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报错
999文学 > 仗剑江湖 > 第一百四十章 无良卫月

第一百四十章 无良卫月

一秒记住【999文学 www.999wx.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卫月顿时瞪大眼睛,仿佛这一幕她是程雨蝶一般,茫然不知所措,这跟她想的全然不是一个场景。

    而程雨蝶也是一怔,她知道这对她来说意味着什么,扬起眉,有些羞涩看着卫澈嘴角上的笑意,她不知道为什么一直觉得可能这辈子就这样了的事会柳暗花明,莫名其妙的轻而易举送到跟前,守得月开见月明?

    其实真的不算是轻而易举,只是事到如今再回想起来,以前受的那些委屈和眼色便不值一提了而已。

    卫月回过神之后,躲在程雨蝶后面,朝着卫澈眨眨眼,又偷偷竖了个大拇指,难怪自己好说歹说自家哥哥都口风不动,原来是这般考究,卫月并没有说拉着程家姐姐转身傲气就走,毕竟这也是她乐见其成的事,脸上促狭一笑,大喊道:“程姐姐,小心。”话音才响,就像脚尖一滑一般,身子往前一凑,就像不小心推搡了一把程雨蝶。

    明眸皓齿的程雨蝶立即娇声轻哼一声,身子不受控制的往前移步,梨花失色的就要倒落下去,卫澈见状拉着缰绳,身子又往下一移,真巧搂着程雨蝶的柳腰,随后猛然用力,便将程雨蝶揽在马上,搂在怀里。

    卫澈也不知道为什么,看到她在城下一人而依的时候,他就觉得不能负了这个女子,就跟林依莲一般,那个并没呆多久,就被他花言巧语骗了一个不值钱的珠子,当然这个珠子对他来说是不值钱,对于那个同样机敏的女子来说,可能能换上一笔不菲的银子,甚至说全部身家的东西。而从最后来看,那个女子显然知道他是在骗她的,还那般义无反顾。

    不过这事眼下看也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三妻四妾齐人之福在这会也是屡见不鲜,反而是那些一马一鞍的白头偕老成了另类一般的存在。

    程雨蝶惊呼一声,觉得天旋地转,再回神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到了马上,迎面的便是卫澈身上那份风尘气息,她有些脸红,没说话,也没说要下去,红着脸低着头,也没敢让路人看到她的神色。

    卫澈悄悄给卫月甩了一个懂事的眼神,然后一拉缰绳,就这么抱着伊人入了城门。

    成了?一干看客眼珠子都快掉下来了,不是说卫家公子不同意这门亲事?这算什么?本想着看一场哀怨小戏,没想到看到这么一场花好月圆,皆是唉声叹息,扼腕悲愤,嫉妒艳羡,百味杂陈。

    这么一番在众人眼里天作之合的眷侣就这么大摇大摆的进了城,程雨蝶羞难自抑,她知道这番已经于理不合,但她实在不愿意下去,反而双手微微用力,怀着卫澈的腰,任由卫澈带着她招摇过市。

    卫月见到卫澈进了城,笑着看了一眼跟过来的程府女婢,已经一脸呆滞捂着嘴的花痴模样,卫月调笑的耸了一下她,打趣道:“小兰,你家小姐都走了,你还在这发什么呆?”

    名小兰的丫鬟回过神来,小姐没了?念叨了几句,猛然回过神来,朝着卫月顿脚急忙说道:“卫小姐,怎么办?怎么办?小姐不见了。”

    卫月学着徐江南以前做的一个动作,摊开手耸耸肩,在她有个小雀斑的鼻尖轻轻一点,娇声说道:“别犯花痴了,醒醒,被我哥带走了不是一直是你想的吗?呆会回去记得同程伯父说,就说今日你家小姐不回去了,诶,听到没?”说完之后,也不顾这个小兰,拉过自己的马,纵马长奔进城,声势一点也不比卫澈的小。

    那些个城门卫,瞧见这场景,连个上前阻拦的动作都没有,反而恭恭敬敬就同之前程雨蝶一样,一副低眉顺眼的样子,往旁边靠了靠,将之前从百姓竹篮里摸的几个鸡蛋遮掩住,卫城这个老祖宗回来了,这事被这个小祖宗看见那不得又是一顿扒皮抽筋?

