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报错
999文学 > 魔王 > 第一百四十一章

第一百四十一章

一秒记住【999文学 www.999wx.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早上醒过来看到一个披头散发的小魔物的感觉……

    继欢轻轻摸了摸黑蛋的头,黑蛋就把小脑袋又往啾啾腋窝里埋了埋,小屁股拱起来,看起来更圆润了。

    将胳膊轻轻抽出来,继欢原本习惯性的从床边把青蛙玩偶塞到黑蛋怀里让他抱着,不过很快他就想到那个玩偶已经不见了,然而他的手已经习惯性的摸到了惯常放青蛙玩偶的地方。

    摸到那个熟悉的触感的时候,继欢的脑袋立刻转了过去。

    然后他就看到了那只熟悉的小青蛙。

    睁着两只一只大一只小的眼睛,嘴巴大大的向上斜着,看起来就像在微笑。背脊和前肢是绿色的,肚皮则是白色。

    当继欢看向那只小青蛙的时候,那只青蛙就像在看着他。

    这只青蛙的最初原型是王小川送给黑蛋的青蛙布偶,黑蛋心里还记得那只陪他度过来到人世最初几个月的布偶,“缝制”这只青蛙布偶和最初那个布偶很像。

    不过玩偶上的“针脚”很粗,青蛙的眼睛也一大一小,这点倒更像是继欢给黑蛋缝在裤头上的小青蛙。

    最早的青蛙布偶不过还没有来得及有名字就被扔掉了,如今这只青蛙叫呱呱,因为阿爷告诉黑蛋青蛙是“呱呱”叫的。

    “呱呱?”继欢忽然叫了那只布偶的名字。

    呱呱微笑的看着他,并没有吭声。

    “呱呱!”一个脆生生的小声音忽然从他腿边传过来,继欢低头一看,却发现黑蛋不知什么时候也醒过来了,披头散发的小魔物看到呱呱就很高兴的样子,继欢就把青蛙玩偶拿了起来想要递给他,不过这一拿就发现那只玩偶的肚皮破了,一道长长的口子。

    “呀!呀!”黑蛋就很着急的样子,用小爪子扯了扯啾啾的t恤,然后黑蛋就眼巴巴的看着继欢。

    “好,给你封上。”立刻意会了小家伙的意思,继欢下了床,趿着拖鞋从五斗橱里拿出针线,然后重新回到床上。

    “要什么颜色的线?”拿出所有的线团,继欢问向黑蛋。

    黑蛋现在越来越大了,继欢开始训练他自己做选择的能力,开始更频繁的和他说话,询问他的意见,以及让他自己做一些简单的选择题。

    “绿!绿哒!”果然,颜色选择上,黑蛋毫不犹豫的选了绿色。

    继欢:=-=

    “黑蛋,你再看看,呱呱的肚皮是什么颜色的,用绿色合适吗?”继欢就引导他多思考一下。

    黑蛋就看了看啾啾,然后低头看了看线团,最后又看了看呱呱的肚皮。

    呱呱的肚皮是白色,里面的棉花也是白色。

    白环眼直勾勾的盯了呱呱好久,最后黑蛋仿佛做了什么艰难的决定似的,他转过头来,伸出小爪子,从床上抓了白色的线团递给继欢。

    “嗯,我也觉得白色比较好。”继欢就接过了线团,然后指了指窗外猪圈的方向:“这是白色,大白的名字就是这个颜色,大白也是这个颜色。”

    黑蛋很喜欢大白,听到大白和这个颜色可以联系起来,小魔物就又高兴起来。

    然后继欢就开始穿针引线了。

    今天是休息日,他可以相对悠闲的度过。

    把青蛙玩偶抓起来的时候,继欢的心忽然一动:那是一种很奇妙的感觉。

    呱呱看起来就是用针线和布串接起来的布偶,这没什么,因为黑蛋就是按照自己曾经拥有的布偶制造的呱呱,可是一开始继欢是摸不到呱呱的。

    呱呱被黑蛋一直放在继欢身上,可是继欢却摸不到它,偶尔可以摸到,那也是一种很怪异的感觉,就好像……摸到了空气?

