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报错
999文学 > 革宋 > 第115章 黄河交易点(五)

第115章 黄河交易点(五)

一秒记住【999文学 www.999wx.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那边的人说,要是咱们要的话,他们肯卖孩子。”

    刘宠科长的嘴角忍不住抽抽了两下,他真的没想到自己能听到这样的话。大宋以前也是有卖孩子的,据说还有卖老婆的。不过这都是据说,刘宠干了情报这行之后就对据说没有那么信任了。

    对于刘宠这种进士家族出身的家伙,又是在赵官家新时代成长起来的年轻一辈,赵官家已经颁布法律,所有人口买卖都属于非法行为。孩子可以领养,但是不能买卖。

    领养是可以理解的,因为自己没有生育能力,或者特别喜欢某个孩子,所以采取了领养。买卖则是把人口如同牲口或者商品一样进行交易,为的是牟利。

    刘宠是这么理解领养和买卖的不同,而且赵官家颁布的法律的解释也是如此。所以听到人口买卖,刘宠的第一反应就是强烈的厌恶。

    看到了刘宠的表情,陆局长苦笑着说道:“刘科长,他们若是手里有金银,自然就用了金银来买粮食。现在他们手里明显没有。我也知道咱们这边说过,不许买卖人口。所以我才问,咱们的情报部门用不用他们那边的交钞。如果用的话,我们就可以卖给他们粮食。”

    刘宠很想回答,但是却没说什么。大宋情报机构其实没有什么使用交钞的地方,因为大宋情报机构大部分都是针对大宋内部和边境地区进行工作,那些针对大元的情报安插在情报总局里面也是一个非常秘密的单位,秘密到刘宠这么一个科长也根本接触不到。

    想了一阵,刘宠答道:“真正有使用的乃是大宋管贸易的。难倒在东营这边就没有海事局的单位么?”

    “真没有。因为担心不安全,海事局把据点设在登州。”陆局长叹道。

    登州位于后世的烟台,在山东的胶州半岛的顶端。烟台是后世开埠的时候觉得烟台的深水港比登州港好,于是烟台就发展起来。在北宋年间,因为河北北部被辽国控制,登州是前往高丽与倭国的港口,现在大宋夺回了胶东半岛,登州再次成为了大宋前往倭国的重要港口。也是海事局以及水军重要的所在。

    黄河口的东营要到登州,就得绕过胶东半岛在渤海的这边,也真的是路途遥远。而且这次的目的又只是灾年的那点赈济性质的贸易,以刘宠对海事局的了解,那帮吃的满嘴流油的福建人根本看不上这点蝇头小利都算不上的贸易。

    刘宠立刻开始摆脱麻烦,“此事不归我们情报局管。我们情报局更不管交钞,还请陆局长不要想岔了。”

    “刘科长,帮帮忙不行么?”陆局长劝道。

    “陆局长!”刘宠拉下来了脸,“你们税务局肯定管缉私。难倒你们管缉私,所以找走私的渠道,就找你们么?!这么讲岂不是大笑话么!你可不要乱说话了!”

    说完,刘宠立刻就走。当天下午,刘宠就把交易点的小干部给找来,表情严肃的问道:“这位陆局长到底是什么来头,怎么会这么胡作非为。”

    小干部叹道:“陆局长就是我们山东人,以前做走私生意,这就投奔了大宋。其实他也不是非得这么干,只是大家都有亲戚在北边,北边的亲戚是真饿得不行了。可我们这边也只是刚吃饱饭而已。哪里有粮食给他们送过去。而且大家也不敢在这边买了粮食送过去,这么干被抓到了,那就是大罪。他……他也是没办法。”

    大宋不许粮食对大元出口。内在理由非常简单,未来的战争中大宋还恨不得‘就粮于敌’,也就是一路上夺取大元所有的河北的粮食用为军粮。哪里肯给大元任何粮食渠道。卖粮一旦开了口子,那些从中得到利润的人就会持续卖。

    至于工业品,大宋则是完全不在乎。现在大宋每年生产上亿斤的铁,便是卖了百十万斤给蒙古又能如何。以大宋现在的能力,大元根本就没办法对抗。

    刘宠知道这些,他忍不住叹口气,“这等事就让他给济南发报讲述。当今官家是个极为慈悲的人,不可能眼看着百姓受苦。”

    “官家……慈悲……哈……呵呵。”小干部是强忍住大笑的冲动。对于大宋的人来讲,赵官家的强悍大家都知道。在山东,已经有许多人认定赵官家是二郎神杨戬这样的大神下凡。

    杨戬大神此时还不是明代的传说,在明代的传说中,杨戬是玉帝的亲戚。在最初有关二郎神杨戬的传说中,杨戬乃是西方的大妖,属于西王母一系的。而西王母到了宋代,还是靠近以前的传说,那是西方诸多大妖之首。而不是什么玉帝的老婆。

    二郎神杨戬这位大妖出自草莽,后来自立天庭。赵官家出身也并非皇室,最后坐上了官家的宝座。

    赵官家能够令黄河改道,能够创造出那么多奇妙的东西,例如镜子,例如珐琅,还有铅玻璃制成的珠宝。这在民间被认为是点石成金的大神。

    赵官家不许买卖人口,不许溺婴,由国家收养那些父母实在是养不了的婴儿。二郎神则是一个关爱儿童,抚养孤儿的神仙。与赵官家相当一致。

    不过山东民众对赵官家的印象里面是不可能有慈悲这一项的。没办法,赵官家的血腥清洗过去还没几年。即便人民的记性并不长久,也没到转眼就把那血腥满地的过去忘记的一干二净的地步。

    刘宠知道自己也只是说说。这等大事他一个小小的科长根本做不了主。他也就是说说,说说而已。

    到了第二天,刘宠吃了早饭。正准备去医院看看,如果那帮被俘的匪徒能走路,就带走,走不了,刘宠考虑就带着骑兵班到河边去打探一下。

    刘宠刚回到住处,就见到陆局长带着小干部出现在门口,一见到刘宠就立刻说道:“刘科长,你可知道什么大消息么?”

    这话把刘宠吓一跳,不管这位不靠谱的陆局长说的是啥,刘宠先摇头表示,“我什么大消息都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