    好在卫月的心思并没在这上面,扬鞭纵马追上去,卫月只是在人情世故方面有些短板,并不说明她不懂卫澈这番表态是什么意思。程雨蝶等了数年后好不容易得偿所愿,卫月高兴归高兴,但也是摆明了要当那个没有眼力劲的人,甩缰跟上并驾齐驱也就算了,还故意调笑说道:“程家姐姐这些年第一次骑马吧,这么怕?咯咯咯……”笑声灵泛。

    程雨蝶哪里招架得住这番打趣,却又无法反驳,嘤咛一声,面色如血一般殷红,卫澈倒是没有掺和进来,两不相帮,双手从背后怀着程雨蝶,驾着马怔神往卫家府邸过去,他觉得有些奇怪,怎么说程雨蝶都知晓了自己今日会到卫城,不可能老祖宗不知道,但为什么没看到卫家人来,即便他不想弄得大张旗鼓满城皆知的地步,来个管家也是要意思意思一下的吧。

    好在卫月并没有得寸进尺,准确的是卫月被一个人给喊住了,就在卫月变本加厉将要说话的时候。

    在知情小二难以置信的眼光中,风雨无阻等了一个多月的余舍先是眼神一亮,接着就旁若无人往骑着马的卫月走了过去,小二哥拦之不及,可惜接下来发生的事反而让他有些目瞪口呆,望了望同样呆滞的知情掌柜,也觉得有些无厘头,以前只听说过投靠人的都是靠一些父辈的香火情,没见过余舍这种投靠人的借口,还眼睁睁看着傍上卫家这棵大树。

    只见余舍伸开双手拦住前行的两骑,有些激动的喊道:“恩公。”

    卫澈回过神,还以为是喊自己,他满是疑惑的看着这个一脸脏污的人士,并没有丝毫印象,再者说这趟江湖游历,似乎也没救过什么人。便想着随便找个借口打发走了,话还没出口,卫月一脸惊喜的喊道:“余舍?”继而又是东张西望疑惑说道:“你怎么这番打扮?徐江南呢?”

    余舍着实嘴拙,他以为卫月在问徐公子如今在哪,他不知道如何回答,只是摇摇头。

    卫月心里莫名一沉,寒声问道:“他出什么事了?”

    余舍看到卫月的表情还以为自己惹了什么祸事,更加张口结舌说不出话来。

    卫月见状作势就要下马问个清楚的时候,被卫澈拉住身子,给了个回府上再说的眼色,其实他也很想知道徐江南的下落,不过他也知道这事在大街上一时半会也说不清楚,再者人也多了起来,这才开了腔同卫月说道:“月儿,回去再说,这里不方便。”

    卫月环顾了下四周,没有拒绝,娇蛮性子起来,将一肚子怨气朝着看戏的路人骂道:“看什么看?吃饱了撑着?都给本小姐让开!”

    这一言令下,比程府铃锣开道都要有用,原本过来只闻卫家大小姐的名头没见其人的这下也算开了眼界,各自摆摆头,各司其事去了。一行众人归了卫府,一点都没有卫家公子归来的气象,跟寻常一样,也正是这样,而显得有些反常,等入了府。

    卫澈先是下马,接着将程雨蝶抱下马,这才朝着卫月说道:“月儿,你将这位大师安置妥了,先跟雨蝶去见爹,我去见见老祖宗,晚点我来找你一起去看看二叔。”

    程雨蝶呆了半晌,听到卫澈这般吩咐之后,有些唯诺小心说道:“卫家哥哥,要不我先陪你去见老祖宗?”

    卫澈还没说话,卫月一边摇头,一边咂舌打趣说道:“啧啧,程姐姐,有了郎君就忘了小妹了?这可不厚道,我得找时间跟伯父说说,小心到时候他的宝贝都跑到到我哥的屋子里去了。”

    程雨蝶本来就是想着先帮卫澈过了老祖宗那关,毕竟她在场,老祖宗也不好说太多难听的话,不然到时候她这个卫家哥哥一气之下又跑了,她可没那么多年再等了,也不想再等一次。不过被卫月像是吃醋一般一言点破之后,刹那间霞飞双颊,吹弹可破就快能滴出水来了,只是她没有说话,很大胆的盯着卫澈,这是她第一次在卫澈面前说自己的决定,在这之前,基本上卫澈怎么说,她都没有拒绝过。

    卫澈也是第一次没有躲避她的眼神,看着她笑了笑,轻佻的捏了捏她的手,笑道:“听我的,去吧,我也很久没见老祖宗了,跟老祖宗聊聊,没事的。”

    她细弱蚊蝇的嗯了一声,点了点头,却没有丝毫动作,手心都冒出了细汗,今天在她身上发生了太多太多于理不合的事情,只是对她来说,每一件都欢喜到心颤。

    卫月眼见卫澈已经走远之后,站在程雨蝶面前,细细打量着这个基本可以肯定是自己嫂嫂的女子,说起来真是无可挑剔,美也美,性子也好,就是不知道当初为什么自家哥哥会拒绝,还有那名陈烟雨的女子,他哥哥却是觉得像个仙子,这么一对比之下,那个女子得有多美?还是那些江湖人说的荤话?得不到才是最好的?

    不过眼见程雨蝶还没有回魂的迹象,卫月促狭一笑,学着无良公子,一手摸着嘴鼻之间并不存在的八字胡,一手勾起程雨蝶的下巴,声音妖娆魅惑:“小娘子?我哥哥都已经走了,现在你叫破喉咙也没人理你了,赶紧从了本小姐吧,以后荣华富贵享之不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