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报错
999文学 > 我与机器人的修真之旅 > 第一百零十五章 玄天宗之行(二)

第一百零十五章 玄天宗之行(二)

一秒记住【999文学 www.999wx.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王亚樵看着留在花海里不断咒骂的女修,眼神冷淡的看了看,特么的,老子这是什么运气,好巧不巧的遇到这样的事情,点怎么这么背呀,万香这个女修一看就知道是一位嫌贫爱富之人,青青的小师弟眼光太差。

    主人,主人,想死小七了,呵呵,我回来了,有没有想我啊,这次收获颇丰,看看,小七是不是长大了一些,告诉你哟,我找到一些能量源,晋级了呢,衍生空间更大了,哈哈,以后可以装更多的宝贝。

    还有啊,小七走了一趟枯骨山底下,谁曾想那个鸟都不拉屎的地方,竟然会有一座不知道多少年的神府,刚开始还跟我斗智斗勇,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乖乖变成,呃,这个,主人你看,赖上我了,哎呀,别走,我还没有看够呢。

    那个晶莹剔透的小宫殿,见到王亚樵像找到亲人一般,呲溜一声钻进他的丹田,趴在元婴头顶上的青莲叶子上,不再动弹,恍然大悟,小七经常跟着他,沾染了一些青莲气息,怪不得这个聪明伶俐的小宫殿会不反抗,赖着小七。

    小七,它闻到了你身上青莲气息,才会乖巧的跟你回来的。

    青莲气息?哦,我知道了,就是很好闻很好闻的味道,第一见到主人,我也被那个味道吸引的,呵呵,原来是青莲气息啊。

    嗯!回来休息还是继续游荡。

    呵呵,不了,小七那是看到主人闭关,无聊的才会跑出门,阿楠敲诈了我一粒息土,呵呵,不过没关系,那个玩意我还有不少,当年我可是搜刮的彻底呢。

    你就是财迷,赶尽杀绝的财迷。

    什么呀,小七并没有损坏它们的根基,过上几万年还会慢慢生长的,嗯,回到仙界再去一趟,说不定又有不少呢,好东西谁会嫌弃多啊,而且那个地方很隐秘,仙界,神界,圣界都挨边,可惜都管不着,主人,不如我们就在那里安家落户吧,放心,那个地方风景独一无二。

    嗯,好的,小七相中的地方绝对是个好地方,这点我从来没有怀疑过。

    慢慢悠悠走在朝阳峰的小道上,普普通通的内门衣衫,一般不是正式场合,王亚樵都不是很招摇非要穿戴首座真人的服饰,佩戴的息隐玉佩,总是显示元婴初期修为,遇到哪些低级弟子,都会向他行礼,淡淡的点头示意。

    在这个修真界轮实力说话的地方,他这样的行为并不会引起低级修士的反感,大家都是一样,哪些低级修士对待更低一级的修士,也是这样高高在上,将心比心,谁也不会觉得难看,除非特别小心眼的人,或者依仗长辈横行霸道的人。

    “喂!师弟,你也太不给师姐面子了吧,成不成给个痛快话,不要支支吾吾的不爽快,还是不是剑修了啊。”

    王亚樵嘴角不由自主的抽了抽,果然人多了是非就多,刚刚看了一场不愉快的分手戏,没走多久又来这么一场男欢女爱的游戏,莫非朝阳峰跟自己气场不和,还是相克啊,呃,装做若无其事的离开好呢,还是静静的站着看戏好呢。

    “那个,万喵师姐,师弟有意中人了,实在是抱歉。”

    “哦?那个人是谁,修为比我高吗?相貌比我靓丽吗?身材比我妖娆吗?怎么没有听说过你跟谁走的近啊。”

    “那个,那个是我单方面相思,不管别人的事,抱歉,万喵师姐,就此告辞。”

    “喂!喂!我还没有说完呢,我真的喜欢你,你再考虑考虑吧,单恋不会有什么好结果的,跟了我,出宗门历练师姐会好好照应你的,哎呀,不要跑啊,等等我呀,这么这么不爽快呢。”

    你丫的,你还是不是女修啊,爽快的也太直接了吧,看把男修吓的,跟兔子一样一惊一乍跑掉了,女修还是温柔点有市场,那个姑娘,柔能克刚啊,哎呀,还是人少了是非少,再一次庆幸剑峰人少,到哪里都是练剑之所。

    万青正在院子里指导几位师弟剑法,人影一闪,院子当中的软塌上,坐着一位锦衣白袍的年轻人,没办法谁让他破丹成婴的早,样貌就定格在十七八岁,最粉嫩的时候,每次在御阳殿七峰九殿十二堂齐聚一堂的时候,他就是其中最嫩的花骨朵。

    万青高高兴兴的上前施礼,眼睛里的乐颠颠掩饰都掩饰不住,王亚樵伸手摸了摸他的头发,虽然脸面上没有什么变化,可是眼神中透漏出宠溺,纵容,疼惜,让万青心里暖暖的。

    “小师叔。”

    “嗯,听阿楠说你去过剑峰,欲言又止,有什么不能说的。”

