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报错
999文学 > 庶女桃夭 > 61|第61章
一秒记住【999文学 www.999wx.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林唐急的火上房。

    不仅是担心妹妹挠自己, 也是担心阿姣与阿馨心里过不去,日后对阿萝生出什么芥蒂来。

    兄长不带着自己出来玩儿,偏偏带了阿萝, 这两个妹妹能对阿萝心里没意见么?

    换了别人林唐就不管了。

    只是阿萝……

    林唐就啧了一声。

    他, 他他他其实就是担心阿姣阿馨不小心得罪了阿萝, 往后叫这小心眼儿的庶妹给坑了。

    就是这样!

    “三哥哥好害怕啊。”胖团子舍不得地捏着姐姐的衣裳, 看着林唐团团转地要拉阿萝快走。

    她却觉得和阿萝还没有亲近够,一时就眼泪吧唧的, 可怜巴巴地看着林唐想求他网开一面, 叫自己能和阿萝多待一会儿。

    靖王却正看着,见了这难得的好机会顿时眼睛微微一亮,探身就将阿妧从地上抱了起来, 迎着阿萝惊疑不定的目光淡淡地说道,“你们在这里等着,本王与阿妧把她们引开。”他也不等林唐回答自己, 迈开修长的腿就抱着阿妧迎着阿姣与阿馨的方向去了。

    见阿萝垂着头靠在远处的杏花树下,似乎不急着走了,阿妧就感激地抱着靖王蹭了蹭。

    “多谢您。”她奶声奶气地道谢。

    “我知道你舍不得她。”

    反正阿萝若当真是个坚韧的姑娘, 那一定能得到显荣长公主的喜爱进而追随长公主回去江东建功立业。既然这姑娘即将被自己赶走,靖王就不在意表现一点点的大度。

    他觉得阿萝若离京真是太好了。

    省得胖团子做梦还喊她的名字。

    想到昨天夜半去给胖团子盖被子的时候听到这小东西睡不踏实地叫姐姐的名字,靖王就冷哼了一声。

    “六姐姐过得太辛苦, 我心里难过。”阿妧抿了抿嘴角, 垂了小脑袋, 见不远处已经有杏花纷纷扬扬, 有几个人影在渐渐清晰,就抱着靖王的脖子低声说道,“殿下,我总觉得自己很坏,很自私。”

    阿萝在受苦的时候她在享受。阿萝为她费尽心机,可她却连在宁国公夫人,在太夫人面前提阿萝一句都不敢,不过是唯恐自己再一次失宠罢了。她过得很幸福,欺负三房的八姑娘阿芝的时候,多么神气活现呀。

    可是她却不愿意为阿萝说好话儿。

    若换了阿萝,一定不会是她这个样子的。

    “我很坏的。”阿妧抽噎地说道。

    她软软地,怯生生地抱着自己,靖王就伸手摸了摸她的头。

    “你已经求了我给她最好的前程。”

    “可是……”可那真的很辛苦。阿妧就下意识地摊开自己的小手儿,想到阿萝的手。

    “你才多大。”见她钻牛角尖儿,靖王就很平淡地说道,“她是做姐姐的,自然该为你做任何事。且若没有你,本王绝不会理会她是谁。”

    阿萝的志向林唐瞒得死死的,杀了林三公子也不敢叫靖王知道南阳侯府后院儿还躲着个姑娘雄心勃勃地想给他当便宜妃母的不是?因此靖王就很平常地说道,“不是为了你,谁知道她是谁!你已经用自己的办法给了她最好的前程。”

    “更何况,就算你央求,你家太夫人也不会再叫庶女入国公府。若你贸然开口,只会害了她。”

    靖王心里没觉得阿萝有什么可怜的。

    人心都偏,就如他看出林唐更偏心阿萝而不是阿妧,靖王本身,若没有阿妧在,只会当阿萝是个透明人。

    因此,他不在意阿萝过得好不好,只在意阿妧的心情,见胖团子抽抽搭搭地抹着眼泪,心里越发心疼,和声说道,“你不坏,也并不自私。你用自己的法子叫她有了更好的人生,之所以不去央求姨母与太夫人,反而来央求本王,将心事都与本王倾吐,求本王来给你拿主意。”他顿了顿,专心地给怀里胖嘟嘟一团的小团子洗脑道,“这都是因在你的心中,我是最重要的人,也是最可靠,最能被你信任的人。”

    “真的么?”阿妧含着眼泪,觉得自己被靖王说服了。

    靖王在她的心里最重要,什么事儿都难不倒他,因此她愿意将自己的难过与难处都和他分享。

    “自然!”靖王迎着胖团子信任的目光,斩钉截铁地说道。

    “往后有什么心里话都不必对姨母姨丈说。因你的心事,还是本王最了解。”

