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报错
999文学 > 仗剑江湖 > 第八十二章 事出反常必有妖

第八十二章 事出反常必有妖

一秒记住【999文学 www.999wx.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在众人眼里的大战过后,显然余韵尚存,各个篝火旁的汉子有些窃窃私语,郭年所在的那簇篝火早就被那些个汉子给包围了,敬佩神色溢于言表。秦破和徐江南所在的这处倒是没什么人来,有几个踟蹰了一会,眼见秦破没有开腔出声,也是悻悻走开。

    若是以前的徐江南也会喜欢郭年那种花团锦簇的大开大阖,现如今,却是更加看好秦破一枪破阵的内敛风采。

    秦破的表情像是做了件无足轻重的小事,萧陨凑过去,也想着奉承几句,秦破则是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自讨没趣的萧陨又尴尬的缩回来,一点都没有商队领袖的架子。

    等到萧陨兴致稍减,秦破往后一移,枪杆斜架在树干上,倚着枪杆睡了过去。

    萧陨用木枝挑了挑渐灭的篝火,又加了些柴薪之后,撞了撞徐江南,闷声说道:“徐老弟,看出什么门堂没有。”

    徐江南不好意思再摇头,先前矜持不做声就有些藏拙的意思,如今似乎再不表态,就是矫揉造作的味道了。徐江南换上一副钦佩神色问道:“萧大哥,你这两个朋友怕是都到了五品了吧。”

    萧陨眉眼一亮,这些修为品阶的路数他也听人说过,知道一些,被徐江南一点破,乐呵点头说道:“是啊,不过后来听他们说,再想往上,有些难。”

    徐江南亦是附和的点点头,轻声说道:“五品养身,六品以上养太息,真元收体,先如雨,再成溪,聚河,归海,而往往是如雾凝雨是最难的,后面倒像是水到渠成。不过真论起来,哪个又能简单的了?”想到这些,徐江南有些缅怀,说起来若不是李先生用逆天的手段移花接木,自己恐怕一辈子也到不了这个点。

    萧陨点点头,转而疑惑问道:“徐老弟,你从哪知道这些的?”

    徐江南惆怅回忆说道:“一个应该算个大侠的人跟我说的,不过可惜了,他现在已经不走江湖了。”

    萧陨瞧着徐江南的面色知道这其中有些个故事,他很好奇,但心思细腻,也没有再问。

    萧陨直起身子,观望了下四周,见到那些个汉子七零八散的各自躺着,时不时还有些呼噜声,夹杂着蟋蟀,这才安心,又坐了下来,悄声问徐江南:“徐老弟,不休息下?打个盹?”

    徐江南摇摇头,笑着说道:“白日跟个闲人一样,也不好意思,晚上陪萧大哥一起守个夜,不过分。”

    萧陨听完之后,重重的在徐江南肩膀上拍了一下,长吁了口气,说道:“我就知道没有看错人。你嫂嫂就一直说我眼光不行。这不,回去得让她看看。”

    徐江南想到前两天萧陨带着他在一个街道来回转圈数次,也是笑着说:“嫂嫂想必是个贤妻良母吧。”

    萧陨眼神亮了亮,说了句:“等着啊。”然后转身往马车那里走去。

    徐江南侧过身子,一脸疑惑望着萧陨。

    也没多久,萧陨回来了。手上提着两葫芦酒,蹑手蹑脚,冲着徐江南嘘了一声,等坐下后,将其中一葫芦酒抛给徐江南,悄声说道:“喝的时候小点声,你大哥我可是立下了规矩,这路上不准这些个糙汉子饮酒。”见到徐江南一脸犹豫的神色,又是瞪了下眼,假装生气说道:“可别跟大哥说徐老弟你不喝酒,第一次遇见的时候,你可是满身酒气。”

    徐江南笑着将葫芦嘴掰开,酒香四溢,闻了一下,还是李安城的秋露白,然后心意相通用葫芦相撞,这才喝了一口。

    萧陨呼出一口酒气,迫不及待的说道:“徐老弟,真别说,你大哥这辈子就喜欢上你嫂嫂一个,说出来你可能不信,就一眼,王八看绿豆似的,就对上眼了,那会正赶上战乱,我啊,带着些金银细软的就跑到了西蜀道,当时也不知道在哪落脚,走马观花似的一个城走到另外一个城。”

    听得萧陨兴致勃勃说道:“后来到了弘碧城,这城不大,比不上李安,我在城里瞎转悠的时候,突然一截花枝正巧落在我头上,我抬着头去看,正巧见着她一脸不好意思的凄楚神情,就着了道了。”

    萧陨嘿嘿一笑,喝了口酒继续说道:“她以为我看不出这是她故意的手段,其实早在第一眼,我就明了了。到现在她还不知道。徐老弟,到时候你可别说漏嘴了。”虽然他知道因为礼法原因,徐江南其实没多大机会遇见他娘子,但还是说了这句话,以示亲近。说完之后又转过头带着捉摸不定的语气问道:“不过说出来也不怕徐老弟笑话,你嫂嫂在那之前,就是那里的头牌。”

    徐江南以前也是去过弘碧城,那会跟着先生,听先生说这个城在很早之前,死了一个忠心耿耿的士大夫,取苌弘化碧的意思。

    不过听到萧陨的后半句,徐江南摇摇头,很真切的回应道:“以前我也走了点地方,知道这世道活着容易,但是活下去,不容易。更别说女子姑娘家了。还有,”徐江南顿了顿,有些羞赧说道:“实不相瞒,小弟喜欢的人儿,也是倌人出身。”

