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报错
999文学 > 道君 > 第三六一章 火烧牧场

第三六一章 火烧牧场

一秒记住【999文学 www.999wx.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管芳仪明白他的意思,反问:“你以为你得罪了昊云图离开齐国就安全了?”

    牛有道也反问:“你以为天玉门对燕国那些大势力的上供没有用处?你以为燕国境内的大势力由得他国的修士闯进来为所欲为?你应该明白,国与国之间,就是修行界各大势力划分的利益范围!”

    管芳仪:“你说的我懂,可你要明白,昊云图若真要对天玉门施压的话,天玉门很有可能会出手对付你,昊云图的影响力绝对做得到!”

    牛有道:“你以为我呆在青山郡是游山玩水的?你当我为什么拼了命的来这边为两郡谋前程?那我就告诉你,青山郡和广义郡的归属,我说了算!”指了指自己的鼻子,言下之意是,天玉门若敢惹我,两郡将会脱离天玉门的掌控。

    管芳仪惊讶了,问:“你对商朝宗有这么大的影响力?”

    牛有道:“你觉得商朝宗目前的实力能摆脱天玉门的钳制吗?”

    “那你指的是?”

    “我指的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去了青山郡能保你平安!”

    “保我平安?昊云图绝对能影响到燕国朝廷,只要昊云图开了口,你觉得你的重要性能让燕国朝廷不给昊云图这个面子?有齐国支持稳住诸国,你当燕国朝廷不敢攻打青山郡?”

    “你扯大了,也扯远了,昊云图不至于为了一个我闹那么大的动静,对人家来说,不值得!总之你放心,我若不能自保,就不会躲在青山郡。”

    “理由!”

    “不需要理由,以后你会明白的。”牛有道一句话敷衍了过去。

    他现在不会告诉她,万洞天府和海如月早就被他暗中拖下了水。

    他现在不会告诉她,他对赵国金州有着绝对的影响力,无论是燕国朝廷还是天玉门,谁要是敢逼得他不能在青山郡立足、逼得他没了活路,金州只能是拼了命的保他,届时赵国都控制不住局面!

    燕国朝廷得考虑金州出兵侵犯的后果,天玉门得考虑青山郡隔壁那大块头邻居翻脸的后果!

    当然,目前就连万洞天府和海如月都不知情,这事不到逼不得已他牛有道不会暴露出来!

    目前对管芳仪点到为止只是为了宽她的心,连抗旨都出来了,可见管芳仪内心是怀有忧虑的!

    “再说了,哪来的抗旨?旨意在哪?”牛有道做伸手索要状。

    管芳仪:“你心里明白,能掌握你行踪的人,校事台的身份应该不会有假,校事台的人也不会假传旨意!”

    牛有道:“我不明白!随便跑出一个人说有旨意,我就信了?凭什么?我看就是假冒的!”

    管芳仪直翻白眼,非要耍赖的话,这理还能讲的清楚吗?

    “必须尽快离开!”牛有道语气坚决,人慢慢转身,看向了远处正在伺候牲口、并不时往这边观望的那个校事台的人,徐徐道:“鬼知道晓月阁的人有没有渗透进校事台!这个时候,除了自己人,我谁也不信,我不会把咱们的性命寄希望于别人之手!别说齐国皇帝,就算是天王老子的旨意,我也不会理他!”

    有关商镜的事情,他现在没办法告诉她,和令狐秋含糊这么久的事情已经破局了,他心里清楚晓月阁这次要动他的决心有多大,返回齐京?开玩笑!打草惊蛇逼得他要加快逃离才是真的!

    管芳仪沉默了,不得不承认,牛有道的决定多少还是有点道理的……

    帐篷内,牛有道站在地图前,盯着看了许久。

    管芳仪在一旁徘徊。

    沈秋在外面警戒。

    门帐掀开,陈伯和许老六进来,管芳仪立问:“情况怎么样?”

    许老六道:“大姐,都接触试探过了,也把这里查探了一遍,没有修士存在!”

    管芳仪立马看向牛有道,问:“怎么弄?”

    牛有道头也不回道:“沈秋!”

    沈秋掀开帐帘钻了进来,走到跟前,“道爷!”

    牛有道问:“知道船在哪里等我们吗?”

    沈秋摇头:“不知道,掌门只说船在约定的地点等我们。”

    他的确不知道,所谓的约定地点是指黑牡丹、公孙布和牛有道之间的约定碰头地点,密信往来也只以“约定地点”来说,没有让其他人知道具体是哪。

    如今船队返程后基本都已驶离了齐国海域,只留了一艘船在指定的秘密碰头地点等候牛有道的到来。

    “陈伯、许老六。”牛有道把两人招呼了过来,指着地图上大家现在所在的大概位置,绕弯划动着说道:“我们在这里,你们两个和沈秋一块,改变路线,这样绕行,绕到晋国境内,在晋国海域的这座海岛上等我们碰头。”

    三人相视一眼,管芳仪立问:“你什么意思?”