    “呵呵,问题解决了,本来想问小师叔要一枚洗灵果的,可是又觉得那个女人野心勃勃的,不是那么容易满足的,所以有些犹豫不决。”

    “小师叔,是弟子万铭让大师兄为难了,不过刚刚事情已经解决,多谢您跑一趟。”

    “嗯,你们几个收拾收拾,跟我回剑峰吧,阿楠想要扩建住所,需要炼制一些东西,已经给掌教真人报备过了,朝阳峰首座也知晓,等清远师兄回来你们再离开,当然算是你们的贡献值。”

    “真的,谢谢小师叔,能跟在您身边也是我们的福分,呵呵,好久没有吃清楠师叔做得饭菜,做梦都想呢。”

    “你呀,一直都这么馋,你们几个快去收拾。”

    万青吩咐六位师弟回房间收拾,他的大部分财产都在王亚楠炼制的小世界中收藏,一些简简单单的用具才摆放在房间里,想着要陪小师叔,动作麻利迅速,很快走出来,脸上的笑容自始至终都没有散去,有长辈就是好啊。

    “小师叔,清楠师叔是不是又酿造新的灵酒了。”

    “嗯,回去你自己问他要,你们几个跟着阿楠好好学习炼器,平日里跟着万都一起练习剑法,有什么不懂的告诉我,让你的师弟们安心的在剑峰住,不要有什么顾虑。”

    “呵呵,放心吧,那个地方自由自在,灵气充沛,他们岂能不愿意,毕竟能得到您指点一二,那可是擎剑宗上上下下都盼望的事情。”

    “不怕吃苦就好。”

    “清楠师叔常说,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弟子一直都敏记在心,五师弟可是跟着清楠师叔学过炼器的,当年朝阳峰三个名额,师尊说他假公济私了一把。”

    “青青啊,放开胸怀,一切有小师叔在呢,还能让人欺负了你们不成,我还没有飞升呢,庇护你们还不成问题的。”

    “嗯,弟子知道。”

    两人一边说这话,一边等待几个人收拾行李,突然门外头传过来大声喧哗,有男有女十分吵杂,王亚樵微微皱了皱眉头,再次一次觉得,人多就是不好,太热闹,跟菜市场有什么区别,又不知道什么事儿,自己真跟朝阳峰相克啊。

    “万铭,你个渣男,给姑奶奶出来,竟然敢欺负我表姐,你以为你是什么玩意?不过是落寞的前任首座亲传弟子罢了,还敢给我表姐气受,今天看我不给你点颜色瞧瞧。”

    什么玩意,新任的首座治下如此散漫,岂不是无能之辈?连清远师兄的一半都赶不上,这么大刺刺的就找上门来,真以为是凡间的小门小户,随意辱骂吗?也不知道是谁的亲传弟子,品质如此槽糕。

    王亚樵很不耐烦的挥了挥宽大的袖袍,扑腾一声,谩骂的女修像布娃娃一般躺在不远处,生死不知,那些前来摇旗呐喊的人,不由自主的向后退了一步,这,这什么情况,好凶残啊。

    “叫你们首座真人来,不知所谓的东西,莫非忘了宗门还有执法殿吗?”

    啊,好冷漠的声音啊,这,这院子里还有谁在?啊,还有谁在?那些前来助阵的,看热闹的,不由自主想要离去,可惜浑身上下被下了禁制,除了眼珠子,哪里都不能活动。

    王亚樵拿出六棱镜,呼叫掌教真人,你丫的,卿卿我我都不拿窥天镜看了是吧,朝阳峰乌七八糟也不管不问,真是沉浸在温柔乡里无法自拔啊,师兄,你快要成为昏君啦,窥天镜不知道落了多少灰尘。

    清狸真人沉默片刻,心里也承认最近这一段时间,生活的甜甜蜜蜜,每天都被魅儿沾满时间,并没有像以前一般,经常拿出窥天镜各个角落看一看,是他疏于管理,唉!再等等吧,万合成长起来他就辞去掌教之职,专心陪伴道侣。

    王亚樵才不管他如何处理呢,反正他把事实数了一遍,其他的懒得动脑筋,阿楠说过,脑细胞太活跃会早衰的,好不容易容貌定格在少年时期,正粉嫩的时候,操那个心做什么,不在其位不谋其政嘛。

    收好影音石,撤掉禁制,带着收好东西的万字辈弟子,消失在朝阳峰,等那位女修醒过来,事情已经处理结束,新任的首座真人已然免职,位置照旧留给自罚自己的清远真人,只是找了一位元婴期的修士暂代首座之职。

    而她为了替自己表姐讨公道,结果被律法殿根据门规,处罚面壁五十年,她痛苦的抱着被子在角落里哭泣,呜呜,我是穿越来的,应该有女主光环的,谁欺负我谁倒霉,这是怎么回事?呜呜,我的修真历程,竟然就这么结束了。

    面壁五十年,等她出来,同门师兄,师姐,师妹修为不知道超越她多少呢,呜呜,她干嘛脑子不清醒,竟然趟这场浑水,她不是什么女主,而是女配,妥妥的炮灰女配的角色,这下子可怎么办,怎么办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