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报错
999文学 > 魔王 > 第二百零七章

第二百零七章

一秒记住【999文学 www.999wx.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片虚无之中,继欢就站在那头名叫津的年轻魔物身旁,看着他将那些石头一块一块吃了下去。

    和现在的资仪完全不同,那个时候的津吃起饭来更野蛮。

    其实也不是无迹可寻的,阿瑾吃饭的时候虽然姿态优雅,可是还是非常痛快的。

    继欢看着年轻的魔物将一块一块石头慢慢嚼碎,咽掉。

    红色的血——

    从他的口中先涌了出来!然后是耳孔!眼底!

    继欢看到血珠从阿瑾暴露在外面的每一个毛孔中凝结出来,很快的汇聚成细小的水流,他看到筋脉的轮廓在阿瑾的皮肤上暴起,然后炸裂——

    继欢瞪大了眼睛看着这一切,他眼睁睁的看着年轻的魔物转眼间成了一个血人!

    光是看也知道这是多么痛苦的事情,可是那头魔物却仿佛不知道这疼痛似的,仍然在不断进食。

    期间,他身上浓郁的血腥味吸引来了无数沼泽下的巨大魔兽,数不清被攻击了多少次,身边满满魔兽的尸体,黑发的年轻魔物完全炸裂开来了——

    与此同时,在遥远的另一端,那头红发魔物再也承受不体内的痛苦吼了出声:“疼死啦!!!”

    巨大的、荒芜一片的沼泽荒原上,两股强大的力瞬间爆发了!

    周围的一切都被席卷了进去。

    沼泽内的石砾与泥浆,周围潜伏着的危险魔兽……

    只有继欢这个局外人没有受到任何影响。

    在漫长的时间内,他一直静静陪在痛苦中的年轻魔物身边。

    即使身上的血肉被片片剥离,他仍然紧紧的抿着嘴唇,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这是一头非常顽强的魔物,他会熬过去了——继欢这样告诉自己,可是当他看到阿瑾的惨状,他的心里还是一阵痛苦。

    他只能摸了摸对方的头。

    虽然这是一个毫无意义的动作。

    他就这样坐在阿瑾身边,看着年轻的魔物在痛苦中挣扎,不知道是不是过于强大的“力”改变了周围的环境,沼泽地完全被烘干了,泥浆内的水分几乎消失掉。

    同时被“力”改变的还有年轻的魔物们。

    地上的魔物如今黑漆漆的,他的身上满是血水、□□、还有地上的泥浆。经历了不知多长时间的挣扎,他终于安静下来了,继欢却忽然觉得他更危险了。

    他的个子长高了一截,头发更是。

    原本整整齐齐缠绕在脖子上的头发完全散开,宛若黑色的火焰,他自己,还有继欢如今就置身在这片黑色火焰之中。

    天快要黑的时候,年轻的魔物终于醒来了,他睁开眼,露出了比黑夜更加幽深的眼眸。

    他,变强了。

    他的同伴同样也活了下来。

    这只是第一步而已,那块“核”非常巨大,他们一共吃了三天才将核完全进食完毕。

    同样的痛苦他们一共经历了三次。

    在不知道多少天之后,伴随着地底之内不知道多少米以下传来的轰鸣声,继欢看到地面忽然出现了一道道裂缝,红色的岩浆就这样从里面涌动而出,两头魔物眼瞅着就要被熔浆淹没……

    “!”继欢试图将仍然仰躺在地面上的黑发魔物扶起来,他想要拖走对方。

    想当然他是做不到的。

    不过,就在火红的熔浆即将眼眸对方的时候,黑发魔物忽然跳了起来。

    高高的悬浮在半空之中,黑发的年轻魔物目光炯炯注视着眼前的场面,继欢听到他口中轻轻道:

    “魔王的传说是真的。”

    “果然魔王的核。”

    而此时此刻,沼泽地的另一端,那头红色魔物已经被熔浆吞没了!