    不过前阵子开始,呱呱的身体越来越像布偶了,继欢每天把呱呱放在床上,自己早起后就把呱呱塞到黑蛋怀里。

    青蛙布偶的身体软软的,越来越像最初那只布偶了。

    可是今天——

    就在继欢刚刚抓起呱呱的时候,一瞬间,触手滑腻湿润的感觉……他差点以为自己摸到的是真正的青蛙!

    呱呱一大一小的两只眼睛直勾勾看着自己。

    继欢面不改色的抓过它放在自己腿上,将它肚皮上的大口子并拢合起来,然后开始缝了。

    黑蛋乖乖的趴在啾啾的膝盖上,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继欢手中的针在呱呱的肚皮上穿来穿去。

    “呼!呼!”他还在给呱呱呼呼。

    “呱!”然后继欢腿上的青蛙就忽然叫了一声。

    手里的针一个没拿稳,继欢的手指被刺破了。

    “啾啾!啾啾!”黑蛋就赶紧爬到继欢身边去了。小爪子抓过继欢的手指,小眉头皱了起来,黑蛋低下头,吧唧一口含住继欢的手指头了。

    然后继欢就感到了滑腻的感觉。

    黑蛋的口腔里好像一个黑洞,继欢碰不到什么,直到黑蛋的小舌头一顶一顶舔过来。

    冰冷的,带着水的感觉。

    没有一颗小牙齿碰到自己。

    指头轻轻在黑蛋嘴巴里晃了晃,黑蛋却仍然舔啊舔的,最后把继欢的手指从嘴巴里吐出来的时候,还鼓起小嘴巴使劲吹了吹。

    “好了,谢谢黑蛋。”继欢抬起手指看了看,找了半天也没看到应该在那里的针孔。

    伤口……似乎已经长好了。

    他怔了怔,然后重新开始缝呱呱的肚皮。

    这一回,呱呱没有再叫了,继欢的缝制工作没有再被打断,他继续缝,之前手指被戳破的时候,血染红了一小块线,继欢当时没发现,直到缝完之后他才看到青蛙白色的肚皮上忽然多了一点红。

    那就是继欢这次“受伤”的纪念了。

    继欢手指上的伤口早就好了,倒是呱呱肚皮上的这点红成了唯一证明他的手指曾经被刺破的东西。

    “呱呱!”抱着肚皮上多了一条白色蜈蚣的呱呱,黑蛋满意极了。

    把呱呱放到床上,他又从枕头下掏出两条绿色头绳,没错,是两条,两条绳一模一样。

    接过头绳的时候,继欢又愣了愣。

    昨天黑蛋回来的时候,脑袋上的头绳只剩下一根了,剩下的一根怎么也找不到,大概是被抢匪抢走了,继欢就只给他扎了一根朝天辫,可是如今那条怎么也找不到的头绳又回来了。

    继欢仔细看了看那根头绳,他很快发现了头绳和之前的不同之处:其中一根头绳上面的花纹没有了。

    一根上面有花纹,一根上面的花纹则少了一部分,若不是头绳的材质颜色都是一样的,继欢会怀疑这是黑蛋不知道从哪里捡到的。

    消失的那部分花纹就好像……游走了似的——看到那根空白的头绳时,继欢脑中忽然有了这样的想法。

    不过黑蛋好像还没发现这个区别,继欢就赶紧拿起梳子给他梳头发了。

    黑蛋的头发现在有长长了点,可是还是很软,继欢想着过阵子给他剃个秃头的可能性有多大了。

    抱着黑蛋到院子里洗了脸之后,继欢把黑蛋放在大白身上,然后开始干活了。

    大白是一头性格很温顺的猪,黑蛋坐在它背上的时候,它就很高兴的带着黑蛋在院子里到处走。偶尔黑蛋要掉下去,旁边的艾罗卡小姐就用獠牙挑着黑蛋的衣裳,然后把他重新甩到大白背上去。

