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报错
999文学 > 魔王 > 第二百零二章

第二百零二章

一秒记住【999文学 www.999wx.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那是一头通体火红的魔物,就好像着了火……不,应该说,他自身就是火焰!

    他的个子非常大,长长的胳膊从上方垂下来,在黑蛋眼里非常“高大胖”的小红感觉随时可以被对方单手罩住的样子。他的头发也非常长,那些火焰一般燃烧着的长发垂在地板上,就像蜿蜒在地板上的熔浆。

    黑蛋低下头看了一眼呱呱,然后又抬起头看了一眼小红。

    看小红的时候,他尽量非常镇定的看向小红身后忽然出现的红色大魔物了。

    如果是别的小魔物,如果一下子见到这样一头可怕的魔物出现在自己眼前,一定会害怕的晕倒、稍微好一点就会大吵大闹。

    这是无血缘关系的高阶大魔物对弱小者与生俱来的震慑力。

    不过黑蛋目前还是很镇定。

    他的小爪子仍然在叠新的呱呱,而小脑袋里则充满了“优秀小朋友行为规范”。

    啾啾说,有礼貌的小盆友要向见到的每个人打招呼。

    而稍后啾妈则补充了新的一条,只可以和认识的人打招呼,不认识的不可以和他说话,要装作没看见。

    黑蛋又抬头看了看小红(背后的红色大魔物),然后再次确定自己从来没有见过这头魔物了。

    “小红呀,我们去嘘嘘好吗?嘘嘘完我们可以拿克克喝。”又折完一只呱呱,黑蛋站了起来,低头看看还在地上一无所知抱着“红色丑呱呱”玩个不停的小红,黑蛋对他发出了一起去厕所的邀请。

    “好呀好呀!我想喝克克!喝两杯!两大杯!”红毛的小魔物立刻兴高采烈的站了起来。

    他站起来,小爪子抓向了黑蛋的小爪子,黑蛋的小脸扭过去,嘴巴慢慢张开,即将叫出劳拉名字的那一刻——

    一支冰冷的手掌忽然捂住了他的嘴!

    “小家伙,你感觉的到我?还是……”火一样的头发忽然铺满了黑色小魔物的眼底,下一秒,他发现自己同那头火红色的大魔物脸眼相对了!

    眼睛睁得大大的,黑蛋瞪入对方的红色瞳孔内。

    对方的眼睛也像一团火,直到这个时候他才看清了对方的脸,对方的额头上赫然还有一只眼睛,那只眼睛的瞳孔却非常奇怪,当黑蛋和那第三只眼对视的时候,他忽然害怕极了!

    “蛋蛋……你怎么飞啦?”红毛小魔物一脸懵逼,原本即将和他牵手的黑蛋一下子“飞”起来了,他还在状况外,“看不见”的他根本不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

    看到小魔物直直盯着自己第三只眼位置的样子,红色的大魔物嘴角忽然弯起一抹笑容。

    “好吧,你不是感觉到的。你……”

    “你是用这双小眼睛看到的——”

    被对方恐怖的笑容吓坏了,黑蛋奋力挣扎了起来,完全没把他这点挣扎放在眼里,红色大魔物刚要进一步,就在这个时候,一直被小魔物随便放在地毯上的简朴小背包忽然动了。

    一头绿色的魔兽无声无息的从里面跳了出来,嘴里长长的红色舌头箭一般飞快射了出去!下一秒,红色魔物发现刚才还被自己抓在手里的小魔物赫然不见了。

    他立刻注意到了地上不起眼的怪异魔兽。

    是魔兽吗?不——它身上一点气息也没有……

    是魔物?更不太可能……

    更像是某种完全没有“力”的东西。

    脑中迅速闪过几个念头,红发大魔物立刻探手向地上的红发小魔物伸去,什么也顾不上了,他决定掠了孩子就跑。

    可是说时迟那时快,地上那头不起眼的魔兽竟是再一次快速射出了舌头,一吐一缩之间,地上一脸懵逼的红毛小魔物也消失了!然后再一次一吐一缩,被小红毛扔在地上的红色丑版呱呱也被它吞下肚里去了!

