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报错
999文学 > 道君 > 第四四五章 不去!

第四四五章 不去!

一秒记住【999文学 www.999wx.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时间,不少势力派出人携礼前往南州恭贺,包括各国使臣都是光明正大前往。商朝宗是燕国朝廷公开敕封的,不是叛臣,谁也说不得什么,这就是名分的好处。

    各方势力前去恭贺荣升南州刺史是其次,与商朝宗接触建立联系是真。

    至于之前被各方势力看好的凤凌波,成王败寇,已被人抛之脑后……

    北州刺史府,邵三省步入书房,走到伏案写东西的邵平波身边静默不语。

    邵平波头也不抬,“有事就说。”

    邵三省:“老爷把自己关在书房内一整天没出来。”

    邵平波手中笔锋一停,又继续写完了一个字,方搁笔在旁,双手也慢慢搁在了桌上,沉默了许久。

    他知道父亲把自己闷在房间里是为什么,燕国南州那边的消息传来,获悉商朝宗强势崛起坐拥南州后,父亲的情绪就有些不对。

    他知道父亲一直因为当年的事耿耿于怀,一直认为自己背叛了宁王,如今宁王的儿子再次代表宁王一系的势力崛起,父亲怕是受到了刺激,愧疚之心又起了。

    邵三省也明白这一点,问:“大公子要不要去劝劝老爷?”

    邵平波摇了摇头。

    邵三省纳闷道:“也真是奇怪了,关键时刻金州那边居然会力挺商朝宗,也不知万洞天府是怎么想的,否则能有商朝宗什么事。”

    邵平波冷笑一声,“你到现在还没看明白吗?万洞天府是受到了牛有道的威胁才出兵,否则谁坐拥南州都不损失什么,犯不着冒这么大的风险,这也证明了一件事情…什么鬼医弟子治好了萧天振都是瞎扯,分明就是牛有道偷盗来的赤阳朱果发挥了作用。”

    邵三省眉眼剧烈跳动了一下,露出恍然大悟神色,忽低声道:“何不暗中将此事泄露出去?”

    “暗中?”邵平波斜睨道:“你以为暗中泄露,牛有道就不知道是我干的?不管发生什么对我不利的事情,我第一个怀疑的就是牛有道。牛有道也同样是如此,不管发生什么对他不利的事情,我立马会成为他第一个怀疑对象。你还指望牛有道落到了冰雪阁的手中后会替我隐瞒不成?他绝对会把我当年利用冰雪阁的事给扯出来垫背。若不是笃定了我不敢泄密,你以为他敢这样做?”

    “……”邵三省哑口无言,旋即有些纳闷,“如此说来,我们岂不是要永远帮他保守秘密?”

    邵平波目光落在一旁搁置的毛笔头上,轻轻吁出一口气,“此獠深谋远虑,有翻云覆雨之能,今后必成我大患!商朝宗文有蓝若亭,武有蒙山鸣,又得此獠为谋士摆平修行界的麻烦,真正是如虎添翼,让人羡慕!邵某求贤若渴,北州局势已定,却依然无贤士来投…”

    邵三省黯然,之所以这般,怕是和大公子的名声被牛有道搞臭了有关。

    ……

    山间小木屋外,牛有道躺在一张躺椅上晒着太阳假寐,袁罡手持花洒为一盆黑牡丹花细心浇水。

    离开茅庐山庄时,这边也没带什么东西走,这盆黑牡丹倒是带上了,一年又一年,花谢花又开。

    管芳仪摇着团扇不慌不忙地来到,走到摇椅后用力推了一把,窃笑。

    剧烈摇晃中的牛有道睁眼醒来,慢吞吞一句,“调皮!”

    这话怎么感觉在说小孩?管芳仪翻了个白眼,伸手扶住晃动的摇椅,喂了声道:“金州老八那边来信了。”

    牛有道:“金州人马撤了?”

    管芳仪“嗯”了声,“万洞天府让老八传话,索要萧天振,不过海如月却暗示老八让这边不要把萧天振送回去。”

    牛有道:“怎么讲?”

    管芳仪:“万洞天府已经将海如月给软禁了,海如月好不容易才见了趟老八给了个暗示。万洞天府控制了海如月,逼海如月下令调整军政方面的人手,看万洞天府的意思,似乎是要放弃萧家,要将金州的俗世势力给重新洗一遍、重新换一批人执掌,也不知万洞天府动这么大干戈是什么意思。”

    她不知道什么意思,牛有道却是知道,万洞天府不可能永远受制于人,肯定要销毁证据,海如月现在肯定不希望这边把萧天振送回去,萧天振不回去,海如月可能还有活路,萧天振一旦回去,母子两个都得死。

    牛有道漫不经心道:“回个话给万洞天府那边,按约定来,等王爷彻底掌控住了南州,萧天振才能送回去。”

    管芳仪嗯了声,又奇怪道:“万洞天府既然要清除萧家的势力,为何又急着索要萧天振?不用萧家了,这个萧天振回不回去还重要吗?”

