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报错
999文学 > 弃妃不承欢:腹黑国师别乱撩 > 第1544章 顾钦原之死(4)

第1544章 顾钦原之死(4)

一秒记住【999文学 www.999wx.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沈妙言静静端坐着,目视黑褐色药汤,一勺一勺被顾湘湘喂进顾钦原口中。

    宽袖遮掩下的双手,仍在轻微颤抖。

    她明明,下了毒……

    一碗解毒药见了底,顾湘湘松了口气,眼圈仍旧泛着淡淡的绯红,泪盈盈转向君天澜:“表哥,二哥他痊愈前,你会一直留在这里吗?”

    君天澜捻了捻指间的扳指,“嗯。”

    顾湘湘脸上难掩欢喜,起身收拾了碗勺,“正好我也无事,便也留在这里照看兄长好了。”

    她走后,君天澜望向顾钦原,只见他呼吸平稳,那白如金纸的脸,似乎也恢复了些血色。

    他放心不少,侧目看向沈妙言,“与我回房。”

    沈妙言把玩着雪盖蓝的茶盏,“四哥冤枉了我,连声道歉都没有吗?”

    君天澜沉默。

    半晌后,他认真道:“对不起。”

    沈妙言并未因此感觉到丝毫愉悦,嗓音仍旧冷淡,“我想与顾相说些话,四哥能否暂时避嫌?你放心就是,我既没有在药中下毒,就更不会在你眼皮子底下对他下手。”

    君天澜刚刚才冤枉了她,自知理亏,于是不再多言,同那位老太医以及凤樱樱离开了禅房。

    内室中,便只剩下沈妙言与顾钦原两人。

    她走到床榻前,在绣墩上坐了,望着他的目光充满了复杂。

    角落,滴漏声声。

    顾钦原恰好醒了。

    他咳嗽了几声,看见沈妙言正坐在床边绣墩上,竟也没什么意外的表情。

    沈妙言托腮,琥珀色双眸转了转,故意气他道:“顾相也真是,不过是听见阿陶与张祁云亲吻,就气成这个样子……万一人家日后生了孩子,你岂不是要被活活气死?”

    顾钦原好不容易平稳了呼吸,一听这话,就又开始剧烈咳嗽。

    沈妙言伸手给他抚了抚胸口,“顾相莫急,生孩子也算不得什么,你不也曾与阿陶有过孩子么,虽然被你自己活活害死了。”

    顾钦原勉强支撑着坐起来,因为剧烈咳嗽,面色逐渐涨得通红。

    “沈妙言……你……”

    话未说完,忽有大口污血顺着嘴角淌落出来。

    他瞳孔充血,低头望向宽袖,素白暗云纹的袖口,此时正洒落着大滩乌红血液。

    沈妙言被他突然咯血吓了一跳。

    她很快镇定下来,脑海中却有什么东西极快掠过。

    似是,杀意。

    她垂眸,体贴地给他端来一盏热茶,状似不经意道:“对了,我听说顾相小时候,曾被谢府的小姐救过呢。”

    顾钦原瞳眸骤缩。

    他猛地掩住口鼻,心尖颤抖得厉害。

    一股不妙的预感,从冰凉的脚底,缓慢地延伸到脊柱,头皮。

    他猛然转向沈妙言,“那个女孩儿——”

    “当然是陶陶啦!”沈妙言眉眼弯弯,“谢昭在谢府中过得有多好,顾相应当知道的呀。落魄到身上只有两个包子、几个铜板,你说那个女孩儿还能是谁?”