    “这……”红发魔物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惊讶只是一瞬间的事,很快他便清醒过来,出手如电,他向地上那头怪异魔兽抓去,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原本铺着红色地毯的地板上却忽然出现了一个漩涡,灰色的漩涡,一只关节粗壮的男人的手忽然从里面探出来,那只腕上带着绿色手绳的手、在伸出来的瞬间抓住了红发魔物抓向绿色异兽的手!红色魔兽猛地向上一甩胳膊,巨大的力量随即将隐没在混沌空间里的魔物整头从空间内□□了!

    如果黑蛋此时在这里,他一定会打招呼。

    因为被□□的魔物赫然是黑蛋非常熟悉和喜爱的阿西木先生了!

    穿了一身随处可见的t恤短裤,脚上还趿拉着一只草编拖鞋,阿西木的出场形象普通的不可思议。

    然而他手上布满符文的绳子却像一个标志,让人一下子可以认出他的身份——

    “阿西木?你是排名第一的杀手阿西木?”看到眼前这头魔物的瞬间,红发魔物脸上的表情终于变得正经了。

    “唉哟?现在还是第一嘛?我都好些年没在外面干活了。”抓了抓头发,阿西木看了眼地板上的某个位置,那只丑陋的绿色魔兽正蹲在那里,和他的视线对上的一瞬间,那魔兽忽然跳了起来。

    就像跳水一般,纵深跳入了尚未合拢的灰色漩涡里,绿色魔兽消失了。

    就在这个时候,一头灰色的魔物从漩涡里爬出来了。他不是自己爬出来的,手上还抓着一头长相非常奇异的魔物。

    那魔物的身子极长,躯干就像蚯蚓一般,身上却有硬壳,两边分布着数不清的足,和身躯完全不同,那些足却是人手的样子,着实诡异极了!

    就像从井里拉水桶一样,站在漩涡旁边拉了好半天,小灰才将那头魔物完整的身体从里面拉了出来。

    拉到最后,那魔物头颅的位置露了出来,却是个断口——他的头颅已经被斩断了。

    “全都死了?”目光直直投射在红发魔物身上,阿西木这句话却是问小灰的。

    “嗯。”小灰应了一声。

    将那魔物的尸体放在一旁,他的视线不由得向尚未合拢的漩涡内望去,呱呱还在里面,他刚刚出来的时候,刚好和呱呱交错而过了。

    “记得你现在在做什么!”就在他心里想着呱呱的时候,一旁传来阿西木冰冷的声音。

    和对黑蛋说话时的温和亲切完全不同,阿西木对灰的态度非常严厉。

    不过小灰魔却觉得这很正常:阿西木是他的雇主。给他工钱的同时还教他很多东西,他对自己严厉是应该的。

    嘴角抿了抿,小灰魔立刻将心神集中到现在正在执行的工作上了。

    将那头死去魔物的尸体全部摆在地板上,他一共摆出来六具尸体。

    “很好,你可以走了。”看也不看他,阿西木对他道。

    敬了个礼,小灰魔静悄悄的从漩涡里出去了。

    “好了,孩子们都离开了,接下来就是大人们的时间了。”嘴角忽然勾起一抹笑容,阿西木对对面的红发魔物道。

    在他发话的瞬间,红发魔物忽然变成了一团火,之前送他过来、负责架设空间轨道的魔物的尸体全都陈列在这个房间内,想也知道来时的路已经完全暴露了!走不成原来的路,他就走普通的路!

    想也不想,红色的火焰向窗户的方向冲了过去!

    窗外艳阳高照,隔着玻璃看过去,还能看到云朵……

    红发魔物撞碎了玻璃——

    然后,落入和之前房间一模一样的房间内,再次看到那头高马尾杀手的时候,红发魔物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愕然!

    站在玻璃碎了一地的房间内,他向上方的窗户望去:那里艳阳高照,蓝天,还有浓厚的云朵。

    看起来是个好天气。

    可是,他刚刚明明是从那里跳进来的,窗户的对面应该是个阴暗的房间!

    等等——

    难道……

    “看来您终于发现了。”看到红发魔物脸上变了又变的表情,阿西木忽然又笑了。

    “这里根本不是什么房间哟~”

    “菲尔扎哈先生的办公室是顶楼唯一一个房间,由于他爱好园艺,办公室以外的空间只有一个露天花台。除此之外,没有秘书室,没有茶房,更不可能有给可爱小魔物们准备的游戏室了。”

    “而且,让自家可爱乖巧的小魔物在外面玩耍他怎么可能真正放心呢?”

