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报错
999文学 > 魔王 > 195.第一百九十五章

195.第一百九十五章

一秒记住【999文学 www.999wx.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其他的小魔物都“睡”着了,只有黑蛋一个人往前走着。

    不,还有呱呱。

    很诡异的一幕,起码看到这一幕的人应该都会觉得莫名惊悚的,然而身在其中、甚至本身就是恐怖气氛的一部分的小魔物却不害怕,他一边和呱呱说着话,一边继续抓着地上的“虫虫”。

    “呱呱,我们抓了多少虫虫呀?”小魔物一边将新抓到的虫扔进呱呱嘴里,一边问着呱呱。

    “呱。”蛋定的伸出舌头将虫卷进肚子里,呱呱蛋定的吭了一声。

    标准的呱星语,可是黑蛋却好像听懂了。

    “嗯嗯,再抓一些,啾啾会夸奖我们哒!”小魔物就更干劲十足起来。

    家里的菜地每天被他还有十只鸡翻来翻去,虫子已经十分少,哪像这里,路边到处都是在散步的虫虫哟~

    仿佛响应似的,呱呱又“呱”了一声。

    不过,就在小魔物又发现了一条虫的身影,蹲下去试图捕捉的时候,他忽然发现那虫钻到地里去了。

    对于每天在自家菜地玩耍捉虫的小魔物来讲,这是很常见的事,每当遇到这种情况,他只需要拿出阿爷给他做的小铲子,把土挖开,把虫虫扒出来就好啦!

    可惜啾啾这次没有给他带上他心爱的小铲子。

    没有办法,小魔物只好脱掉手套,挽起袖子,他准备亲自动手“刨土”了。

    他把两只小爪爪一起伸了下去,可是,手指碰触到的感觉却绝非松软的泥土,而是湿润的……

    小魔物呆呆的把爪子举了起来,低头嗅了嗅:

    一股恶臭扑面而来!

    “呀!”小魔物向后一倒,他差点就地摔一个屁股蹲儿,好在呱呱英勇的跳出来,用头把他的脊背顶住了。

    “谢、谢谢呱呱。”小魔物还没忘记道谢。

    重新正过身子,他跪在了地上,和呱呱一起围住刚才“挖土”的位置。黑蛋再次从包包里拿出了之前已经放好的手电筒,打开开关,将光源对了上去……

    “哇!”小魔物的嘴巴张成了一个“o”型。

    天啊!下面他一直踩着的“地板”其实不是地板,而也是一块肉肉!还是腐烂的肉肉!

    散发着真真臭气,小魔物面前的那片血肉是一块破了的脓包,刚刚那条虫就是顺着洞口钻到那血肉下面去了,借着微弱的光,那虫蠕动的身躯隐约可见。

    虫身与血管几乎是一般粗细,光照不足的情况下它们的颜色也差不多,看到那虫在血管和血肉内蠕动穿行的样子,小魔物愣住了。

    “一定很疼。”出人意料的,小魔物的第一个反应是这个。

    于是接下来,他便更加小心翼翼的伸出小爪子,费了千辛万苦之力,和呱呱一起把那条正在往更深处钻的虫抓了出来。

    虫身,卷着一大块带着脓血的肉弹跳了出来,温热的液体淋了小魔物一脑袋。

    一向爱干净的小魔物却只是甩了甩头,把虫丢给呱呱,他从包包里拿出一块手帕,然后把手帕盖在了伤口上。

    偶尔啾啾受伤了时候,阿爷都是这么做的。

    然后黑蛋会给啾啾吹吹。

    可是啾啾的手指很细呀,手帕可以绕好几圈,这个伤口这么大,勉强盖住而已。

    没有处理过更复杂的伤口,完全不知道有胶布存在的小魔物愣住了。

    想了想,他就跪在地上,将身体压得更低,鼓起嘴巴用力朝手绢下面的伤口吹了吹。

    “不疼啦!不疼啦!”

    努力多吹了几下,小魔物继续带着呱呱往前走。

    沿途他们又处理过几次类似的伤口,啾啾给他准备的换洗衣服也全都用上了,到最后,黑蛋的包包已经基本空了,里面只剩下一块最漂亮的手绢了。

    嗯,黑蛋对手绢的运用顺序是从旧到新,当然也会根据伤口大小有所调整。

    背着轻轻的小包包,身后带着蹦蹦跳跳的呱呱,小魔物向光明的方向一路走去。

    走呀走呀~

    地板的材质又变化了。

    长长的,厚厚的,还有很多粘稠的水以及……

    血?