    猪本身就是很聪明的动物,来到这里之后,继欢总觉得大白的智商似乎又进化了不少。

    大白两口子在外面看着黑蛋的时候,继欢给它们清理了猪圈。

    他把里面已经脏了的干草全部铲了出去,不过这些干草继欢也不会扔掉,收集起来最后一起烧成灰,就是不错的肥料了。

    然后就要准备新的干草。

    干草的来源是阿瑾院子里原本种的那些“杂草”,他现在已经知道那些草是阿瑾特别种的了,虽然特别种了却没有特别打理,那些杂草长得很快,继欢每个星期清理一次才能确保它们不会长得到处都是。

    割掉快要长到菜地里的一部分杂草的时候,继欢忽然注意到,在最角落的一丛“杂草”中,忽然多了一个“节”。

    蹲下身仔细观察了一下,他忽然意识到那居然是一个花苞!

    阿瑾种的植物终于要开花了!

    继欢的心情没来由的好了起来,他本来想要立刻将这个消息告诉阿瑾,不过他很快有了更好的主意:他决定将这株打了花苞的杂草给阿瑾寄过去。

    想到阿瑾看到花苞可能会高兴,继欢从一早上就有点怪怪的心情忽然变好了。

    阿爷没多久也醒了,吃过简单的早餐后没多久那吉也敲门了,今天继欢休息可是他们俩的小摊子却是不休息的。

    黑蛋在阿爷和啾啾之间游移了一下,最终选择和阿爷出门做生意。

    作为唯一可靠的收银员,黑蛋蛋的责任心则是够强的。

    虽然很想和舅舅在家看小画书,可是阿爷和那吉也真是让蛋不放心呀~

    不过临走前,黑蛋把呱呱留下了。

    不知道黑蛋和呱呱说了什么,一上午,继欢走到哪里,呱呱就跟到哪里。

    “自己去玩吧。”直到继欢对它这么说,呱呱终于不动了。

    然后它转过身,一跳一跳的,最后跳到继欢家的温泉池子里去了。

    当继欢在墙角移植那个打了花苞的植株的时候,旁边就一直传来蛙鸣声。

    小小的院子倒是因此更加热闹了一些。

    将花苞移植好,继欢又做了一些家务,中午的时候,家里的活干的差不多了,继欢就去厨房做了饭,他烙了很多饼,把菜卷在饼里面,这样在哪里吃都很容易。

    然后他就带着饼去探望摆摊的阿爷和那吉了。

    他在阿爷和那吉的摊位上看到了阿西木先生。

    阿西木先生正在和阿爷说话,确切的说是阿爷怀里的黑蛋。

    手指放在黑蛋的小辫子上,这两位长发爱好者大概又在交流什么诡异的话题。

    也不知道阿西木先生是怎么每次和还不太会说整句话的黑蛋交流愉快的。

    “阿西木先生,我正打算下午打电话给你。”继欢迎了上去。

    “哦?有东西要寄吗?”阿西木先生显然也是过来集市买东西的,他手里还有个大南瓜,一看就知道是在他们家的摊子上买的。

    “嗯。”继欢点点头。

    “那你什么时候方便,我过去你家取件。”没有问运送的是什么东西,也没有问要寄到哪里,阿西木先生只是问继欢可以取件的时间。

    和继欢约定了今天晚上取件之后,他和黑蛋又“聊”了几句,然后就和继欢一行告别了。

    接过阿爷怀里的黑蛋让阿爷和那吉吃午饭,继欢习惯性给黑蛋整理小辫儿的时候忽然发现,黑蛋左边头绳上原本消失的那道花纹……

    又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