    靖王抬手给阿妧擦眼泪,只觉得这小东西今天哭了好几场了。

    “眼眶都红了,看起来今日不能送你回国公府,免得姨母姨丈担心。”

    “我都听殿下的。”阿妧扭了扭小身子,趴在靖王的怀里不说话了。

    靖王就很满意,抬脚这才往前头去了,待走到了前方一大片杏花之下,只见杏花娇嫩鲜艳,如云似海,当真是一片的繁花似锦,如诗如画。落雨一般的杏花飘扬,阿妧都觉得蛮诗情画意的,却见前方正是阿姣与阿馨两个,一旁还立着一个俊秀的青年,正是元英。

    见了这位元三公子,不知怎么的胖团子就很想问候一下他的屁股,然而见元英眉目冷峻,面色不虞,阿妧就歪了歪小脑袋。

    “十妹妹?”阿馨正将阿姣护在自己身后怒视对面两个生得姿容秀丽,衣裳华美的少女,此刻见靖王大步而来,再见靖王怀里探头探脑的胖团子,就诧异地唤了一声。

    “你怎么哭了?”见阿妧的眼眶红红的,阿馨就急忙关切地问道。

    不是她眼皮子浅见不得好东西,阿妧送了她几枚珍珠就叫她待阿妧亲近了。

    而是她十分喜欢阿妧对自己姐妹的这份心意。

    凡事都被人惦记着在心里,总是会令人感到愉悦的。

    “没什么,现在已经好了。”阿妧急忙摇了摇头,一边小心地不要将林唐和阿萝供出来,一边探头去看那不远处另外两个美貌少女,一看就看出问题来了。

    其中一个生得婀娜多姿姿态柔媚的,可不是据说好几天都没回南阳侯府,气得天天命人在南阳侯府堵她却不见她踪影的太夫人越发恼火了的阿妤么?阿妧如今在太夫人面前可讨喜了,也自然也知道太夫人差点儿就要命人去阿妤借住的小姐家去拿人了。

    不过阿妤这事儿到底是家丑,太夫人鼓足了勇气,也没好意思将这家丑给张扬开。

    不然阿妤一个不要脸,她余下的孙女儿们也会叫人笑话了。

    见阿妤竟然出现在这里,阿妧就眨了眨大眼睛。

    据说乐阳郡主最近在南阳侯府里日子不大好过,阿妤这做女儿的,真不在意亲娘的死活啊?

    似乎是那一日给南阳侯的一巴掌给南阳侯夫人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总之如今南阳侯夫人破罐子破摔了,反正男人是不会回头了,那还不往死里折腾这王八蛋的心肝儿叫他往死里心疼?

    如今南阳侯夫人天天儿命乐阳郡主白日里天天来给自己请安,哪怕自己恶心也得叫乐阳郡主跟着恶心的。侯夫人也不干别的,只叫乐阳郡主跟南阳侯余下的几个身份低微的妾室站在一起给主子打帘子,就能要了心高气傲,自诩皇族的乐阳郡主的命了。

    且乐阳郡主一向在侯府之中地位超然,如今身份被南阳侯夫人不惯着她,硬生生给打落成了妾室,站在妾室堆儿里哪里受得了,顿时就病倒了。

    一个妾还宣太医?

    当太医这么不值钱啊?

    南阳侯夫人就给找了个大夫,依旧叫乐阳郡主继续立规矩。

    病了?

    没死就得在主母面前当奴婢。

    乐阳郡主短短几日就被折腾得只剩一口气了,别说去关注阿萝,就是亲闺女都没有心去想了。她只想去跟南阳侯告状,叫南阳侯看到自己的凄凉为自己做主,只是前些天南阳侯被太夫人给抽的鞭痕才好利索,手中差事积攒了不少,忙得连侯府都不回,天天宿在军中,乐阳郡主自然是见不到他的面。

    既然没人给她做主,乐阳郡主在侯府中的地位就每况日下,连每日里的饭菜质量都一路往下掉了。

    从前恨不能精心细致地喝露水儿的皇族郡主,如今每天里吃的是猪头肉。

    恶心都能把乐阳郡主恶心死。只是就这还爱吃不吃呢。

    南阳侯夫人干的这些事儿太夫人门儿清,只是却当自己是聋子瞎子,由着南阳侯夫人去折腾乐阳郡主,还在宁国公夫人面前赞了南阳侯夫人两回。

    据说是很欣赏南阳侯夫人知道开始收拾小妾了。

    因此,此刻阿妧看见阿妤那样眉目似画地立在杏花树下,虽不及阿萝生得绝色无双,却依旧美丽得如同氤氲的仙子,就觉得仙子她娘有点儿惨。

    她心里哼哼了两句活该,就好奇地看着阿妤身边另一位生得娥眉弯弯,容貌昳丽,又带了几分柔弱可怜的少女。比起元秀郡主或是阿宁极喜爱红衣飞扬,如阿妤及这少女,却更喜欢飘逸的衣裳,且此刻杏花色的衣裳,也确实令她们仿若杏花仙子一般。

    “那是谁呢?”想到阿馨方才面对阿妤与那少女的敌意,阿妧就好奇地问道。

    “不过是无聊的人。”阿馨就捏了捏阿妧的胖腮笑眯眯地说道,“你这么小,怎么还什么都好奇呢?”

