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报错
999文学 > 爱上千年老妖 > 第542章 我没有想要结束

第542章 我没有想要结束

一秒记住【999文学 www.999wx.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

    明明还没上任,却已经端起了架子。

    “军长,你、你听我跟你说,我并不是有意………”

    苏文宗急切的想要留下夜玄离,解释些什么,夜玄离忽然抬了抬手示意别说了,他一脸不耐烦的神情,弯下颀长的身躯强硬的将她扶起来,奈何扶起来苏青便又跪了下去,看着站在沙发后的母亲,嗓音哽咽的道,“女儿知道自己不孝,但女儿真的喜欢他………”

    她在睁着眼睛说瞎话,却不得不将这瞎话说下去,苏青一遍又一遍的告诉自己是为了家,为了母亲,为了父亲。

    她,苏青真的就算是瞎了,也绝对不会看上夜玄离的。

    “苏青!”夜玄离彻底崩溃,一把扯住她冰凉的手,“你给我站起来,不要跪着!”

    看到夜玄离发怒,苏文宗立即也伸手去扶苏青,“女儿,女儿你先起来,起来在说………”

    苏青依然跪着,“爹,那你能原谅我这个不孝的女儿吗?”

    “恩!”苏文宗一向宠溺苏青,眼眶也湿了,转头看向唐婉,“夫人,你将青儿带进她的闺房里去,莫继续在外面让军长看了笑话!”

    “好!”唐婉浑身充满了气节,内心虽然对夜玄离有些惧怕,却一丝一毫也没有表现出来,镇定的向苏青走了过去,牵住苏青冰凉的手,“青儿,跟娘回房!”

    苏青终于站了起来,瞟了一眼夜玄离之后便厌恶的皱起眉头,他让她感觉恶心又讨厌。

    因为他,她在父母面前乖巧、活泼的女儿形象全被毁了,因为他,她还说谎欺骗父亲母亲。

    今天才与他相见,他却差点毁了她的家,她真的恨透了夜玄离。

    看着苏青和她母亲离去的背影,夜玄离将她的表情,她的厌恶,清清楚楚的全部都看进眼中。

    他理了理军帽,没有多跟苏文宗多说半句话,转身便走。

    苏文宗立即追了上去,“军长,军长今天真是抱歉,让您见笑了,家女是我没有教好,让你看到这样子的一幕是我的错,军长………”

    “军长,晚宴已经准备好了,您留下来用完晚宴在走———”苏文宗着急死了。

    “不必!”夜玄离此刻已经走到官邸门外,早就停在那里等候的司机立即走了出来打开车门,夜玄离钻了进去,留下一个冷冷的背影给苏文宗,对着司机说道,“开车!”“你放开我!”夜玄离用力要挣开她,可是苏青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力气,紧紧的环抱住他的身躯,让他用力了半天都是徒劳。

    “夜玄离,你是不是在生气,不要生气了好不好?”苏青紧紧的贴住夜玄离的后背,嗓音里带着祈求,“都是我不好嘛,你不要生气了!”

    “不要走,不要走,不要走!”苏青紧紧的抱住他,让他心里暗暗的高兴却又不好表现出来,英俊的脸上是一如既往的冷漠,“你要我说几遍,我叫你放开我!”

    “我不放!”苏青倔强极了,“为什么,你要我放开你,我就放开你?你不要在这样子了,我也是有心的,你不停的拒绝我,我会难过!”

    “说的好像只有你会难过,别人都不会难过一样!”夜玄离冷淡的开口。

    “好,好!”苏青像是在哄一个孩子一样哄着苏青,“我知道你也会难过,那我跟你道歉,我以后都不会在让你难过了,好不好?好不好?嗯?”

    “资格?”苏青无奈苦笑,“什么是资格?我想要留下,你要我走,我要走,你要我留下,夜玄离你以为我们现在是在在唱戏剧吗?不是的,我们的生活不是戏剧!”

    “是你太没有恒心了!”夜玄离凝视着苏青,嘴里继续说道,“既然已经认定了一件事情,你就应该坚持啊,现在这样子是算什么?”

    竟然收拾衣物就想要要走,苏青想的是不是太简单了?

