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报错
999文学 > 妖生艰难:娘子是个伏妖师 > 第一百二十三章:左等右等都不来

第一百二十三章:左等右等都不来

一秒记住【999文学 www.999wx.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公孙姐妹因为上次被展黎伤的非常严重,尤其是公孙皑靈,前次被梅菱挑破的锁骨还没有长好,那天夜里偷袭有被展黎一鞭子甩到了墙上,即便内功再深厚也要在床上养个十天半个月的了。

    公孙皑雪还能好些,只是后背上的那深深地鞭伤让她痛苦不堪,养了几日的伤夜里翻身依旧会很痛。

    “姐姐,收到族内消息,说傅唯杀师兄会来帮助我们。”

    “傅唯杀?算算日子也该到了吧?”

    公孙皑靈蹙眉道。

    “是啊!只是你我如今都受了重伤,无法再调动体内的功法去寻觅他的踪迹了。”

    公孙皑雪皱眉恼怒道。

    这该死的展黎!她是绝对不会放过她的!哼!这一鞭之仇,她一定要报!!!

    二人正坐在榻上叙话间,门口传来了几声不快不慢的敲门声。

    “谁啊?”

    门外寂静了片刻,随即低沉着声音道:

    “是我,傅唯杀。”

    姐妹二人对视一眼后,随即一同起身。

    门被推开,傅唯杀“滋溜”一下便钻了进来。

    “终于找到你们了。”傅唯杀暗自松了一口气道。

    “师兄,你终于来了。”公孙皑雪兀自垂泪道。

    “怎么了?”

    姐妹二人于是将她们来到郁金城中发生的种种添油加醋的对傅唯杀讲了一遍。

    “师兄,你看看,我这身上的伤都是那该死的展黎伤的!”公孙皑雪一个劲的往傅唯杀的身上蹭着。

    傅唯杀尽量向后倾斜着身子,与其保持着一定的距离。

    “无妨无妨,师兄这就帮你们疗伤。”

    言毕,傅唯杀便解下了腰间的伏魔剑放到了一边,挽了下袖口。

    “真的吗?师兄你人真好!”公孙皑雪激动的将一双玉臂环上了傅唯杀的脖子上。

    公孙皑靈干咳了两声道:

    “小雪,先让师兄坐下再说吧!”

    公孙皑雪也意识到了自己现在的举动有些不妥,于是便悻悻地松开了环抱着傅唯杀的双臂。

    ——————

    宋氏杂货铺内,宋禀不动声色的看着傅唯杀进到了对面的驿站之中,赶紧起草好了字条叫人火速送往了逍遥坊。

    “王上,宋禀传信说傅唯杀他们就藏在宋氏杂货铺对面的‘来往驿站’中。”

    来往驿站?

    看了看手中的字条,花暖放闭眼探测了一番。

    嗯,来往驿站距离逍遥坊有些距离,得知了他们的具体方位,花暖放到是不急了。

    待梅菱退下后,花暖放自己为自己斟了一杯茶,小口小口的送入口中。

    听黎儿说傅唯杀生平最怕蛇了,尤其是毒蛇,浑身带花的那种,这倒是个有趣的发现。

    于是他便传信给了自己的老友灵奎子,那家伙可是个眼睛蟒蛇成精,现回原形绝对能吓死傅唯杀那家伙,哼哼!

    而此时的展黎在做什么呢?

    呃……展黎正站在厨房中间指挥着一众厨娘帮其制作美味的糕点呢!

    根据她的记忆,在前几世她分别吃过娘亲做的梨花酥,如儿做的杏仁酥,小棠做的凤梨蜜糖、桂花米糕、藕粉酥、紫薯糕,还有小棠最拿手的美人饼,以及小蚕拿手的各种点心……

    “王后,咱们做这么多的点心吃的完吗?”

    刚将紫薯糕和藕粉酥捡出来,一厨娘小心问道。

    展黎挑了一个做的形状较为满意的紫薯糕咬了一口,赞不绝口道:

    “好吃!嗯,吃的完,吃的完,没关系,本王后吃不完不是还有你们吗?”

    语毕又将另一个厨娘手中的美人饼尝了一口。

    这美人饼怎么就没有小棠做的地道呢?

    “这个美人饼差点味道,重新做!”展黎皱眉道。

    那厨娘讷讷的点头,随即问道:

    “王后,这一盘怎么办?”

    展黎此刻正叼着一口梨花酥狼吞虎咽的嚼着呢!被这么一问差点噎到。

    好不容易将梨花酥咽了下去,又顺了一口水道:

    “这盘归你了。”

    那厨娘瞬间苦着脸道:

    “王后,这已经是奴婢今儿吃的第五盘了,实在是吃不下去了。”

    “呃~~~”展黎打了个嗝道:“那就吩咐人送到坊内给客人吃吧!”

    厨娘瞬间亮了眼睛。“这主意不错,王后英明啊!”

    展黎笑着摆手道:

    “哪里哪里。”

    今日这糕点确实做了不少,光她自己就已经消灭了好几盘,除了美人饼之外,其余的做的都挺成功的。

    直到日落偏西了,这美人饼的味道还是出不来,展黎忍不住有些气恼。

    “你们怎么回事啊?怎么就做不成这味道来呢?”

    “奴婢该死,奴婢该死!”众厨娘吓的全都跪在地上求饶。

    “好了好了,不该乖怪你们的,可能是我描述有问题?”

    展黎最终却是个疑问句。

    或许是她记错了?小棠不是那样做的?