    乌红的血液,不停地从顾钦原唇角滚落。

    它们洒落在洁白的被褥上,宛如盛开的朵朵红梅。

    热烈。

    凄迷。

    沈妙言注视着那夺目的红,脑海中,不觉浮现出过去的许多场景。

    楚国京城的地底,这个男人的手下易容成自己的模样,捅了君天澜一刀,几乎彻底斩断了她与他的关系……

    大周锦州城外,这个男人命人把自己绑在山洞冰冷的石头上,让她独自在黑暗中等死……

    他曾无数次劝说君天澜杀她,只因他认为她配不上他的表兄。

    她想着,精致嫣红的唇角,逐渐浮现起一个浅而妩媚的笑容。

    她拿起帕子,轻柔地为顾钦原拭去脸上的污血,“听闻顾相对谢昭,有着多年的爱慕……可顾相却对真正救你的恩人,恩将仇报。甚至让她顶替谢昭,在三军面前狠狠挨了五十军棍……顾相如此好手段,妙言敬佩得紧。”

    顾钦原的身形摇摇欲坠,却拼命让自己冷静下来,“无凭无据,本相不会信你……”

    沈妙言不慌不忙地从袖袋中取出那枚红鲤鱼玉佩,“顾相之所以认定救命恩人是谢昭,不就是因为这枚玉吗?顾相自诩聪慧无双,怎的也不瞧瞧,这般成色极差的玉佩,会是谢昭佩戴的吗?不过是谢昭觉得不好,随手扔给陶陶的。”

    顾钦原一把夺过那枚玉佩。

    朱红色的玉,杂质极多,是市面上随处可见的,确实不值钱。

    这枚玉佩,他把玩了整整十六年。

    也爱了这玉佩的主人,十六年……

    “哈,哈哈哈哈……”

    他忽然仰头,痴狂般大笑出声。

    “天愚我,天愚我!”

    他咆哮出声,不顾污血越流越多。

    “我顾钦原,为苍生,为社稷,为天下!心之所念,不过谢陶一人!不过谢陶一人!!可老天,你为何不睁睁眼,为何要看着我往火坑里跳?!”

    眼泪,顺着他的面颊滚落。

    与血液一同洒落在素白锦被上,缓慢地晕染开来。

    修长而细弱的十指,紧紧掐住被褥。

    竹节簪掉落在枕上。

    满头青丝,无风自舞。

    原本消瘦苍白的面容,却在此刻呈现出一股别样的旖旎俊俏。

    犹如一抹光。

    芳华绝世。

    沈妙言望着从他袖袋里跌落的银蝴蝶红豆发钗。

    他的污血洒落在银蝴蝶上,将蝴蝶的双翼也染成了深红。

    他缓缓地倒在了青竹榻上。

    他凝着发钗。

    微颤的指尖,似是用尽平生最后一点气力,努力地伸向它。

    就在指尖触到蝶翼的刹那,他的唇角,缓慢噙起笑容。

    至死,目光仍始终凝着那柄发钗。

    极尽温柔。

    极尽缠绻。

    沈妙言轻轻拾起红豆钗,轻声呢喃:“老天何曾没给过你机会?它从一开始,就把陶陶送到你身边了……

    “只可惜,你自己没有好好珍惜。”

    她说完,踩着轻软的绣花鞋,慢慢踏了出去。

    她将红豆钗收进袖袋,站在屋檐下挑了挑眉。

    她下的毒,乃是三天后才会发作的毒药。

    今夜顾钦原会死,纯粹是被活活气死的。

    这种死因,应当查不出来吧?

    她想着,抬眸望向不远处梨花树下的君天澜与那名老太医。

    两人正在交谈着什么。

    她默了默,努力摆出一副悲伤的表情,跌跌撞撞地跑过去:“四哥,顾钦原他——”

    “别过来!”

    君天澜猛地嘶吼出声。

    沈妙言愣了愣,却已然止不住脚步。

    下一瞬,君天澜拼命掠到沈妙言跟前。

    他紧紧抱住她,朝禅院方向猛然趴倒!

    两人背后,以那名老太医为中心,大量的火药,骤然爆炸!

    巨大的热流,将两人推出去数丈远。

    君天澜紧紧把沈妙言护在怀中。

    他用后背,为她挡下了所有火药!

    ——

    四章!凤樱樱和她姐姐都不会作妖的,大家放心,她那位亲姐姐不会出场的。