    这里的推开了他,惊叫了起来,“夜玄离,你是个变态吗?你这样子是想干什么?”

    “你是我的妻子!”夜玄离生气起来,是很可怕,他看着苏青眼神里喷神出一大颗一大颗的火种,“你是我的妻子,我吻你,亲你,你都只能默默承受,没有任何可以拒绝的理由!”

    “自大狂————!”苏青无奈的靠在衣柜上,连站都要站不稳了,是真的很厌倦夜玄离,她转过头去,不在多看夜玄离半眼,眼眶有些痛苦的酸涩,没有人能懂她内心的苦涩………

    他不知道自己当时为什么会喜欢上夜玄离这个无赖。

    此时此刻,她已经无话可说,除了笑容,除了强加的笑容,她什么都没有了。

    “你就那么喜欢我吗?”苏青微微的笑着,嘴我有多爱你?”夜玄离紧紧压住她纤细的手腕,一双深邃的眼安静的凝视着她,“你为什么,总是喜欢自己一个人承受,你有没有想过,你这样子,爱你的人会有多辛苦?”

    “你辛苦了?”苏青发反问,反问的语气里还有一丝丝不耐烦。

    在夜玄离的手下挣扎,却毫无意义,她推不开夜玄离这是事实。

    “那你还想要我怎样?”夜玄离盯着苏青,“为什么,你总是在不合时宜的场景,说出一些让我不高兴的话语?”

    她明明知道,现在的他根本就不想放走她…………

    “什么才叫合适宜?”苏青不懂,看着夜玄离压下来的唇瓣,迅速的转过那一张尽是冷漠的脸颊,“夜玄离,别在这样子了,这样子的戏码真的不适合你!”

    这样深情的戏码,就像是彻底换了一个人一样。

    “那什么样的戏码才适合我?”夜玄离落空了唇,冷冷清清的,让他有些想要哭泣,或许这不像最初的他,可是现在的她,除了这个还能怎么办?

    “你放开我,放开我!”苏青用尽全力在他手下挣扎,声音无力苍白。

    “不放,不放!”夜玄离激动的吼出声,“你明明知道我爱你,你还想要收拾东西走?”

    “是你不要我,是你要我去跟席亦铭结婚的,我走,我只是满足你!”她只是不想跟席亦铭结婚罢了,为什么如此满足了他,他还是不懂知足满足。

    “你明明知道,我说的都是气话,那些都是假的!”夜玄离急切的解释。

    “我不管是真,是假,既然你都那么说了,那我就成全你好了!”苏青努力的对着夜玄离微笑,怎么抗拒着夜玄离,可是怎么推拒都毫无用处。

    夜玄离最大的就是力气,她无能无力,她无法推拒开,她不懂自己为何要如此。

    “你说的就算是全是气话,你知不知道我会有多难过………”眼泪在掉,满满的委屈,还有苦涩的眼泪都在往下掉,除了最后的无奈,酸涩的眼泪,她还能有什么?

    什么都没有,只有夜玄离,不合时宜的挽留。

    为什么这些挽留,要到了这一刻,他才说出来,就不能更早一点吗?

    为什么所有的一切,对于夜玄离来说是这样子的困难。

    很有道理的一句话,苏青淡淡的浅笑着,看着眼前的夜玄离,只觉得不可思议,她跟夜玄离好像是这一辈子都很难结束了,为什么总是在要分开之前,心里会忽然就不舍得了?

    算是我喜欢你,我也是有心理的人,怎么可能想在一起就在一起,怎么可能想分开就分开!”

    夜玄离就不能懂得她的心,然后不再误会吗?

    苏青最讨厌这种忽然的忘记,却都还是要强加微笑在脸上,只会显得可怜。

    “………”夜玄离一时之间不知道能对苏青说什么,一双眼只是看着苏青,就感觉到了浓重的满足,除了满足,已经别无所求,就这样子也挺好的。

    只是整个人的眼神里,有着一抹一抹开心的光芒在闪耀着,除了苏青突然吻她的事情,夜玄?

    毕竟她已经改善了很多,已经努力让自己配得上夜玄离了。

    苏青伸手洁白的手,慢慢的划过夜玄离的脸上,一双眼睛,除了浓浓的眷恋,还有喜欢,显然什么都没有了,只是傻傻的笑着。

    终于能重新睡在一张床上,她和夜玄离终于雨过天晴了吗?