    小魔物抬起头,看到“天花板”的位置有很多白白的装饰品。

    灯灯好像阿爷的大牙呀——小魔物心里这么想着,然后他就这么走了出去。

    “地板”再次发生了改变,变成了毛茸茸的。

    黑蛋吃力的踩在“草地”上,然后,等他偶尔一回神的时候,终于看清了自己从什么地方出来的小魔物彻底惊呆了——

    身后是一头好大好大的魔兽呀!

    辣么大的眼睛!辣么大的大牙!辣么大的大耳朵!

    而他刚刚正是从对方辣么大的大嘴巴里走出来哒!!!

    小魔物目瞪口呆的低头看看,这才发现自己现在正站在对方的嘴巴前,而那湿漉漉的“草地”,正是对方嘴前的胡须了。

    小小的魔物呆在原地一动不敢动了,他就站在巨大深渊魔兽的嘴巴前,他的身材是那样小,对方最短的牙齿都比他高,和那双玻璃一样没有任何感情的眸子对上的时候,小魔物先是愣了愣,不过随即更加认真的打量起对方来。

    “你被绑住了吗?”小魔物很快注意到了巨大魔兽脖子上露出的金属寒光。

    硕大无比的金属圈弯成u字,弧状的部分卡住魔物的脖子,而两端开口的地方则插入地下,这样一来,那魔兽就被迫脖子贴地,紧紧铐在地面上了。

    四肢亦如此。

    这里的地面没有经过任何打磨,凹凸不平的很,那魔兽左爪下就有一块尖锐的石刺,被迫铐在那里的时候,石刺穿过了魔兽的左爪,洞穿了那里。

    它已经不再流血了,一个巨大的伤口黑洞洞的,中间有一根带着黑色血迹的石刺。

    小魔物重新跑了起来。

    那魔兽没有管他,空洞的眼睛盯着他,他已经奄奄一息了。

    周围四散着血、肉、缎带、还有衣服的碎片。

    那魔兽没有看那些,而那小魔物似乎也没注意到这些。

    他只是吧嗒一声跳了下去,跑到魔兽的左爪旁,他使出喝neinei的力量企图将那块金属铐抓起来,很显然,他失败了。

    然后他又跑到那魔兽的脖子旁去撬那里的金属铐。

    仍然失败。

    小小的魔物最后又跑回巨大魔兽的身边了。

    “弄不开。”

    巨大的水珠忽然出现在大块头魔兽空洞的双眼之中,那水珠砸在地上,溅飞了附近的小石块。

    小魔物惊呆了。

    “很……很疼吗?”他忍不住向那大个子魔物又凑近了几步。

    巨大的嘴巴张开,一阵悲伤的哀鸣随即从那里传了出来。

    很难过很难过的感觉。

    那不是完全的哀鸣,却更像是一头小魔兽在诉说自己无限的委屈了。

    “你也是一头小朋友吗?和啾啾阿爷走失了吗?”

    仿佛听懂了对方的话,小魔物愣愣的站了一会儿,最后,他转过身,从包包里拿出了自己最后一张手帕。

    用力爬到大块头的鼻翼之间、眼睛之前,他用那张手帕为对方擦拭了眼泪。

    他蹲在那里,在魔兽的左右眼睛之间跑来跑去,一直努力的擦着,直到对方硕大的双眸闭上了。

    低沉的轰鸣声——从他身下的魔兽身上传来。

    然后,小魔物看到了非常不可思议的景象:

    周围的空气仿佛燃烧了起来,空气扭曲着,身下的魔兽剧烈抖动了起来,小魔物一开始还以为这是那头魔兽正在努力自己挣脱“金属圈圈”了,可是——

    蜷缩在巨大魔兽的鼻翼之上,黑蛋害怕了。

    他心里小声叫着啾啾,两只小爪子紧紧抓着魔兽鼻子上不多的毛发,他紧张的看着扭曲的空气。

    白色的光在他眼前炸裂开来!

    然后,黑蛋就什么也看不见了。

    他被甩到了半空中。

    然而并不会跌下去,他悬浮在半空中,周围还有其他的小魔物。

    他看不到,却感受得到。

    奇妙的液体包裹住了他,他感觉很舒适。就像在阿爷的胡须当中,又像是啾啾的怀抱里,嗯~

    更像是和啾啾一起泡在后院里的温泉池子里!