    “生性多疑,菲尔扎哈先生当然是选择让自家的小魔物在自己的力场范围内玩耍喽~”

    “所以,您一开始进入的房间,其实就是菲尔扎哈先生的私人小黑屋哩~”

    “你从一开始,就自己跑到笼子里来了。”

    “还雇佣了六只可爱的小老鼠~”

    “嗯?杜法伊先生?”

    阿西木笑了。

    “原来如此……”杜法伊也笑了,不过他的笑可不是什么愉悦的微笑了,而是一种狠笑,有点狰狞的。

    “我的雇主已经等候您多时了,接下来,您两位慢慢谈吧。”

    说完,阿西木也消失了。

    房间内取而代之的是不知何时悄然无息出现在角落里的苍白男子。

    上身是一件白衬衣,下身则是一条黑色长裤,外加一双质感很好的手工皮鞋。

    看起来和报纸上介绍的没有什么两样,是一头看起来很年轻的魔物。

    不过,只是看起来。

    面对面,如此近距离的和对方死水一般的黑眸对上的瞬间,杜法伊瞳孔一缩,说时迟,那时快,他立刻向对方进攻过去——

    没有任何空间是完全完美的。

    任何空间都是可以打破的。

    只要架设空间的主人有了闪失,他的空间一定也会受到影响!

    所以只要进攻就可以!只要他打败了眼前这头诡异的魔物,或者把他打残也可以,这个“笼子”一定会出现破绽的!

    心里想明白了这一点,杜法伊的进攻从一开始就用了全力!就像一团火焰,他的躯体完全张开,几乎是铺天盖地一般、他仿佛无所不在,从房间的各个角落向角落里的黑发魔物聚拢而去——

    然而黑发魔物显然对他的攻势有所预料。

    也没见他做了什么动作,房间内的“压力”忽然改变了。

    房间里最后的“灯”也熄灭了。

    伸手不见五指的空间中,空气浓稠的仿佛流水一般,不过还好,这点压力他还承受得起,红发魔物继续进攻着。

    然而对方的身手异常灵活,他这边使出了全力去打,竟没有一拳命中目标!

    时间在一点一滴的过去。

    不知何时开始,空间内的压力又增大了,如今这里的压力依然恐怖到宛若固体一般,就像一头被铸入钢筋水泥之中的魔兽一般,杜法伊满头大汗。

    他追逐着对方,打破了无数个房间,可是每打破一个房间的墙,墙的另一边永远是另一个一模一样的房间。

    时间不知道过了多久。

    对方终于开始攻击了。

    一开始是“力”与“力”的角逐,一道红色,一道黑暗,黑暗之中不时有火花闪过,火花明灭中两头魔物的躯体都隐隐绰绰的,偶尔可以看到空间中飞散的汗珠与血花。

    杜法伊知道,自己小看对方了。

    时隔数百年,他第一次遇到了与自己势均力敌的对手。

    不过还好,对方并不知道自己的“真容”,对于自己这一族来说,只要不被看到真容,弱点也就不会暴露,在这之前,自己也就还能坚持下去……

    也不知道过了多少时间,不知从何时开始,两头魔物都停止用“力”了。

    一拳接一拳,他们开始野蛮的使用自己的肉体力量了。

    如果是在外面,每一下都会是摧毁般排山倒海的力量,然而在这个私人空间内,不管多少拳打出去,也只是一声闷响而已。

    “可以了,我揍够你了,可以结束了。”

    黑暗中,杜法伊听到一声低沉的男声。

    然后——

    伴随着一阵揪住灵魂般的疼痛,杜法伊浑身忽然酸软下来。

    瞳孔细成一个小孔。

    他重重倒在了地上。

    怎么会?怎么会?对方怎么知道自己的“真容”的?

    是偶然?不可能!对方抓的很准!明显是有备而来!

    满头满脑都是问号,杜法伊浑身无力、湿漉漉的跪在了地板上。

    然后他感觉自己的头发被揪住了。

    被人抓住,拖行在地板上,黑暗之中,他听到了对方用平静的声音道:

    “抓捕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