    牛有道口不对心道:“鬼知道他们在打什么主意。”

    管芳仪目露狐疑,有点怀疑牛有道没说老实话。

    她感觉这个萧天振身上肯定有什么问题,不然一个萧天振岂能胁迫万洞天府担那么大的风险,加上万洞天府这次的异常行为。

    怀疑归怀疑,跟了牛有道这么久也知道,牛有道不想说的话,问也没用,问了也是白问。转而换了话题,喜滋滋问道:“听说如今的南州府城热闹的很,各国使臣、各方势力皆派了人去贺喜王爷高升,想必王爷掌控住南州也快了,咱们是不是也该准备进驻南州了?”

    这山中时光固然安宁悠闲,可她是个耐不住山林生活的人,更喜欢花花世界的繁华,想想也能知道南州府城的繁华肯定不是青山郡那乡下地方能比的,早就心痒痒了。

    牛有道躺那偏头,瞅着她,似笑非笑。

    管芳仪当即团扇半遮颜,卖俏道:“没见过美女?”

    牛有道乐呵道:“美女见过,没见过这么美的而已。”

    “呵呵…”管芳仪当即笑的花枝乱颤,不过瞥到袁罡瞥来的嫌弃目光后,顿时笑不出来,干咳一声,貌似自言自语的嘀咕了一声什么,估计没说袁罡什么好话。

    接触了一段时间,她不得不承认袁罡对她有吸引力,她曾有意给袁罡机会,谁知袁罡不解风情,还硬邦邦送了句话给她,老女人!

    这话一出口,真正是把管芳仪给伤了,此后就看袁罡不顺眼了。

    也不仅仅是她看袁罡不顺眼,袁罡同样看她不顺眼。

    双手一撑扶手,牛有道离开躺椅站了起来,负手踱步到山缘边,眺望远山,悠悠道:“长平城之事暴露出一个问题,我们的应急能力太差。”

    “所以呢?”管芳仪跟了过来问道。

    牛有道:“自然是要取长补短。”

    管芳仪:“怎么个补法?”

    牛有道回头看向她,灿然一笑,“有事长途奔波的确麻烦,咱们是不是也弄几只飞禽坐骑养着备用?”

    “飞禽坐骑?还几只?”管芳仪愕然,下意识退后一步,离他远了点,警惕道:“我可告诉你,我没钱,你别打我主意。”

    “你和老熊还真是绝配。”牛有道朝山脚下晃荡着双袖走过的圆方抬了抬下巴,“放心,不让你出钱。有没有兴趣跟我走一趟宋国?万兽门应该是不缺这东西的,接触一二的话,说不定人家能送咱们几只也不一定。”

    “送你几只?你想的美,当这东西是白菜不成…”管芳仪话说一半愣住,似乎想起了什么,忽回头看去,看向了木屋旁的那盆黑牡丹,神情一肃再回头,沉声道:“我说道爷,你不会是想找那姓晁的吧?我可告诉你,姓晁的可比天玉门危险,我们惹不起他的。”

    当初从齐国脱身时,重伤后的黑牡丹死在了船上后,她亲耳听到了牛有道与段虎的谈话。牛有道追问早年凌辱过黑牡丹的人是谁,段虎所答之人就是万兽门的晁姓大人物。

    如今牛有道突然提到要去宋国境内的万兽门,立刻让她联想了起来,不得不警惕。

    牛有道:“你想多了,要找事也不是现在,我还能撞上去找死不成,目的就是飞禽坐骑,别无他意。”

    管芳仪狐疑道:“真的?”

    牛有道:“真的,你去不去?”

    “不去!”管芳仪一口拒绝,态度坚决。

    ……

    时间转眼到了半年后。

    茅庐山庄,一袭紫色披风的商淑清站在山庄阁楼上远眺。

    经过大半年的清洗整顿,南州世俗大权已经彻底捏在了商朝宗的手上,然而牛有道依然是踪迹全无,只是偶有书信联系,并无回到商朝宗身边露面的意思,于是商淑清回了这里查看。

    据守在这里的三派说,牛有道没有回来过。

    三派也一直在这里等牛有道,等的好苦……

    木屋内,热气腾腾的浴桶内,牛有道泡在里面。

    有人敲了下门,随后直接推门而入,正是袁罡。

    眯着眼的牛有道淡淡问了声,“万洞天府接到人了?”

    这边依承诺,将萧天振送了回去。

    袁罡嗯了声,语气凝重道:“你应该知道,他一旦回去,母子两个怕是都没了活路。”

    牛有道:“你应该也知道,有些事情我也没得选择,只能顾一头,有些人必须消失,万洞天府不杀他们,我也要做掉他们。我不是什么正人君子,你跟我说这些没意义。好了,收拾准备一下吧,等老八从金州那边回来了,咱们就动身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