    牛有道:“这个时候,只能当做暴露了,要做最坏的打算才稳妥。若有人对我们不利,应该已经掌握了我们的人数,五个人在一起,目标太明显,必须分开,万一出事,保住一方的希望更大,不至于全部栽了!”

    管芳仪怒了,“你想把他们当诱饵来诱敌?我不同意!”

    牛有道霍然转身,盯着她,沉声道:“分成两拨走,没有谁是诱饵,若说是诱饵,两拨都是诱饵。若真有人想对我们不利,只要不是傻子,就知道我们是想出海,直接往海边走反而是最危险的,绕行的反而更安全!你若是不愿意,我们两个绕行,让他们直接去海边!”

    管芳仪撅了下嘴,扭头一旁,不争辩了,也意味着她信了牛有道的话。

    首先是牛有道说的有点道理,其次在这种事情上牛有道是有前车之鉴的,先让身边人脱离了险境,却把自己留在了险境中周旋。

    许老六插话道:“大姐,道爷说的有理,这样吧,我们往海边走,你和道爷绕行!”

    “不行!”管芳仪立马反悔了,又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地瞥了牛有道一眼,没好气道:“就按他说的办吧!”

    陈伯道:“东家,还是我们往海边走吧!”

    “你们还真信了他的鬼话不成?你们觉得他像是活得不耐烦了的人吗?他走的路肯定更安全!”管芳仪瞪眼,旋即又当场拍板:“好了,就这么定了!”

    牛有道也不跟他们扯了,直接对沈秋道:“立刻传讯,告诉你师傅,天一亮,船立刻离开约定的碰头地点,按原定航线出发!”

    沈秋愣了一下,“不等我们吗?”

    需知重新控制一条船的话,说着简单,细节上有各种暴露行踪的风险。

    你不能随便拦条船就让人家开到那么远的青山郡去,小船不能远航,大船一般都是有钱人家的船只,一般都有金翅联系,船东和自家的船失去了联系必然会打听,海上行船的人大多一看到对方的船只就知道是谁家的。若在陆地上寻找船家另觅船只安排的话,又意味着要在陆地上逗留更长的时间,道爷不是说陆地危险,要尽快脱离陆地吗?

    牛有道:“不要多问,照做!”

    对他来说,如果明天天亮前,他还不能到约定地点碰头的话,船就没必要再等他们了。

    “是!”沈秋应下。

    牛有道又回头下令,“火烧牧场,制造混乱……”

    一群蒙面黑衣人在夜色中飞掠疾驰,为首之人飞落在一高丘上后,愣住了,看着远处火光熊熊燃烧的地方。

    余者陆续飞落在高丘之上,皆愣住。

    “是目标所在地吗?”

    “怎么着火了?”

    这群人正是晓月阁在这一区域的精锐人手,受命就近赶来围剿牛有道。

    本准备抵达目的地后就对牧场进行秘密合围布置,谁想赶来后看到的居然是这一幕……

    “火!”

    “着火了!”

    “栅栏!牛羊!”

    “马!马跑了!”

    刚刚笼罩草原的夜幕中,牧场内的草垛燃起了熊熊大火,许多帐篷也着火了,牧民们哭喊着,尖叫着,救火!

    围住的栅栏不知道怎么就垮了,成捆的燃着烈火的草团从天而降,落在了牲畜堆里,牛羊马匹惊叫四散。

    校事台的汉子第一时间冲到了牛有道等人的落脚帐篷,结果发现帐篷已经被大火给吞噬了。

    他再跑上牧场搭建的简易台子上,哪里还能看到人的去向,只见牛羊马匹乱糟糟的影子乱跑。

    不过月色下,倒是隐见一骑跑来,近前后,能见马背上有一身穿黑衣的儒雅书生模样打扮的男子。

    校事台的汉子立刻跳下,抄了一只弯刀在手,跳上一匹马,冲去拦住了对方,挥刀喝道:“什么人?”

    儒雅男子拱手道:“敢问一声,徐德海可在?”

    校事台汉子上下打量他一眼,问:“找徐德海何事?”

    儒雅男子道:“在下徐庸,苍玉先生弟子,正在这一带游历,突然接到师傅传讯,让我来迎接牛有道牛先生返京。师傅信中说,朝廷有人在此接应我,与我同姓,名叫徐德海,不知能否帮忙打听一下?”

    “原来是徐庸先生,在下正是徐德海!”校事台汉子忙拱手回礼,“接应先生的正是在下,只因眼下遭了火灾,心情不顺,才对先生多有冒犯,还请海涵!”

    “无妨无妨!”徐庸摆手,又盯着火场皱眉问道:“好好的,怎会遭了火灾?”

    徐德海回头看了眼,沉声道:“应该是有人蓄意纵火!”

    徐庸立刻追问:“牛有道呢?”

    “不见了,火十有八九就是他们放的,简直是岂有此理!”徐德海恨恨一声,他常年在这里蹲守,对这个牧场多少有点感情,被人一把火给烧了,能高兴才怪了。

    闻言,徐庸立刻拨转坐骑转了几圈,四处放眼打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