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报错
999文学 > 全能修真界败类 > 第七十八章 全来看我装逼!

第七十八章 全来看我装逼!

一秒记住【999文学 www.999wx.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哈哈,这王家的小子,颇有败类的潜质,我很喜欢。”

    昆阳子一阵怪叫,引得莫小楼大翻白眼,侧目看向身旁的江易飞,果不其然,受到强烈刺激后,这少年似乎是真正地愤怒了起来……

    这是个不错的势头,莫小楼嘴角上扬。

    王家那小子,此举无异于正在激怒一头原本还有些畏首畏尾的幼虎,此时此刻,便连他都开始隐隐有些期待,当这头幼虎初醒,含怒反扑之下,对方会如何应付,或者说……如何逃命?

    “王,凡!”

    江易飞睚眦欲裂,背对着族人惶恐不安的目光,遥遥怒视对面那桀骜少年。

    “不要欺人太甚!”

    “怎么,你们对我的提议有所不满吗!?”迎着江易飞冰冷的目光,王凡面色一沉,纨绔子弟之态昭然,练气后期修士根本谈不上气势,但他身份不俗,生于豪强世家,举手投足间,自然带着些许威势。

    见小少爷已然发怒,身侧二位融合期修士当即会意出列。下一秒,磅礴的威压如海潮般倾泻而出,作用在江家人身上。

    霎那间,众人面色大变,一个个只觉得胸腔如遭钝击,连绵不绝,直教人气血翻滚,几欲作呕。

    修为低微者,便连站都站不稳了,具都身形摇晃,仿佛身下有万丈深渊,一脚踩空,摇摇欲坠,七歪八倒。

    融合期修士的气势,居然如此恐怖,让人忽而直面波涛汹涌,忽而深入漩涡中心,无可自已。

    江家阵营中,江沉北是除了莫小楼与小黑之外唯一不受这灵压影响的,饶是如此,他的表情却也颇为难看,一时心中愤恨,怒己不争,只能眼看着族人受此大辱却无能为力。

    “看看,你看看,人家这个逼装的!哎!”

    看着面前明明只有融合期的两个小家伙,愣是制造出来元婴大能的气场,一时间,昆阳子觉得往昔的岁月都白活了。

    莫小楼只是微微一笑,目光依然放在江易飞身上。

    经过这几日的修行,少年已今非昔比,众多炼气期的子弟中,唯有他依然保持清醒,咬着牙硬撑着没有动摇。

    “其实,我也是在给你们希望,不是么?”

    眼见江家众人受尽凌辱,王凡这才不紧不慢地抬手示意二位护法停止施压,旋即冷笑。

    “这个方案,你们不接受,也得接受!”他提高了嗓音。

    “知道了……”

    江沉北低下了头颅,神色黯然,转身对江蝶儿说道:“把本族众位长老,所有不工作的妇孺少儿,以及在家修养的壮丁和伤员,都叫到此处观战!”

    王凡笑容更盛。

    他很喜欢这种以势压人,使人屈从的感觉,如帝王般睥睨天下苍生,掌握着他人生死。

    “逼得这么过头,但愿我王家能长盛不衰吧,不然一旦显出颓势,这江家必然会拼死反扑。”

    望着江沉北阴冷的面色,一旁的融合期护法王远山不由暗暗忧心,毋庸置疑,这江家外表看似无奈屈就,实则对王家的仇恨已无以复加,若是不把持分寸,很可能会狗急跳墙。

    目前看来,双方之间,已是不死不休,若不能长久压制,后果不堪设想。

    “待此间事了,定要向家主禀明,尽早找借口做掉江沉北,永绝后患!”

    望着对面的江家众人,王远山心中思忖着。

    最终,其余七个江家长老全数到齐,连那位行将就木的老祖宗大长老都被人用轿子抬了来,他身形枯槁,发丝稀疏,满脸都是棕褐色的老人斑,颤巍巍地坐在首席,用那双昏花老眼,麻木地看着王家耀武扬威的嘴脸。

    得知王凡的提议后,刚到的江家人顿时一个个面如死灰,更有甚者暴跳如雷,或抱头痛哭。

    “现在的工作量已经逼得我们通宵达旦精疲力竭,再翻一倍……”

    “这是要逼死我们吗!?”

    “只是一时意气之争,凭什么牵连到我们,倒不如杀了我们更痛快!”

    绝望与随之衍生而出的苦毒,在人群中弥漫。

    “无知小儿,没事争个什么,可害苦了我江家!”

    终于,一位江家长老忍无可忍,抱怨起来,暗指江易飞年少无知。

    此言一出,如同在滚烫的油锅中滴入一滴水,一道道愤怒指责的目光,以及窃窃私语之声,恍如一把把尖刀,狠狠地刺在江易飞心口。

    那种感觉……是什么?

    江易飞仿佛如坠深渊,连一根救命稻草都抓不到,窒息,绝望,无助,在这一刻尽数涌上心头,疯狂冲击着他依旧稚嫩的志气。

    “哼,瞧瞧这帮人的嘴脸,自诩为善,实则一旦牵扯到自身利益,自私丑陋的本性就毕露无遗。都是他ma的贱人!”

    这一幕似乎触动了昆阳子内心深处的某根神经,令他破口大骂。

    “这样面对强权压迫,却只懂明哲保身彼此指责的家族,活该世代受人欺压!”

    闻言,莫小楼也是心中一动,笑道:“你昆阳子也会打抱不平?”

    他与昆阳子的元神从某种意义上已合为一体,彼此之间在情绪上,或多或少会有所感知。自从北海之后,莫小楼还是第一次见昆阳子因同情他人而愤愤不平,心中颇感意外。

    看样子,这魔头也是个有故事的人啊……

    不过,你究竟要怎么抉择呢,江易飞?

    莫小楼面色再度恢复平和。

    是坚定信念,踏出属于自己的逆世大道,还是在世态炎凉的打击下,从此心如死灰,一蹶不振,沦为一具糜烂的行尸走肉,就像……

    现在的江家一样?

    莫小楼怎么也想不到,原本只是浑水摸鱼的抢劫计划,如今却变成了打抱不平,也罢,既然世人都把我称作败类,那我便拿王家开刀!

    “既然人都到齐了,那么……咱们开始吧!”

    王凡左右扭了扭脖子,双手交织在一起,把骨节捏得啪啪作响。

    他狞笑着从座椅上缓缓站起,意气风发,向对面垂头不语的江易飞伸出食指,勾了勾:“你,上来!”

    说话间,他已高高跃起,身姿矫健,双手负于背后,飘然落在山谷中的古老擂台上。

    此时,众人的目光,一下子集中在了依旧默然的江易飞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