普通人类有何区别?

    这一刻她真的特别希望从这里离开,能够快速通过塔顶从这充满了奇异、灵异、怪异的地方逃离,回到那充满阳光与欢笑的人间。而她为了自己的愿望也不会允许自己就这么轻易的在鸣凰楼消香玉损。

    “你到底是怕我还是不怕我?”似乎慕云昭只是纠结在她的态度上,而她则是闭口不答,只是一双明亮的杏眼直勾勾的盯着眼前的这个男人。

    但是出乎意外的,慕云昭竟然一点也不指责李潇玉的不是,反而淡淡一笑,转过头看向澜月的影子,“这个女人还算入我眼,只是你,却入不了我的眼,怎么办?”

    澜月的影子皱起眉,“嫡子,你可看清楚,你身边这个女子的容貌,这要是按照你的审美标准,这样的丑女,怕是要被你手刃做花肥了吧?再说,嫡子,你难道没有闻出来,这女子身上有你的血脉吗?”

    此时慕云昭皱了皱眉头,看向李潇玉,双眼慢慢变成血红色,这泛着光芒的血红色眼珠子射出红色的光芒直接扫向李潇玉的小腹。

    李潇玉想也不想的捂住自己的腹部,这一刻她只想作为母亲保护自己的孩子。

    “神魔半血的胎儿?我的孩子?”显然慕云昭是好奇的,但是未能如澜月的影子预估那般的动怒,“这个孩子倒是有趣,只是……想闹着出来见见挑事的母蛊。”

    慕云昭伸出手来,手指微微动了一下,李潇玉凌空飞了起来,而他的右手准确无误的放在了她的肚皮上,这一刻他笑了,仿佛牡丹花开一般的华贵美丽,他的声音很是温柔看,像是怕惊吓到胎儿一般,“小东西,想出来看看?”

    李潇玉不能理解这种想出来看看的意思,毕竟按照日子推算,这个孩子不过一个月,她自认为自己不是母蛇,不可能三个月生子,只是这孩子不是凡胎,难道早就成型?

    就在李潇玉好奇的时候,慕云昭出乎意外的再次笑了起来,一个兰花指朝上,曼珠沙华在指尖绽放出了金色的光芒,这慢慢盛开的曼珠沙华中间做了一个漂亮的小娃娃,这也是个人身蛇尾的小娃娃,只是这小娃娃的脸上带着与慕云昭一般无二的笑容,就连长相都像极了慕云昭。

    “爹爹……”一个幼儿的声音,奶色奶香,让忍不住就想温柔待他。

    “嗯,倒是个漂亮的小东西。”慕云昭点了点曼珠沙华之上的小娃娃。

    “爹爹,我在娘娘的肚子里待的时间不久,出来怕是一会就要睡了。”小奶娃笑眯眯的抓过慕云昭的打手放在嘴里,只见慕云昭皱了下眉,这小奶娃将他的手指要破吸了口他的血。

    慕云昭挑高眉头,“想要靠着握的血来巩固精元?”

    小奶娃摇了摇头,“爹爹,你太小看我了,我若是巩固精元又何必靠着爹爹这珍贵的血液?我本就是爹爹精华所出,自然能够做到精元强盛。只是前面那母蛊敢在我的面前耀武扬威,我无论如何都要教训一下她,让她知道贪心的下场!”

    小奶娃摇晃着蛇尾驾驶着那朵曼珠沙华漂浮在空中,他眨了眨眼睛,冷笑一声,“你不过是一个低阶的母蛊,也妄想吞噬我娘的精元以及我的血肉来助你成仙?你以为蛊惑我爹帮你杀我娘,你就能够轻而易举的拿到你成仙的东西?”

    澜月的影子此时脸色变成了紫色,“你是……”她想说什么东西,但是不敢当着觉醒的嫡子面前这般说话,硬生生改了口,“嫡子的子嗣?”

    “看来你的老眼昏花还是有药可救,按照规矩,你该尊称我一句幼主才是,你现在却仅仅说了我的身份,难道你不怕我一怒之下将你焚烧个干净?”

    李潇玉望着那曼珠沙华之上的小奶娃,虽然是一个奶胖的娃娃,可终究是下半身为蛇尾,她咬了咬唇瓣,这是她的孩子吗?这就是半人半蛇,半神半魔的孩子?

    仿佛感应到李潇玉的纠结,奶娃转过头来,本是厉色的表情变化为奶娃娃的甜笑,“娘娘,你和几位叔叔阿姨休息一下,我和爹爹要对着神魔两道一些不守规矩的人做些清理。”

    这话让李潇玉都不知道怎么回答,一个才成型一个月的娃娃,靠着他父亲的神力出了母体,而出母体之后却叫嚣着惩罚一个仙入魔的母蛊,这让她不得不感叹这个世界无奇不有。但是她又能说什么呢?在这鸣凰楼里,她毫无法力,根本就是一个多余的人呢。

    “哦,你注意自己的身体,不要太劳累。”她还没有太多的母爱在身上,只能顺着奶娃娃的话说下去。

    奶娃娃欣喜的拍拍手,看向慕云昭,“爹爹,这个仙入魔的母蛊,到底算是仙还是魔?”

    “应该算是魔吧?毕竟这仙应随着本体消失殆尽了。”慕云昭点着头,玩着手里的曼珠沙华。

    “既然是魔,那就归我,你看行吗?”

    “你想要亲自对付这个仙入魔的母蛊?”

    “这母蛊虽然低阶但也是一个补品,眼看着就要出鸣凰楼了,我无论如何都要抢一些能量补给才是,对不对爹爹?”

    “你既然想,就拿去吧。”慕云昭点着头。

    而小奶娃则是笑着看向已经脸色变绿的澜月的影子,“你冒充水神共工,这属于欺诈,你冒充夸父这属于欺瞒,你这欺骗做多了,怕是要按一个欺诈罪过了。不过好的是,我可以让泥毫无痛苦的消失,你也不必谢我,我不过是不挑食罢了。”

    澜月的影子还没说一句话,只见小奶娃一个蛇尾扫过去,将澜月的影子硬生生的打成碎片,而小奶娃一个漂亮的莲花金刚指定住碎片,她凌空变出一个药炉子来,将澜月的影子炼化成一颗丹药,捧在了手心上。

    这么快?一招毙命还能顺道炼丹?李潇玉不可置信的瞪大眼睛,这就是她肚子里的娃娃?这就是所谓的半魔半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