    萧陨愣了愣神,正想笑,又发现不合时宜,无奈之下,猛灌了一口秋露白,指着徐江南闷笑几声,然后试探说道:“真是没看出来。不过怎么没见着弟妹,是不是银子不够?”萧陨可是记得当初给自己媳妇赎身的时候,花了好大一笔银子。

    徐江南不知道怎么回答,饮了口酒,他很少跟人说陈烟雨的事,就连让卫澈去帮忙送信的时候也就仅仅提了下这个名字,就跟他自己一样。一个是没人说,再一个,觉得没什么好说的,不能用来炫耀,又不是什么博人眼球的好事,赚点凄苦的可怜同情心而已。

    不过今日喝了点酒,也不好意思扫兴,望着篝火,比划了一个高度,然后说道:“跟银子没有关系,我跟她也就这般小的时候,她就去了春烟坊,不过到如今我都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她没说,先生也没说。

    就在半年前,她去了金陵,至于是为什么,知道一点,但不多。”

    徐江南叹了口气,见着萧陨满头雾水的怔在那里,酒葫芦吊在身旁,徐江南用手里的葫芦撞了撞萧陨的,然后仰头喝酒。

    萧陨回过神来,见到徐江南这么囫囵的一说,也就没有深问下去,仰着脖子才灌一口酒。

    便听到徐江南轻声问道:“萧大哥,你来西蜀道这么些年,就没去卫城看看?那个地方不是江湖大侠聚集的地方么?”

    萧陨有些不好意思说道:“怎么没去过?来西蜀道的第一站就往卫城跑了,可惜那地方人以群分,你老哥我也就是有点银子,人家瞧不上没办法,这才往着周边看看。”然后又看了一眼徐江南,笑着说道:“怎滴,你也想去?”

    徐江南轻轻点了点头,“好不容易走趟江湖,怎么也要去看看风景,长长见识也好,总不得以后见到个能飞的老神仙,吓得径直坐在地上,没人看到还好,要是被喜欢我的姑娘瞅到这一幕,好不容易积攒出来的潇洒风度那不得付诸东流了?”

    萧陨憋着笑,还是觉得跟徐江南说话有意思,实在,不过他在给篝火添柴的时候看到了依在枪杆上酣睡过去的秦破,有些歉意说道:“对了,徐老弟,秦破和郭年就是这样的性子,白天的事你可别放在心上。”

    徐江南知道萧陨的意思,通情达理摆摆手,不在意。“小弟若是被这两个有真才实学的大哥给呛住,卫城也不用去了,随地撒泡尿闷死自己得了。”

    萧陨放下心来,安心说道:“我也就是在那会听到的什么关于品轶的说法,大致跟朝堂相反吧。不过不得不说,那些人傲气是有傲气的资本啊,我上次去的时候,见到一个外来的富绅,嫌酒楼人多,要包下整座酒楼,那会酒楼里正好有个嗜酒的剑客,纹丝不动。那富绅便使唤着自己的手下过去,想着借势撵人。

    可惜啊,狗眼看人低,不是一个档次的,都没见那个剑客怎么出剑,一层气浪便将那些个仗势欺人的恶奴给震了出来,好端端一家酒楼都是摇摇欲坠。然后等着那剑客将酒坛子拎在肩上出门的时候,那富绅吓得跪在地上尿了裤子,也是丢人。不过还好,那剑客倒没杀他,准确的说,看都没看他一眼就走了。”

    想到当初那副画面,萧陨就一阵心神摇曳,然后又说:“就是可惜了,那会我也没胆子上前,错过了,后来就感觉随便一个人都像个深藏不露的大侠,不过有那人的前车之鉴,我也不好意思张扬,转了一圈就灰溜溜跑路了,两手空空,也没见到卫家那些个能御剑的老神仙。有点点遗憾。”

    徐江南喝了酒,说的话也有点糙浑,再加上平王府时张七九的态度,也就平平淡淡,安慰说道:“萧大哥,你也说了是老神仙,又不是红楼里的姑娘,翻个牌子,给点赏钱就出来了。怎么也要矜持一点的,是吧。”

    萧陨也是一笑,打屁迎合,“也是,这个理不假。”

    明月当空,一个人会觉得长夜漫漫,两个人喝酒畅谈,倒也不觉得无聊,时而酒尽,毕竟不多,刚刚好。

    晚上有秋风袭身,林间瑟瑟,两人喝了点酒,再加上有篝火,也不觉得冷。

    萧陨看了看有些低垂的清月,又将葫芦倒垂,一点酒液都没留出来,萧陨打了个哈欠朝着徐江南轻声说道:“这下好了,私货也没了,不过今天,喝的舒服。徐老弟,等这趟买卖做完了,老哥哥可得跟你好生喝喝。不醉不归啊。”

    徐江南瞧见萧陨的样子就知道困意上来了,点点头,将酒葫芦收好,又挑了挑柴薪,把背着剑匣横放在地上,枕了上去。

    不少时分,萧陨沉睡过去,带着鼾声。

    徐江南彻夜未眠,想着某件事,不合适,但又偏偏发生了,这叫什么?

    事出反常必有妖。

    徐江南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又要做一回赤帝子,斩蛇当道,毕竟吃人家嘴短,拿人家手软,这又喝又拿的,不干事也不好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