    不应该啊!

    “好了好了,都起来吧!回去休息吧!”

    “是是是。”众厨娘闻言赶紧低头起身朝着外头走去了。

    忙活了一整天,总算可以歇息了。

    这若是放在从前,王上最多一日一餐,都用不着她们这么多妖在这里忙活,可自从王后来了之后,每日不但要三餐正常,还要有餐后甜点,下午茶,以及夜宵。

    真是要把这帮老骨头折腾死了。

    她们原本就是下等花妖中的下等花,好不容易成了气候,却不得不在厨房里劳作,原本也是很轻松的,不修仙,不问道,只安心服侍妖王就好。

    想不到一百多年一成不变的生活竟被这丫头搅和了。

    偏偏又是敢怒不敢言。即便不忌惮花暖放也要忌惮这丫头腰间的金丝软鞭。

    那东西只要抽打在身上一下,立即就得妖身俱损,消失世间。

    忙活了一整日,展黎也有些累了,于是在将最口一块凤梨蜜糖塞进嘴里之后,展黎便拍了拍双手,回房了。

    推开门后,里面寂静一片。

    暖放竟然不在?

    展黎索性大步流星的走到了桌边,喝了一口茶水,压了下刚吃的点心。

    刚打算再倒一杯茶,就听到了轻巧的叩门声。

    “夫人,你在里面吗?”

    听声音是梅菱,展黎便应了一声。

    “我在。”

    “王上邀您到赏星楼相聚。”

    赏星楼?

    整个院落内,就只有赏星楼最漂亮,外头已经擦黑了,赏星楼应该已经灯笼高挂了,暖放到底要做什么?

    罢了罢了,既然佳人有约,她也不好推辞。

    轻推房门,月色下梅菱一身淡粉色长裙格外娇艳,反观展黎,一身长衫早已被锅底灰蹭的到处是污垢。

    “呃……可否等我一下,换身衣服再去?”

    梅菱点了点头。

    展黎随身关上房门,翻箱倒柜了起来。

    前几日暖放命人帮她做了好几身的新衣裳,挑了半天才找出了一身鹅黄色的宽袖长裙。

    嗯,这件还不错,换上!

    换好衣衫后,展黎又将蓬松的发髻散开,简单的用梳子梳理了下,从梳妆台上取出那支金丝梨花簪,别了一个简单的发髻。

    “走吧!”

    一推开门就看见等的有些焦急的梅菱。

    “夫人请。”

    这后院侍候的全部都是花妖,但唯独梅菱唤展黎为“夫人”。

    不过展黎也不生气,的确“夫人”这个称呼比“王后”听上去舒服多了。

    她在这一世才不过二十岁,正是貌美如花的年纪,这“王后”听上去怎么都觉着有些老气、冷艳。

    虽说“夫人”一词也显老,但显得更加平易近人一些。

    而与此同时的花暖放已经在赏星楼上等候多时了。

    左等右等黎儿都不来,是梅菱没找到她么?

    怎么回事?

    这梅菱真是越发的不像话了,办事效率真是够差的!

    正当花暖放来回踱步时,一抹鹅黄色身影自楼梯处跟随着梅菱的脚步缓缓走来。

    “王上,夫人到了。”

    花暖放点了点头,挥手示意梅菱可以下去了。

    随即目光便定格在了展黎的身上。

    一头乌黑及腰的长发,发间只简单的簪了一支金簪,眉眼如画,带着淡淡的笑意,双手小心的拎着衣裙下摆,碎步朝着阁楼顶上迈步。

    这一身鹅黄色的长裙,称得展黎的身形玲珑有致,格外美艳动人。

    “黎儿!”花暖放眼前一亮,脚底生风,快步走向了展黎。

    展黎嗔怒的皱眉道:“你叫我什么?”

    花暖放愣了片刻,随即扯唇敛眼,轻轻唤了一声“娘子”。

    展黎瞬间满意的点了点头。

    “嗯,相公唤我前来有何贵干啊?”

    花暖放笑而不语,只手将展黎的纤纤玉手捏入手中,直到牵着展黎走到栏杆处方才柔声开口道:

    “到赏星楼自然是来赏星的了!”

    展黎抬眼忘了一眼漆黑的夜空,嘟嘴道:“星有什么好赏的?”

    花暖放轻笑了下,右手凝力在夜空中划出一道弧线,随即整个夜空骤然变了颜色。

    众星骤然发亮,随即夜空也跟着变成了湛蓝色。

    “娘子请看。”

    展黎抬眼望去,整片星河都变得与众不同了起来。

    “哇!”展黎忍不住惊叹出声。

    很快,花暖放再度施法,星空再次变幻,自天边划过一道美丽的星光。

    “这是什么?好美。”展黎指了指那道星光看向花暖放。

    “这是流星。”

    很快,天边便再度划过了一道星辉。

    紧接着,一道、两道、三道……

    “喜欢吗?”花暖放双手自展黎身后轻轻地拥着,下巴轻轻地抵在展黎的肩膀上问道。

    “嗯,喜欢。”展黎点头如捣蒜道。“谢谢,相公。”

    展黎眼睛一瞬不瞬的望着那漫天的流星,仿佛它们像是有生命一般的,在不断跳动着。

    “娘子喜欢就好。”花暖放勾着唇角道。

    展黎侧了侧头,好奇道:

    “相公,你是如何做到的?”

    “呃……这个……”还未等花暖放答话,自云端便传来一声怒呵:

    “是谁偷了我的星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