    一头火红色的魔物转眼从熔浆浮了出来,完全没有受到任何伤害,仿佛非常享受似的,他将自己的身体尽量浸泡在熔浆之中,直到每根毛发都染成了火红的颜色,他的口中忽然发出一声巨大的吼声。

    地面所有的一切全部都向上飞去——

    熔浆、砂石……

    等到一切平息下来的时候,地面上已经是光秃秃一片平地,一头高大的魔物赤身*站在那里。

    “津,我有感觉,我现在……”

    “是魔王了。”

    惊喜到几乎要颤抖,火红色的魔物紧紧握紧了自己的拳头。

    那天,沼泽地上方的夜空之中、紫色的月亮旁,忽然升起了一颗明亮的星星。

    “看!那是代表我的星星!津,我现在是魔王啦!!!”空无一人的前沼泽地上,红色头发的魔物高兴的大吼大叫着,而黑头发的魔物则是仔细拍打着自己的斗篷,将上面干掉的泥巴清理干净之后,他开始整理自己的长头发。

    梳好头发,他习惯性的将头发全部绕在了脖子上。

    还偷偷摸摸数了数圈数:九圈。

    还差一圈。

    吸收到的力量不如萨罗耶多,离成年态还差一圈,就差一点点,看来他还得继续想别的办法提升自己的力量。

    此时在这里休憩的两头魔物,只是一心想要让自己变得更强大的两头魔物。

    他们一头欣喜于自己刚刚获得的强大力量,而另一头虽然收货没有同伴多却也不气馁,反而继续思考着下一步的路……

    继欢看着一脸沉静似乎在思考的黑发魔物,然后又看看天空——

    一瞬间,他总觉得自己看到的星星是两颗。

    一颗很亮,而另一颗则非常暗……

    接下来的时间里,继欢跟在两头魔物身边,经历着他们经历过的一切。

    确切的说,是津经历过的一切。

    在这个世界,力量是非常难以隐藏的,一般强大的力量还好说,可是魔王级的力量……

    魔物们都说一定是有魔物找到“魔王的宝藏”了。

    而那头找到“魔王宝藏”的魔物也很快出现了。

    萨罗耶——这是一头性格非常坦率的魔物,从来不认为自己有什么需要隐藏的,他大大方方的过着自己的生活。

    继欢看到他在得到“魔王之力”之后做得第一件事就是——

    改造环境。

    将频繁喷发的火山中的岩浆以及能量全部抽干,移来沙漠中的沙土将火山口掩盖起来,至于肥沃的火山旁的泥土,则被他移入饱受水灾的地区。

    利用自己刚刚升级的力量,萨罗耶飞到了高高的天空中,利用他强大无比、可以使沧海变桑田的力量……

    改造了环境。

    “路上的沙漠太大了,打散就好了,我们还好说,弱点的魔物搞不上路上就被烤死了。”一边动作着,萨罗耶一边对自己的小伙伴说。

    站在两头魔物中间的继欢:=-=

    “既然成了魔王,就做点只有魔王才能做的事吧,我能想到的……只有这个啦~”火红的魔物抓了抓自己火红的头毛。

    好吧,原来这还是一头忧国忧民的魔物来着……

    他只变动了无人区,至于有魔物居住的地方,萨罗耶则没有做任何改动。

    于是,新的魔王就以这种形式向世人展示了自己强大无比的力量。

    继欢:=-=

    这样一来,萨罗耶的名字在这个界就无人不知了。

    每天有数不清的魔物寻找他,和他比斗、探听变强大的方法……以及介绍对象给他。

    萨罗耶乐得过这种生活。

    对于魔物来说,拥有强大的力量,任何魔物都无法威胁自己,对于他们来说就是理想中的生活了。

    萨罗耶已经过上了这种日子。

    而津则继续研究让自己变得更强的方法去了。

    自始至终,传说中获得魔王宝藏的魔物只有萨罗耶一头。

    “你的力量没有我强,还是有魔物可以把你干掉的,所以不能说。”虽然性格大大咧咧,可是萨罗耶心里很明白。

    就这样,就在萨罗耶的未婚妻换了一个又一个,换到罗伊姆族最强大的姑娘的时候,津已经开始有了继欢熟悉的“阿瑾”的模样了。

