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报错
999文学 > 帝名张三花 > 第二百五十一章 送你一颗扣子

第二百五十一章 送你一颗扣子

一秒记住【999文学 www.999wx.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邹衍的酒喝起来绵软,后劲却有些大,等张三花都吃完早饭了陈悠还在床上睡着。无法,张三花只能让小侯爷给备了辆车,两人带着剩下的那坛子酒坐马车回去。

    等回了将军府,张三花把陈悠往床上一扔就不管了,一个人坐在院子里发呆。

    她很确定,她是真的没听过祈凰舞这个名字,而且一点熟悉感都没有,但是又觉得有点不对劲,可又说不出到底是哪里不对。

    这种感觉太别扭了。

    因为这事,张三花一连好几天都恹恹的,整天没事做就在院子里晒太阳睡觉。陈悠看她状态不对,就给林二狗递了消息。

    是夜,张三花忽地睁眼起身,推开房门,就见庭院里有一个瘦高瘦高的背影。

    张三花啧了一声,也不过去,就靠在门框上看着他。

    听到身后动静,林二狗回头,先是对着张三花笑了笑,等看清她的装束脸上就带了几分无奈。

    她这一身中衣,连罗袜都没穿,赤脚踩在地上。

    林二狗嗫嚅了一下,大步走了过去。

    “地上凉,你好歹蹬双鞋。”

    “哦。”张三花无所谓地应了一身,抬头看着林二狗地脸。他眼下有些青黑,显得有些疲惫。

    废话,半夜三更不睡跑到人家院子里来,不累才怪。

    见张三花丝毫没有动作地意思,林二狗越过张三花往室内看去,目光定在床前地一双靴子上,就想走过去拿出来,哪知他一动张三花也跟着晃,就是不让他进去。

    林二狗愣了一下,低头看张三花冰冷的脸色,啊了一声,小小地退了半步。

    “三花,你生气了?”

    “你说呢。”张三花挑了挑眉,露出一个假笑,“你有做什么让我生气的事么?”

    这种表现,就是生气了。可林二狗想破了脑袋也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

    见他一脸的茫然,张三花胸口升起一股闷气,但问题是,她也不知道自己在气什么,狠狠地喷了一口气,扭头进屋了。

    林二狗有些手足无措地跟了进去,看着张三花盘腿坐在床上一言不发。

    “三花?”

    林二狗试探地叫唤了一声,张三花先是翻了他一个白眼,把头扭到一边,叹了口气又把头扭了回来。

    “你帮我查两个人。”

    不明白话题怎么变得这么快,林二狗还是乖巧地点了点头。

    “你说。”

    “一个叫沈溪,公子哥,身手还可以。还有一个叫祈凰舞,应该和沈溪有点关系。”

    林二狗把这两个名字记下,朝张三花走近了两步。

    “三花,不生气了好不好啊。”

    张三花又白了他一眼。

    林二狗摸了摸鼻子,两个人都不说话。过了一会,林二狗想起了什么,从怀里掏出一个小锦盒,献宝般地递到张三花面前。

    张三花看了一眼,并不伸手。

    “这什么?”

    “送你的,你看看。”

    张三花抬眼看了看林二狗,见他一脸期待,犹豫了一下,伸手掀开了盒子。

    里面是一个翡翠玉扣,水头极好,被做成了竹枝的模样。

    把这扣子捏出来把玩了一下,张三花心里是喜欢的,但又不想就这么轻易地放过林二狗,就歪了头问林二狗:“你送我这个做什么。”

    林二狗只是笑,脸上渐渐红了起来。

    张三花:???????

    难得见林二狗羞赧,张三花倒是消气了,也觉得自己之前幼稚了。自嘲地笑了一下,她朝林二狗摊开了手。

    “行吧,把纽门也给我吧。”

    扭扣纽扣,实际上是两个物件,纽和扣。只有扣子没有纽门的话,这东西就只能当个把件。虽说张三花不一定会把这扣子用在自己地衣服上,但保不齐哪天突发奇想了呢,还是手里拿着一对的好。

    林二狗嘴唇抖了抖,皱着眉苦笑起来。

    三花,果然是不懂。

    “给我啊。”张三花又晃了晃手,林二狗坚定的摇头。

    “不给。就只有扣子。”

    张三花倒吸了一口气,就觉得胸口冒起一团火,立马把头扭到一边。

    “不给算了,走走走。”

    林二狗欲言又止,见张三花气鼓鼓的样子,觉得还是不要留在这惹她生气了。

    见林二狗真的转身要走,张三花更气了,一把就把手里的扣子朝着林二狗扔了过去。扣子砸在林二狗背上,弹到木桌上,发出哒的一声。

    林二狗转身发现这个状况,脸色也不好看了。

    他瞥了眼桌子上的扣子,天色太暗也看不出清楚摔的怎么样了。然后,他又看向张三花,见张三花还是偏过头不看他,双唇抿成一条直线,还是什么都没说,转身走了。

    等林二狗出了房门走远了,张三花瘪着嘴发了会呆,点了盏灯放在桌上,把扣子捞起来看了看。

    翡翠质硬,特别容易碎。但或许因为是砸到林二狗身上反弹的且桌上有垫桌布缓冲了一下,扣子倒是没有什么损伤。

    张三花不自觉地松了口气,然后想起林二狗离开的背影,又觉得有些委屈,哼了一声,把扣子放到枕头底下重新钻进被窝里睡觉了。

    第二天,张三花不知出于什么心理向陈悠隐瞒了林二狗来过的事实,但陈悠觉得自己传了消息二狗哥该来了,就拐弯抹角地问张三花,都被张三花含糊了过去。

    陈悠想,要不再传个消息问问?

    没等陈悠找到机会去传消息,王将军差人来找张三花了。

    两个人再花园里走了一圈,王将军地意思大概是最近有很多人去找北离的三王子,表面说着探讨,实际上就是去找事,但很不幸的是都输了,反而让那小子声名鹊起。按照这速度,很快就会轮到张三花上场了。

    张三话听了一路,很想告诉王将军其实小侯爷早就备齐了人马,之前那几个应该是特意派去试探的。但一想小侯爷动静这么大王将军没理由不知道,就没说。

    可她这时没说,之后就闹了个笑话,让王将军好一顿埋怨。

    “尊上的千秋节就还有半月了,也不知时间来不来得及。若你在这之前不能出这个风头,怕是没有机会参加宫里举办的宴会,到时候这地图就不好献了。”

    张三花想了想,觉得王将军说的有道理。早点出风头,早点献图,早点搞到封赏,就能早点回绛庭。

    这上京真的是待的很腻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