    黑蛋晕乎乎的。

    他并不知道,这种感觉最适合的形容词,应该是“羊水之中”。

    几头小魔物都被液化的力包裹住了,然而其他人的表情却不像他那样舒适,那些“力团”中包裹着的小魔物的表情看起来是不同程度的痛苦。

    最痛苦的则是被包裹在正中间的小魔物。

    和其他小魔物不同,包裹他的“力团”是黑色的,上面还有猩红色的花纹。

    除此之外,包裹住他的力团也是最大的。

    外界的一切声音都被阻隔在茧状的力团之外,被包裹其中的小魔物们纷纷陷入了一片白茫茫的世界。

    黑蛋也不例外,他感觉自己的身子热热的,就好像啾啾在温泉水里给他按摩一般。

    舒服极了。

    然后,他忽然听到了一阵巨大的嘶吼声。

    是那头大块头魔兽的嘶吼。

    隔着“茧”,黑蛋仿佛看到外面有一头巨大的魔兽在外面凝视着自己。

    它猛地撞进了自己的怀里。

    “呀?你终于挣脱了吗?”恍恍惚惚快要睡着的时候,黑蛋还伸出小爪子想要摸摸对方。

    “这次回家去,就再也不要和家人走失了呀!”

    细细的小爪爪抓住了对方温热的鳞片,然后——

    黑蛋看到那魔物头也不回的、自自己怀中飞射而去了。

    ***

    “这还是一头很年轻的深渊魔兽,自从被捕捉后就一直充当培养皿,被使用过太多次了,到我们这里……原本就已经不太好用了。”

    “好在大人当机立断,用血脉献祭的方法弥补了器皿的缺陷,小主人安然无恙出世了。”

    “您看小主人多健康呀!他饿了呢!”

    “啊!小主人我这就给您准备食物!不要吃我!不要吃我啊!”

    零散的句子飘入耳中,百日宴以深渊兽爆体而亡告终。

    当然,宾客们得到的解释是:小特鲁德先生将深渊兽全部吸干了。

    “深渊”内完全没有那头深渊兽的身影,只有地上横七竖八躺着的几头小魔物。

    特鲁德的秘书跑过来抱起了正中间的小魔物,那头小魔物身上布满血色的魔纹,他周围的空气激荡着,一看就是魔力饱满震荡空气的结果。

    满怀慈爱的接过自家的小魔物,特鲁德先生微笑着宣布:“这就是我的长子了,很高兴大家过来参加他的百日宴。”

    怀里这个是长子,之前所有的孩子便都不算了。

    对于魔物们来说,这也不是什么十分稀奇的事。

    家长们纷纷跑过来认领自家的小魔物,和进入这里之前相比,每头小魔物都有了些许改变。

    呃……这似乎不包括菲尔扎哈先生家的小魔物。

    这头小魔物仍然是细细瘦瘦的,还十分矮小,看起来和进来之前没有任何区别。

    也不包括鹿林先生家的小魔物。

    抱起自家小魔物的瞬间,鹿林自己首先惊呆了,周围看到那小魔物现在样子的其他宾客也惊呆了:

    身上的魔纹比特鲁德先生儿子的身上还要多!周围的空气几乎变成了燃烧的火焰!那小魔物一看就是在这场宴会中得到了无比珍贵的“礼物”。

    搞不好比特鲁德先生的儿子得到的还要多……

    当然,这就是不能正大光明的说出来的了。

    没看特鲁德先生看向鹿林先生这边的眼神已经非常阴狠了吗?

    “送客。”伴随着特鲁德先生的一声话,侍者们经验有序的开始送客了。

    鹿林先生是抱着自家的小魔物匆忙离开的。

    菲尔扎哈先生则是排在其他宾客之中,从特鲁德先生的秘书那里接过了伴手礼后才离开的。

    他家的小魔物很快就醒了,醒了还知道找大人要水喝。

    “一会儿上车之后,让罗拉给你水喝。”安抚了一下自家的小魔物,黑发魔物和主人家有礼貌的寒暄了几句才上车。

    车上劳拉准备了相当多的食物,这种场合一般都吃不好,大人还好说,小魔物可是不能饿着的。

    按照先生的要求,劳拉给黑蛋煮了面条。

    还是汤面。

    用小叉子自己搅着面条吃,呼噜噜吃了一小碗,又多要了一碗面汤之后,黑蛋终于表示自己吃饱了。

    然后——

    等到前车厢的小窗关上、劳拉的脸消失之后,他偷偷戳了戳黑发大魔物的手掌心。

    “怎么?”黑发魔物微微低下头,看向下方的小魔物。

    小魔物就朝他张开了自己左边的小爪爪。

    一颗蓝色的石头赫然躺在那小小的手掌心力。

    黑发魔物的眼睛微微闪了闪,拿起那颗石头看了看,他将石头重新放入了小魔物的掌心:

    “这是魔兽的心,也可以叫做核,当出现这个的时候,那头魔兽已经可以被称为魔物了。”

    “这是一头魔物身上最宝贵的东西,你要好好保存它。”

    小魔物就点了点头,然后再次紧紧攥紧了小拳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