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报错
999文学 > 仗剑江湖 > 第二十八章 这个读书人不太坏

第二十八章 这个读书人不太坏

一秒记住【999文学 www.999wx.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燕子矶夜间,明月高悬,清辉兀自洒下,惊涛声更甚。

    行在前面的苏管事一群人早已休息,估计也是知道今夜是个渡劫日,连篝火都没生,苏管事更是隔三差五便不放心的起身,在营地周围巡视一番,如释重负再度息下。

    徐江南和卫澈倒是控着火候,眼见周围人都安然熟睡过去。徐江南坐在火堆面前将包裹在剑匣上的抹布扯下,一圈一圈系在手心处,最后一段系了个死结。

    卫澈则是起身走到对面靠着树干熟睡过去的林忆莲面前,看了几眼她精巧的鼻子,解下身上长衫,轻轻覆盖上去。

    徐江南有些惊奇,轻声问道:“玩真的了?”

    卫澈先是顿了顿,随即低声回应:“舍不得衣服,套不到姑娘。”

    徐江南满脸鄙视,呸了一声当做回应。

    卫澈则是视若无睹,低头看了看只有些许火花的残堆,徐江南点头示意。

    两人极为默契的灭火躺下,徐江南枕着剑匣,不敢睡去,那些山贼的数量不明,总归有些不踏实。

    卫澈则是不知道想着什么,躺着看天上皎洁的月亮,手指摩挲着怀里的珠子。那是这位林姑娘送的,他与她说自己原本是位家境殷实的公子哥,念过几年书,只是没取得秀才功名,又家道中落,无奈之下才做了这流浪的侠客。可又谁知,人家姑娘二话不说,便从秀囊里拿出这并不值钱的珠子,塞到他手里。若是往常,他根本就不正眼一看,比这品质好的,他不知道见了多少。只是那会拿在手里,万两重啊。

    摩挲了一阵,夜色渐浓,瞧不清神色的卫澈也假意寐去。

    虫鸣作响,树叶簌簌。也不知过了多久,树林深处黑影斑动,入了五品的徐江南第一时间便醒了过来,正想推醒卫澈,却见着卫澈眼眸清明,两人心照不宣地对视一眼,继续不动声色。

    林间微风拂动,很是清爽,苏管事那边的营地一片噤声,想必都睡熟过去。

    过了小半个时辰,动静没了。徐江南正想起身,忽然之间,便闻到一股清香异味,只觉得眉目低沉,睡意在一瞬间袭来。

    “别睡,用舌头顶着药丸。”伴随着卫澈的言语,一颗不知面貌的药丸入口,一股清凉入脑,原本的睡意也都尽数散去。

    再过些许时分,林间阴暗处出现十来名佩刀佩剑的蒙面人,像是操练过一般,三五人用绳子绑人,三五人去抬货物,熟门熟路,分工明确。

    在这期间,一熟睡壮汉约莫是觉得这个姿势不舒坦,翻了个身子,吓了面前黑影一跳,作势便要拔剑刺下去。

    “三子,住手,我们只拿财不伤命你忘了?”站在人群中央指挥的男子提手按住作势要刺的消瘦身影,沉声道:“我们只拿这些狗-娘养的财物,伤命那不和他们一个德行了?”声音苍老,像个老头。

    似乎听了许多次这样的道理句子,被称做三子的消瘦男子愤恨收手离开,嘟囔一句:“这他娘的当个山盗也这么窝囊,难怪被刘老儿占了底盘都不还手。”

    “啧啧,看不出来,真是看不出来。光天化日之下也敢行祟作案。”卫澈声音袅袅,从树上一跃而下,约莫是觉得现在好像也不算光天化日,尴尬一笑,又继续说道。“圣人可是说,窃人财物便是盗,不伤命就不算贼了?”

    听见声音吓了一跳的头人闻声瞧见孤身跳下的卫澈,镇定住身神,文绉绉的试探道:“还请阁下勿要多管闲事。”说完,还用手中剑比划了几下。

    卫澈瞧见这样的唬人的花把式,只觉得好笑,挑衅道:“哟哟哟,本公子还真不是吓大的,这事你爷爷今个儿还就管定了。”说出“爷爷”二字的卫澈瞬间觉得通体舒畅,似乎明白那些当初劫他的山盗为何一句话不离这二字,感概到还是有恃无恐的时候说出来才爽快。

    蒙面头人还未说话,身后的小兵小将反而按捺不住叫喊着想要上前拼命。头人先摆手压制住手下声音,接着一咬牙,拎着剑便冲上前去。

    卫澈眼眸一眯,不见任何动作,待蒙面头人还有四五步距离的时候,手腕一摆,腰间银光一闪,众人眼前一亮。一柄软剑便架在头人脖子上,其余山盗见状倒吸了口凉气,全部静声不敢说话。