    苏青也不敢确定什么,只是现在感觉到了久违的幸福。

    指尖慢慢的划过夜玄离完美的五官上,忽然正在睡着的某人,忽然睁开了眼睛,。。苏青一瞬间脸白了白,还有一丝丝连自己都无法言说的尴尬………夜玄离最终再也不忍心推开她,任由她紧抱住他。

    这把纤细的身子,也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勇气竟然这样子毫无顾忌的抱住他,这就是苏青啊,让他爱了那么久还从未想过要放弃的苏青。

    他还幼稚的想要报复她,还好,还好她回来自己来找他了,不然他真的不知道自己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苏青,我不会在相信你了!”尽管苏青这般说了,夜玄离还是下定决心要冷冷她,不然他根本就不懂她到底是怎么想的。

    “不要,不要!”苏青可爱的摇头,紧紧的贴住他的后背,“不行的,你要相信我!”

    苏青用尽全力转过他的身子,“夜玄离,我跟你说,我爱你,我喜欢你,你要相信我!”

    吧,我去了西村之后,从今以后不会在来打扰你!”

    “苏青————!”夜玄离用力的吼了起来,几大步走向苏青一把抓住她纤细的手腕,将她抵在衣柜上,紧而有力的双手紧紧的按住她纤细的手腕,贴在衣柜上,一双深邃的眼几乎要喷射出怒火来,“你就这么没有恒心?”

    “是,是我要开始的,那我还没有说结束,我们之间就不能那么轻而易举的就结束!”夜玄离紧紧的按压住她纤细的手腕,一双眼睛深深的锁住她白皙的脸颊,“你没有资格,知不知道?”

    “苏青,你在摸我!”夜玄离笑的意味深长。

    “…………”夜玄离在原地,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还能说什么,只是浅淡的看着也眼前的男人,嘴边勾起一抹微笑,“你知道“我们现在已经是法定的夫妻了,现在这种关系不是你说分开,我们就能分开的,你懂吗?”她连呼吸都不顺畅了。

    “你知道我们是夫妻!”夜玄离直愣愣的盯着她,“你知道我们是夫妻,你还什么都不跟我说!”

    顿时夜玄离也火了,“你的身体不舒服,你怎么从来没跟我说过,你总是提不上力气来,你怎么不跟我说?”

    要不是他昨日渡不进去仙气,他根本就不知道眼前的苏青,生命是在勉强支撑着的,用母亲的那滴眼泪,勉强,勉强活了下来…………

    她明明什么都没说过,苏青眨了眨眼,一把擦拭过眼泪,“我以为是流产后遗症!”

    “流产………”苏青终于提到了这两个,他以为她永远都不会在提起,会一辈子都掩藏在内心深处的,可是他还是毫不犹豫的提起了,这样子的苏青让他心疼的想要摸一摸她的头,问她到底是抱着什么心态才会在流产之后,半句话都没有问过为什么她怎么会流产,怎么会受伤。

    潜在的问过,也没有继续追问下去。

    “你从来没跟我说过………”夜玄离无力的又说了一遍,“为什么你都不说!”

    “因为我不想让你担心啊,你已经够忙了,要是每件事都让你操心,你知不知道我会有多心疼你?”她的眼泪还在流,“是不是我这样子的心理,你都不能够理解?”

    “吃苦受难?我哪里吃苦受难了?”夜玄离按住她的肩膀,“我为你做的每件事情都是心甘情愿的………”

    苏文宗站在原地,显得格外的落寞,周围的风一阵一阵的刮来,他自责的打了自己一巴掌。

    自言自语的自我责怪道,“苏文宗,你就是个孬种!”

    他真的是个孬种,不能义正言辞的告诉夜玄离说女儿不能嫁给他,半句话都没能为女儿说。

    他竟然还说不一定想娶自己的女儿?

    哼,他苏文宗还觉得这个夜玄离目中无人,狂妄自大配不上他的乖女儿呢。

    想到这,苏文宗忽然想起刚才女儿竟然说喜欢他,他立即转身便往官邸了走了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