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报错
999文学 > 仗剑江湖 > 第十二章 山间农夫

第十二章 山间农夫

一秒记住【999文学 www.999wx.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徐江南悠悠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不在吊放大钟的观望亭了。

    面前的老道士正与一位农夫打扮的老者席地而坐,面前放着一坛酒,一人一根不知从哪里偷摘来的黄瓜,嘎吱嘎吱正嚼的有滋有味。

    徐江南正想起来,敲了一夜清亮大钟的手臂酸麻痛楚一时间全都涌了上来,不由得眉头一皱,闷哼一声。

    坐在老道士面前的农夫老者也是察觉到了徐江南已经醒了过来,并没有放在心上。瞧见身娇体弱的作态,喝了口酒,嗤笑一声。这才说道:“你想让我教他?”

    老道士呵呵一笑点了点头,只是笑容有点罕见的憨态。

    农夫老者觉得似乎有些意外,没想到老道士真的会点头承认,愣了一会才笑着说:“东方老鬼,你这买卖好阿,当年吴家说送爷爷吾王剑,也就是让爷爷去享三年清福,你倒好,一坛子烂酒,就敢盘算让爷爷教他剑术?”

    徐江南满脸狐疑,当年见到老道士几近为妖的伎俩手段,如今听他们谈话,对面的老农夫显然技高一筹。

    他哪里知道当年老农夫为了那把黄老真人御剑南下的杏花剑,在老真人去世那会上桃花观试图借剑一览。老道士那会正是悲痛,哪里理会,见到自称魏爷爷的老农夫一言不和便动起手来。老农夫也正是修为上棋差一招,便被老道士下了狠手封了筋脉,丢到这深山老林里面,由得他自生自灭,便不再理会。

    等几个月后老道士听到江湖人提到九仙剑的魏剑侠的时候,想起当日那个自称魏爷爷的侠客,似乎最后一招便是九剑杀仙人。这才过去,发现被封筋脉的老剑客自己开了个圃田,种植些野果蔬菜,也是逍遥。

    老道士本是有意解开原本的老农夫身上的桎梏,瞧见老农夫依旧口出狂言自称爷爷,老道士便想着再消磨上几日。只是闲暇无事便喜欢骑着山羊来这里找老农夫喝酒,一来二去两人反而熟络起来,再等到老道士解开魏侠客的筋脉禁制,本想着可能这辈子都停滞在八品境界的魏侠客反而因祸得福,在这些天放下的包袱上反而悟了剑道,在武道上登堂入室,入了九品不惑境界。

    正是是如此,老道士与魏剑侠也算不打不相识。

    老道士也不嫌弃黄瓜的清淡味道,无赖道:“那还酒。”

    魏老剑侠也是呵呵一笑,反而大口灌了口杏花,翻了翻白眼:“不还。当年要不是爷爷我念着老真人的情分,对你手下留情,否则哪里会着你的道。在这生不见人烟的鬼地方呆上这么些年。”

    老道士也是学着翻了翻白眼,默不作声,他其实也是知道老剑侠的心思想法,三四十年在八品止步,却一朝悟道登上九品,如今不过也是,是想更上一层楼罢了,天下习武之人谁不想着臻入巅峰。老道士也不点破。

    徐江南则是一脸呆滞,听得云里雾里,也暗地腹议,难不成天下的高手高高手都是这样?连点风范样子都没有?

    魏老剑侠外表犷野,心思却是细腻,瞧着老道士白眼,也不生气,转头朝徐江南大声道:“那娃娃,过来让爷爷瞧瞧。”

    徐江南听到老农夫的话,突然想起了曾经在金陵遇见的卫书生,这位自说是西蜀道的有钱公子,第一次相遇便是见到他被人架着从青楼丢出来,还在奴仆嗤之以鼻下口出狂言道日后求爷爷上门都不来了。

    卫书生每次提到这口头禅也是心有戚戚,说自己穿金戴玉游学出门,谁知刚出西蜀道,便被一群占山为王的绿林好汉给劫了,还好那群人只求财,并不伤命,将腰带衣服上的宝石珍珠全抠了下去,便放他离开。而在之后,卫书生反而觉得那群绿林的言语很是霸气,后面动不动就自称爷爷。

    想到这里,徐江南轻笑出声。

    老道士视若罔闻,自顾自地的喝酒吃黄瓜。

    魏老剑侠疑惑问道:“小娃娃你笑什么。”

    徐江南试探问道:“老爷爷定是天下排上名号的剑神!”

    魏老剑侠面无惭色,傲然接收:“那是自然。”

    老道士也是清楚若在几年前,魏老剑侠那八品小宗师的修为,哪怕有着九仙剑这样的剑决剑招,也就是小露头角,但一旦入九品,就是登峰造极,八品之前看修为,日夜可成,九品则是看造化,一朝悟道便飞升。

    徐江南目泛亮光,再问道:“老爷爷能一剑开山么?”

    魏老侠客似乎是力有不逮,装作没有听见。

    老道士见状哈哈大笑,这些年由于起先拿他消气,哪怕是他入了九品,也是有些愧疚,喝酒时也没少让他占些口舌之利,如今见他气虚,自然有些大快人心。

    魏老侠客搁不下面子说一个无知小辈。但对于老道士幸灾乐祸作态着实恼怒,道:“老鬼,你笑个卵,不服再来打过,爷爷非得把你的鸟毛拔光。”

    老道士呵呵一笑,不接茬,只是轻声道:“过段时间我会去趟青城山。”

    魏老侠客也是对东方老道与青城山的恩怨知之若深,闻言也是叹了口气道:“那先不打了。”

    魏老侠客手中的黄瓜也是到了尾端,估摸有些苦,老侠客吐出一嘴碎沫,将手里的黄瓜随手一扔,便稳稳的镶入大树内部,这才问道:“有把握?”

    老道士若有深意地瞥了一眼徐江南,起身洒脱道:“估摸是不行。但那把杏花剑终究是桃花观的,老挂在青城山也不像话。”

    魏老侠客恍然道:“老真人有位好徒弟阿。”

    老道士不接话,从怀里掏出一本书籍,扔给老侠客。接着身形一跃,便倒骑上了不远处的山羊,像是默认自己是老真人的徒弟,轻声道:“你的徒弟也不错啊。”

    瞧着老道士要走,魏老侠客想了想,解开腰间的葫芦,扔了过去,随口道:“老鬼,这是要还的。”

    老道士稳稳接住,扭开葫芦灌了一口,豪气冲天道:“好酒啊。”好似一瞬间回到了与李闲秋宴席上指点江山的时候,却没有说还是不还。

    骑羊一步百里而去。

    徐江南迷迷糊糊听着两人打了一阵机锋,到老道士离开才回过神来,好似自己被拍板,成了面前老剑客的徒弟。

    毫无大侠风范的魏老侠客瞅着耷拉着脸的徐江南,也是起身,拿着那本秘籍捅了捅徐江南,率先朝林子里走去。

    “娃娃,该走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