    游走在这个界的各个角落,他收集着各种关于魔王的传说,在这个过程中他阅读了海量的书籍,知识的沉淀让他看起来愈发沉稳。

    津看起来越发像继欢认识的那个“阿瑾”了。

    然而,现在的“津”还不是“阿瑾”。

    然后就到了某一天——

    萨罗耶找到了自己的老友。

    有了真心喜欢上的姑娘,所以想和罗伊姆族的妹子退婚,可是那个妹子太凶了对方族中的长老非常能言善道,他害怕退不成功,于是——

    “……就想拜托津你去帮我退一下婚啦!”萨罗耶是这么说的。

    这并不是他第一次委托津帮他退婚,之前退掉的六次婚约中,有四次是津帮他处理掉的。

    萨罗耶的脑子很笨,津则头脑清晰,遇到需要动脑子的麻烦事,他一向只能想到拜托津。

    “最后一次帮你做这种事。”津最终答应了朋友的请求。

    像往常一样,披上惯用的灰色斗篷,他前往罗伊姆族的领地去退婚了。

    书签还夹在刚刚看到的书页中,仿佛很快就可以回来继续看一样。

    黑发的魔物独自一个人走在帮好友退婚的路上,这一刻,他不知道自己不是孤单的,继欢就在他身边,隐匿在虚空之中。

    于是,接下来的事情便理所当然的被继欢全部目睹了——

    那个夜晚,继欢终于看到了之前在童话里读到的、有三颗头的、深渊种“罗伊姆”,他看到了那头壮硕巨大的罗伊姆身后埋伏着的万万头魔物,然后……

    “这位罗伊姆族的姑娘带领万万名魔物埋伏了魔王。

    万恶的魔王死去了,伏击他的人吃掉了魔王的身体,然后变得更加强大。”

    继欢看到了很久很久以前,在他刚来到这个界的时候,读给黑蛋听的那本这个界的童话故事。

    一点也不美好,非常血腥、非常黑暗的通话。

    比读过这个故事的继欢的反应要快得多,津几乎在瞬间意识到事情不对了,他立刻向后逃去。

    然而身后亦有魔物埋伏,数不清的魔物将他包围在这片小小的路上了!

    继欢就这样跟在年轻的魔物身边,眼睁睁的看着他被围剿了七天七夜,然后……

    终于被捕捉成功了。

    长长的黑发被一刀切断,黑色的魔物被成功捕获了。

    这个瞬间,所有魔物口中齐齐爆出一声嚎叫。

    不是他们之中的任何一个,继欢对他们的激动情绪完全没有任何感觉,他的脑中一片空白,然后眼睁睁的看着黑色的魔物被围剿者大笑着拖走了。

    他的身体很大,拖出了长长的血痕。

    和吞噬魔王的“核”的那时候一样,他很痛苦,然而一声没吭。

    接下来的时间里,继欢的眼前一片模糊,他看不清周围魔物的长相,也看不清周围的境地,他的眼里只能看到蜷缩在牢笼里的黑色魔物。

    他想他知道这是为什么。

    如果这是阿瑾关于过去的梦境的话,一定是阿瑾那个时候看不清任何东西了。

    继欢也听不太清周围人的说话声,道理同上。可是他感觉到周围的恶意。

    无边无际的恶意,铺天盖地的自四面八方而来,黑色的魔物一声不吭的蜷缩在那里,等待逃脱的机会。

    然而等待他的却是更加残忍的事情。

    继欢看到有人切开了他的身体,将某种东西放入他的核附近,出来的时候,继欢看到那些面目模糊的魔物顺手切掉了黑色魔物身上的肉,然后大笑着吃掉了。

    继欢的脑中一片空白。

    几乎每一天,都有魔物过来切掉黑色魔物身上的肉。

    他们是那样的贪婪,继欢……

    没有闭上眼睛,继欢努力去看周围那些魔物的脸,努力去听那些魔物的声音,他在强迫自己记住他们!

    黑色的魔物在数日子,继欢也在数日子,终于——

    到了第四十九天的时候,继欢看到被自己抱在怀中的黑色魔物露出了森白的牙齿。

    他自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