    卫澈邪魅一笑,说道:“别动哦,爷爷的剑可不讲道理。找大和尚开过光,杀人都不涨罪孽的。”一边说话,一边伸手想去摘头人的蒙面黑巾。

    “别动!把剑放下。“声音轻轻,但清脆熟悉,俨然就是林依莲林姑娘,也不知她什么时候醒来,一把匕首隔着衣服贴到卫澈腰间,又咬了咬纤细嘴唇,声音颤抖。”放他们走。“

    卫澈面色平静,看不出零星半丁伤心惊讶,经过金陵那茬之后,对于这种事并没有太多波澜。哪有一貌美的女子能孤身在外,青尾不但能追踪,还能送信啊。林依莲分明就是潜入在商队的内应,打探消息,用青尾传递出去,伺机内应。

    一下子想透彻了所有的卫澈,无奈地笑了笑。将手收了回来,哐当一声,软剑脱手落在地上。

    眼见头人脱困,那伙山盗便猖狂叫嚣道:“大小姐,绑了他,看他还如何猖狂。”

    林依莲也不知哪里来的火气,娇斥道:“闭嘴!“一伙贼人不知道怎么又惹到了脾气甚好的大小姐,你看我,我看你,讪讪不语,又遁入沉默。她正想吩咐人将财物抬走。颈见一痛,便昏倒过去。

    徐江南从她背后慢慢现身出来,瞥了一眼卫澈轻声道:“你来处置吧。”说完又望了一圈这伙不伤命的山盗,便牵马先行离开。

    其实徐江南早就有点怀疑这位林姑娘。只是那次见到她的笑容,又觉得可能只是自己多想了,不过今夜却还是提防了一下。开始看见卫澈出手,他就没急着现身,等着林依莲出手,他这才黄雀在后。

    卫澈拾起地上的软剑,嗖的一声收回腰间,往山贼面前走去。一众山贼见此情景都不知所措,却也没有勇气上前一拼。只见卫澈走到财物旁边,拍了拍箱子,转身对头人说道:“这里大概有九箱,你们拿走四箱便好。”说完之后,一众山贼还是呆滞状态,卫澈也不管,走到头人身边,悄声说了几句话。

    山贼头人面色古怪,但瞧着天快亮了,也是回过神来,吩咐人将财物搬走,又吩咐人将晕倒在地的林忆莲扶进山林,带有深意的看了卫澈一眼,便消失不见。

    卫澈对头人的眼神视而不见,眼不红心不跳,仿佛这事不是他做的一般,朝徐江南离开的方向追了过去。

    ————

    燕子矶深山处。

    林依莲徐徐醒来,觉得颈间一阵痛楚,便伸手揉揉。继而见到在旁边蹲守的周涌等人惊喜道:“周叔。”

    林依莲口里的周叔,便是昨夜的山盗头人

    面貌大约五十左右,胡渣满脸的山盗头人声音苍老嗯了一声。随即又朝众人看了看,驱散旁人说道:“散了吧,小姐没事了,醒过来了。”

    等到一干人等欢喜离开,林依莲这才柔声问道:“周叔,这怎么回事,昨夜不是?”

    周涌面色古怪,反问道:“这得问你自己啊!”

    林依莲不知其意,喃喃自语:“我?”

    周涌打趣道:“对啊,那位拿软剑的公子放的我们,还准许拿了一半货物。他还说那件外衫送你了。”

    林依莲啊了一声,面色绯红,嘀咕道:“那破衣也好意思拿出手。”

    周涌似乎没有听到她的埋怨,笑道:“他还说,过些时日,他会上山,如果衣衫没破他就要娶你进门,如果破了他就要抢你当压寨夫人。”

    林依莲面红似血,咬牙切齿,却勾心欢喜。

    周涌瞧了瞧林依莲的小女儿作态,起身摇摇头语重心长道;“负心多是读书人,虽然他看起来还不坏,但你们私定终身也是不是该从长计议啊?”

    林依莲面颊羞得都快滴出水来了,赶紧将周涌推了出去。娇羞道:“叔,快出去,别说啦。”

    周涌也是疼爱这个从小被拾取上山的小姑娘,见状笑道:“好好好,我自己走。我自己走。真是女大不中留啊!”

    等到周涌离开,林依莲返身拿起那破败衣衫,摩娑着衣衫上的破洞,却无缘无故嗤笑出声来,娇哼一声。“算你识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