    “近朱者赤呀。”阿妧就很不好意思地摸着头小声儿说道。

    宁国公喜欢八卦,她也变得爱听八卦了。

    别看十姑娘人小,哪里有八卦,哪里就有她。

    “原来是十妹妹。”阿妤尚未知道乐阳郡主在侯府里的日子已经不怎么样了,也并不知道南阳侯忙得庇护乐阳郡主的时间都没有,她嘴角还噙着楚楚动人的笑靥,见阿妧依旧被靖王抱在怀里,这小傻子竟然还没有失宠,眼底就飞快地闪过一抹嫉妒,袅袅上前。

    她走到阿妧面前,阿妧就嗅到一股子极好闻的清香,不由抽了抽小鼻子,露出了很欣赏的表情。阿妤正看这小傻子的样子,见她呆呆地,不由在心底鄙夷地嗤笑了一声。

    她容色妩媚,对阿妧露出了一个十分温柔的表情,抬起柔软的手就要来摸阿妧的脸。

    “多日不见十妹妹,十妹妹瞧着康健了许多。”

    她哪里是亲近阿妧,不过是因阿妧在靖王怀中,此刻一颦一笑,都展露着自己最美丽的风采。

    这种把戏阿馨见得多了,四处看看,见左右没有陌生人,阿馨顿时柳眉倒竖,伸手就一巴掌拍掉了阿妤的手。

    “你缺男人啊?在殿下面前现什么眼?!

    “二姐姐你!”阿妤越发做出一副可怜被欺凌的模样,瑟缩了一下柔弱的肩膀含泪辩解道,“我只是想亲近十妹妹。”

    “早从前怎么没见你对十妹妹这么亲近呢?且十妹妹在殿下怀里,你伸手去摸。你是摸谁呢?!你可真是不要脸!”

    阿馨见了阿妤这一副柔弱好欺的样子就有气,见她泪眼朦胧地看着自己,就叉腰冷笑道,“赶紧收了你的眼泪珠子!容玉那蠢蛋不在,你以为谁还能叫你给糊弄住不成?你当别人都跟那小子似的是个瞎子呢?!你再敢勾引人,回头我就跟那小子说说,你是怎么想摸靖王殿下的!”

    左右这块地儿叫宁国公府给圈了,因此阿馨也不怕叫人听见,声音都拔高了。

    “为什么要摸殿下?”阿妧就好奇地问道。

    “殿下才不给她摸。”未等阿馨犹豫着不知怎么解释这男与女复杂的问题,胖团子已经撅着小屁股回头,警惕地抱住了靖王的脖子。

    不给摸!

    靖王本压在腰间重剑上的手慢慢地挪开了,嘴角勾起了一个淡淡的笑意。

    看在胖团子被激出了这样的占有欲,他就先不剁眼前这阿妤的胳膊了。

    “十妹妹,我真的是一片好心的呀。”阿妤见阿妧撇头,一副任性小心眼儿的样子不理睬自己,只觉得阿妧小家子气极了,她泪眼朦胧地去看靖王,见靖王仿佛心情颇为愉悦,正将大手盖在胖团子软乎乎的小身子上作为安慰,心里不知怎么就生出一股子嫉恨来。

    她摆出最美最婀娜的姿态,可全然是给瞎子看了,见靖王懒得理睬自己,她不甘地咬了咬自己优美的红唇,转身就要退回去。

    “慢着。”靖王突然淡淡开口。

    这一声挽留,顿时令阿妤眼中一亮,几乎容光焕发,惊喜转身美眸流转地看住了高大的黑衣少年。

    她就知道……

    靖王又不是瞎子,怎么会舍得她这样美丽的……

    “一介臣女,你竟然敢不给本王磕头请安?”

    靖王见这柔弱少女愣住了一瞬,之后从露出了一个震惊的表情,就越发微微抬了抬下颚冷淡地问道,“怎么?磕头你都不会?”

    难道还真的以为自己在皇子面前说来就来,说走就走,当皇子跟大白菜一样儿不值钱呢?

    先撩者贱。

    既然来他面前妩媚勾引,那不妨学学怎么当奴婢。反正不过是一个庶女,给皇子磕个头南阳侯也不丢人。

    可是阿妤却只觉得身形摇摇欲坠,看着眼前威仪强势的靖王说不出话来。

    她当然会磕头。

    可是若磕头的时候,这靖王殿下的怀里还坐着一只胖团子,这叫阿妤情何以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